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章 岳博

第八百章 岳博

那三艘海船看似不强,但有着特别的阵法禁制,能隐藏着风暴的深处,魏汉率领三艘龙雀级战船,不敢轻易进入雷霆风暴的深处,仅仅是在曲岩谷以西数百里方圆内的海域搜索,注定不会有什么发现。

不过,陈海能隐隐感觉三艘海船的存在,有眼睛从无边的雷霆风暴中盯着曲岩谷这边,只可惜玄雷战舰的殛天玄雷阵还没有远没有修复完好,没有办法直接进入雷暴风暴深处去追击这三艘海船。

既然没有办法追击这三艘海船,将幕后的真正主使者揪出来,陈海便按兵不动,也没有让朱明巍直接将这批人胎邪药销毁掉。

要在崇国境内悄无声息的凑足这么一批先天真阳充盈的人胎邪药,不知道背后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也必然是有人急需这批邪药,才会胆大妄为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陈海相信这些人绝不会轻易退走的。

陈海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苍莽山脉在曲岩谷附近呈弓之形走势,曲岩谷往东凹进去,两翼往西南以及西北延伸的崇山峻岭,将曲岩谷以西数百里坠星海,围成一个相对风平浪静的三角形海域。

这片海域里鱼兽众多,即便陆地没有什么物产,但捕捞鱼兽,也足够一万多精锐的日益消耗,下海湾和曲岩谷的矿脉开发,也有条不紊地进行了起来。

苍莽山矿脉稀少,灵脉比起其他地方自然更加不济。

好在曲岩谷乃是三条下品灵脉的交汇之处——也是因此几十里深的山谷里有泉水涌出,生长一些稀疏的草木——勉强可以扎下封禁大阵。

而曲岩谷往西一百余里外,差不多在下海湾三角形海域的中心点位置上,因为海底山脉的走势形成一处相当不弱的灵脉,只是那里位于上千米深的海水之下,暂时还没有办法利用。

姜雨薇、姜泽等人,还在血炼场内潜修,一时联系不上,而在北陵塞坐镇的姜赫、桓温,虽然对朱明巍、魏汉等人的遭遇有所同情,但在知道陈海跟青鳞魔的真正联系之前,也不可能触犯禁忌,跟这边联络,陈海便暂时将苍莽山的据点,确定在曲岩谷,开始安排人手修筑石寨,开挖矿脉,将冶炼、铸器等工场先修建起来。

富含玄阳精铁以及含有极微量精玄金的矿脉,位于曲岩谷上千丈深处,这要是在人力富足的崇国境内,或许还有开采的价值,放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不时会受到大漠及坠星海风暴两面夹击的苍莽山腹,实在是没有什么开采价值。

陈海先让匠师着手改造卷刃采矿车,到时候开挖矿道,将深埋地底上千丈的矿石开采出来治炼,才会稍稍容易一些。

陈海起初要修建的黑风寨规模不大,仅有四百米见方,内部也只需要建造兵营、工场、议事殿等简单建筑,另外就是要在曲岩谷的背后,修建一座码头。除了匠师营三千人马外,另三营水步军皆是精锐,除了必要的警戒兵马外,陈海差不多还抽调四五千人轮番协助匠师营筑城,也就短短十数日的工夫,一座环围一千六百米的石墙,就矗立在曲岩谷的深处,也将一座封禁级的灵龙伏蛟阵也部署下来。

差不多在截获人胎邪药一个月后,陈海在简陋的石砌工场内,检验第一批新铸破石卷刃的质量,忽然间神识一动,察觉到了东北方五六百里外的黑毛大漠之中,又是一队百余人规模的马队正往曲岩谷辚辚而来。

此前曾藏身风暴深处窥视曲岩谷的三艘海船早已不知所踪,陈海也没有无谓派出斥侯,远距离追蹑这些人的行踪。

曲岩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陈海打的又是海盗的旗号,这一百多人突然大大咧咧的往曲岩谷而来,要说跟人胎邪药没有牵扯,陈海就算是打死都不相信。

不过对方既然敢率百余人马来闯海盗窝,想必也是有依仗的,陈海便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来,想看这百余人马过来,到底有什么意图。

蹄声嘚嘚,这队精骑踏入了曲岩谷,为首的那人只是骑着一头不显山漏水的黑狡马,看着军容更盛的黑风军,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只是此人眼睛虽然眯着,但是却挡不住那蕴藏的灿然神光,正是那日在海上窥伺陈海的青年修者。

他接下了帮师尊运送灵胎圣药的任务,虽然动用三艘战船渡海,但并没有调用太多的人马。他原本想着在曲岩谷海滩将灵胎圣药接上船,十数天后,他们就会在越国的烈阳港登岸,到那时候,就算风声走漏出去,只要这些灵胎圣药不是在越国境界盗采,就不会激起众怒,自然没有人敢为难他什么。

谁知道从陆路运送灵胎圣药的肖武山竟然在苍莽山出了岔子。

他也没有一味的蛮干,而是绕开苍莽山,率领一部嫡系精锐进入黑毛大漠深处寻找肖武山,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肖武山在和朱明巍一战之中,本就受了不轻的伤,直接逃回老巢,第三天就被他找到了。

得知这批货竟然因为肖武山的贪心,最终落到陈海这伙来明不明的人手,他抑制不住怒火,直接将肖武山和另外一名知情者灭杀当场,又将肖武山老巢里残存不多的老弱病残都屠了一个干净。

天枢地元丹有一味灵药,极难获得,可以用上品灵胎替换。为了在崇国西北域不动声sè的收集千余上品灵胎,背后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而且此事又涉及师尊能否成功突破天位第三境的瓶颈、延伸寿元,他自然不愿就此甘罢善休。

他部署过一番后,就重新率领百余部属,这径直奔曲岩谷而来。

百余人马在黑风寨以东十余里外一座山崖前停下,传音说道:“我西北柱国将军府长史吴澄思的内侄、越国天柱山岳氏子弟岳博,这次到崇国游历,投亲柱国将军长史府上,听说这里盛产紫菱草,想着采集一些回去合药——我在望海城没有听说过曲岩谷有人立足,却不想诸位兄长竟然在这里筑起一座寨子,不知道能不能借个方便?”

吴澄思乃万仙山另一位修入天位第二境的大佬,不仅是万仙山的太上长老之一,目前还在西北柱国将军府担任长史一职,其新娶的娇妻岳灵珑乃越国大族周氏的嫡女,眼前这人直接报出吴澄思的大名,也难怪敢率领百余人手,就直接闯黑风塞这座海盗窝。

换作其他海盗,没有足够大的利益诱惑,谁没事敢去招惹吴澄思以及越国大族岳氏这么强悍的势力?

至于紫菱草。

曲岩谷以西百余里海底,是因为特殊的地形环境,生长紫菱草这样的灵药,但这种玄阶下品的灵药,哪里需要岳博这么一个人物亲自带着百余手下来采集?

再说了,眼前这岳博道胎境中期修为,百余手下有四名道丹境,竟然都乘着黑狡马这样稀疏平常的灵骑,想必是刚刚下船,临时拿来充当脚力的而已。

而眼前这岳博也实在胆大妄为,似乎并不介意,让别人猜到那一批人胎邪药跟他们岳氏有牵连,也叫陈海震惊,但细想来,说算他这边将这事宣扬出来,没有十足的证据,又凭什么能取信世人?

“此人过来是干什么?搬出岳氏的名头,想要我们将那一批人胎乖乖还给他们,还是试探我们的虚实,然而从西北柱国将军府借兵将我们给剿了?”沙天河传念问陈海。

陈海也没想到这事牵扯会这么深,眯着眼睛盯住岳博,说道:“我乃是扶桑海域飞浪岛岛主秦玉山,这几年扶桑海域战乱得厉害,很多同道兄弟都被迫卷入其中,连尸首都难保全,俺老秦不想被那些大宗大族当枪使,只能率着手下弟兄渡海过来,想着找一处落脚之地。”

岳翩将信将信的盯着陈海,说道:“玉山兄啸聚海上,居然能拉起这么一支人马,真是不简单啊。”

陈海打着哈哈,说道:“我当然没有这个本事,我们其实是三岛的兵马合成一股,兄弟们抬举玉山,硬要我来当这个大当家。岳兄既然跟吴族大佬有这么深的牵扯,以往我们在崇国落脚,少不得还要仰仗岳兄的照顾——岳兄需要多少紫菱草,我派兄弟们去采集。岳兄要是不嫌寨子太寒酸,进来歇两天,玉山没有什么其它招待的,扶桑岛的仙萝酒跟舞姬,想必岳兄在越国也有所耳闻吧……”

陈海摆出一副讨好的神sè,极力招待岳博及手下进黑风寨!

“要是事事都经他人之手,还谈什么历练,”岳博再蠢,哪怕就算认定陈海已经被他的名头唬住,也不会可能贸然进入黑风寨,笑着说道,“我们为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特地过来说一声,既然玉山兄这么好说话,那我们也不再耽搁,就先入海去采摘紫菱草了……”

岳博说着话,御马绕过黑风寨,往西边的海滩走去……

看网友对 第八百章 岳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