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19 七分真、三分假

919 七分真、三分假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一清道人和怀香格格下楼,我和刘鑫的面sè顿时严肃起来,场中的其他人也都是这样。

刘鑫知道没什么机会和我说话了,立刻又从怀中摸出一个红sè的小木盒来给我,说是万毒公子让他捎给我的。既是万毒公子给的,我也没有多想,顺手就塞到自己怀里去了。

一清道人和怀香格格很快就下了楼,重新来到广场之中。怀香格格跟在一清道人身后,唯唯诺诺地像个小弟,一清道人却是趾高气昂,一副天上地下唯他独尊的模样。

一清道人回过头去,淡淡地说:“公主,既然事情说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

怀香格格立刻恭恭敬敬地说:“前辈慢走。”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又回头看看我和刘鑫,最终目光落在刘鑫身上,让刘鑫跟着他一起走。刘鑫不敢怠慢,立刻窜到一清道人身前,亦步亦趋地跟着一清道人离开。

对于一清道人来说,刘鑫是他一手带大的,更是他手下第一高徒,当然很是信任。

龙组吸收刘鑫,就是看中这点。

至于我,说好听点是一清道人的徒弟,说难听点就是个陌生人,一清道人当然看都不会看我一眼。自始至终,一清道人连句话都没和我说,带着刘鑫就离开了。

倒是刘鑫,临别之前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的意思,就像他自己说的,身为龙组成员,肯定要将祖国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但,一清道人毕竟对他有养育、教导之恩,他也想弄清楚这其中是怎么回事。

一清道人杀了兵部这么多人,可是没有人敢拦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和刘鑫离开。

没人认为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是懦弱的,因为大家全都看到那位一清道人有多强了,他以一人之力扫平整个兵部都不是问题,活下来的人只会感叹自己幸运,谁敢阻拦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和刘鑫离开以后,我和青龙元帅立刻走向怀香格格,问她究竟怎么回事?

我和青龙元帅受伤不轻,一清道人一剑就要了青龙元帅的半条命,而我更惨,浑身上下刺满血洞,几乎成了一个血人。只是,我们现在谁也顾不上自己的伤,还是想从怀香格格嘴里知道一清道人和她说了什么。

怀香格格面sèyīn沉,没有急于回答我和青龙元帅的问题,而是看了看青龙门广场的一片疮痍,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青龙元帅明白她的意思,立刻让我和怀香格格先上楼去,她留下来料理后事。

回到房间以后,怀香格格便让我把衣服脱下来,小心翼翼地为我止血、上药、包扎。我在怀香格格面前几乎赤条条的,不过以我们二人的感情来说,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等我包扎完后,青龙元帅也上来了,怀香格格一样帮她止血、上药和包扎。

今天晚上,兵部确实是太惨了,如果不是横空出来个刘鑫,我们几个的性命恐怕都要玩完,所以屋中的气氛始终无比压抑、沉闷,这比当初十三皇帝的叛军到来之时还要让人绝望。

紫阶队长也带着孩子回来了。

不到几天的时间,王闹就被送出去两次了,这小家伙也是蛮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要经历这些,谁让他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呢?

我突然有点理解我爸为什么拼命想要给我营造一个平凡普通的生长环境了……

孩子睡得香甜,毕竟已经夜深。

怀香格格坐在床上,声音低沉地给我们讲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一清道人的初衷,还真不是来闹事的。他是受陈老的命令而来,特意来查看怀香格格的情况到底如何。之前陈老听说怀香格格生了怪病,而且命不久矣,电话也总是打不通,担心夜明落入别人的手,才让钱皇帝率领大军杀到。

但是后来听说,怀香格格不仅没事,还把十三皇帝的叛军给杀退了。

既然没事,夜明继续交由怀香格格打理也无所谓。

但陈老还是不太放心,所以就让正在附近执行任务的一清道人过来查看。

不过一清道人的脾气不是太好,本来已经让巡逻队员通报一声了,结果却出来个不可一世的上官卫,自称什么兵部的战神,要出手教训他。一清道人气不打一处来,认为自己受到了轻蔑和怠慢,所以才大开杀戒。

怀香格格则说,她没有接到任何通报,上官卫也不是她派出去的。

直到这时,两边的误会才解清楚了。

而我们也弄明白了事实真相,原来上官卫竟然逃出去了,还激怒了一清道人,导致这起惨案的发生,兵部死伤数百人啊!上官卫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个害人精,从头到尾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早知道就不等什么庆功结束,一开始就将他杀了多好!

但,弄清楚了事实又如何呢,死去的人也不会再复活了,甚至不能为他们报仇雪恨。

我们得罪不起一清道人,更得罪不起陈老。

既然得罪不起,只能忍气吞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残酷,却现实。

怀香格格说清楚了一切以后,一清道人不仅不觉得惭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哎呦,你看这事闹的,白白死了这么多人……还好你没有事,只要你没事就行了。”

怀香格格自是敢怒不敢言。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一清道人确认怀香格格无病之后,当场就给陈老打了一个电话。陈老则把怀香格格痛骂一顿,问她既然没病,为什么之前总不接电话,到底还想不想干了?

怀香格格自然连连道歉,说之前确实有病,不过刚刚治好。

最后的结局,自然皆大欢喜,陈老同意怀香格格继续担任夜明之主,一清道人完成任务、功成身退。

受伤的,只有兵部而已,莫名死去的那几百人,在陈老和一清道人看来实在不算什么。

屋子里面,王闹睡得香甜,我们几人沉默不语。

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陈老想要弄死我们,犹如捏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

“变得强大起来吧……”

怀香格格沉沉地说:“师父,从明天起,兵部开始招兵买马、多多益善,其他五部也要尽量安插咱们的人;王巍,等你伤好,就去阳城报道,将那里治理一下,顺便统领其他十二皇帝。”

“是。”我和青龙元帅同时应声。

夜已深,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要休息了,我也离开了她们的房间。

站在七楼的护栏边上,我仰望下面的青龙门广场,里面一具尸体也没有了,干净的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唯有空气中还存留着一丝血腥味,无声地控诉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人命如草芥。

我知道,到了明天早上,就连这点血腥味都没了。

那些死去的人,终究会化成一缕清风,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回到我的房间,我把揣在怀中的红sè小木盒拿了出来。除了打神棍外,万毒公子还让刘鑫捎来这个,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直到现在才打开了。盒子一启,里面便传来“嘶嘶”的声音,一条硕大的蜈蚣冲我摇头晃脑,似乎十分得意。

虽然断了一半身体,还是显得硕大。

竟是七尾蜈蚣。

看着七尾蜈蚣在盒子里得意洋洋,一脸“哈哈,没想到吧”的模样,我先是笑,后来又有点想哭。我不是不知道万毒公子将七尾蜈蚣送给我的用意,终归是觉得我的处境太危险了,所以多给我留了一道杀手锏,让我在关键时刻可以派上用场。

可,七尾蜈蚣跟着我已经受过一次伤了,差点没把命给丢了,身体甚至少了一半……

万毒公子竟然还相信我,还愿意让七尾蜈蚣跟着我!

还有七尾蜈蚣,本身也愿意跟着我,仿佛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

如果是你,你哭不哭?

我的眼睛湿润,轻轻把手伸了出去,七尾蜈蚣轻巧地爬到了我手上。

我轻轻摸着它的脑袋,认认真真地说:“我保证,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半点伤害!”

七尾蜈蚣嘶嘶叫着,还用头蹭我的手掌,显然很相信我。

我呼了口气,将七尾蜈蚣送到我的脖子边上,七尾蜈蚣“刺溜”一下钻到我的领口里面,瞬间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再往前数两年,我都不敢相信我和一条面目狰狞、身怀奇毒的蜈蚣能有这么亲昵。

还真是多亏了万毒公子的熏陶啊,搞得我现在连虫子都不怕了。

不过,也顶多操纵一下七尾蜈蚣这种很通人性的虫子了,其他虫子还是不行,到底没有那个天分。

有了打神棍,又有了七尾蜈蚣,我的心里变得踏实很多,想着过几天阳城的事,很快就躺在床上睡了。

梦中,千军万马。

与此同时,兵部外的深山中。

月sè朦胧、凉风习习,除了时不时传来几声野兽的低鸣,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黑黝黝的密林之中,慢慢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是白发苍茫、身穿八卦道袍的老者,一个是身材瘦小、戴着副眼镜的青年,正是刚从兵部出来没多久的一清道人和刘鑫。

一清道人的实力再强,也终究没有翅膀,该走的路也一步都不会少,所以仍在不断赶路。

“师父,你累了吧,咱们歇歇。”到了一处溪流边上的时候,刘鑫提出建议。

一清道人赶了一夜的路,又杀了那多的人,确实有点累了,便点了点头。刘鑫迅速在潺潺的溪流边上整理出一片干净空地,伺候师父坐下以后,又用随身携带的水壶取了溪水给师父喝。

直到这时,师徒二人才开始交谈。

一清道人先问刘鑫,这些年来都经历了什么?

刘鑫当然捡能说的才说。

他说,得知师父去世的消息以后,一群师兄弟当然气愤不已,只是龙华集团的势力太过强大,所以他们只能悄无声息地潜进省城,秘密扩张自己的势力和地盘,以待有朝一日可以为师报仇。

也就是在这期间里,刘鑫和我结识。

在刘鑫的口中,我当然就是王峰,而且也只能是王峰。他说我和李皇帝有深仇大恨,所以我们两个才走到了一起,并且一起学习龙脉图。不过,我帮助他解决了龙玉华,而他没能帮我干掉李皇帝。

因为当时,龙王已经对我们两个展开全城通缉,无奈之下只能兵分两路、各自亡命天涯。

刘鑫到帝城投靠了铁面判官,而我则一路混进了夜明的兵部。

刘鑫隐去了我在帝城的经历,只说我从兵部的一个小卒子,慢慢混成了现在的总帅。我们两人分开以后杳无音信,直到前段时间才联系上了,刘鑫千里迢迢过来找我叙旧,恰好遇上一清道人屠戮兵部。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

这些事情,在刘鑫出发之前就在左飞的帮助之下编排好了,所以现在述说起来行云流水,一点磕绊都没,仿佛全都真实存在。

事实上,也确实真实存在,只是隐去了一些东西而已。

最真的谎,就是七分真、三分假。

一清道人完全信了。

一清道人点着头,说道:“看来这些日子,你也受了不少苦啊!”

“师父,我受的这些苦不算什么,我最开心的就是还能见到您老人家!”刘鑫无比激动,眼睛闪闪发亮。

这份激动不是装的,好歹是养育他、教导他的师父啊,亲如父亲一样的人物,失散多年又重逢了,怎能不激动呢?

接着,刘鑫又询问一清道人这些年来经历了什么,当初明明盛传龙玉华将他给害死了!而且刘鑫一路追踪,还找到了焚烧师父遗体的人,也就是从那人身上才要回了藏有龙脉图的羊皮袄……

说到这件事情,一清道人也是叹息不已,说以他当初的实力,其实无论龙玉华还是龙王,都奈何不了他的。可惜的是,在他和龙玉华谈判的时候,龙脉图的副作用突然反噬,搞得他浑身疼痛欲裂,行为能力也全丧失了,所以才被对方轻松拿下。

其实当他被送到火葬场的时候,还是有一口气在的,而且正在努力突破灵泉穴,浑身冰冻、僵硬。如此一来,送进火化炉后,反而是帮了他一把,灼热的火焰瞬间穿透他的身躯,帮他抵御住了寒冷的侵蚀,反而助他突破了灵泉穴。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一清道人恢复了身体机能,以最快的速度从火化炉中逃了出来。

当时,负责焚烧他的那人正在喜滋滋地抚摸那件从他身上扒下来的羊皮袄,并没有注意到一清道人已经逃了出来。当时的一清道人浑身是伤,而且还赤条条的,没工夫管那么多,第一时间逃了出去……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刘鑫追问。

刘鑫还有很多事情想弄清楚,为什么师父从此就失踪了,以他当时的实力,完全可以摧毁龙华集团了啊。

“后来啊……”

一清道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后来,我有了其他的机缘,不仅实力迅速飞涨,还跟随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格局变大以后,龙华集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也就不放在心上了,这些年来都一心一意为他做事,直到今天和你相遇。”

“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刘鑫继续追问。

其实刘鑫知道是谁,但他还是做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一清道人又笑了笑,拍着刘鑫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吧。现在你告诉我,你的龙脉图练到什么地步了,突破到第几重穴道了?”

刘鑫老老实实回答:“前段时间刚突破灵泉穴,直到现在还没什么进展。”

一清道人“嗯”了一声,又点点头说:“那还是不错的,已经非常厉害了,不愧是我的大弟子啊……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实力远远不如刚才那个叫王峰的啊!”

一清道人和我交过手,虽然分分钟就能秒杀我,但还是能够看出我的实力远在刘鑫之上。

刘鑫点头:“是的,王峰一直比我勤勉,而且悟性也比我好,突破灵泉穴之前,就是他教了我方法,不然我可挺不过去。”

一清道人来了好奇心,询问刘鑫用了什么方法突破?

刘鑫一五一十道来,啰啰嗦嗦了一堆,归根结底就四个字:找个女人。

女人,天生就能唤醒男人的纯阳之气,这股力量可以抵抗世上的一切寒冷。

一清道人听完以后哈哈大笑,说绝、实在是绝!

接着,刘鑫又试探着询问一清道人进展到何种程度了?

一清道人则面带骄傲地说:“第四十七处!”

听到这个数字,刘鑫的心中猛然一突,要知道整个龙脉图也就四十八处穴道!一清道人竟然已经突破到了第四十七处,岂不是说只差一处就能彻底完成了吗?

“是的。”

一清道人似乎知道刘鑫心里在想什么,直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只要我练完了整个龙脉图,达到‘大圆满’的境界后,我就是天下第一了,华夏风云榜上,没有一个是我对手!”

“大圆满的境界?”听到这个新词,刘鑫一脸疑惑。

“没错,练完整张龙脉图后,便称之为‘大圆满’境界。”面对自己最宠爱的弟子,一清道人很耐心地解释着:“到时,身上的龙脉全通,就会产生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的神力,以至于一条完整的金龙都会出现在身体上,风、火、冰、雷召之即来,堪称天下无敌!”

听着一清道人的讲述,刘鑫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又满脸的不信:“风、火、冰、雷召之即来,怎么可能啊师父,咱又不是修仙……”

已经突破灵泉穴、拥有强劲实力的刘鑫,当然相信练完整张龙脉图后,功夫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强境界,或许真能天下无敌。但,要说召唤风火冰雷,这他是不信的。

一清道人嘿嘿笑道:“我说的风、火、冰、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我给你展示一样。”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拔出背后的剑,随意往前一扫。

一道劲风瞬间劈出,就见七八米外的一片树叶,“咔擦”一声轻响,从树上掉落下来。

刘鑫当然看得目瞪口呆。

隔空剑气,这种听着像是通神一样的手段,竟然在他面前活生生地出现了。

“这就是风。”一清道人说道。

接着,一清道人又伸出右手,随着体内的龙脉之力膨胀,他的右手瞬间变得通红起来,还有丝丝白气从他指缝之中渗出。

“这是火。”一清道人继续说道。

“哦……”刘鑫恍然大悟。

“这是冰。”一清道人又举起另外一只手,那只手瞬间变得冰冷起来,同样有丝丝白气渗出。

刘鑫明白了,全明白了,接着又问:“那雷呢?雷又是什么?”

“雷……我还没有练到那个程度……”说到这里,一清道人竟也一脸向往:“据说练完整张龙脉图后,随随便便一招就有雷霆之威,毁天灭地都不在话下……我也很期待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达到那个程度!”

“毁天灭地”这样的词肯定是夸张了,但刘鑫相信练完整张龙脉图后,实力肯定能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强境界。

刘鑫心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现在的一清道人已经强的可怕了,如果再练完整张龙脉图,华夏还有人能挡得住他么?

两人既然说到了龙脉图,刘鑫就避免不了多问一些东西,比如有关龙脉图的来历啊,练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技巧啊之类的。但让刘鑫意外的是,一清道人对龙脉图也是一无所知,只说是他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直到临死之前才交给一清道人,同样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任何技巧可循。

说到龙脉图的副作用,一清道人也是大倒苦水,说是时不时就浑身剧痛,痛起来的时候生不如死,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还好我跟随的那位大人物拥有无数资源,各种灵丹奇药随便我吃,才能暂时止住疼痛,不过这样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一清道人喃喃地说着。

刘鑫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甚至知道解决问题的办法。

但他并没有告诉一清道人。

起码现在是不能说的。

至于未来能不能说,还要看师父自己的立场了。

想到这里,刘鑫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师父,我肯定不回帝城了,我要留在您的身边孝敬您,咱们下一步到哪里去。”

一清道人没有拒绝,他本来就有这个打算,身边跟个徒弟也挺方便。

“到阳城去。”一清道人认认真真地说。

“为什么到那里去?”刘鑫皱起眉头。

一清道人仰头看向漫天繁星,微笑着说:“华夏风云榜第八名的‘夜哭郎君’在那里,为师要去找他挑战一番……”

看网友对 919 七分真、三分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