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17 师父,一清道人 为59500金钻加更

917 师父,一清道人 为59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能说出这个不字,不是说我骨头有多硬,也不是有多重视李娇娇的安危,就是本能抗拒程虎这样的人,不愿意被他利用。

我就是要认大哥,也不会认他这样的大哥。

我就是被他打死,也不想被这种人所利用。

可想而知,在我说出这个字以后,程虎的面sè一下就变了,刚才还大义凛然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恐怖,他恶狠狠地冲我说了四个字:“自寻死路!”

接着,他便站了起来,重新看向赵松。赵松并不知道我们二人刚才的对话,以为程虎还会护着我,连忙谄笑地说道:“程虎,既然王巍是你的兄弟,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赵松就准备离开,结果程虎却拦住了他的去路。赵松一下变得有些慌张,说程虎,你想干嘛?

程虎却笑呵呵地说:“没事,我就跟你说一声,之前王巍是我的兄弟,你确实不能动他,动他就是打我的脸;但是从现在开始,他就不是我的兄弟了,任由你的处置!”

听了程虎的话,赵松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什么?”

不只是他,四周的学生都很讶异,不明白程虎前后变化为何这么快,明明刚才还大义凛然地说要护我,结果一分钟还没过去,又说要让赵松随意处置我!

赵松还以为程虎是在故意逗他,连忙换了一副面孔,还咳了一下,说程虎,你这样说就没意思啦,王巍既然是你的兄弟,我就肯定不会再动他的。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咱哥俩改天再喝酒吧。

“你还不信?”

程虎突然抽出自己身上的皮带,弯腰就勒住了我的喉咙,他的力气很大,一下就勒得我喘不上气来了。我双手抓着皮带,发出呃、呃的声音,而程虎完全不管不顾,拽着皮带就往前拖我。

“我都说了他不是我兄弟了嘛。”接着,程虎又对走廊上的学生冷笑着说:“以后这个东西,谁见了都可以踢上两脚,他要是敢还手,你们尽管来找我吧!”

之前赵松拖我,还只是拽着我的喉咙,而程虎却直接用皮带勒了我的喉咙,使得我看上去更像一只狗了。他大步地往前走,继续赵松刚才没走完的路。这一幕,把赵松和四周的同学都惊呆了,谁也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被人用皮带勒着拖行,可比被人抓着后领拖行难受多了,我得使劲抓着脖颈前的皮带,努力给自己腾出一点空间来才能继续呼吸。

程虎拖了我大概十几米,赵松才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跟着跑了过来,说程虎,早该这样了嘛,这王八蛋就不是个东西。

程虎点头说对,这家伙就是个白眼狼,前段时间我算是白养他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赵松笑了两声,说现在知道也算不晚。

程虎拖了一会儿,拖累了,又交给赵松来拖。两人一边交替地拖着我,一边嘻嘻哈哈地辱骂着我,仿佛视对方为此生最大的知己。那些学生也都再次跟上来看热闹,杂七杂八的声音也再次充斥我的四周,虽然大部分都还是可怜我的,但也没有人帮我说情,只说我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完蛋了。

按理来说,我被两个老大这么折腾,应该比之前更绝望更难过才对,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不觉得难过了,也不觉得绝望了,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心死吧。

我既然没有我爸那个胆子用刀捅人,可是拿棍子又打不过人家,那就活该被人殴打,被人侮辱,被人当作死狗一样在地上拖。

就这样,赵松和程虎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交替着拖我,一直将我拖到走廊的那一头,才放下了手,勾肩搭背地离开了现场。

临走之前,赵松还踢了我一脚,说王巍,今天只是个开始,老子以后还会天天折磨你的!

我躺在地上,很久很久都一动不动,感觉身体和灵魂都被掏空了,好像真的成了一条死狗,四周看热闹的同学也慢慢散去了,虽然大部分人都在同情我,可他们除了同情,也什么都做不了。

渐渐的,走廊尽头的墙下只剩我一个人了,其他学生都返回教室上课去了。我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

不知何时,又有脚步声响起,原来是今天中午那个曾经关心过我的保安来了。他蹲在我的身边,叹了口气:“有勇无谋啊,一个人的话就偷袭啊,干嘛和他们正面刚呢??”

我没有理他,而是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向我的教室。推门而入,正在讲课的老师停了下来,班上的同学也都看向了我。

刚才走廊的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有不知道的,从我伤痕累累的身子,也该看出些什么来了。我面无表情地走向自己的座位,然后开始默默地收拾书本。

这时候,我才发现李娇娇不在,应该是上午被我泼过红糖水后,下午就没来上课吧。我没有心情关心这个问题,而是背了自己的书包离开。

班上没有同学拦我,老师也没有拦我,仿佛我的行为合情合理。

是啊,被赵松和程虎当众那样侮辱,换做是谁,还念得下去?背着书包离开,是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后的选择。

背着书包下楼,毅然朝着学校门口走去。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看见那边站着一群抽烟的学生,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复习班的,也就是初四的。在我们学校,赵松、程虎这样的固然很有地位,但学校真正的天,是这些复习班的学生,他们的老大叫做豺狼。

如果我能投靠豺狼,就再也不用害怕赵松和程虎了。我看到那群人里,豺狼也在其中,正背靠篮球架,抬头看着天空。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知道希望很小,但还是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如果还有其他选择,谁愿意这么狼狈地离开学校?

本来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是完全没资格和这些复习生说话的,但是反正我现在已经够惨了,也不在乎更惨一些。

于是我拖着残破的身体,一步步朝着他们走去。

很快,我就来到了这干复习生的身前。

这伙人大概有十来个,在篮球架下面或蹲或站,嘴巴里都叼着烟卷,各自沉默不语,也不知在干什么。我从没和他们打过交道,却也知道他们有多牛逼,如果能投靠他们的话,赵松和程虎就再也不敢找我麻烦了。我看向背靠篮球架的豺狼,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狼哥…;…;”

“滚。”

“我是…;…;”

“滚。”

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换来了豺狼两个滚字,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窟,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其实本来就不该抱希望的,像我这样的废物,人家干嘛要罩着我?

一想到自己像条狗一样地被赶出学校还无可奈何,我难受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握紧拳头回过身去,正准备离开,就听见豺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我心里一惊,难道豺狼刚才不是让我滚,而是他在唱歌?

我立刻回过头去,看到豺狼已经闭上了眼睛,有心再问他两句,但是又没那个胆子。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唱歌,还是想让我滚,或许这种牛逼人物的思维就是难以让人理解吧。最终,我还是离开了现场,因为豺狼那两个滚字已经打消了我所有的勇气。

我还是没回家,继续在街上游荡。一直晃荡到天黑,才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今晚在同学家睡,不回去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继续在街上走,当时已经不计划念书了,但是具体要干什么还没想清楚。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又到了原来呆过的那栋烂尾楼里。

就是在这栋楼里,我用砖头拍了赵松的脑袋,把他打成了重度脑震荡,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赵松他爸瘫在床上,而我爸坐了牢,两个大人都付出了他们应有的代价,而我们孩子之间的战斗却还在继续。

脖子上的勒痕隐隐作痛,不断提醒着我曾经被人像死狗一样在地上拖行,所有的尊严和脸面都隐没于当时的哄笑声中。我缩在墙角一动不动,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我爸捅伤赵疯子时的情景,我以为我不会走上我爸的老路,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从小到大,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我爸的窝囊,每次别人指着他鼻子骂看门狗的时候,我都幻想我爸能狠狠一拳打到对方的鼻子上。

可是没有,一次都没有过,我爸永远只会低三下四地陪着笑脸。我以为我爸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结果他一出手就把我们镇上赫赫有名的老流氓赵疯子给捅伤了。究竟出于什么原因,能让一个老实巴交的门房保安,做出如此冲动、激烈、极端的事情?

我想来想去,无非也就四个字吧:忍无可忍。

赵松被我拍成脑震荡,以赵疯子的脾气不把我揍个半死才怪,我爸在他自己的事上忍了一辈子,最终在我的事上没有忍住。每一个人都有逆鳞,一旦触犯到他的逆鳞将会换来十分可怕的后果。我,就是我爸的逆鳞。

那我的逆鳞呢?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这勒痕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耻辱,这勒痕终有一天会好,可受损的尊严却永远不再回来,别人见到我时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喏,他就是那个被人像死狗一样拖过的家伙。”

毫无疑问,只要我还没把赵松和程虎踩在脚下,这样的话将会缠绕我的一生。

那天晚上,我在烂尾楼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拖着依旧残破的身子悄悄潜回了家里。我妈还在睡觉,我没打扰到她,我在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果腹,然后从柜子里摸了把水果刀出来揣在怀里出了门。

棍子不行,刀总行吧?

学,我不上了;牢,我不怕坐。我今天就是要找赵松和程虎算账,我要和他俩同归于尽,我要是不报这个仇,这辈子活得也没什么意思了。

做出这个决定以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脚步也变得十分轻快。我没有换衣服,浑身上下也都还是脚印,不过我一点都不在乎,我都快坐牢的人了,还管什么形象?

很快,我就进了教学楼。还没上课,走廊上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学生,每一个人看到我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毕竟发生昨天的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不会再来了,可是我现在不光来了,还一脸的轻松,自然惊讶不已。

“那不是王巍吗,他怎么又来了?”

“不怕被赵松和程虎再打啊,这人的骨头也太硬了吧。”

“这哪是骨头硬,我看他是脑子被打傻了。”

“嘿嘿,这回又有好戏看了…;…;”

议论之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而我一点都不关心、不在乎,和昨天一样四处寻找着赵松和程虎的身影,最好他俩能一起出现,让我一次性干掉两个,省得麻烦。

很快,我就看到了程虎。

和过去一样,程虎正在和他的一干兄弟站在窗边聊天,而且聊得非常愉快,时不时地还会大笑两声。

我一看到他,就想到他那副伪善的面孔,那副假装出来的大义凛然和重情重义,实在让人恶心作呕。我对程虎的恨,甚至要远超过赵松。

我把手揣在兜里,握紧刀柄,径直朝着程虎走了过去。四周的人好像发现了我的神情不太对劲,纷纷给我让开了路,程虎那干人也发现了我。

“虎哥,他…;…;”一个小弟指着我说道。

“妈的,还敢来?”本来靠着窗户的程虎站直了身子,咔吧咔吧地捏着手指头,显然准备给我一点教训。

我握紧刀柄、咬紧牙齿、脚步带风、一往直前,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留。程虎那干人也都做好准备,摩拳擦掌地等待我的进攻。

眼看着我离他们越来越近,一场恶战也即将要展开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说道:“冷静!”

我的气势高涨,正欲蓬勃而出,突然被人捏住手腕,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好了。我猛地回过头去,发现是那个找过我好几次的年轻保安,这保安长得一副老鼠相,尖嘴猴腮的,给人感觉很不靠谱,所以他每次和我说话,我都没搭理他。

尤其是现在,我正要和程虎拼命,他突然来坏我的事,我一下就恼火了,说你干嘛?

保安看看对面的程虎等人,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就往回走,我挣扎着想推开他,但是力气没有他大。保安紧紧勾着我的脖子,说王巍,你别激动,我有话和你说。

到了楼下,保安才把我放开,我往后退了两步,说你到底想干嘛?

保安说我想干嘛,我还想问问你想干嘛呢,你爸还在牢里蹲着,你也想步他后尘,叫你妈天天以泪洗面?

我咬着牙,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知道我要是不报这个仇,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保安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王巍,我知道你心里苦,可你也得考虑一下现实情况,你这么一冲动,遭殃的可是你妈。听我句话,再忍忍吧。

我抬起头来,说忍,忍到什么时候?

保安看着我,认真说道:“忍到你舅舅出狱。”??

您好,?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网”,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看网友对 917 师父,一清道人 为59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