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周师姐

第七百八十九章 周师姐

陈海暂时也没有办法解决秦川的问题,甚至担心墨翟严重受创,压制不住秦川,特意留了一枚天枢地元丹给墨翟,然而带着赤源、赤军二魔,离开雪原世界。

然而,一路在深海中潜行,返回黑风岛。

陈海此前找寻渚碧真君的洞府,虽然在雪原世界逗留的时间极短,但为了打开渚碧洞府的门户禁制就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身为黑风军的主帅,这次离开的时间要处划长的。

返回到黑风岛,没有等陈海歇口气,沙天河、杨隐、魏汉、朱明巍等人就赶了过来,说道:“前日周宫主遣使过来,请大都督前去落霞港议事。”

其实就算周晚晴不来请,陈海这次回来,也要赶往落霞港见一趟周晚晴,只是周晚晴突然派人来请,陈海担心是不是局势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

黑风岛自成一军,目前只是接受周族的雇佣而已,这是陈海在黑风岛一战之后,跟周晚晴以及武灵侯周斌、丰逸臣、周云山等人谈妥的条件。

到底什么事情,周晚晴所派的使者也不清楚,而黑风岛偏居一隅,人力有限,只能警戒黑风岛附近的敌情,对整个扶桑海域的局势,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掌控,所以沙天河他们也完全不知道周晚晴有什么事情找陈海。

陈海思索了一下,就继续着沙天河、杨隐坐镇黑风岛,他则带上一千精锐,乘坐血蛟宝船往落霞港而去。

临近了落霞港,赤军从天上落了下来道:“主子爷,东北处有一个船队正向落霞港开来,看旗号,应该是周氏的水军。”

其实就算赤军不说,陈海已经能察觉到落霞港内停靠的战船就剩不到三十艘,看来周氏蛰伏了近一年时间后,终于有所动作了,但就是不知道在他去渚碧岛近两个月里,周氏到底具体有了什么动作。

在陈海快要抵达的时候,落霞港这边就已经知晓,此时看到血蛟宝船缓缓驶入码头,早就有人在码头上等候。

朱明巍、魏汉等将卒自有人安排,陈海径直跟着来人去往落霞港南山的晴云小筑去参见周晚晴。

此时凛冬还没有过去,天地之间苍茫一片,然而数里见方的晴云小筑却还是绿意盎然。

虽然比起那几百里方圆的绿海要逊sè许多,但是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到了南山脚下,带路的人就此停了脚步,恭敬地对陈海说道:“陈真人,老祖有令,让你一个人上去即可,属下就先告辞了。”

陈海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半山腰上那摸绿意,也不御风,就这么拾阶而上。待他走到晴云小筑的入口处,正踌躇着是否要通报一声,就听到一个周晚晴的声音传出来:“陈真人,你直接进来,无需多礼。”

陈海举步而入,恍若从凛冬走入初春。

他用神识稍稍将晴云小筑打量了一下,发现偌大的地方居然连一个侍从都没有,心想这周晚晴性子可真是清冷到极致了,连一名随侍递子都不留在身边。

一路上穿过瑶池香榭,陈海来到一处凉亭前,但见亭阁之中,周晚晴一袭白sè衣袍,也未盘膝,就这么随意地赤腿斜靠在一方锦榻之上,望山崖前的云海,有着说不出的脱凡出尘之姿,云鬃之下的脸颊欺霜赛雪,说不出的明艳清丽,令陈海看了也是微微一怔。

陈海这些年在燕州颠沛流离见识过不少绝sè之姿,甚至与帝后有染,而踏入星衡域,遇到姜氏姐妹也是绝美之人,但他这一刻却也不得不承认,诸女与周晚晴相比,还是缺少了一些仙灵气韵。

外面寒风呼啸,却侵入不了有大阵护持的晴云小筑中半分。

周晚晴自然能感觉陈海在胆大妄为的打量着自己,目光甚至还有些火热跟赤裸,但她心里也生不出半分恼意,为免尴尬,她还只能假装没有注意到这点,等陈海收回大胆之极的目光,她才转过头来。

陈海轻咳了一声,上前说道:“周真君伤势又好了一些,真是可喜可贺,只是不知周真君此次召我前来,有何要事?”

周晚晴才知道陈海刚才打量自己,是观察她的伤势如何,而非她所想的那层意思,心绪禁不住有一丝的小失望跟小气恼。

她眉眼一转,装作不在意地道:“你虽然仅仅是万仙山的门客,还没有被姜寅正式收入门下,但你所参悟的天地山河剑意,乃万仙山古往今来所出现的三大道之真意里的一种,只要你跟释清误会,重返万仙山,必然有机会能拜到姜寅真君门下修行。我幼时学剑,也曾经到万仙山,当面跟姜寅真君请教过,姜寅真君予我有半师之思,因而照道理来说,你唤我师姐便可,不需要再多礼了。”

陈海生性也是洒脱,当即从善如流,喊了一声周师姐。

周晚晴这时候才说起找陈海过来的原因,说道:“前些日子雷阳宗和空海城都派使者过来,言及九郡国战乱,令崇越等国的商船怕受池鱼之灾,不怕踏入扶桑海,令空海城、雷阳宗的损失都极大,而战事延续,令亿万生民受难,非修行人所为,都主张我周族跟萧氏议和,早日平定战事——而且四方约定到位于三岛中间海域的一座荒岛,商议议和之事!”

陈海没想到回来之后听到竟然是这个消息,蹙眉说道:“雷阳宗或许并无与空海城决一死战的决心,才决定促成周族跟萧氏议和,他们也算是达到近最大限度削弱周族的目的,就不知道周宫主您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我恨不得将雷阳宗的使者剁了喂狗,”周晚晴美眸透出一点寒意,雷阳子为了刺杀她,不惜布局数十年,她心里的怨恨怎么可能轻易消去,苦涩说道,“然而我怎么想不重要,现在是空海城也希望我们谈和。”

萧若海没有急于从北津关往南推进,所以海阳郡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难民潮,但周族主力都退到落霞港,随之也对海阳郡失去控制力。

民众暂时没有陷入大规模的饥荒,但周氏残族在落霞港三四十万精锐战力,每天所消耗的中低级灵丹,都是以十数万枚计,背后要没有空海城的支撑,他们不要说跟萧氏叛军对峙了,三四十万精锐自身就会因为缺乏补给,而先垮掉。

雷阳宗决战的意志不强,空海城求战的心思更弱,现在可能是空海城更迫切希望周族萧氏能坐下来谈和,周族怎么断然拒绝?

陈海说道:“既然要谈,那就不应该随随便便派人去谈,周师姐传信给空海城、雷阳宗,要刘正华、雷阳子亲自出面主持和议、在和议上背书,周族可以与萧氏分九郡岛而治——不过,周师姐眼下当务之急的,就是要在会议之前,恢复你巅峰修为……”

“你想我两个月后恢复修为亲自去谈,只是我此时想恢复修为,谈何容易?”周晚晴幽怨说道,但转念想到一事,“你探过渚碧真君的洞府了,这趟有什么收获不成?”

秦川一事牵涉太大,陈海想着先找左耳商议,再谈其他,因此也没有急着告诉周晚晴,只是说道:“那处洞府确实是渚碧真君的坐化之地,只是这次所得不多,但偏偏于周师姐大有好处。”

说到这,陈海将一枚天枢地元丹从乾坤取出,递给了周晚晴。

隔着玉瓶,周晚晴并不能察觉到其中到底是什么丹药,她看了看陈海,疑惑地揭开了瓶口的禁止,忽而一道光华冲天而起,飞起了丈余高之后就凝结成丹云,流转不已。

“天枢地元丹?道阶二品的疗伤圣药!”

周晚晴这些年不理世俗凡务,专心修行,炼制丹药,但究其一生,都没有炼制过这么高品级的丹药,不过,漱玉宫本就是渚碧真君暗中扶持的,得到的也是群仙门的一部分传承,周晚晴对天枢地元丹还是有所耳闻的,

“有这枚道丹,我两个月定能恢复巅峰修为,或许还能有些突破也说不定。”

周晚晴的惊喜并没有到此为止,陈海从乾坤宝袋中将缩小到仅三尺长的那艘碧海宝船取出,周晚晴的美眸一下子被吸引住,就再也挪不开了,颤声道:“这,这艘宝船竟然是整体随意变化大小的道器!”

陈海点点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

他修为不高,看不出这宝船的奥妙,但是周晚晴却是实打实的天位境真君。

周晚晴将惊喜收住,凝重地看着陈海道:“你可要知道,这宝船也是道器二阶的存在,比之我之前的玄冰琉璃战舰不知道要高出两个层次,甚至比雷阳子那破船还要强出一大截,你确定要送与我?”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又无法祭炼此船,留在手里反倒是祸根,我只是想问周师姐,周师姐借天枢地元丹恢复修为后,又有碧海宝船在手,这次会谈能否找到机会诱杀雷阳子?”陈海盯住周晚晴问道。

周晚晴也是吓了一跳,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的计划竟然是要借这次会谈,与她密谋殂杀九郡国一切乱事的罪魁祸首雷阳子!

陈海也不强迫周晚晴用此险计,又淡淡说道:“待九郡国战事稍定,我想请周师姐助我在苍莽山筑城……”

苍莽山位于坠星海的东岸,往东、往南、往北三面都被寸草不生、鸟兽莫渡的黑风绝漠所包围,跟崇国西北角的望海城不接壤,魔兵魔将一般也跑不到苍莽山去。

苍莽山不是什么雄山大岳,南北绵延一千余里,即便山形地势也算绝险,孕育几条灵脉,但由于时常受黑风暴的侵袭,到处都是荒山石岭,草木不生,故而千万年以来,除了马贼、海盗偶尔在那里落脚,没有人族或魔族占据那里栖息繁衍。

陈海此时自然没有资格跑到崇国西北域边境内,划走一块地方站稳根脚,但苍莽山没有什么物产,黑风军要在那里的扎根,要在那里发展壮大,离不开九郡国及周氏在幕后的支持。

将地球的年龄都算上,陈海已经是六十好几了,此时将天枢地元丹及碧海宝船送给周晚晴,自然是有所求的。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九章 周师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