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逼迫(十四)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逼迫(十四)

执必思力冷冷的看着自己麾下五个百人队,顺着山坡直漫下去。

这五个百人队选为前锋,自然都是执必部的精锐之士。是属于他执必家王帐直属的本钱。

突厥军制,王帐之下,各家贵族都有部众私兵。他们的私兵会合起来,由执必部委派阿贤设统领。

去岁入寇,就是执必家下属的各家贵族私兵为主。虽然也叫做青狼骑。但是在执必家贵人看来,只有他们王帐直属的这些铁骑,才真正能称作是青狼骑!

这次是执必家,将自己本钱都拿出来了。执必部老王执必贺,就在后军当中坐镇!

执必落落失陷于云中城下,震动了整个执必部。去岁败绩,已经让执必部伤了点元气。所以想吞并九姓鞑靼,以补充执必家实力。没想到连自家阿贤设都失陷了,九姓鞑靼也没统合起来,现下草原之上,九姓鞑靼已然四分五裂,互相戒备厮杀,整个乱成一团。

执必部受阿史那家之命经略马邑边地,伺机入寇中原。现在却连接失败,实力损耗甚重。突厥人内部,可也是弱肉强食的所在!这么些年来,在突厥内部可以打出王旗的部落,起起落落,已经换了一两茬,只要衰弱下去,就有新生部落毫不留情的撕咬上来,取代他们的位置。

执必部从金山下一个小部走到如今地步,中间经历了多少血火厮杀,简直是数也数不过来。

当执必思力仓皇逃遁而回,回报了云中城下的遭际之后。执必贺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立即出兵,将这场子找回来,让别人不敢打执必家这青狼旗的主意!

冬日出兵,消耗巨大,不是执必部一家所能承担的。只有求到阿史那家门下,阿史那家最后还是支援了相当多的战马,牧奴,粮秣,辎重。让执必部能够冬日发兵,深入马邑。

阿史那家的东西,可是不好拿的。今日所赐下,需要数倍还回去!

突厥几大可以打出王旗的部落,都等着看执必家的笑话。冬日出兵,从来都是赔本的生意。这一趟走下来,只怕执必家真的要衰弱下去。那他们也丝毫不会客气,就会猛扑上来,将执必家撕咬成几块,血淋淋的吞吃下去!

而阿史那家也不会管这种事情,到时候阿史那家说不定还会吞吃执必部最大一块。

可执必贺还是坚定的准备发兵。

执必思力明白自己父亲的心思,虽然从去岁开始,执必部在马邑郡遭受了几次失败。但是现下却也是最好的机会。王仁恭和刘武周之间,再也不会这样无限期的僵持下去。趁着冬日不会遭受突厥入寇的威胁,他们之间必然会分出一个胜负!

在这个时候,陡然挥兵深入,就可以在王仁恭和刘武周的内斗当中,获取最大的好处。而等冬日过后,王仁恭和刘武周说不定就分出了胜负。两大鹰扬府再无内斗,合兵一处。那执必家就是真的没半点机会了!

从来只有汉人内斗,才会给草原部族机会,才会让草原部族踏入中原,获取无穷无尽的财富和荣耀!

而执必落落,更是和自己父亲感情极深。两人互相扶持,不知道多少次命悬一线,才将执必部带到今日这等地步。执必落落失陷于云中,执必贺就算拼尽执必部全力,也一定要将执必落落救出来!

部族命运,叔叔的性命,都赌在这一次冬日出兵之上。

虽然执必思力知道自己父亲选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但仍然从始至终,一颗心都绷得紧紧的。

这场远征,始终是一场巨大的冒险!

虽然爱好汉家风物,甚或还有点身为执必家小王的纨绔气质。可执必思力,始终是一个草原男儿。在父亲赌上一切之后,执必思力请为先锋,一定要为执必家的青狼骑,打开一条通路,给予刘武周最大的震慑!

只要能够胜利,执必思力不惜一头撞碎在云中城下!

五百青狼骑,直扑向脚下那座孤零零的烽燧。执必思力忍不住握紧了手中马鞭,一时间手心之中,全是冷汗。

冬日大军出征,是绝没可能打下云中城的。虽然从阿史那家借来了粮秣辎重,但也撑不起一冬围困云中城。刘武周只要一个坚壁清野,死守云中,就能将执必部大军迫到绝处。当忍不住冻饿北撤之际,出兵追击,就能收获一场大胜。而执必部也必然会从阿史那家以下那数个可以打出王旗的大部中除名。

但愿父亲判断是对的,只要青狼旗出现在云中之地。就足以引起马邑郡局势的变化。汉人只要内斗起来,就是突厥人的机会!

先拿下眼前这个烽燧,告诉刘武周,执必家的青狼骑来了!

数百执必家的精锐青狼骑,如群山中奔涌而出的狼群一般,扑向了那座孤零零的烽燧。

烽燧之上,可以看见几个小小的黑影,朝着外面发箭。

恒安鹰扬府哪怕守燧之兵,都开得硬弓,射得劲箭。几名青狼骑顿时从马上滚落下来,跌倒雪中,再也动弹不得。

但青狼骑实在太多,也都红了眼睛。呼啸而上,转眼间就将这个小小烽燧包围了起来。

在马上这些青狼骑就摘弓放箭,数百人的齐射,箭雨泼洒向烽燧顶部。转瞬之间,烽燧垛口上就长出密密层层的箭杆出来。

如此密集的箭雨,再无人能在烽燧顶部立足得住。滚滚狼烟舞动之中,上百青狼骑跳下马来,将绳索抛上垛口。这些绳索都带着铁钩,牢牢勾住垛口之后,在箭雨的掩护下,就有剽悍的青狼骑蹂身直上。

而守燧兵士,则从开着的箭孔之中,拼命发箭。不时有攀绳而上的青狼骑中箭坠落。但涌来的青狼骑实在太多,转瞬之间,就要爬上烽燧顶部!

在烽燧之内,头发花白的老卒丢下了手中硬弓,拔出直刀来,环视一眼身边十几名弟兄。

大家生于斯长于斯,从军生涯,与这烽燧就是融为一体的。

而在今日,大家看来要真的殉了这个烽燧了。

军士们脸sè煞白,但都默默的拔出佩刀,望向老卒。

老卒花白的发丝颤动,惨笑一声:“南面狼烟呢?”

一名身上插着羽箭的军士,匆匆在南面开着的箭孔看了一眼,点点头:“燃起来了!”

老卒点点头:“那云中城很快就知道突厥人打过来了!”

他咽了一口唾沫,想说什么,最后又说不上来,只是怒吼一声:“刘鹰击会给我们报仇!”

烽燧顶部往下通道的盖板,一下被掀开,青狼骑呼喊着直涌了下来。而十几名守燧军士,也怒吼着迎了上去!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逼迫(十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