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九霄彩虹草!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九霄彩虹草!

却见云扬非但没有接战,反而径自卷着杨波涛的身躯直上半空;那道人影一声狂喝,临时变向,自半山腰位置一跃而起,身子好似标枪一般直掠数十丈高度,于间不容发之际一把抱住了杨波涛双腿:“给我下来!”

云扬才除强梁,回气未足,更兼刚刚起来,风势方兴未艾,随着嚓的一声轻响,杨波涛整个人已经被来人生生拉了下去。

然而风声再现凄厉,呼啸着衔尾追袭。

杨波涛正处于两人拉扯的中间,又因限于昏迷状态,本身玄气仅止于被动运转,何能承受这般拉扯,登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杨波涛亦因此悠悠醒转,正看到半空中一团青sè身影迎面扑将下来。

而自己身子则被人背着,拼命地跑离。

“放我下来!”

杨波涛咳嗽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大叫道:“上面可是风尊大人,杨波涛有话要说!”

背着他的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更没想到自己会突然遇袭,偷袭他的人竟是……杨波涛本人,杨波涛回复清明一刻,突然运起浑身力气,以拼命之势,不管不顾地在那人背上击了一掌!

杨波涛虽然重伤在身,但他身为一军统帅,玄气修为自然也非泛泛,更兼在这般毫无距离、毫无提防的情况下,猛然击打在后心要害,即便那黑衣人的本身修为远在杨波涛之上,却仍是口中狂猛喷一口鲜血,身子一个踉跄,身后的杨波涛就此脱离其背,翻滚而下,骨碌碌的撞在一棵大树树干上,也是哇的一口血喷出来。

“你你……你混账!”黑衣人只感觉自己背后的骨头好像尽数被杨波涛一掌打散了一般,睚眦欲裂。

云扬眼见如此变故,虽也惊诧,却是随机应变,将追袭之势集中聚焦于那黑影身上,那黑影被动受杨波涛一掌偷袭,立足不稳,一时间手忙脚乱,哪里还能应付云扬的强猛袭击,登时再受一击,整个身子猛地撞在树干上,差点没疼得晕过去,情知自己已经受了严重内伤,再见那青sè风团徐徐降落,追袭之意昭然,恨恨的骂道:“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就算拉出了鬼门关,自己也会再撞回去的!”

说罢身子一旋,径自落荒而走。

决计不能再留了,再留下来,恐怕连自己也要死在这里了!

杨波涛神思恍惚,眼看着天空一团青sè的气体旋转着落下来,落在自己面前,却是一道青sè人影,飘渺虚幻,朦朦胧胧。

不由问道:“敢问是风尊当面么?”

云扬淡淡道:“杨波涛,你有什么话要和本座说?”

杨波涛刚才凛然一击,固然打伤了黑影人,却也承受其玄气反向冲击,以其连番受创的羸弱之躯,状况岌岌可危,此际不过略一挣扎,腰间的玄铁箭几乎将他的下半身与上半身分成两截,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半点北军之帅的气派。

他死死的瞪着眼睛,看着云扬道:“风尊大人,我妻子,是否……”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你应该明白你妻子的性格;你自己想她现在还活着的可能还有几分?”

杨波涛目光黯淡,道:“是我对不住她!”

云扬冷冷道:“杨波涛,你没有对不住她;也没有对不起我,可是你身为一个玉唐人,你就没有感觉对不住这个国家吗?对不住这一年多本不应该死去却因为你做的事而死掉的那些弟兄们吗?”

杨波涛目光黯淡,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云扬杀心早已遏制不住,若非刚才杨波涛以命取机,攻击那黑影人,云扬如何会给他说话的余地,遂沉声道:“你刚才说有话跟我说,就只是要问你妻子的下落吗!?”

杨波涛艰难的笑了笑,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涩声道:“我小时候,父慈母爱,日子过得舒心快乐,喜乐祥和;然而我十二岁那年,母亲意外亡故,父亲受了刺激,从此不知去向……亦是在那一年,我入了军伍……”

“多少年征战下来,我成为了北军之帅。我杨波涛,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自觉不曾辱没祖宗。”

“直到前年,我的父亲找到了我。他的样子看起来形容枯槁,命不久矣……”

杨波涛凄惨的笑了笑,道:“当时的我与至亲久别重逢,欣喜如狂之余,却亦感叹子欲养而亲不待,连续数月都服侍在父亲床前,为此,还耽误了一场大战……”

“但当时的我,心中就只得一个心愿,只要我的父亲能够好起来,就算让我杨波涛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心甘情愿,九死无悔!”

“可惜我遍寻名医,却无一人能够令我父亲的身体有半点好转,就在我束手无策,痛心疾首的时候,我父亲告诉我,他的伤确实无药可救,但却还有一个方法能够让他继续活下去的,只是这个办法非常的难。”

云扬仔细的听着。

杨波涛声音微弱。

一字一字断断续续。

但云扬知道,杨波涛现在所说的,没有一句是假话。

“从我请来的众多医者口中,我早已得知父亲的病无药可救,再难有转机,却听父亲说有办法,何异天籁,当时的我,只知道要救我父亲的性命,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还怕什么难?于是我父亲告诉我;他之身体状况乃属逆天而行,为天所伤的天谴之伤,此伤无药可救,无法可解,任何灵药秘术功法尽都无能为力,唯有世间最本源最本质的威能方可济之,而且单只一种本源能量仍是无济于事,非得聚合金木水火土雷血风云等全部的九大威能,助其五行易换、汰换败血、风雷淬骨,借云凝形,方能脱胎换骨,回复痊愈。可是想要完成这件事情,便需要请动九尊齐聚,这把我难倒了。因为这件事,非但远远超出了我的权限范畴。”

“甚至还不仅是做不到的问题,莫说我找不到九尊。就算能够遇到其中一个两个,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就只说九尊大人常年驰援玉唐战场,稍有安歇之时,岂能因一家一人而劳动九位大人。”

“更别说皇帝陛下早已严令任何人打听九尊的消息。”

“我为此,夙夜忧思;也曾冒昧前往九尊府多次,终是无缘面见。”

“后来父亲又跟我说,求助九尊之事他可以自己完成,因为他有一件可以打动九尊相助的宝贝,九霄彩虹草。只要能够让他见到九尊,他会以九霄彩虹草与九尊交换一个活命的机会;而如果九尊还不同意,他才会搬出来我的名字,来哀求。”

云扬叹了一口气:“这你也信?”

九霄彩虹草。

传说中的天地神物,造化逸品,绝对级别的高大上物事!

九霄彩虹草,乃是一桩神奇至极的好东西;相传在天空中弥漫无尽紫霞的特异时刻,会出现九道彩虹,而这九道彩虹悉数出现的一刹那,天空中将会乍现闪电临世,而这道落下人间的闪电,若是恰好击在某一个人身上的话……那么天际的那九道彩虹就会随之进入这个人的身体丹田,如果凑巧这个人还是个玄者的话,那么九道彩虹,就会在他的丹田之中蜕变成为九霄彩虹草!

九霄彩虹草,拥有九种颜sè,九枚叶片。

每一片,都拥有一种最为纯粹的sè泽。

若是某人吃了九霄彩虹草的全部九片叶子,那么他不但可以长生不老,无敌于天下;更可拥有一手破苍穹,顿足崩大地的神级修为,称之为永恒仙人也不为过!

若是由九个人分享,那么这九个人就会成为长久的兄弟,奠定得道成仙的基础,只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假以时日,同样可以成为永恒神仙。

但以上种种,就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没有真实佐证,更加没有人会当真。

首先,令到九霄彩虹草现世的条件实在太苛刻,先不说那紫霞弥天需要多少年能有一次,就只说紫霞弥天的时候还要同时出现九道彩虹,这样的天时亿万年也未必能有一遭。

更离谱的是,还要在这个时候有雷电相随。

紫霞弥天,彩虹随之的情况,多半都是大晴天,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雷电相随?

所以这个天时就已经很不可能了。

跟别说这道闪电居然还要落下来,还要击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还得是个玄修者……

这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

天下间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而且而且,就算以上都成立,那九霄彩虹草可是要在那位幸运儿的丹田中蕴养生长,那彩虹草既然功效神异如斯,它生长期间所需要的养分想必也惊人得很,什么样的玄修能够供给得起,更有甚者,就算拿玄者供应得起,料来也该是玄气颇有造诣之人,哪里会甘心牺牲自己而成就一棵草,全然的成就另一人?!

所以无论如何,这草也是不该存在的!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九霄彩虹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