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逼迫(十七)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逼迫(十七)

徐乐面sè仍然平静,微微一挑眉毛,行礼下去。

“如此局面,依着末将心思,就是一个打字而已。任谁勾结突厥,都是云中男儿死敌,也是马邑百姓死敌!男儿大丈夫纵横世间,无非秉直道而行。只要胸中这口意气不堕,什么样的敌人,都有一拼之力!”

徐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声音越发的清朗:“突厥人,末将打过。王仁恭,末将也打过!就是一起来又能如何?”

尉迟恭抢前一步,沉声道:“突厥人,末将也打过!”

一名名军将都站了出来,腰背笔直,抱拳行礼:“鹰击,末将等也都打过!”

苑君玮扫了徐乐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在恨自家为什么没抢在前面说出这种提气的话。攘臂道:“突厥人咱们都不惧,王仁恭又能如何?鹰击,下令罢!”

刘武周和苑君章对望一眼,苑君章微微摇头。

刘武周转过头来,不动声sè的看着徐乐:“打仗打的是什么?”

徐乐也神情不动:“两军合战,打得就是粮秣辎重。粮秣辎重不缺,则比的就是谁兵练得好,谁的将领更厉害了。”

刘武周淡淡一笑:“你可知道云中城还有多少积储?”

几名军将都抢前一步:“鹰击!”

更有军将要把才站定的那名王仁恭使者朝外扯去,如此机密军情,如何能让王仁恭使者听见!

刘武周喝了一声:“就让他听着!王仁恭还不知道某这里有多少粮秣么?他每天只怕都是在掰着手指头算着!不然会遣他来逼迫于某?不然会突厥执必部敢于在冬日趁虚深入?无非就是知道,现在云中城内积储粮秣,不过能支撑军民一月有余罢了!”

节堂之中,陡然就安静了下来,每名军将,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都知道云中城内缺粮,但却不知道缺到这个份上!

仔细想想也是,每年云中城的粮秣,靠着善阳支应,不过勉勉强强能敷衍下来。去年一场大战,这亏空未曾补上,云中秋日大集最后也是卷堂大散,接着王仁恭就断绝了对云中城的供应,近来王仁恭驱饥民南下北上,云中城也接收了不少,在在都是消耗。现在可不是就只剩下这么一点家底?

一月多的粮秣,怎么也不够支撑大军北上南下,与两路敌人决一死战。而王仁恭已行坚壁清野之策,更请河东兵来助,想短短时间内速战速决,是绝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那使者也是胆大,刚才才被苑君玮差点拖出去砍了,这个时候又朗声道:“鹰击既然知道云中城粮秣匮乏,不足以相抗郡公。为何还不尊奉郡公号令?郡公只是要鹰击交出几个人而已,将来如何,只要鹰击恭顺,有什么不可商量?”

一直以来,刘武周对这使者都是心平气和的说话,麾下将领喊打喊杀,都是被刘武周喝止住了。

刘武周亲口说出缺粮之事,这使者更以为刘武周已然示弱,又得意洋洋了起来。

诸将怒视过去,这使者居然毫不畏惧的回望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缺粮到了如此程度,沮丧了诸将的之气,竟然一时间都没人上前。

就连苑君玮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在苑君玮心目之中,恒安鹰扬府,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一支势力。而刘武周和自己兄长,就是什么都能应付的大军统帅。坐井观天之余,才养出了这么一副骄横跋扈的脾气。现在却突然得知,恒安鹰扬府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走到了绝境,让苑君玮一时间哪里接受得了?

心思乱成一团之余,都没心情上前对这使者饱以老拳了。

看最暴躁的苑君玮都气焰大消,这使者更是得意。此次冒死而来,善阳中人都以为他再也回转不得。不过受家主厚恩,不得不舍上这条性命。若是反而能让刘武周拱手交出徐乐执必落落等人,那该是何等样的奇功?

这突厥人来得好!

这使者也是王家几代的家将出身,连他也不知道王仁恭到底联络突厥执必部没有。但是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这家将第一时间就认定了,必然是家主所为!只有家主这般经天纬地之才,才能对桀骜不驯的刘武周,不知不觉当中就布下如此天罗地网,一步步收紧,不战而胜!

猛然之间,几案又是一声大响!

刘武周这次是双手齐齐拍下,厚重的几案喀喇一声,顿时一脚折断,倾倒下来!

而刘武周浑然不顾倒下的几案,站起来指着那使者:“入娘的闭嘴!刘某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出卖麾下的弟兄!王仁恭要刘某人的性命简单,要刘某人弟兄的性命却难!入娘的将他带下去!这局面再怎么艰难,刘某人也得撑下去!”

刘武周这一声虎吼,顿时就让诸将都打起了精神来!所有人都昂起头来,苑君玮更是应了一声,上前一把就揪住那使者,扯到堂前,狠狠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那使者这个时候再也不敢吭声,知道自己只要多说一句,这些红了眼睛的云中军将,真的就是兜头一刀砍下来!

苑君玮将他一把推出,这使者站定不定,滚落阶下。几名守在堂前的亲卫顿时上前,将他扯住,拖拽而下。

节堂之中,刘武周缓缓道:“看看突厥军势再说!只要刘某人不倒下,这云中城的天,就塌不下来!”

话语声中,刘武周大步走出,诸将分开让路,又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徐乐也跟在队伍当中,直走出节堂。

南望天际,可以看见最近处烽燧,五道狼烟冲天而起,如五面不详的旗幡。

这狼烟一程程的传递,直到这云中城来。

突厥执必部,入寇军马,足有万骑以上。

内无粮草,南有王仁恭逼迫,北有突厥执必部入侵,斯时斯刻,恒安鹰扬府,似乎已经是走到了绝境。

刘武周呆呆的看着眼前景象,背后诸将也鸦雀无声的看着刘武周的背影。

每个人心目中,都只是一个念头。

如何才能破局?

而徐乐在诸将当中,也越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只有杀了王仁恭,才能破局!

若行此事,自然是九死一生。死了的话,也就罢了。但是杀了王仁恭,也就算了断了自己在马邑郡的一切恩怨,也算对得起刘武周对自己的照应了。到时候,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此间了。

只要杀了王仁恭!

突然之间,刘武周身形一晃,软软倒地。

云中城的顶梁柱,所有人都视为倚靠的刘武周,就这样倒了下来。

诸将大哗,只迸出两个字:“鹰击!”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逼迫(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