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逼迫(十五)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逼迫(十五)

所有人目光,都转向节堂入口处。

徐乐身影,正在那里出现。

节堂入见统帅,当得全身介胄,以全军中礼节。停兵山下一战之后,徐乐终于再一次披上了爷爷留下来的盔甲。

甲胄在身的徐乐,原来那种潇洒温和的气质,顿时就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只剩下冷硬肃杀之意。目光转动之间,锋锐竟似有若实质,但凡被徐乐目光扫到,都忍不住微微泛起一点刺痛的感觉!

刘武周的目光,只是落在徐乐那一身玄甲之上。

这身玄甲,是札甲的形制。现在札甲的护胸镜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而这身札甲,护胸镜却小了一圈,明显传承得有年头了。

每一片甲叶上,都有凸起的金属尖刺,正是冷锻甲叶叶片之后留下的痕迹。甲叶之间编连的牛皮索,大部分都已经换成新的了,但是还有一些牛皮索颜sè暗沉,明显是被血给养透了!

这些冷锻甲叶叶片之上,多有创痕,还有修补的痕迹。全都经过了退光处理,再涂上了一层黑漆。披在徐乐身上,似乎就要把周遭一切光芒都吸尽也似。只是在这一立,就有无穷无尽的杀气透露而出!

在这一瞬间,刘武周隐约听见,无尽金戈铁马声响动,更有垂死惨叫之声,从过去的时空里直传而来。刘武周再一定神,眼前只有徐乐在节堂门口站立,正稳稳的将鞋履脱下来,然后走入节堂之中。

徐乐并不看两边班立的恒安府将佐,那站在堂前的王仁恭使者更不在眼中。只是稳步而前。数十将佐,目光只是随着徐乐前行而转动。尉迟恭在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句:“入娘的,真是一身好甲胄!”

兵刃甲胄,大将性命所系。随主人转战日久,似乎就会具有灵性一般。这身甲胄,历代主人,不知道披着它经历了多少场血火厮杀,不知道见证了多少王朝崩塌。这身甲胄有若活物,在旁边看着,似乎都能听见这身甲胄嗜血的嘶吼之声!

这一刻多少人恍然就明白过来,这徐乐突然横空出世,名震云中,原来也是有前代名将渊源!

徐乐走到距离刘武周十步距离的地方站定,抱拳拱手躬身:“末将徐乐,参见鹰击。”

刘武周摆了摆手:“罢了,徐乐,可知某为何召你前来,召诸将在此?”

徐乐站直身子,摇了摇头:“末将不知。”

刘武周一笑,指着那名站在徐乐身边不远处的使者:“王太守遣使而来,让某将你交出去,那些被你擒下的如执必落落,如盖达黑果,如盖达乌头,都一并交出去。要不然王太守就不给某云中粮食,眼看着我们饿死。不然某就得起兵,和王太守分个胜负,谁赢了自然就做这马邑郡的主…………是不是?”

王仁恭使者躬了躬身:“末将怎敢对鹰击如此以言挟之?只是鹰击为郡公麾下部署,当奉郡公号令行事。将一干人等交于郡公手中,不过也是奉命行事而已。想必以鹰击之明节制,知对错,当不至于视郡公之号令为无物。至于云中粮秣供应,想必有部下若是不尊鹰击节制,鹰击也必然有所应对,当不会只是一团和气敷衍维持局面…………若是鹰击尊奉郡公号令…………”

使者淡淡一笑,大声道:“善阳城中,正有数万石粮秣,正待起运!”

这使者若说此前给人感觉,就是一个悍不畏死的偏裨军将而已。这一番话语说出来,刘武周顿时就明白过来,这当是王仁恭的家将出身!受世家教养多年,为主人冒险为使毫不畏惧,而又识文断字,能在恒安鹰扬府的节堂之上侃侃而谈。

对于这番话语,刘武周只是淡淡一笑而已。

使者说完,目光不自觉的就转向了微微垂着头,站在那里的徐乐身上。

徐乐俊秀的面孔上,半点表情也看不出来,目光下垂,看着自己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年将领,丰神如玉。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差点让王仁恭在马邑的统治,毁于一旦!

一众军将,互相对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王仁恭的态度已经摆在这里,不惧与恒安鹰扬府翻脸,甚或还以这样决然的手段,逼迫恒安鹰扬府只能选择动手出兵。谁也不认为,王仁恭遣使而来,说出这么一番话,是想再维持大家一团和气!等于就是指着刘武周的面孔在大吼,要出兵就快点出兵,趁着你手里还有点粮食。要不就把人交出来,你刘武周威望崩塌了之后,到时候再搓圆还是搓扁,只是由着我王仁恭的心情而已!

恒安鹰扬府一直以兵强而自得,从来不将马邑鹰扬府上下放在眼里。有的时候还觉得刘武周太过持重,尤其是在徐乐神武大捷之后,更以为自家兵马出击,就会马到功成。

但是当王仁恭遣人而来,摆出这么一副要打就快点打,都懒得等你自己饿垮的姿态之后。这些军将反倒是有些犹疑了。

难道,真的将徐乐他们交出去,先换取一段时间的平安再说?

不过这样的建言,也只能藏在心底,没一个人敢于说出口来。

刘武周手指轻轻叩着几案,终于打破沉默开口:“投于某之麾下俊杰之士,这是不可能交于王太守手中的。不然刘某人凭什么号令数千健儿?至于执必落落他们…………”

苑君玮猛然抢前一步:“将主!这些人是我们擒来的,凭什么交出去?让王仁恭和突厥人更方便勾结么?这些人也不能交!”

他转向那使者:“徐乐你们要就带走,其他人想也别想!要打的话开打就是。我苑四当是第一个撞向善阳城墙的!分出个胜负来,咱们再说其他!”

徐乐仍然垂着头,心内苦笑一下。

虽然苑君玮对自己极不友善,但是最先抢出来不肯向王仁恭屈服的,还是这苑四!这小子不聪明,行事跋扈,心狠手辣,倒还真是一条汉子!

苑君章喝了一声:“胡说什么,退下!现在徐乐也是军中同僚,哪有交出去的道理?”

苑君玮带头,一众将领终于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大声应和:“将主,谁都不交!要打便打!”

刘武周紧蹙眉头,并不应声。

使者丝毫不惧,向刘武周冷笑一声:“不知鹰击最后答复如何?”

就在这个时候,节堂之外,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名军将大步直入。他甚至都没在意现下节堂之上乱纷纷的情形,也没管王仁恭的使者也在节堂之中,大声道:“北面传来烽火,执必部青狼骑入寇!鹰击,执必部在冰天雪地里杀来了!”

王仁恭使者放声大笑:“鹰击,还要多做考虑么?”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逼迫(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