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逼迫(十一)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逼迫(十一)

鹰击郎将衙署之中,刘武周部下,已然济济一堂。

因为刘武周的出身低下,最多算是个边地良家子。但凡稍微有点家世的原来云中将吏,在刘武周到来接掌恒安鹰扬府之际,或者求退,或者干脆就挂冠而去,连云中县令都弃职而走。

虽然刘武周能在这云中之地一手遮天,以恒安鹰扬府代行民政,彻底将这片所在变成军府的治下。但代价就是刘武周部下,是清一sè的武将班底,没有半个稍有身份的文吏。

此刻节堂之中,全是顶盔贯甲的武将,论身份都是营将以上。

整个恒安鹰扬府麾下,建制应是三个团坊主,每个团坊主下面有二至七营不等。刘武周亲领一团坊七个中垒营头,苑君章领一团坊五个射声营头,尉迟恭领一团坊两个恒安甲骑营头。总计有营头十四个。加上每团坊中还有比营将身份的参军、司马等等人物。节堂内一下就塞了二三十人。

刘武周给徐乐的,其实也是比于团坊主的差遣位置,只不过没有正式团坊的军号而已,称为别部。刘武周对徐乐笼络之厚,可见一斑。而恒安鹰扬府中那些跟着刘武周出生入死的军将,如何能平得下这口气!

这二三十人聚在一起,甲叶碰撞金属声响亮,互相交头接耳,节堂之中,就如市集一般。

众人突然被从城中各处召集而来,事前都不知道为何。刘武周和苑君章未至,一群人就围着尉迟恭七嘴八舌的打听。

尉迟恭只是推说不知道,逼得急了,一名苑君章麾下射声左营的营将,嗓门儿最大,问话简直如吼出来的一般,震得节堂内器物似乎都在嗡嗡作响。代表大家开始威胁尉迟恭。

“黑尉迟,今日将主召集咱们,到底为了何事?大冬天的,肚子里面也没油水,只能整天的睡!爬起来跑着一趟,朝食那点东西,可撑不到哺食!你要是不先透点风,到时候某吃你去,你还得管酒!”

这一声询问出来,一众军将轰然叫好。

“就是,要是害得大家白跑这么一趟,黑尉迟得管酒!”

“某闻着黑尉迟嘴里有酒气,这厮准定是在没人处偷偷喝酒!”

“这厮恒安甲骑营,连人带马,给的口粮最多。从马嘴里克扣一点下来,入娘的就去换酒了。说不定在城外营地,还能换几个小娘回来!咱们都勒紧腰带苦熬,就这黑厮过得快活!”

“入娘的不走了,今天都吃黑尉迟的。咱们还省一分口粮,麾下儿郎今日还能多分一口汤!”

一众军将,把自己说得比乞丐还要惨,纷纷要打尉迟恭的大户。

尉迟恭也岂是好惹的,看到这些家伙脸都快要凑到自己面前,露出丑恶的嘴脸讨酒喝,当下就站起身来,伸手左右一扒。劲力到处,这些军将跌跌撞撞的退开。

“入娘的,打某的大户来了。都到某的拳头上来领取!某那两营,领的口粮虽然多些,但麾下儿郎,连自家的分量都给了马,当兵的不爱马,还有天理么?论起来只怕吃得比你们麾下儿郎还少一些!至于酒,更是没有,你们要想尝尝自家的血,某倒是可以帮忙!”

迫退众人之后,尉迟恭得意洋洋的哼了一声:“鹰击和长史就要出来,到底什么事情,不就知晓了?现在只是歪缠于某做甚?这些年来,某是喜欢打听这些消息的人么?闲时喝酒,得令上阵,操那么多心思做什么?”

尉迟恭大户打不成,这些军将无精打采的散开,只有那射生营军将还站在那儿,声如洪钟的抱怨。

“连黑尉迟你都过得这般惨淡了,咱们就更不必提!入娘的,那徐乐一口气带来千人。云中城一下添了两营兵马!刘鹰击给他们的粮秣又厚,个个吃得满嘴流油,倒是让咱们这帮老弟兄扛着!这局面都是徐乐惹出来的,以某瞧着,要不干脆冬日动手,咱们随着刘鹰击一头撞向善阳也罢,要不就干脆将那徐乐交出去,咱们还能在云中多挨一些时日!”

这军将嗓门儿实在太大,往常临阵之际,旷野之地,一营射士,都能在千军万马喧嚣之中听清他口令每一个字。现下在这节堂之中,这声音更是震得尉迟恭都皱眉。

其他军将,一边捂耳朵一边点头,都对他的话深以为然。

刘武周待遇徐乐太厚,而对着王仁恭的逼迫迟迟没有动作,大家都郁积了满肚子的心思,趁着刘武周和苑君章未至,忍不住就发泄了一点出来。

有人目光还投向苑君玮,苑君玮自从徐乐入云中刘武周麾下之后,几乎就是躲起来不大见人。今日被召来与会,只是坐在角落不吭声。众人目光投过来,苑君玮只哼了一声,就扭过头去。

虽然行事冲动,仗着有哥哥这个靠山,当初苑君玮在恒安鹰扬府中也很有些飞扬跋扈。但苑君玮同样也是心高气傲。

在徐乐手里连连遭受挫折,名声尽毁。可苑君玮只想凭借着自家本事将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可不想因为王仁恭的逼迫,而让徐乐倒霉。这些军将聚在一起发牢骚,还想看他的反应,苑君玮虽然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自己并不聪明,可也不会掺和进去!

正在那射生营军将话语余音绕梁之际,就听见刘武周的声音骤然响起:“巢有威,你又胡说什么?闭上你那张臭嘴!”

节堂之中军将轰然散开,各在班位,躬身行礼:“鹰击!”

只留下巢有威一个人呆呆站在那里,一张脸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看见众人行礼,这才忙不迭的跟着弯腰:“鹰击!”

节堂之后,一身官服的刘武周和苑君章大步走出。

两人都是在大隋体制之中,勋阶爵差遣俱全的正式官吏,一身以黑为主sè的大隋官服,朱漆梁冠,一下就让节堂当中充满了正式且威严的气氛。

寒门子弟,能到如此地步,正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惨痛的牺牲,经历了多少磨难!

刘武周扫视诸将一眼,神sè不动:“徐乐还未曾至?也罢,不等他了,将郡公使者带上来!大家都听听,郡公对我们云中之地,又有何号令!”

诸将抬首,两两相顾。云中之地已经被逼迫到这等地步了,刘武周却还是忍着,带着大家苦熬而已。现下王仁恭又遣人来,不知道又有什么举动。

这等逼迫,要到何等程度为止。

而刘鹰击,又将忍到何种地步为止?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逼迫(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