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26 女人,都是骗子

926 女人,都是骗子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舅舅?!

出狱?!

我长到这么大,还真不知道我有个坐牢的舅舅!这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保安是诓我的,如果我有个舅舅,那我妈怎么没和我说过?

像是看出我的疑惑,保安耐心给我解释:“你舅舅以前外号小阎王,是咱们镇上有名的恶霸,给你家带来好多麻烦,甚至还害死了你姥姥、姥爷,在你出生以前就坐牢了,所以你妈不愿意提起他。”

我的心潮澎湃,如果我真有一个这样的舅舅,那等他出来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什么赵松、程虎,我舅舅还不分分钟玩死他们?可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眼前这个保安不太靠谱,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保安笑了,说是真是假,你回去问问你妈不就知道了?反正你就听我的劝,不着急用刀子捅人,你舅舅还有几天就出狱了,到时候所有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说完,保安才拍拍我的肩膀,转身而去。

我呆站了半天,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情,但如果保安说得是真的,我真有一个快出狱的舅舅,那我确实用不着和他们拼命了。

当时我就不上楼了,而是朝着学校大门跑去。一路跑回了家,我妈正在收拾屋子,看见我就吓了一跳,问我怎么搞成这样了?

我浑身上下还是脏兮兮的,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我顾不上和我妈说这些,直接问道:“妈,我有个舅舅?”

我妈一听,脸sè当时就变了:“谁和你说的?”

看我妈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保安说得是真的了。我一下就激动了,说妈,我舅舅快出狱了?咱们是不是该准备一下,到时候好去接他?

而我妈却一点都不兴奋,反而露出一脸的恼怒之sè:“你没有舅舅,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我妈这副样子把我给吓到了,可我还是不服气,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我妈根本不给机会:“以后不许再说这件事情,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我妈一向脾气柔和,就是我爸被我害得坐牢,我妈也没说什么,而我现在只是提了一下我的舅舅,我妈竟然放出这么狠的话来,确实把我吓了一跳。我妈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不敢再说什么。

我妈这才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没说我被人像死狗一样拖,只说我和赵松他们打了一架。我妈叹了口气,让我把衣服脱下来洗,说再忍忍吧,中考完了咱去外地上高中。

我没说话,心里想的却是如果忍到那会儿,估计早就被赵松和程虎打死了。换过衣服以后,我就出了门,又返回学校,不过并没进教学楼,而是拐了个弯进了门房。

尖嘴猴腮的年轻保安就在里面,一看我就乐了,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哭丧个脸?

我把刚才家里的事说了一下,保安一听就乐了,说正常,你妈到现在还恨着你舅舅,不愿意提他也是理所应当。

我说那怎么办,看我妈那意思,估计都不想认他。

保安说那还不简单,等你舅舅出狱那天,你自己去接他呗,到底是他亲外甥,到时候把你情况一说,还愁你舅舅不帮你的忙?

我说可我不认识他啊。

保安说这个容易,到时候你就去城郊的第一监狱门口等着,你舅舅长得很高,一米八大高个,皮肤很黑,很好认的。

根据保安说的长相,我在脑海里勾勒了一下我舅舅的形象,发现还真是个英武伟岸、高大帅气的汉子,当时就激动不已,不停地说着谢谢。

后来又觉得不对,听他的讲述,我舅舅现在都四十多岁了,而这保安才二十五六岁,按理来说我舅舅坐牢的时候,这保安也就七八岁的样子,怎么知道我舅舅的长相?

保安嘿嘿地笑:“因为你舅舅是我的偶像,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关注他。”

接着,保安又给我讲了好多我舅舅的英武事迹,什么单挑马王爷呀、枪崩赵瘸子呀、双飞姐妹花啊之类的,听得我是心驰神往,对我这位舅舅更期待了。

我问保安,我舅舅还有多久出狱?

“三天。”保安冲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我一听就急了,因为别说三天,在这个学校里,我就是三分钟都呆不下去。保安说这个也简单,让我去跟我们班主任请三天的假,三天之后,王者归来!

保安用的这四个字给我激动坏了,王者归来,王者,归来!我闭上眼睛,幻想着我舅舅身穿一袭黑sè风衣,率领大批人马进入我们学校,接着一声怒吼:“谁欺负我外甥了,给我滚出来!”

光是想想,就激动的我热血澎湃、手舞足蹈。

好吧,为了这畅快的一刻,那就再忍三天。

我调头出了门房,去找我们班主任请假。班主任有点不太乐意,说我之前就休学大半年,现在又要请假,有点不合规矩了。

我指着指着自己脖子上的勒痕说道:“老师,这事您知道吧?如果您能保证我的安全,那我就不请假了。”

班主任没话说了,顺利地给我签了请假条,又嘟囔着说:“真的只有三天啊,三天之后必须返回学校,否则就取消你的中考资格。”

我把请假条揣到怀里,心想等着吧,三天以后我带我舅舅一起来,好好震震你们。

这三天里,我虽然照常上学、放学,但我并没有去教室上课,而是在门房和那个年轻保安混迹。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叫小刘,平时叫他刘哥。

刘哥待我不错,有烟抽一定会给我一根,有女生翻墙还会叫我一起看人家的短裙,简直猥琐到了极点。刘哥还喜欢跟我开玩笑,说等我舅舅出来肯定会重用我,所以才提前这么巴结我,让我以后别忘了他。

有天晚上快放学的时候,我在门房里看电视,刘哥出去开门、维护秩序。刚坐了一会儿,就听见窗户外面传来一声大叫:“卧槽,那不是王巍吗?”

我一回头,就看见赵松那一帮人正站在门房外面,争先恐后地往里面看。赵松看清楚了,兴奋地说:“妈的,我说这小子这两天跑哪去了,原来在这缩着啊。程虎、程虎,快来!”

赵松这么一吼,又有一帮人冲了过来,正是程虎他们。两帮人围在门房窗户边上往里张望,一个个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冲着我指指点点,像是在动物园围观猴子。

“小子,快滚出来!”

“王巍,你以为躲这就没事了?你就是条狗,躲哪都没用的,老子这几天手痒痒,你快给我滚出来!”

“王巍,说好了每天打你一顿,这都三天没打你了,得一次打回来啊!”

看着他们一个个完全不把我当人看的兴奋面孔,我气得几乎浑身发抖,顺手就摘下来了墙上的警棍。

“卧槽,他又拎棍子了!”

“妈的,吓死老子了,上次他就拿棍子砸我的头!”

“我好怕呀,王巍拿棍子了,你们谁保护我?”

看我拿了警棍,窗外的两帮人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变本加厉地笑话起我来。我一咬牙,就准备往外面冲,就在这时,刘哥的声音终于响起:“老虎,松子,你俩干嘛呢?”

刘哥是我们学校的保安,平时就没少和那些混子学生打交道,所以和程虎、赵松他们也算认识,但也仅仅是认识而已,并没有多少交情,而且还没少受他们的气。

程虎“哎呦喂”了一声,说小刘,这王巍什么时候和你混在一起的?

刘哥说没有没有,他就是在我这抽根烟,没什么事你们就赶紧回家吧。

程虎说那不行,我们和这小子有仇,今天必须得弄出他来。赵松在旁边起哄,说就是,必须得弄出他来,还让刘哥千万别多管闲事。赵松一带头,他们那帮人都乱了起来,引得好多学生都往这边看。

刘哥也没废话,直接往门前一踏,说老虎、松子,你俩听好了,这人既然是在我的屋子,那我就必须得保证他的安全,有能耐你们就把我也干趴了呗?

在我们学校,保安虽然也是受气的,但好歹也是成年人,一般也没有学生主动找他们的事。程虎一听,就说那行吧,今天就给刘哥你一个面子,等这小子出来了,我们再收拾他。

赵松也说:“就是,来日方长嘛,我就不信他还一辈子都在里面了。”

说完,这两帮人才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地远去了。刘哥推开屋门进来,看到我浑身上下都发着抖,手里还紧紧握着警棍,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明天,去接你舅舅出狱吧。”二榴午二二纠榴。

当天晚上回了家,我和往常一样不动声sè地回房睡觉。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也没有急着起床,而是在听外面客厅的动静,因为我担心我妈虽然嘴上不愿意提起我舅舅,但是说不定会悄悄地去监狱门口接我舅舅,毕竟是血浓于水的感情。

不过并没有,我妈和往常一样给我做了早饭,又叫我起床,然后就回房睡觉去了。而我则赶紧起床,匆匆忙忙地吃过饭后,赶紧冲到外面的马路上坐了赶往城里的第一辆公交车。坐车的前,还是刘哥资助我的,他也很希望我舅舅能早点王者归来。

坐在车上,我的心情激动不已,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我那个活在传奇里的舅舅,就恨不得让车子快一点、再快一点。

城里的第一监狱在郊外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我爸也在那里住着。不过自从我爸坐牢以后,我妈从没带我去探望过,也不知是什么愿意。

到了城郊,我就跳下了车,又步行了两里路,终于来到传说中的第一监狱。和电视里的一样,整个监狱看上去庄严肃穆,宽大的铁门挡住一切视线,门口还有两个端着枪的武警。监狱对面是条宽阔的马路,两边则是茂密的玉米地,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很少,显得十分冷清,更将这块地方衬托的神秘。

不知怎么,我看到监狱有点害怕,而且那两个武警老是瞄我,吓得我只能躲进旁边的玉米地里,然后不停张望监狱门口,看我舅舅有没有出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吓得我差点没跳起来,回头一看,发现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头上染的一片红一片缕的,身上穿着亮闪闪的衣服,一看就是个非主流。

我说干嘛?

非主流指着监狱门口说道:“你也是来接小阎王的?”

早听刘哥说过,我舅舅的外号叫小阎王,这个非主流突然提起我舅舅,我本能的啊了一声,说是啊。非主流一下乐了,问我是不是听说了小阎王的事迹,所以来一睹风采的?

我摸不清这非主流的底细,只能继续说是啊。

非主流挺直了腰,跟我说小阎王是他大哥,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问他。我上下看了看这个非主流,就断定他在撒谎,因为我舅舅坐牢都快二十年了,这非主流顶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被我戳穿以后,非主流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承认自己刚才是在吹牛,说他今天过来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认小阎王当大哥,然后又问我:“你也是一样的目的吧?”

我刚想说我和你不一样,小阎王是我舅舅,后来又觉得不该和陌生人说这么多,便点点头,说是的!

非主流高兴了,拍着我的肩膀,大声说道:“知己啊,你真是我的知己!现在好多人已经不知道小阎王了,知道的也大多看不上他了,说他已经老了、不行了。我就偏不信这个邪!小阎王那种奇人,怎么可能甘于平庸?等他出来以后肯定要干一番事业,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所以我就来了。等到小阎王东山再起,那我就是最大的功臣,和他共享这个天下!”

非主流正口沫横飞地说着他的理想和计划,就听监狱大门“吱呀”一声,终于开了。

我和非主流同时朝着监狱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破烂汗衫的寸头汉子走了出来,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一张脸也黑峻峻的,眼睛上有道疤痕,各方面都符合刘哥说的形象,显然正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非主流也认出来了,激动地说:“出来了,出来了!”??

您好,?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本书,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公众号: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看网友对 926 女人,都是骗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