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逼迫(十八)

第二百一十九章 逼迫(十八)

大队大队的突厥狼骑,围着一处烽燧,安顿了下来。

此处烽燧,已经是自山口冲出之后,被突厥狼骑打下的第四个了。

夜sè渐渐降临,寒风袭来。而后面运送帐篷的大队还没赶上来。哪怕以草原民族的耐寒程度,这个时候都被冻得缩头缩脑,猬集在一处,升起火堆取暖。

而烽燧之中,升起了执必落落的王旗,但连执必落落的百人亲卫,这个烽燧中人叠起来都装不完。一大半也要跟着寻常青狼骑烤火取暖。

虽然接连打下几处烽燧,但是突厥狼骑的士气并不高涨。谁都知道,这些缘边烽燧只是起着示警的作用,烽燧中不过十余人,且无法互相支援,只要舍得性命,怎么样也填得开。

但是烽燧之后,就是择险设立的堡寨。烽燧在发出示警信号之后,就飞速的撤向这些堡寨。每个堡寨之中,都能聚起至少一队的守军。凭借地利,小而坚固,有五六十名守军的堡寨,从来都是最难啃的骨头。

往常夏秋入侵,这些堡寨突厥狼骑从来都是绕过。深入云中腹地蹂躏破坏。有的时候甚或连云中城都绕过,一直深入马邑郡腹心。

那时突厥人不携辎重,一切全靠劫掠所得。若是汉兵出击,情况有利则谋求会战。情况不利就和汉兵兜圈子。去岁挫败,那是尉迟恭领恒安甲骑一直在外游荡,死死咬住突厥人的动向,最后汉兵齐集,击败了执必部。如尉迟恭这样的骑将,整个马邑郡又有几人?

但冬日入侵则不一样,就算深入腹地,也没有什么粮秣可以掠夺,汉家百姓,自己还在青黄不接之际。而每一处烽燧堡寨都需要啃下来。一则是夺取烽燧堡寨中的存粮,二则就是也需要烽燧堡寨来避寒度夜。草原民族虽然忍耐力甚强,但毕竟不是牲口,能一个冬天都在野外过夜。

虽然携带了辎重畜群,但这些辎重,也支撑不了太久。这些烽燧堡寨必须要去啃。

打的每一仗,都需要大量人命去填。更要维持自家辎重,没法机动转战。这样的仗,是个突厥战士就不愿意去打。

现在少族长带领大家奇袭拿下几处烽燧,可这些烽燧连几个百人队都安插不下。其他烽燧此刻见到狼烟升起,都退向南面,进入堡寨。下面可就是一个个的硬骨头。如此情势,让这些执必部青狼骑怎么能士气高涨得起来?

谁也不知道老王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冬日发兵深入马邑。但此次出征,多是执必部王帐直属青狼骑,谁也违逆不得老王的意愿。

夜sè中,北面那些零星散步的烽燧狼烟,已经融入夜sè中,看不见了。而南面堡寨中,夜间则是点起了火堆传信。看着黑暗中南面远处山间,亮起的一点点火光,每名执必家的青狼骑心里都沉甸甸的。

但愿老王是心有成算,才带着大家来此冒险。毕竟执必部在老王的带领下,从金山之侧一个小部落,发展到现在控弦数万。大家也只有选择继续相信老王!

一众突厥青狼骑在野地里默默坐着,围着火堆啃着干粮喝着热水,偶尔低声谈论几句,也都是在算后面运送辎重的大队牧奴什么时候上来。间或还能听见一两声伤者的呻吟。

就在这个时候,青狼骑突然骚动起来,大家纷纷起身:“来了,来了!”

雪原之中,火把缭乱,正是一队人马开了过来。却不是驱赶着牲口,驮运着辎重的大队。而是举着王旗的老王亲卫!

执必部老王执必贺,竟然这么快就抵达了最前一线!

护卫执必贺的青狼骑,全都披着甲胄,戴着铁盔,战马身上也搭着厚厚的毡布。足有两个百人队之多,跟着的备马也有二三百匹,夜sè中行动起来声势甚大。

青狼骑纷纷起身,让开道路,向着执必贺的王旗深深行礼下去。

而在烽燧之中休息的执必思力,也闻讯而出,迎接自己父亲的到来。

转瞬之间执必贺队伍就已经来到烽燧之前,亲卫让出执必贺来。

火光之中,执必贺就是一个干瘦的老者,披着重重的裘衣,似乎将整个人都要淹没了。戴着一顶梁亥特部奉上的蓝狐皮毛做的帽子,帽下垂下的发辫都已经花白。

执必部数十年来崛起之途,都是这名老者一手引领,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血腥厮杀,yīn谋盘算,最终到得如今地位。

早在几年前执必贺身体就不大好了,一应族中征战之事,都是弟弟执必落落掌管。这兄弟俩互相护持,情分之深,在争权夺利也毫不手软的草原部族中也是罕见。执必落落更帮着自家兄长培养执必思力,并多次表示,自己的直属狼骑,将来也要转交到执必思力手中。

现在当执必落落被擒,不仅执必思力为先锋而战,连执必贺都亲自出马了!

迎出来的执必思力,一眼就看见自己父亲满脸憔悴之sè,匆匆上前行了个礼:“父亲,快点进去歇息一下罢。这连夜赶来,要是途中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执必贺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淡淡道:“某久不上阵,连你都以为某不中用了?”

执必思力苦笑:“儿子哪里是这个意思,只是这冰天雪地的…………”

执必贺哼了一声:“所以你部下就士气不振?就想有暖和帐幕住,就想有热热的奶酒,加盐的烤肉?才从金山脚下迁来,不足十年。怎么执必家青狼,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执必贺的声音并不算太大,但是周遭数百青狼骑都听得清楚,一个个垂下头来。

执必贺扫视诸人:“去岁大败,今年部中阿贤设被汉人所擒。执必部已经成了突厥人里的笑话!执必部声威必须重振!不要说冰天雪地了,就是刀山火海,青狼旗所向,大家都得拼命!草原男儿,但凡不敢拼命了,就一天也生存不下去!”

执必思力率先行礼:“儿子听父亲的!”

数百青狼骑也打叠起精神,行礼下去:“但凭老王号令!”

执必思力望向父亲,轻声道:“父亲还是快点入内歇息吧…………”

执必贺看着自己一表人才的儿子,微微一笑。

虽然自己做出了冬日冒险进兵的决定之后,儿子请为先锋,但是还是有很深的疑虑啊…………

他却不知,自己敢于深入,自然是有了万全的把握!

汉人就是如此,安稳了不了几年,就要内斗,而一旦内斗起来,就是草原部族的机会!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九章 逼迫(十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