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31 我,标准反派

931 我,标准反派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这些脚步声,我并不觉得奇怪,猜到是王伦和宋孝文他们来找我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加紧往前奔了两步,果然看到一群刑警和血刀组的人,王伦和宋孝文当然也在其中。让我意外的是,刘鑫和一清道人竟也尾随其后。宋孝文最先大喊了一声:“王峰!”

我也立刻应声:“我在!”

接着一片“大哥”的声音响起,王伦等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焦急而又担忧地问着我的情况。我在回答众人的同时,也赶紧奔到一清道人身前,叫了一声师父。

起码是我名义上的师父,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

一清道人和刘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更不知他们是怎么跟上来的。一清道人说道:“徒弟,发生了什么事情,夜哭郎君哪里去了?”

一清道人既然跟上来了,之前的事想必已经知道,我肯定不能说我用龙组的身份吓退了夜哭郎君,便眼珠子一转,说夜哭郎君和他老婆吵架,我趁乱就逃走了。

听到我的话后,现场众人均是大吃一惊,毕竟大家都以为夜哭郎君的老婆早就死了。

一清道人让我详细讲讲到底怎么回事,我便把夜哭郎君和赛金花的往事讲了一遍。一清道人听完,向我打听了下详细地址,撒腿就往山上奔去,显然去捉夜哭郎君。

我知道他捉不到的,现场只剩一具棺材了,所以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唯一祈祷的就是夜哭郎君千万别再回来。

我都没有跟着上山,王伦、宋孝文他们当然也不会去,眼睁睁看着一清道人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之中。

刘鑫倒是把我拉在一边,低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刘鑫现在也是龙组的人,我当然不会对他有所隐瞒,便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一遍。刘鑫听完之后也松了口气,说夜哭郎君跑了就行,我又问他和一清道人怎么来了,他说他把张鲁一送到帝城以后,就返回阳城和一清道人汇合,又听说我去找夜哭郎君了,担心我有什么闪失,就和一清道人匆匆赶来,恰好遇见准备上山搜查的王伦和宋孝文,就一起来了。

我问刘鑫把张鲁一送到哪里去了,刘鑫低声说道:“帝城之中,有陈老的人和我交接,不过我也通知了左少帅,他那边会盯住的。”

有左飞盯着,我也挺放心的,应该不会让张鲁一真的被陈老所用。

我让王伦、宋孝文等人先走,只和刘鑫在原地等着一清道人。一清道人找不到人,肯定就会回来,我们两个徒弟理应守着。果然不到一会儿,密林之中传来了脚步声,白发苍茫的一清道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然而让我震惊的是,他手里还抓着一个女人!

刘鑫低声问我:“那是谁?”

我也低声回答:“夜哭郎君的老婆,赛金花!”

“他抓赛金花干什么?”

“我不知道!”

看到这个场景,我也一个头两个大,心想赛金花到底还是腿脚不便,竟然被一清道人给抓到了,可一清道人抓她干什么啊?

赛金花看到了我,也是异常恼火:“你有病啊,又把我抓回来干什么?”

刚才我和赛金花合作,好不容易逃脱了夜哭郎君的魔爪,赛金花也开开心心地准备迎向新生活了,结果转眼之间又被一清道人抓了回来,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我哑口无言,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我的心里也惴惴不安,生怕赛金花把我龙组的身份给说出来了。一清道人如果知道我是龙组的人,还不分分钟把我杀了?

好在赛金花并没提起这点,她以为我们几个都是龙组的人,反而没有必要刻意说这事了。

一清道人则笑呵呵道:“夜哭郎君跑的挺快,我没找到那个家伙,不过我把他老婆给抓来了,咱们可以用她来诱夜哭郎君现身。【择天记吧少年王】”

原来一清道人打的是这个主意!

赛金花一听,顿时气得骂了起来:“用我引诱夜哭郎君?亏你们想得出来,他巴不得我早点死掉!”

我也跟着说道:“是啊师父,他俩虽是夫妻,但却闹得不可开交、仇深似海,用她引诱夜哭郎君似乎不太现实,还是把她给放了吧。”

我倒不是想救赛金花,我就是怕赛金花说漏了嘴。刘鑫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也跟着说:“是啊师父,您绑架个老娘们干嘛,屁用没有。”

一清道人大手一挥:“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有效果呢?夜哭郎君囚禁他老婆十多年,说明这人的占有欲很强,不会容忍老婆落在别人手里,现身的几率绝对很高!”

一清道人坚持己见,身为徒弟的我和刘鑫也没办法,只好陪着一清道人下山。

下山路上,赛金花当然骂骂咧咧,说我们没一个好东西,后来又延伸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每骂一句,我的心里就跳一下,生怕她说出“龙组”两个字来,真是提心吊胆、心惊肉跳。这娘们就是个定时炸弹,说不上来什么时候就爆,随时都能将我炸个粉身碎骨,我就以“这娘们真能逼逼”为由,找了块抹布塞到她嘴里面,整个世界终于清静许多。

但这堵得了一时,堵不了她一世,我寻思着还是找个机会将她放了,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下了山后,刘鑫和一清道人便和我一起回到了我的住处。

一清道人将赛金花看得很紧,几乎寸步不离,睡觉都抓着她的胳膊,我也没有机会救她。第二天早上,一清道人便把我叫到近前,让我利用王皇帝的影响力放出消息,就说赛金花被我给抓住了,逼迫夜哭郎君现身。

我没办法,只得照办。

为了装的像点,还把赛金花绑在了我住处的院子里,前后左右都埋伏上人手,做出一副准备报仇的样子。

一清道人则躲在屋子里,静静等待夜哭郎君现身。

看着这幕,我的心里真是无语,这不是电影里面标准的反派情节吗。反派把主角的女人绑架,然后主角来救,主角经过一番厮杀,搞定反派、大显神威之后,潇洒地带着女主而去。

跟着一清道人,不成反派都不行了!

至于赛金花,该吃吃、该喝喝,我们也不会亏待她。我喂她吃东西的时候,赛金花无语地说:“搞不懂你们怎么想的,夜哭郎君怎么可能以身犯险,他已经知道你们是龙……”

不等她话说完,我就用抹布将她嘴巴给塞住了,我就知道这娘们迟早得爆,必须时刻把她给看紧了。有时候我还真希望自己是个反派,这样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直接将她一刀杀了完事。

“只有死人,不会泄露秘密。”反派说这话的时候多酷!

说到底,我还是不够心狠,否则不会下不了手。

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感觉夜哭郎君并不会来,他已经知道我是龙组的人了,肯定以为这是龙组设下的圈套。

他那么畏惧龙组,我一亮龙组的证件,他就吓得浑身瘫软、跪地哀求,怎么可能会来?

天sè渐渐暗了下来。

这是一片别墅区,所住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没有一般小区的喧嚣。尤其是入了夜后,四周更是一片寂静,走动的人都很少,所以只要有一点动静,马上就会被我们所发觉。

所以,当小区的道路尽头传来脚步声的时候,站在院中的我和刘鑫,以及被五花大绑的赛金花,同时都听到了,并且一起抬起头来!

虽已入夜,但小区里的路灯很亮,亮如白昼。

道路尽头,一口硕大的黑sè棺材正在飞奔。

看到这个场景,无论是谁都会倒吸一口凉气,谁也不会明白棺材怎么会飞奔的?

但只要仔细去看,就能看到棺材下面还有个人,是个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他的衣服和棺材几乎融为一体,所以不仔细看都难以察觉到他。

除了夜哭郎君,还能是谁?

夜哭郎君真的来了,而且还举着他那口大棺材!

我放出去消息还不到一天,我也不知夜哭郎君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但他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一入夜就飞奔而来,为了救自己的女人,没有一丝丝的犹豫。

说真的,这一刻,夜哭郎君真像主角,而我和刘鑫是标准的反派。

夜哭郎君当然不是个好东西囚禁自己的妻子十几年,绝对不是个好东西,甚至是犯法的。

但这一刻,只说这一刻,他在明知这边是龙组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奋不顾身的来了,总算表现的像个男人了。

夜哭郎君一边飞奔,一边嚎叫,叫声响彻整个别墅小区的上空。

在他身后,跟着十几个手持警棍的保安,这些保安被吓得不轻,但他们还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竭尽全力地想要阻止夜哭郎君的疯狂行为。

但他们完全赶不上夜哭郎君的速度,分分钟就被甩得没影了。

好在又有几辆摩托车冲了上来,摩托车是小区保安专用的巡逻车,黑暗中闪烁着刺眼、炫目的蓝光,朝着夜哭郎君和他的棺材追去。

骑着摩托车,很快就追上了夜哭郎君。

“站住,站住!”他们大叫着。

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末日已经来临。

他们也不想想,能够单手扛起一个棺材的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

在夜哭郎君的眼里,这些人只能算是碍事的虫子,夜哭郎君随便一摆肩上的棺材,随着棺材的四个角来回晃动,就听“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响起,几辆摩托车同时都被砸得飞了出去,接着又是一连串“啊啊啊”的惨叫声,有的摩托车甚至起了火,在路灯下显得格外耀眼。

夜哭郎君则继续向前飞奔,很快就来到了我所住的别墅附近。

埋伏在我别墅四周的人,至少有百八十个,此刻同时摸出刀枪,喊打喊杀地朝着夜哭郎君扑去。

夜哭郎君仍是以不变应万变,不停转动、晃动手里的棺材,便有一个又一个的人倒飞出去,惨叫声也响彻在这片小区的上空。我看出来了,那棺材就是夜哭郎君的武器,也看出来根本没人挡得住他。

任何人冲上去,都是死路一条。

这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威慑力!

一时间,我看的有点呆了,真是此生都没见过这么威猛的人,手里的大棺材上下翻飞,基本挨着就伤、碰着就死,不断有人倒飞出去,夜哭郎君确实可怕到了极点。

在我身边,刘鑫和赛金花一样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亿骑亿搡私瘤揪罢。

刘鑫和我一样,没见过这么威猛的人,而赛金花则不敢相信夜哭郎君真的会来救她。

几乎只是刹那间,夜哭郎君就来到了院子外面,而我手下的人仍旧如同蝗虫一样不断往上扑着。

我意识到不论扑去多少都毫无效果,所以立刻大声叫道:“住手,大家住手!”

众人听我的话,纷纷停下了手,并且慢慢往后退去。

夜哭郎君则扛着棺材,一步一步朝着我们的院子走了过来。他的目光,始终落在赛金花的身上,他目光中的情绪十分复杂,说不清楚是心疼、怜爱、愤恨、恼火,还是别的什么。

我和刘鑫自知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立刻回头看向屋内,期待一清道人出来。

一清道人的目的就是引诱夜哭郎君现身,现在目的已经达到,那么他也该出现了吧?

但,一清道人迟迟不肯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夜哭郎君已经这么近了,绝无可能再逃走了,一清道人怎么还不出来?

我和刘鑫面面相觑,谁也不知怎么回事。

夜哭郎君已经一步步走进院中,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

我猛地推了一把刘鑫,说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刘鑫立刻回头朝着屋中奔去。

而我则摸出了打神棍,神情紧张地看着七八米外的夜哭郎君,额头上也早已滴下豆大的汗珠。

就在这时,夜哭郎君突然站住脚步,不再往前走了。

“咣当”一声,夜哭郎君把棺材放在了边上。

我正纳闷他要干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的双腿抖得很厉害,脸sè也无比的苍白。

“为……为什么?”夜哭郎君颤颤巍巍地说:“你都答应放过我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看着这个场面,我突然明白过来,夜哭郎君仍未消除对龙组的恐惧,虽然奋不顾身地来救赛金花了,但还是希望我能网开一面,放过他们夫妻。

我没敢说话,回头看了一眼屋子,一清道人仍旧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刘鑫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噗通”一声,夜哭郎君竟然跪了下来,哆哆嗦嗦地说:“有什么,你们尽管冲着我来,千万别针对我妻子,拜托、拜托!”

以夜哭郎君的实力,分分钟就能将我秒杀,接着再把赛金花给救走。

但他还是跪了下来,一方面是出于对龙组的恐惧,一方面是出于对赛金花的爱当然,肯定是畸形的爱。

我仍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一清道人还在屋里,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

夜哭郎君,则以为我不肯答应,竟然“砰砰砰”地磕起头来,不断地说着:“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和我妻子吧!”

别说是我,就是埋伏在四周的我的手下,也是吃惊不已。生长在阳城的人,没人不知道夜哭郎君的可怕,尤其是发生过昨晚的事后,人人都知道了夜哭郎君有多不好惹,几十个刑警同时开枪都弄不死他,哪怕是我这个十三城的皇盟盟主,在他面前都要退让三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恐怖的夜哭郎君,此刻竟然像条狗一样地跪在我的面前,试问有谁会不震惊!

但,下面的人思想比较简单,单纯以为夜哭郎君爱护妻子,所以才会给我跪下,反而一个个都围过来,看戏似的看着夜哭郎君,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来录这一幕。

也就是在这时,刘鑫突然急匆匆奔了出来。

“不好!”刘鑫低声对我说道:“一清道人‘犯病’了,浑身疼痛不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恐怕暂时不能打架了!”

作为同样修炼龙脉图的我,完全明白刘鑫所说的“犯病”是什么意思,毕竟我也有过很多次相同的经历了,要不是当初左飞为我疗伤,我被活活疼死都有可能!

总之,一清道人这病犯的,对我来说还真是时候!

我本来就计划放走赛金花,本来就想让夜哭郎君走的越远越好!

既然一清道人犯了病,那可就别怪我放人了,毕竟我也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就算一清道人最后恢复过来,也不能怪我什么。

想通这点以后,我便立刻说道:“夜哭郎君,带你老婆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阳城了!”

“谢谢、谢谢!”

夜哭郎君欣喜若狂,立刻冲上来给赛金花解绑,同时把赛金花嘴里的抹布也摘下来了。

“老婆,你没事吧?”夜哭郎君哆哆嗦嗦地抚摸着赛金花的身体。

“我没事!”赛金花的眼中流下两行清泪:“你干嘛那么傻,要来救我?”

看这样子,赛金花好像原谅夜哭郎君了,我早说过这夫妻俩是对精神病,不能以正常的思维去考量他们。我和刘鑫闪到一边,希望夜哭郎君趁着一清道人还没恢复之前,赶紧把赛金花给带走,别再给我们添麻烦了。

但,二人竟还缠绵不已,夜哭郎君也流着泪说:“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呢,你可是我此生最爱的女人啊!就是我死,也不能让你有半点闪失!”

夜哭郎君的话十分肉麻,我在旁边听着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这两人难道是来演出偶像剧了吗?

一大把年纪了,也真不害臊啊!

但,赛金花却很吃这一套,眼泪流得更汹涌了,哽咽着说:“你骗我!如果你最爱我,为什么还找其他女人?”

“我错了,我错了!”夜哭郎君哭着说道:“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找其他女人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我也找了其他男人,你肯不肯原谅我?”

“我原谅,我原谅!”

“那我也原谅你!”

二人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旁边的我完全看不下去了,这对夫妻真是要多神经有多神经,明明昨天还恨得要杀了对方,今天又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了。我恼火地说:“赶紧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夜哭郎君仍旧很害怕我,当即连声说是,接着就要背起赛金花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赛金花突然按住夜哭郎君的肩,厉声说道:“老公,杀了他们两个!”

赛金花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向我和刘鑫。

我和刘鑫均是吃惊不已,弄不清楚赛金花搞什么鬼。

夜哭郎君同样也是疑惑不已:“为什么?”

赛金花沉沉说道:“这俩只是小卒,真正的大人物在屋子里,就是你之前要找的那个一清道人!一清道人并不肯放过你,将我绑在这里诱你现身也是他的主意,他是铁了心要杀了你的!但,一清道人的身体好像出了一点状况,直到现在也没出来,你要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杀了他们,否则一清道人恢复过来还会找你麻烦!”

显而易见,我和刘鑫刚才的谈话,都被这个妇人听到耳朵里了。这个妇人也真是狠,昨天还怪我没有杀了夜哭郎君,现在又指使夜哭郎君杀我,果然最毒莫过妇人心!

而夜哭郎君,也真听赛金花的话,立刻点头说道:“好!”

现在的夜哭郎君,不害怕了,也不哆嗦了,仿佛换了个人似的,挥舞双拳朝着我和刘鑫扑了过来。我感觉到,夜哭郎君的精神确实有点问题,时而清醒又时而疯癫,能够完全掌握这个开关的只有赛金花,夜哭郎君就像是个傀儡,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赛金花所控制。

赛金花这么厉害,竟然还被囚禁了十多年,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

但我也来不及去想这么多了,因为夜哭郎君已经冲了上来,浑身杀气腾腾,而且面目狰狞,显然准备大开杀戒。

我和刘鑫自知不是对手,只能撒腿就跑。

赛金花则大声喊道:“老公,你来搞定他们,我去老地方等着,等你平安归来以后,咱们两个浪迹天涯!”

赛金花一边说,一边晃晃悠悠地朝着相反方向走去……

看网友对 931 我,标准反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