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逼迫(十三)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逼迫(十三)

风停雪住,今日实在是难得一个冬日好天气。

云中之地北面的崇山峻岭之中,一支黑压压的人马,正在艰难的穿行在山道之间。

这支人马,俱着皮袍,服sè杂乱,只是按百人一队分出了秩序。

虽然这些骑士人人有马,甚至还是双马,但俱都未曾骑乘,都是步下牵着坐骑而行。

每人牵着的双马之中,其中一匹驮马,马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皮囊,尽是肉干奶酪之类的吃食。不少驮马还负着甲胄弓矢,负重相当不轻。

雪中经行,已经不知道有了多少时日,这些驮马都已经瘦骨嶙峋,行在雪地中,摇摇欲坠。那些未曾负重的战马,也掉了不少的膘,但大体上还保持着能上阵的模样。

这百人一队的队伍,在山道中逶迤蜿蜒,竟然有近百队之多,前锋已经快出了山谷,后尾还在十余里之外。

而在这队伍之后,则是更多的牧奴,这些牧奴瘦骨嶙峋,裹着破破烂烂的袍子,驱赶着成千上万的羊群,还有数千匹可供更换的马匹,队伍当中还有汉家式样的车子,装载着沉重的物资向前,车子陷在雪中,这些牧奴们就被骑士们驱赶着上前,喊着号子将车子推出来。

当车子摇晃一下继续上路之后,往往就有几名瘦弱的牧奴再也爬不起来,然后被骑士们拖至道旁,扔在雪中,不管不顾。滚滚而前的队伍中,再没有人多看他们一眼。

就是这样的后勤队伍,才保证了前面近万战士穿越雪原,越过重重山地,眼看就要进入云中盆地!

这支队伍,每个百人队,都打着的是青狼旗号。

正是执必部!

对突厥人而言,从来不在冬日深入南下。夏秋发兵,只要击破山间防线,深入汉家土地,就有粮食财货人口可以抄掠。突厥大军从来不带多少辎重,打一场仗下来往往都是净赚。而汉家边地不断被蹂躏失血,最终渐渐衰弱下去,直至门户大开,让胡骑能够毫无阻挡的南下深入更多地方。

甚或是,如晋末之世,胡骑祸乱蹂躏整个中原,几乎将华夏文明传承,一举断绝!

除非如去年一般,汉家军队数部齐集,李渊王仁恭刘武周等名帅济济一堂,更有恒安鹰扬兵死守云中,最后更冲出截杀。才让执必部吃了不少亏,劫掠的财货粮食人口没能带走多少。

冬日突厥出兵,对大部而言,也是过于沉重的负担。就算战士得全,但是不知道要损失多少牧奴,多少马匹,多少牲畜,消耗多少积累的粮食。却换不来什么东西,冬日一仗打下来,往往就能让一个大部一蹶不振!

但是此时此刻,执必部却在冬日出兵,指向云中!

漫长的队伍当中,一个百人队突然超前而行。这支百人队,俱都骑在马上。这些坐骑应是时时得到更换,现在也还保持着足够的膘,奔行之间,颇为神骏。

马上骑士,皮袍之外,都罩着汉家式样的札甲,镔铁映射着雪光,一片金属反光跳动。

这百人队打着的青狼旗高及一丈,正是代表着执必部王帐。青狼旗下,执必思力满脸胡须,神sè凝重。

转眼之间,这支执必部王帐亲卫已经到了队伍前头。而大队已经停止下来,五六百百人队的队长已经站在这里,只等执必思力的到来。

这边已经是山口的所在,冬日山道中原来的烽燧之类,恒安鹰扬府全都暂时放弃,值守军马全都退到山口以南的的烽燧之中越冬,节省下来的兵马就撤回云中城左近休整。

从居高临下的山口处望下去,就能看见雪原中凸起的一个小小堡垒。堡垒中飘扬着恒安鹰扬府的旗帜,更有炊烟袅袅升起,看来正是垒中守军用饭的时候了。

几名百夫长满脸憔悴疲惫之sè,冬日穿行山间,远征云中,哪怕对于彪悍的执必部青狼骑而言,也是极为艰难之事,现下总算是翻越群山,眼前就是云中之地!

执必思力比之在千余越大帐之中,看起来已经成熟了不少,只是在腰间,还配着一枚汉家式样的玉佩。

他冷冷的看着那个还一片平和的堡垒,对几名前锋百夫长下令:“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也要在今日将这个堡垒拿下来!此次出征,除了执必部将自家积储全都拿出来,更有可汗王帐送来的战马牲畜牧奴,才撑起这次出征!执必家青狼,再无退路!”

几名执必家百夫长低低咆哮一声,转身就上了各自战马,几百猬集在山道间的青狼骑,同样翻身上了战马,人人摘弓拔刀,只等号令,就冲下山去!

执必思力也丝毫没有犹豫,稍稍示意,身边狼骑就已经将王帐青狼旗前倾。数百青狼骑,不发一声,就如群狼一般,冲出山口,漫下山去!

~~~~~~~~~~~~~~~~~~~~~~~~~~~~~~~~~~~~~~~~~~~~~~~~~~~~~~~~~~~~~~~

正对山口的堡垒,此刻已经是恒安鹰扬府最北面的布防之所了。

小小堡垒,其实就是一个烽燧而已,平日里可以容兵一队左右,冬季在里值守的,更是减到只剩下两火兵马。

夏秋之际,值守烽燧的鹰扬兵,一旦遇敌,在点燃烽火之后,往往就会被突厥大军淹没,伤亡率极高。冬日之际,就尽量将他们撤回云中城内好生休整一下。

剩下的人,就在这烽燧中除了吃就是睡,突厥人冰天雪地的来做什么,干赔本的买卖不成?

几名军士,此刻正在烽燧顶上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一名老卒胡子都已经花白了,有点受不住逐渐起来的风,起身就要回转烽燧之中。

突然之间,这名老卒怔在当场,接着筛糠也似的抖了起来。

躺着的一名军士笑道:“真冷成这个模样了?早些退了值也罢,刘鹰击总有个安顿。何苦还和咱们一起在这里苦熬?”

那老卒在颤抖之中,终于挤出三个字:“青狼旗!”

这三个字,顿时就让懒洋洋晒太阳的其他几人跳了起来,举目向北望去。

就见悬在头顶的山口处,一面巨大的青狼旗飘扬。而在青狼旗下,倾斜的山坡上,数百个黑点在冰雪中,正卷动雪尘,向着这个小小烽燧疾扑而来!

所有人都怔在那里,一时间忘却了该如何反应。最后还是那名老卒颤声喊了起来:“烽火!点燃烽火!向云中城示警!”

一名士卒忙不迭的举起旁边堆着的油瓮,砸在刚才他们枕着的柴草之上。接着又取过内里闷着火头的引火罐,几口将火头吹亮,又砸在了柴草之上。火势先是一点,接着就迅速升腾而起,柴草中还有晒干的狼粪,转眼就起了黑烟。

狼烟斜斜而起,被山风吹得指向南方,在这冬日之中,就是最为不详的一种景象!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四章 逼迫(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