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九十七章 炙阳真意

第七百九十七章 炙阳真意

万幽玄雷战舰受到的损伤,要比陈海想象中严重一些。

周晚晴驱使碧海宝船的那一下大力撞击,虽然没有直接将万幽玄雷战舰直接压得四分五裂,但船体到处都被压裂,仅船体就需要一年时间,投入上百斤的玄阳精铁以及其他更为珍稀的材料,才能修复好。

而关键的,万幽玄雷舰内部的殛天玄雷阵以及浮空法阵、御水法阵都受到损伤。

御水法阵在扶桑海较为常见,直接更换新的御水法阵就行,但浮空法阵及殛天玄雷阵,堪比天阶上品法宝的中枢阵器都有所受损,这个要修复起来就太困难了。

一件天阶上器法宝,且不说所耗用的材料有多珍贵了,哪怕是道胎境炼器宗师用上百年之久,都未必能成功炼制成一件来。

而殛天玄雷阵总共拥有八件相当于天阶上品法宝的中枢阵器,都或多或少都受到损伤;而除了中枢阵器之外,堪比地阶、玄级极品的次一级阵器更是还有一百零八件,也都或多或少有所损伤。

整个修复工程即便是陈海、沙天河亲自主持,没有三五十年都不要想能将万幽玄雷舰彻底修复过来。

这也不怪雷阳宗根基这么深厚,为何崛起这么多年,到现在手里却仅拥有一艘鲲鹏级战舰。

修理鲲鹏级战舰都这么困难,何况是造,不知道要动用多少珍稀材料。

当然碧海宝船绝对是个例外,渚碧真君能够用上千万斤精玄金炼制一件道器二品的战船,陈海都怀疑渚碧真君是不是在雪原世界龟藏太多,手里精玄金太多了,太过于无聊了,又或许渚碧真君的野心其实更大,想着要将碧海宝船炼制成更高层次的禁宝,只是天不假年。

陈海、沙天河对浮空阵法禁制更是都没有研究,短时间内就不指望万幽玄雷舰能御空飞行;而殛天玄雷阵又过于繁复,威力之强堪比天罡雷狱阵,可以说是除道器之外,能装入车船的最强小型法阵类型之一了。

陈海自然不奢望能在短时间内将殛天玄雷阵都修复过来,眼下最紧要的,还是对玄雷战舰的船体进行修补、加固,再改装风焰螺旋浆装置,让其能在波涛汹涌的坠海里能动起来。

当然,陈海也是由两名道丹境玄修,率领百余修为在辟灵境后期以上的阵法师,祭炼并琢磨着怎么修复玄雷战舰内部残缺的法阵。

殛天玄雷阵受损再严重,此时也要比四柱诛魔阵强出一截;玄雷战舰船体都用坚固异常的珍稀金铁铸成,即便不用防护法阵,从它能承受碧海宝船上千万斤的重压而没有四分五裂,也能看出它要比普通的战船坚固得多。

青元江口一战,周氏伏蛟军已经彻底击溃叛军的水师战力,而且还拥有两艘鲲鹏级战舰,除非雷阳宗平海军水师主力跨海攻来,不然伏蛟军在九郡岛外围海域,将再无敌手。

陈海这时候已经无意过深的参加九郡岛的战事,一方面派人渡海回崇国去联系姜雨薇、姜泽,一方面将玄雷战舰拖回到黑风岛进行修复,黑风军也需要进行进一步的休整。

当然黑风岛同时也为周氏承担一部分天机战械的铸制任务,以换取必要的补给及其他资源。

建兴十三年秋,整个九郡岛开始沸腾了起来,在周晚晴重新恢复巅峰战力,萧氏水师遭受毁灭性打击,那些已经叛变、跟萧氏站到一起的郡府宗族此时自然没有什么选择,但此持中立观望的郡,这时候纷纷举起义旗,重归周氏的治下。

形势逆转,即便雷阳宗不施加压力,萧若海也无意去守紫霄山,甚至连将王都、流云、通池等地统统放弃掉,将上百万族人、上千万附民,统统迁到山巍地险的崇岗、千峰北部三郡严防死守。

流云宗弟子及廖氏等宗族嫡支子弟,最终放弃流云岛,十余万人欲渡海逃入九郡岛北部三郡,但被丰逸臣率伏蛟军水师主力,在半道截住。

廖云铠、廖云凡等人逃走,三万余众被歼灭于海上,其他人悉数投降,除了流云宗外门以及廖氏叛族的旁系子弟都直接流放回流云岛之外,内门以及廖氏叛族嫡支子弟,统统废黜修为、贬为奴籍。

之后封丰逸臣的宗族,世镇流云岛,平息九郡岛外围的战乱。

此时周氏的声威已经盛到极点,所有人都认为周氏接下来会一鼓作气,直接将萧氏驱逐出九郡岛,但出乎意料的是,在重夺王都之后,周晚晴只是着周云山等大将陈兵于崇岗郡南部的泰金山,将萧氏封堵在九郡岛的北部,就开始着手准备周族迁回王都复国的事情,也特地遣使到黑风岛,邀请陈海、沙天河到王都参加复国大典,同时也是武灵侯周斌加冕国主的大典。

这时候已经是建兴十四年初夏了,黑风岛才刚刚完成玄雷舰的船体修复。

恭送周晚晴派来的使者离开,站在锁海大闸前,沙天河颇为不解地说道:“周族到底搞什么鬼,此时不说聚集全部力量,一举平定九郡岛的乱事,偏偏在这个时候要举行复国大典。”

陈海笑着点点头道:“九郡国以往奉周氏为王族,但强宗大族据诸郡而立,每年仅仅是象征性的缴纳一些灵珍贡品,是这岁贡,而没有常例的赋税兵役,以致周氏对九郡国的控制力实际上很弱,更主要是维系在漱玉宫主的个人声望以及诸宗子弟在漱玉宫修行所形成的牵绊上。萧氏叛乱,很多郡的宗族闻风而反,剩下的五郡虽然没有直接投叛,但说到底也非对周氏的效忠,更多是想待价而沽。眼下叛军未灭,却是梳理新的军制、政制的良机,所以漱玉宫主决意先复国、再平叛,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此时大家还都面临不弱的生存压力,一切改变都为加强水步军战力,相信阻力会小很多……”

“原来是这样啊,”沙天河见陈海身在黑风岛,已经数月没有离开,但此时对周氏的意图洞若烛火,猜想这或许是他给周晚晴出的主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策略真是不错,又问道,“北部三郡地域不小,什么时候才是将其歼灭的最好时机呢?”

陈海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那时候,我们已经在苍莽山了。”

*************

周氏的复国大典如期举行,虽然简朴,但勒令九郡所有重归周族治下的宗族之主参加,大典也是极其的隆重。

武灵侯周斌受封武灵王,正式继承国主之位;周晚晴也重归漱玉宫,除了诸宗族的子弟进漱玉宫修行外,还大规模增加寒门子弟的比例,同时也重新梳理王都与诸郡、王族与中小宗族的关系,改岁贡为赋税常例,强化对郡府的管理、官员则受封于国主,同时还在海阳郡兵的基础上,征募诸宗族的私兵,改编王都禁营军,同时继续加强伏蛟军的战力。

这些和陈海的关系已经不是很大,看到周氏的王都禁营军及伏蛟军战力日益增强,总编制都不到两万人的黑风军在接下来的战事里,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派往崇国的人手赶回,姜雨薇去年就已经成功修成道丹,被余苍真君收入门下,但姜雨薇成为真传弟子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解决朱明巍、魏汉他们的问题,就与姜璇、姜泽、周桐等人被余苍真君派到血炼场,进入焰湖神塔中修行。

此时是姜赫、桓温在魔獐岭军中历炼,替姜雨薇防守北陵塞。

姜赫、桓温只认跟陈海青鳞魔身的交情,陈海只能等姜雨薇从血炼场焰湖神塔修行出关之后,再考虑前往苍莽山立足的事情。

在安排好玄雷战舰后续修复事、安排人手潜入苍莽山,对苍莽山进行全面的勘测之后,陈海他开始在黑风岛闭关,巩固他刚修成道胎的境界。

陈海兼武道、剑道、玄法,又涉足炼器、匠造、兵术、炼丹等术,一生涉猎极其繁杂。虽然说他在修行上,还能继续接受周晚晴的指导,但周晚晴此时身份崇高且敏感,很多事情就变得不合时宜。

之前是形势所迫,他们两人才在一起修炼提升修为,而此时周族已经复国,周晚晴又再度成为九郡国亿万人之上的“太上皇”,陈海再整天到周晚晴身边潜修,就难免会让人说三道四了。

很多时候,陈海更多还是跟周晚晴书信交流修行所悟所行。

陈海此时武道修行进入瓶颈,短时间内难以突破,除了御雷真解之外,陈海眼下着意要修炼、并且能快速提升个人战力的,还是火鸦阵书。

火鸦阵除了本身是一门强大的火系术法神通外,凝炼火鸦精魄,还能强化周身灵窍,也是筑固道基的一种法门。

进入天位境之后,有一重境界叫肉身境,就是要修炼周身灵窍,使凡胎肉身超神入化。

修行无岁月,陈海再行出关,已经是建兴十五年暮春了。

这大半年的时间内,他又分割元神,修成三十六枚火鸦精魄,终于将凝聚火鸦阵所需的七十二枚火鸦精魄全部修成,他骤然在虚空之中,感觉到了一丝灸热的气息。

这是又要领悟道之真意的表现,陈海心中不由得一喜,凭籍着对于道之真意的了解,陈海知道这应当是火之大道的一个碎片。

只是出奇的,这气息虽然灸热,却并不狂躁,完全没有他从领悟了燎原真意的姜赫以及领悟焚炎真意的赤源身上感受到的焚尽一切的气势。

道之真意乃大道碎片,种类繁若星辰,星衡域的宗门数十万年来传承积累,都没有完全统计出来,陈立也不会一定要将新领悟的真意跟旧称对应起来,仔细参悟所得,心想或称炙阳真意更合适一些……

看网友对 第七百九十七章 炙阳真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