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32 哪一个,敢动我徒弟

932 哪一个,敢动我徒弟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赛金花的腿脚显然还没有好,行动很是不便,但她还是很努力地走着,显然急于离开这个地方。

另一方面,夜哭郎君对我和刘鑫穷追不舍,虽然我们两个已经跑的相当快了,但他还是非常轻松地追上了我们。和赛金花说的一样,这个夜哭郎君确实变化多端,精神不太稳定,刚才还向我下跪求饶,现在又要将我杀之而后快。

在我看来,一切都是赛金花玩的把戏,她已经完全把夜哭郎君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我,已经彻底看透了赛金花的本质,立刻大声喊道:“夜哭郎君,你老婆是骗你的,她只是想离开你,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她肯定不会去什么老地方等你的!”

这个婆娘yīn险的很,只要能离开夜哭郎君,简直什么毒辣的招数都使得出来,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是这样。之前我担心她说漏了嘴,揭穿我龙组的身份,但也没有忍心杀她,这娘们倒是心狠,让我和刘鑫做替死鬼。

但,夜哭郎君根本不信我说的话,眉毛立刻拧成一团,冲我吼道:“你敢挑拨我和我老婆之间的感情?我老婆果然说的没错,你们龙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统统都该杀掉!”

我算是看透了,夜哭郎君只听他老婆的话赛金花说我是龙组的人,他就吓得魂不附体;赛金花说我该死,他就立刻来杀。

在我的住所后方,是一块小型的高尔夫球场地,一马平川、一览无余,我和刘鑫根本跑不出去。而夜哭郎君,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和刘鑫对视一眼之后,意识到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只能回头朝着夜哭郎君冲去。

我抽出了我的打神棍,刘鑫则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双拳同时腾起白sè气体,一只变得灼热,一只变得冰冷!

我们二人,同时朝着夜哭郎君进攻!

既然不能躲,那就只能拼!

我的实力超出刘鑫太多,现在的我至少也有龙组十星实力,而刘鑫顶多也就七星的样子。所以我比刘鑫快出一个身位,最先到达夜哭郎君身前,挥舞手中的打神棍,朝着夜哭郎君劈去。

但是可想而知,我都不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的对手,又怎么打得过夜哭郎君?

所以,纵然我的速度已经极快,气势也已够猛,也仍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甚至,我连一招都没过上,夜哭郎君就轻轻松松躲开了我的打神棍,接着狠狠一拳打在我的胸口。

那种滋味,我真不知该怎么形容,就好像被一列正在行进的火车撞到一样,我的整个身体朝后飞出,接着喉头一甜,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接着,刘鑫也攻到了,两只拳头同时砸向夜哭郎君。

让我意外的是,他这两拳还砸到了,正中在夜哭郎君的小腹上。

不论是夜哭郎君的疏忽,还是刘鑫的侥幸,这两拳确实轰在夜哭郎君的身上。那一刻,我几乎兴奋地要叫出来,因为据我所知,还从来没有人能承受得住炎烧拳和寒冰拳,这一热一冷两股能量同时轰进体内,大罗金仙也受不了啊!

就连刘鑫也没想到自己能够轰中,当即就兴奋地笑了起来,嘴角高高向上咧起。

但让我们意外的事,夜哭郎君既没惨叫出来,也没倒飞出去,就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没有什么影响,还低下头来看刘鑫的拳头。

刘鑫一时间有些呆滞,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两只拳头也依旧贴在夜哭郎君的肚子上。

难道说,刘鑫的力量弱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动弹。

夜哭郎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说道:“刚才我看你两个拳头会冒白气,觉得挺有意思,就想让你打打试试。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一点都没伤到我呢。”

原来,既不是夜哭郎君疏忽,也不是刘鑫侥幸,是夜哭郎君主动挨了这两拳头,原因仅仅是觉得好奇!

可他,为什么会一点事都没有,难不成他是铜头铁臂、钢筋铁骨?

可这样的人我也见过,省城的流星就是练金钟罩、铁布衫的,四肢也练到近乎刀枪不入的状态了,同样防不住我的炎烧拳啊!

不管原因是什么,炎烧拳和寒冰拳确实伤不到夜哭郎君,那就代表刘鑫有危险了。

我着急地喊着:“刘鑫,快逃!”

可惜已经迟了,我刚喊完,夜哭郎君狠狠一掌击出,正打在刘鑫的胸口。到了夜哭郎君这种实力,随便一拳、一掌都有极大的威力,根本不是我和刘鑫能承受的,他根本不必使用他的武器,足以对付我和刘鑫。

刘鑫和我一样,整个身子倒飞出去,“咕咚咚”打了好几个滚,还“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才倒下不动弹了。

“刘鑫,刘鑫!”

我大叫着,生怕刘鑫有个三长两短,刘鑫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还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他没事。

但,怎么可能没事?

连我都气血翻涌,肋骨不知断了几根,比我实力还差的刘鑫,状态只会比我更糟!

夜哭郎君一步步朝着刘鑫走了过去。

“是不是觉得奇怪?”夜哭郎君边走边说:“刚才你那两拳挺稀奇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拳法,竟然还能释放冷热两种能量。但,你知道为什么伤不了我吗?因为我的暗劲外泄,在身体四周形成了一层保护膜,你的拳劲透不进来,自然就伤不到我。”

又是暗劲外泄!

我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种说法了。

第一次,自然是从一清道人那里,他的暗劲附着在剑身之上,就形成了让人称奇的隔空剑气。而这夜哭郎君的暗劲外泄,却能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外力侵入,更是神奇。

暗劲外泄,看来是检验某人是否真的踏入高手境界的一个标杆啊!

夜哭郎君的话虽然让我很长见识,但说实话我也没有心思听他叨叨,我只想要活下来,和刘鑫一起活下来!

我们试过了、拼过了,确实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两人联手也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

那么,我们就只能逃了,否则一线生机都没!

我忍着胸骨处的疼痛,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到刘鑫身边将他背起,没命地朝着别墅方向奔去!

“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呢?”

夜哭郎君叹着气,再次追了上来。

伏在我背上的刘鑫则焦急地说:“别管我了,你快走吧!”

但我怎么可能放下刘鑫,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兄弟之一了,我就是舍弃了自己的生命,也一定要让他活下去。我不说话,咬着牙往别墅的方向跑,那边起码有我的手下,还有一清道人!

我的手下肯定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那真是上多少死多少,但一清道人没问题啊!

我现在就希望一清道人的身体已经恢复,这样他就能制服夜哭郎君了。

一清道人是我的对头不假,可现在能救我和刘鑫的只有他了。

自从认识一清道人以来,我从没有一刻这么希望他能现身!

我边跑边喊:“来人,来人!”

我的那些手下听到我的呼喊,立刻一窝蜂地冲了上来,再次飞蛾扑火一样攻向夜哭郎君。

就像我之前说的,他们当然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上一个、飞一个,上一个、倒一个,但终究是给我争取了一丁点的时间。其实这样很不人道,为了刘鑫的安全,就让无辜的人做替死鬼,真是反派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影视剧里的那些英雄哪有这样干的?

所谓的英雄,宁肯自己流血倒地,也不愿让无辜者害命。

但我不是英雄。

我虽然是龙组二队的副队长,但我不是大侠。

我很自私,哪怕洪水滔天、哪怕世界末日,我只希望我的朋友没事。

拯救世界、悲天悯人的事,交给英雄去做好了。

我背着刘鑫,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别墅,冲进屋子。

我在心里做了无数次的祈祷,希望一清道人已经恢复,希望一清道人已经恢复!

但我一进屋子,还是看到一清道人正在满地打滚、嗷嗷直叫,甚至撞翻了不少家具和家电,花瓶、镜子也摔得到处都是。

作为同样有过“犯病”经历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一清道人还没恢复,还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疼痛折磨。

背时,*的背时!

最后一线希望彻底破灭了。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夜哭郎君跟了进来。

我的手下虽然不少,但也完全挡不住夜哭郎君。

“跑啊,继续跑啊……”夜哭郎君嘿嘿笑着,声音愈发冷酷。

我知道,这一次是躲不过去了。

我轻轻把刘鑫放在地上,咬紧牙关回过头去,再次抽出了自己的打神棍。

“哟,还想和我较量一下?”夜哭郎君yīn测测地笑着,接着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

现在的夜哭郎君,浑身充斥着杀气,和刚才那个跪地求饶的夜哭郎君,已经完全判若两人、天上地下。

我真怀疑,夜哭郎君有两个人格,一个软弱窝囊,一个狂妄桀骜。

而赛金花,操纵他的两个人格已经非常熟练。

夜哭郎君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每往前走一步就重上一分,给予了我前所未有的压力,让我的冷汗淙淙直流。夜哭郎君沉沉地笑着,仿佛我已经是他案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

刘鑫也忍着痛苦站了起来,实际上他连站都站不住了,但还是和我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沙哑,甚至有气无力的声音却在我们身后响起:“他……*……我看哪一个敢动我徒弟?”

看网友对 932 哪一个,敢动我徒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