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逼迫(十)

第二百一十一章 逼迫(十)

每个人都屏气凝神,等着徐乐铺陈出一番该如何行事,一举斩杀王仁恭,破此马邑乱局的方略。

徐乐摊摊手:“这个,倒还是没完全想好。”

宋宝一屁股跌坐下去,捂着自己眼睛。韩小六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他无条件信任的乐郎君。稳重如韩约都开始拼命的眨巴眼睛。罗敦一口气提不上来,又狠狠的咳嗽起来,韩小六就这样呆呆的拍打着罗敦的背。

罗敦终于缓过一口气,指着徐乐:“阿乐,为一军之统帅,负担着这么多人的性命,这种随意的话怎么也说得出来?”

徐乐看着罗敦一笑:“最坏情形,无非就是我单人独骑,向王仁恭请降,要是运气好,王仁恭亲自出面欲见于我,那时就有斩杀他的机会…………不过这机会渺茫就是了。”

罗敦老脸涨得通红,眼看老人家又要开始喷自己。徐乐忙不迭的开口。

“阿爷,你以为刘鹰击真的会束手待毙么?”

罗敦一怔,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刘武周是何等鹰视狼顾之辈,以乡间土豪,这微不足道的出身被送去远征高丽。得欢心于大业天子。大业天子南走之前布置天下人事,将刘武周送回马邑郡。刘武周就能顺利的接下恒安鹰扬府,并在短短时间内让恒安鹰扬府上下归心。引得马邑豪杰来投。并一直与马邑郡太守相抗,种种过往,岂是束手待毙之辈?

虽然不知道刘武周现在布置着什么,但刘武周必然有所动作!

自家真是被这段时日以来,刘武周摆出那种受尽委屈,但还以马邑郡百姓大局为重的模样蒙蔽了,难道真的是老了,这心思都转不过来了?

这徐乐,眉清目秀整天笑嘻嘻的,遇到什么事情说得也少。但是这心思灵醒,从来也不糊涂!

老徐敢啊老徐敢,你死了也闭得上眼,教养出这么一个好孙子!

只是你这孙子,心却太大了啊…………

在场几人,也都被徐乐一番话提醒。宋宝更是皱眉苦思。

刘武周这百般隐忍,到底是在憋着什么动作?

而罗敦望向气定神闲的徐乐,眼神中更多了一丝悲恻。

刘武周顶着王仁恭如此巨大的压力,还这般笼络包容徐乐。还不知道要徐乐付出多少代价来回报!阿乐啊阿乐,你到底撑得过去么?

突然间外间就响起了通传之声:“鹰击郎将遣人,来召乐郎君!”

~~~~~~~~~~~~~~~~~~~~~~~~~~~~~~~~~~~~~~~~~~~~~~~~~~~~~~~~~~~~~~~

刘武周缓缓起身,开始着装。

在他鹰击郎将衙署之中,从来不用侍女。衙署中杂务,都是一般伤残老卒在操持。这些老卒手脚慢做事会偷懒,有的时候仗着老资格还会在刘武周面前发牢骚甩脸子,刘武周从来都是一笑置之。

更换衣服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刘武周亲力亲为。世家子起身之后从洗漱到更衣不用自己动一根手指头这种做派,和刘武周从来无缘。刘武周也不觉得这种日子有什么意味。

享受富贵,是最没味道的事情。男儿在世间,最大的享受,就是拥有更多的权位,决定更多的人生死,不管这一路行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自己,付出的代价已经很多了…………

高丽冰天雪地中的死战,在大业天子面前装出来的粗直忠心,到马邑郡之后的礼贤下士,散尽家财,对每个人放下身段的曲意笼络…………

只为撕破笼罩在自己头顶那出身的yīn影。

凭什么某就要低那些世家子弟一等,哪怕这世家子弟如王仁恭!凭什么自己付出了如此多惨痛的代价,豁出性命无数次,这上升之途,还是这么艰难?

这世道,早该变一变了。

而自入马邑郡以来,一直笼罩在自己头顶,那名叫王仁恭的yīn影,眼看就要被撕碎!

只要再前行一步!

但这一步,却是最为艰难的一步。能不能跨过去,实在是属未定之天。

但是突然横空出世一个徐乐,这位乐郎君在手,也许会让自己把握更大一些吧…………

不过这位乐郎君,实在是个太过危险的人物。

凶狠暴戾之辈,自己麾下有的是,也从来都可以操控随心。但是这位乐郎君,却和自己一样,想将这个天下翻转过来!将这天下运行了四百年的道理,彻底粉碎!

刘武周默默想着心思,自己动手,将鹰击郎将官服,一样样的穿上。最后再将梁冠,稳稳的合在自己头上。

脚步声轻轻响起,却是苑君章出现在门口,轻声发问:“可去节堂?”

刘武周并不回头:“徐乐召来没有?”

~~~~~~~~~~~~~~~~~~~~~~~~~~~~~~~~~~~~~~~~~~~~~~~~~~~~~~~~~~

徐乐所在的宅邸之中,两名背负着黑sè认旗,一身甲胄的刘武周亲兵,大步走入。

宅邸之中,值守的亲卫都注视着他们。

这些亲卫都是梁亥特部的精悍汉子,正轮到入值。身为梁亥特部战士,既要在山间奔走猎狐,又要以以少数的身份在九姓鞑靼中立足,从来都是九姓鞑靼中一支精锐。

不然单是富庶,只不过是一块肥肉而已,哪里能够自保?

这些草原汉子按着腰间直刀刀柄,看着刘武周亲兵。但身为刘武周的亲卫,哪里又会被这些彪悍的草原汉子吓住。这两名亲兵脚步不停,头也昂得高高的,有人逼视过来,也就恶狠狠的回视过去。

双方眼神交锋,算是势均力敌。

引路之人将两名刘武周亲卫一直引到后堂。

两名刘武周亲卫,就见一名在堂前盘膝坐着的少女,站起身来。

少女栗sè长发如瀑布一般垂下,泛着蓝sè的眸子美得出奇。但目光落在他们咽喉处,身经百战如刘武周亲卫,在这一刻都觉得脖子突然发凉!

引他们直至此间的亲卫,快步走到门口大声通传。在门口步离的逼视之下,这两名亲卫一时间竟然没有直入节堂!

通传声才落,徐乐就已经步出节堂。

两名刘武周亲卫呆呆的看着徐乐。

乐郎君名声已经响彻云中城,但是自入云中以来,徐乐就深居简出,不招惹是非。这两名刘武周身边亲卫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乐郎君。

徐乐一声絮着丝绵的厚重军袍,内里还有羊皮背心,装扮如同麾下儿郎一般。未曾带冠,只是束着头发。如此寒酸简朴的装扮,在他身上,偏生显得倜傥如玉。

徐乐朝着两名亲卫露出白牙一笑:“鹰击有召?还请稍待末将更衣,然后就去。”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一章 逼迫(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