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25 恶向胆边生

925 恶向胆边生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败了!

虽然我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择天记吧少年王】在裁判宣布我战败的那一刻起,我羞愧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任何人了。

而青龙元帅一把将我拖下了台,我曾经是夜明兵部的总帅,所以青龙元帅对我好点也属正常,不会引起别人的过多侧目和疑惑。与此同时,又有一大群人围了上来,王伦手持着各种伤药和气雾剂,在我身上来回擦拭涂抹,第一时间帮我料理伤情。

我虽然被打得不轻,但又不得不承认张鲁一留了手,否则我哪里还有命在。

当然,他也不敢真的拿我怎样,毕竟我是阳城的王皇帝啊。

台上的裁判又在宣布,现在两边是一比一,最终结果如何,将在第三场决出胜负。裁判虽然是我的人,但也不得不按照规矩办事。第三场比武,将于十五分钟开始。

可是我都败了,王伦和胎记男就更别说了,他们怎么可能是张鲁一的对手呢?

第三场比不比,又有什么意义?

一群人团团将我围住,关切的声音充斥耳中,没有任何人责怪我,可是身为败将的我,又怎么好意思接受大家的好意。想起自己之前的豪言壮语,就好像一记狠狠的巴掌抽在我的脸上。

怀香格格当然没有过来,一方面她得看着王闹,一方面她的身份也不合适。

我无比羞愧地看向她,她却冲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怀香格格肯定不会怪我,可我自己怎么好意思呢?

与此同时,申皇帝那边则是一片喜笑颜开,每一个人都像过年似的开心。身为大功臣的张鲁一,自然被众人团团围在中心,就连申皇帝都不断冲他拱手表示谢意,张鲁一则用同样的礼节回应,说不客气。

虽然比武还未正式结束,但人人都知道申皇帝这边赢定了,十三城的皇盟盟主必将归他所有。

那些之前还围绕在我身边的皇帝,现在统一扑到了申皇帝的身边,提前向他表示祝贺。

人么,就是这样,哪边风强,就倒向哪边。

“张先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申皇帝握着张鲁一的手,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

“申先生,您太客气了,能够帮您的忙,也是我们张家的荣幸。”张鲁一的实力虽然挺强,但是为人谦逊、客气。“月城张家”能够屹立多年不倒,靠的可不只是运气。

和他们那边的喜悦气氛相比,我们这边当然显得暗淡不少,众人个个都是一脸丧气的模样。第三场比武还未开始,大家就已预料到了结果,有这样的气氛也不足为奇。

只是,第三场由谁去打呢?佴跋鎏跋妻跋跋。

“大哥,我去!”王伦突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王伦对我的忠心确实天地可鉴,任何时候都愿冲锋在第一个。但这和勇气也没什么关系,我皱着眉说:“你去干嘛,你能打过张鲁一么?”

王伦无话可说了,连我都打不过张鲁一,在场的人有谁敢说自己行呢?

四周一片沉寂,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咱们阳城,真的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高手了吗?月城还有张家,阳城没有个厉害点的家族么?”

我来阳城的时间不长,虽然已经努力和各方面接触,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顾到边边角角,肯定有我不了解的家族和人物吧?我这么一说,胎记男倒是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道:“大哥,咱们阳城倒是也有一个高人……”

听到这样的话,我立刻就一个激灵,问谁?

胎记男又想了想,说道:“之前申皇帝说张鲁一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七的存在,我虽然不知道这华夏风云榜是个什么东西,但我以前跟钱皇帝的时候,也听他说起过这个榜单,说是我们阳城,也有一位华夏风云榜上的人物,而且听说排名还不低,好像是第八位……对了,叫夜哭郎君!”

夜哭郎君,排名第八位?!

听到这个数字,我差点激动得没跳起来,第八位的夜哭郎君,搞第十七位的张鲁一,肯定没问题啊!

我立刻询问胎记男:“这个夜哭郎君在哪?”

胎记男回答:“钱皇帝之前想要将他揽至麾下,带我去过他家附近,但是这位夜哭郎君的脾气极其古怪,连面都不肯露,让钱皇帝吃了个闭门羹……关键是,钱皇帝竟然还不敢说什么,又带着我灰溜溜地回去了!”

夜哭郎君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存在,钱皇帝敢得罪他才有鬼了。

我来了精神,说好,你现在就去请他,无论他提什么条件都要答应!告诉他说,就帮这一次忙,以后保准不再烦他!

胎记男说:“这位夜哭郎君住的有点远啊,来回至少得一个小时,而且还不一定能请上来,他可没张鲁一那么好说话……”

我看看时间,距离第三场比武只有五分钟了,就是飞着去也来不及了。

我稍想了想,说道:“你先去试试看,我来想办法拖延时间。”

毕竟主办比武大会的是我,有些特权还是可以享受的,拖延时间应该不是问题。

我毕竟是阳城的王皇帝,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个夜哭郎君的脾气再怪,总要给我一点面子的吧?

我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胎记男也不再说什么了,立刻转身奔了出去。

而我定了定神,走上台去。

第三场比武马上就要开始,大家看我突然上台,以为我还要再比一场。

台下的申皇帝冲我竖大拇指,说道:“王皇帝,我真佩服你这不屈不挠的劲儿!”

张鲁一见状,也准备走上台来。

而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朗声说道:“各位,我们这边出了一点问题,还在讨论第三场到底谁上,还望大家耐心等候一下。”

听到我的话后,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说实话,推延一下比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更何况我还是比武大会的主办人,规矩还不是由我说了算吗?

张鲁一站住脚步,回头看向申皇帝,申皇帝则笑呵呵道:“老王,推延时间没有问题,谁还没个燃眉之急呢是不是?不过,你得给我个准数啊,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总不能拖个一年半载的吧?我就问你,今天晚上能有信儿不?”

申皇帝有了张鲁一后,那副嘴脸别提有多小人得志了。我压着心头的火,沉沉说道:“这你放心,最多也就一个小时而已!”

“好,那我就等你一个小时!”申皇帝显然认为自己赢定了,所以很大方地答应了我的条件。

而我也走下台去,和阳城的人站在一起,耐心地等着胎记男的消息。

现在,我算是把所有希望都放在胎记男身上了,希望他能顺利请来那个夜哭郎君。

因为约定最后一场比武在一个小时以后,所以现场观众趁这机会活动了下,有去上厕所的,有去抽烟的,也有去外面透透气的。申皇帝那边始终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时不时往我这边瞟上一眼,那意思显然是说,看我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我也强行装着镇定,不动声sè地等待着。

这么多年,我也算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就算心中焦急不已,起码面上是看不出痕迹来的。我甚至还走到怀香格格身边,逗了一会儿王闹,王闹这小东西,这会儿倒是懂点事了,用手摸我脸上的伤,眼睛还一眨一眨的,显然在关心我。

看不出来,这小王八蛋还是个小暖男呐。

怀香格格问我:“有把握能请来那个夜哭郎君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但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怀香格格说道:“你也别有压力,失败了也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

我点点头,说我会尽力的。

我们聊天的语气十分平淡,好像真没把什么盟主当回事,但我们各自的心里清楚,这个盟主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大概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胎记男终于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装作不动声sè的样子接了电话。

王伦等人也猜到是胎记男打来的,所以纷纷围了过来。胎记男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他已经到了夜哭郎君的家门口,但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我有点着急,说你没有自报家门吗?

胎记男说:“我报了啊,我说我是王皇帝的人,要见夜哭郎君。”

我说然后呢,里面说什么没?

胎记男说:“大哥,我说了你别生气,里面有人说:‘钱皇帝我们都不放在眼里,王皇帝又算得了什么?’大哥,我怎么办……”

听了胎记男的话后,我气得手脚都开始抖,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我压着火,说道:“你先礼后兵,把事情跟他们说一下,诚恳地请夜哭郎君帮忙,要地还是要钱都没问题。如果他们还是油盐不进,你就以我的名义威胁他们,就说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按理来说,我肯定不敢威胁一个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人,之前一个一清道人差点灭了我们整个兵部,这个夜哭郎君应该不比一清道人差多少吧。但这是在阳城,我所掌控的可不只是地下世界,我和公检法部门的关系都非常好,这个夜哭郎君再硬,硬得过公安人员吗,分分钟抓他坐牢!

这可是现代社会,要枪有枪要炮有炮的,别说他只排名第八,就算他排名第一,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我爸多强,在陈老面前不还是乖乖缴械投降!

得到我的命令以后,胎记男答应再试一试。

挂了电话以后,我又心急如焚地等了起来。经过这么一会儿,又过去十分钟了,申皇帝看到我们这边围着一圈人,也不知在干什么,意有所指地提醒我说:“王皇帝,只有二十分钟了!”

我有点烦,没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胎记男终于又打来电话。手机里面,他的声音格外丧气:“不行啊大哥,他们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我把你教我的话都说了,他们让我有多远滚多远,还说我再嚷嚷,就把我打得我妈都认不出来!”

听了这样的话,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夜哭郎君也嚣张了。我知道他的实力很强,但他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我好歹是阳城的王皇帝,他这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请他帮个忙而已,至于这么难吗?

我也是恶向胆边生,一般情况下我肯定不敢惹华夏排行榜上的第八名,但我当时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打算叫上宋孝文一起去收拾他,先让他吃几天牢饭再说。

我让阳城的人跟我走,准备亲自去会会那个夜哭郎君。

一大票人浩浩荡荡,正要和我一起离开,申皇帝这时候拦住了我,问我这是要到哪去,第三场的比武可是马上就要开始。

我说再等一等,我去找一个人!

申皇帝说:“那可不行,你说一个小时以后开始比武,现在还有不到十分钟了。王皇帝,你这么大一个皇帝,不能老是言而无信吧?”

我的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拖时间,正在脑子里想该怎么办的时候,青龙元帅走了过来,低声对我说道:“算了,你就算是过去,一时半会儿也请不过来,到时不光输了比武,还输了人心!”

青龙元帅这一番话在情在理,输了比武当然算是大事,可如果名声在这地方毁掉,以后再想竖起来就难了。以后人们提起我王皇帝来,肯定是大拇指朝下面戳,说我输不起、赖账什么的。

我长叹了口气,站在原地没动,说真的确实有点绝望。以前我参加过三次比武大会,虽说总是困难重重、道路曲折,但最后还是夺了冠军。这次我亲自举办,却闹了这么一个结果,别提我的心里有多烦了。

夜哭郎君请不上来,第三场比武势必要输啊。

就在这时,张鲁一和申皇帝也不知说了点什么,申皇帝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冲我说道:“王皇帝,你不会是想去请夜哭郎君吧?”

我楞了一下,随即看向张鲁一,看来他也认识夜哭郎君,所以才会准确地猜测出来。

看我的表情,申皇帝便知自己说对了,当即嘿嘿笑着说道:“王皇帝,你还是别指望夜哭郎君了,那家伙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一点人味儿都没有,而且报复心强,你要得罪了他,可有苦头吃喽……”

夜哭郎君,显然在阳城也挺有名气的,这个名字一公开后,四处也是一片惊叹之声。

“怪不得王皇帝要拖延时间,原来是去请夜哭郎君了啊!”

“夜哭郎君哪有那么好请,王皇帝恐怕要失望了。”

“是啊,听说以前的钱皇帝,效仿当初的刘备三顾茅庐,夜哭郎君都没见他一面……”

杂七杂八的声音不断传来,这回我的人算是丢大了,拖延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人给请上来,我王皇帝的脸简直没地方搁。就连对面的张鲁一,都沉沉说道:“王皇帝,如果你真能请来夜哭郎君,那么第三场我必败无疑……不过可惜的是,他从来不会帮助任何人的。”

说完这番话后,张鲁一便转身走上台去。

申皇帝也笑呵呵道:“老王,第三战由谁上,做好准备没有?如果没人的话,直接认输算了,就让我做这个盟主吧!”

我抬头看看已经站在台上、神sè淡然的张鲁一,又转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显然没有一个是他对手。

“大哥,我去!”王伦再次请命,面上写满坚毅。

我摇摇头,说算了。

王伦上,还不如我上。

虽然我受了伤,但也好过王伦。

我一咬牙,决定再次上阵。

我知道自己不是张鲁一的对手,知道自己此战必败无疑,可要让我未战而先认输,我又做不出来。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转身准备上台。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按住了我的肩膀,而且按得十分用力,似乎对我很不客气。

我皱起眉头,心想是谁这么无礼,回头一看却是无比惊讶。

“刘鑫?!”

站在我身后的,可不就是刘鑫吗,瘦小的个子,还戴着一副眼镜,正笑嘻嘻地看着我。

刘鑫突然出现,不光吓了我一跳,也惊到身边好多的人。他们还准备斥责刘鑫,但是看我叫他名字,知道我俩是朋友,所以都闭了嘴。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也注意到刘鑫来了,纷纷仰头往我们这边看着。

我惊讶地说:“刘鑫,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鑫笑着说道:“这么盛大的比武大会,我当然要来看看热闹,我一直就在这里,只是周围人太多了,你没看到我而已。怎么样,有麻烦了吧,师父让你出去一趟!”

师父?!

我楞了一下,刘鑫的师父,不就是一清道人吗?

一清道人也来了么?

他来这里干什么?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张鲁一,一清道人的任务就是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人,难道……

但,刘鑫并未过多解释,直接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一清道人的召唤,我可不敢不听,更何况他现在还是我名义上的师父!

于是我立刻跟了上去。

我的行为,当然引起了申皇帝的不满,他立刻叫道:“王皇帝,你又要拖延时间吗,你这样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我看看手表,说道:“还有五分钟呢,你急什么?”

申皇帝气急败坏地说:“五分钟后,你要还不回来,可就判定你输了啊!我告诉你,别觉得你和公主殿下关系不错,就能随意更改、玩弄规则……”

刘鑫的步伐极快,我也跟得极快,很快就出了大厅,就见门口站着一位身穿八卦道袍、背负三尺长剑的老者,白发飘飘、胡子也飘飘,脸上则挂着温暖的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正是一清道人!

如果不了解一清道人的底细,只看他的外表和模样的话,会觉得这是一个平易近人、慈祥温和,随时都能掏出两块糖来给小孩的老人。

但我知道他不慈祥、也不温和,随随便便就能杀掉几百个人。

“师父,王峰来了!”刘鑫立刻站到了一清道人身边。

“师……师……”我站在一清道人对面,叫了半天,愣是没叫出来。

“怎么,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了?”一清道人的面sè有些沉了下来。

“不是……”我胆战心惊地说:“我有点怕……”

一清道人又笑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我有两个鼻子,还是有三个眼睛?”

“师父。”我终于低声喊道。

“好……”

一清道人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怎么,有麻烦了?”

一清道人对我的态度着实奇怪,记得在兵部那会儿,他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现在突然对我这么亲昵,让我觉得有点不太适应,头皮也有点发麻。但我还是点了点头,说是,遇到一点麻烦。

接着,我便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我心里想,一清道人既然也在这里,说明他对事情已经有所了解,所以我也没有隐瞒,而是有一说一。包括张鲁一的身份,还有我之前让人去请夜哭郎君,但是夜哭郎君不给面子,完全不搭理我的人等等,全部讲了一遍。

一清道人听完以后,一张嘴咧了起来,再次拍着我的肩膀,笑呵呵说道:“好徒弟,你受委屈了,接下来让为师帮你吧,我先给你解决张鲁一,接着咱们再去解决那个夜哭郎君,让他知道一下你师父的厉害。”

张鲁一和夜哭郎君都是华夏风云榜上的人物,一个排名十七,一个排名第八,妥妥的都是一清道人的目标,所以他要帮我,我并没觉得稀奇,说到底他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罢了。

但他这声好徒弟,确实把我给叫懵了,他和我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在我发呆的一瞬间,刘鑫已经说道:“王峰,你干嘛呢,还不赶紧谢谢师父?”

“谢谢师父!”

我也如梦方醒,立刻双膝一弯,一个响头重重磕在地上……

看网友对 925 恶向胆边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