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章 逼迫(九)

第二百一十章 逼迫(九)

迎着众人惊讶到了极处的目光,徐乐只是耸耸肩膀。

既然问题的症结处在于王仁恭的逼迫,而刘武周又因为种种忌惮而迟迟不敢开战。那么就除掉王仁恭就好了。

王仁恭在马邑的统治,并不算稳固,只是和马邑鹰扬府的军头们结成某种利益结合体而已。只要王仁恭倒下,马邑鹰扬府的势力就会瞬间瓦解,最好情况下,一部分投靠刘武周,一部分投靠唐国公李渊去,最坏情况,则是自家互相内斗起来。

而内斗混乱的马邑鹰扬府,想必刘武周再不会有什么忌惮,将会以最快速度挥军南下,一举荡平整个马邑鹰扬府,将马邑郡收入自家囊中!

这样的虚实,在徐乐以几十骑迫得数千军马溃于善阳城下,就已经看得明白了。

就算是王仁恭暂时稳定了局面,但这样的敌手不管看起来多么强大,家世多么深厚,都不足为惧!

当然,除掉王仁恭,是一件千难万难之事,行事之际,更是九死一生。但是目标定下,想办法就是了,总有法子可想的吧?

徐乐觉得自己思路清晰无比,这道理也应该人人都明白,自己这些部下,干嘛都是一副下巴快要掉下来的样子?

罗敦打破沉寂,摇头叹息:“徐敢怎生教出你这么个胆大包天的孙子?这事情你怎么就敢去想?”

韩约站起身来,似乎想开口劝阻徐乐,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一张脸涨得通红。

宋宝以手捂眼,长叹一声:“乐郎君,你怎生会有这个想头?这却是去找死啊!刘鹰击肯容咱们,愿意为乐郎君顶下此事,我们为刘鹰击老实效力也罢。若是刘鹰击不容,我们走就是,何必要自家出头,去寻一条死路?”

徐乐淡淡一笑:“我从来没指望以刘鹰击为靠山,既然马邑乱局大家都以为因我而起,那么我便出头,解决这件事情也罢。”

韩小六一下跳起,以拳击掌:“乐郎君英雄!如果要进善阳城,算咱一个!”

罗敦回头叱呵一声:“小毛孩子,胡说什么,坐下!”

罗敦是徐乐都给足面子的人,他一发火,韩小六只能嘟嘟囔囔的坐下。

罗敦转头又要去劝徐乐,但是一口气呛住,顿时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韩小六忙不迭的又站起来,帮罗敦捶背抚胸,徐乐也赶紧上前帮着忙活。

好一阵子罗敦才算是缓了过来,一张老脸,已然变得煞白。

到云中城之后,所有人都多少恢复些了元气,再没途中那种疲惫憔悴到了万分的模样。只有罗敦,却是一直都没缓过来,越发显出老态。

谁都看得出来,这位老人,在经历九姓鞑靼之变以后,生命之火,已经越来越是黯淡了。

罗敦苦笑一声,推开了韩小六和徐乐。

“阿乐,现在老头子虽然暂领梁亥特营,给刘武周效力。但是这是给你帮把手的。这梁亥特部剩下这点骨血,迟早都是要交到你手上的。这几百人的性命,你却是要顾惜!以前,你可以由着性子来,仗着本事强,总能杀出一条生路,甘冒奇险,只为成就你的声名。现在却有这么多人跟着你,你要是轻易将他们葬送了,老头子就是埋在地里面,也总是要寻你说话!”

这番话,罗敦说得极重,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徐乐。

宋宝想上前劝两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旁边只是搓手,想挤出点笑意缓和气氛,最后那张脸,却看起来跟哭差不了多少。

素来沉默寡言的韩约却上前一步,迎着罗敦:“老族长,乐郎君绝不是那种人!”

徐乐挥手,让罗敦退开。俊朗的面孔上,笑意极淡,除了那点淡淡的笑意之外,还有三分讥诮。

“…………罗敦阿爷,这条路,不是我选的。我好好行商。遇到苑四手下行劫,若是我被那常舒欣杀死了,就算最后捅到刘鹰击那里去,也不过就是刘鹰击训斥一番,常舒欣他们到手的财货充公。我杀了常舒欣,闹了云中城,只为一条生路而已。事情闹大了,刘鹰击只能行笼络之意,不然但为军将,岂有不顾着自己麾下士卒的道理?刘鹰击可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徐乐神sè渐渐严肃了起来,那点笑意,已经不见。

“…………闯千余越大营,只因为你是我爷爷好友,对我也是一片赤心。无论如何也要将罗敦阿爷你救出来。其间起了那么多波折,擒下了盖达家父子加一个执必部的什么阿贤设,无非也是死中求活而已。刘鹰击再怎么招揽,我也不想以此为进身之阶,还是想回转照应好我的爷爷…………结果呢?不知道是谁,将我在云中之事传了过去,引得王仁恭剿洗徐家闾!对着王仁恭这庞然大物,我的选择就是和他干到底!结果斩杀干净一营马邑越骑,拿下神武县,大败王仁恭军马于善阳城下!然后刘武周虽然一番作态,但仍然要迎我入内,给我以优遇,好笼络我这个战将,这个人才!”

徐乐缓缓摇头:“这世上,几百年来的道理,就是世家才是人,握有强兵的才是人。你按照他们的道理去行事,什么事情都躲着他们绕着他们。最后只有被他们毫不在意的碾过去!我爷爷躲了快二十年,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在爷爷故去的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不管面前的对手是谁,我都绝不逃避,他要我性命,要摧毁我所珍视的一切,我就干掉他!就算干不掉,我也溅他一脸的血!”

斗室之内,徐乐语声如铁。

每个人都呆呆的看着徐乐,看着徐乐那张英挺的面孔。

也许是徐乐的面容太有欺骗性,太像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平日里总是满脸笑意,什么事情都是轻描淡写。大家总以为徐乐行事,是由着性子来,什么都不大放在心上,有的时候孟浪行事,不过是仗着运气好闯了过来,只为了成就自己声名而已。

但是当徐乐第一次袒露自己心声之际,大家才恍然想起。徐乐这一路是怎样走过来的,在面对任何样的敌人,任何样的险境之际,都是笑笑便迎了上去,从来没有退避!

而在以后的日子,看来徐乐也不会退避!

徐乐是真的想,一举斩杀了王仁恭!

罗敦吸口气,颤声道:“阿乐,你想如何行事?”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章 逼迫(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