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九十八章 苍莽山(一)

第七百九十八章 苍莽山(一)

苍莽山,断魂崖。

断魂崖高两千米,宽七八十里,靠海的一面终日被海风和巨浪侵蚀着,吹出了嶙峋的怪石和不满崖壁的空洞,整日里呜呜地鸣响着,让人听了心烦意乱不已。

在断魂崖的另一侧,是一个狭长的山谷,名叫曲岩谷,有了断魂崖作为阻隔,山谷之中的气候就不再那么恶劣。大漠的热风时时吹拂,加上近在咫尺的充沛水汽,山谷之中有着苍莽山难得一见的绿sè植物。

过了苍莽山再往东,则是茫茫数万里的黑毛大漠,此时一队五百人左右的队伍,骑乘着各式灵兽正向往苍莽山而来,看他们身上的兵甲形形sèsè,没有统一的制式,也知道他们是一支马贼流寇。

马贼首领骑着一头丈余高的凶猛妖虎,以黑布罩着脸,只有眉眼露在外面。

穿行几万里的大漠,即便侥幸避开那剔骨蚀肉的黑毛风暴,对他们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大多数人看上去,都相当疲惫。

那首领眼神中也带着倦sè,只是自从魔族再度在天罗谷稳住脚跟,而边军将防线稳固在北陵塞一线,马贼活动的空间就日益狭窄起来,打家劫舍的日子没有那么好混了,他也不得不纠集着自己的手下,做一些类似行镖的勾当维持生计。

这次他们是将一批见不得光的黑货,押送到苍莽山西侧的一处海滩,等着从越国绕过望海城的船舶来接货。

行走之间,大漠之上无端又升起了数道黑sè风暴在天地间狂卷,好在队伍之中有经验丰富的向导,加上他们人马规模不大,没有将风暴引过来。

那首领来回梭巡了一圈,发现马队中的货物并没有什么损失,这才放下心来,下令让所有人原地休息一阵。

正在这时,一道剑光从西边远远地飞了过来,按下剑光之后,一个粗鲁壮汉显出身形,冲着马贼首领叫道:“大当家的,我刚才发现曲岩谷那边停着一队人马,三百人左右,我们要不要顺道干一票?”

马贼首领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船队到了没有?”

汉子神情一愕,摸了摸脸道:“还没有,消息上说的是五天之后才会到,应该也不远了——我们到底押运的是什么东西,一定要避开官家的耳目,要不然走望海城出海,不比特意绕进黑毛大漠要轻松许多?我们这次单马匹就损失了多少,货主给的佣金,能抵得上损失吗?”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马贼首领瞪上这人一眼,当即就盘坐在那里闭目休息。那汉子转了两圈,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畏惧大当家发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难受非常。

盏茶时分过去,马贼首领才站起身来,吆喝了一声,队伍又继续前进。

那汉子也只能没情没趣地坐着一头黑狡马的背后,郁郁而行。

正在他东倒西歪的时候,忽而一个声音传到耳中:“那些人什么来头?有什么可值得我们出手的?”

汉子一喜,催动胯下的青狡马紧了两步,和妖虎错了半个身位恭敬地道:“什么来头不知,但看停靠在断魂崖一侧的两艘船,像是从扶桑海那边过来的,有可能躲避战乱的。这些人在曲岩谷里搭建屋舍,又分出人手到处寻找矿脉,应该是有在曲岩谷常驻下去的打算。”

大当家皱了皱眉头道:“曲岩谷距离海岸有二三十里,他们有多少人在看守船只?”

若是想要穿过十万里的风暴海域,就算侥幸不遭遇雷霆风暴,普通的商船也抵挡不了巨浪的冲击,不谈其他的,就算单将那两艘船抢过来,可比他们走十趟镖要赚的多多了。

听那汉子一五一十地将对方的实力一一罗列清楚,马贼首领心里仔细盘算了一下,对面只有一个道丹和六七个明窍,这对他们这支队伍来说还造不成什么威胁,当下畅快地一笑:“看来弟兄们干了这趟活儿,就能去望海城潇洒一阵子了。”

一直紧着神偷听的马贼们一个个随着欢呼了起来,这几年的日子,他们过的实在是太过苦闷了。若非他们每个人都背着命案,怕是老早就不再干这劳什子走镖的苦差事了。

有这么个诱惑,这一队由马贼转行为镖师的汉子,又暂时回归了本职。

***********

曲岩谷,朱明巍端坐在临石崖开辟的石室里,正闭目修行,忽而有人飞奔过来禀报:“报都尉,五百里外,有一支马队出没,看方向,应该是向我们这边而来。”

朱明巍睁开眼睛,眸子一阵晶亮,点了点头道:“吩咐下去,好好警戒。”

在陈海准备重回崇国之时,朱明巍就受其指派,先行来苍莽山建立据点,勘察矿脉。

眼下朱明巍率前部人马已经秘密进入苍莽山三个多了,在苍莽山内发现不少的铜铁矿脉,只是大多数的矿脉都没有什么开采价值。

朱明巍正打算以曲岩谷为中心,往外围扩大搜寻范围的时候,恰恰碰到了这档子事情。

苍莽山虽然距离望海城有万里之遥,但是这万里之中,风暴稍弱的海湾地却极为有限。

曲岩谷这边,算是沿岸的优良避风地之地,也正因为此,有些禁物、黑货见不得光、不便在望海城交易,有很多会辗转来到此地进行交易。

这些朱明巍原是知道的,看来这就是穿行在黑毛大漠之中,帮人做走私的马贼了。

朱明巍之前是军中将领,还是最近才知道崇国和扶桑海三岛,以及与隔着横断大绝岭的越国东北部地区,通过海路的来往,其实比他想象中的要频繁不少。

特别是最近几年,九郡国连年征战,阵器等物损耗颇为严重。

阵器之物并非一朝一夕可以造就,而万仙山中就有人这么大胆,盗用军中制式阵器向外售卖,以换取各种海上才能出产的灵药材料。

萧氏之所以能在黑风岛将水师折损掉大半之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重新聚集五万水师,万仙山的内贼功不可没。

想到这里朱明巍就一阵咬牙切齿。

军中阵器想要不着痕迹的消失,最为便利的方法就是战损,每一套阵器的消失,就意味着一队两千人的士兵被送入绝境,真是这些寒门弟子的性命,造就了万仙山宗门的一步步强大,也养肥了内部一些蛀虫的胃口。

朱明巍冷哼一声,也不再修行,就站起身来准备给这群马贼一些个好看。

两个时辰之后,那群马贼已经进入了朱明巍的神识当中,一个道丹,七八个明窍,剩余的都是辟灵境,就这么些个人,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

又过了三炷香的时间,一队人马辚辚而来,此时朱明巍已经摆好了迎敌的阵势,待那群人来到三千步的时候,朱明巍大喝一声:“来人止步,再有往前一步,格杀勿论。”

那车队听到朱明巍的警告,缓缓停了下来,马贼首领从队列中走出,脸上带着笑容高声喊道:“在下东都肖武山,有批货要送往下海湾,还请道友行个方便。”

朱明巍冷哼一声道:“去下海湾的路那么多条,为何偏偏要从我这里经过,我看你定然是别有所图。”

肖武山看着对面的战阵严整,队列中虽然仅有十几辆战车,大多数兵卒都只有通玄境的低微修为,人数也不比他们更多,但是一个个身上杀气俨然,十足像是军中悍卒,一时间心底打起了鼓。

正在这时,他身后一名汉子悄悄靠了过来,轻声道:“大哥,我看这些人虽然看起来铁血,但是通玄境弟子却占了半数还要多,他们虽有战车防护,但是战车传出来的法阵气息极弱,怎么跟我们打?要我说,直接上得了,没必要套近乎再偷袭,否则再过两天给接应的船队发现了,还少不得要分给他们一杯羹,得不偿失啊。”

马贼首领肖武山听闻之后,眯了眯眼睛,将笑容一收拢,沉着脸带着人继续往前而去,一边率部往前逼近,一边yīn恻恻地说道:“这曲岩谷我肖武山走了不知道多少趟,你们说不给过就不给过,是何道理?我今天还偏偏不信这邪,偏要走这条道,看你们能奈何得我?”

行走之间,肖武山的手下大多数已经将兵刃执在手上,其实他手下的辟灵境大概在百余人,但能御来远袭的灵剑、法宝却很少,不足以用来试探对方的实力,还不如节省真元法力,结阵冲上去后厮杀。

肖武山的队伍一步步靠近,而朱明巍却没有再次喊话,只是沉着地计算距离,等待着这群马贼靠近重膛弩的射程。

而肖武山看着那十多辆黑黢黢像铁疙瘩似、没有炼入多强法阵的战车,竟然都是用上等的玄阳精锐铸造,心想这伙人还真奢侈,再想想停在山崖后那两艘大船,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极致到了两千步左右,他冷笑一声,一柄七寸灵剑从储物戒中铮然而出,紧接着一声大吼道:“兄弟们,上!”

这口肥肉在他看来是吃定了。

然而在他的灵剑闪着光华向朱明巍电射而去的同时,只见对面的朱明巍一挥手,重型天机战车的射击孔啪啪连响的打开来,每辆重型天机战车,都探出三具重膛弩,箭簇泛着寒光,向他们露出狰狞的笑容。

虽然北陵塞的重膛弩已经成了气候,但是除非遇到大规模的魔袭,一般都不会动用,所以活跃在魔獐岭以北的马贼,都还不怎么认识这收割生命的利器。

五百多马贼各拿兵刃,奋勇上前,天空中还有三十余灵剑、法宝,紧跟在肖武山所祭灵剑之后,往当前战阵斩来。

下一刻,只听见空气中传来一阵轻鸣,一道数十丈大小的玄黄sè巨盾在空中无声息的凝结,紧接着,重膛弩开始了轰鸣……

看网友对 第七百九十八章 苍莽山(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