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零四章 罪证

第八百零四章 罪证

谁也没有想到骤然间出现在苍莽山深处的一座贼寨,会如此难啃,才短短一盏茶工夫,前锋梯队就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回来重整阵形。

“岳公子,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刺探敌情的,怎么跟你说的相差这么多,都死了这么多人,这一仗我们还要怎么打下去?”

负责到前阵督战的一名吴氏武将,退回来瓮声发牢骚道,

“我们不能打乱掉他们的阵脚,那三百架玄阳重膛弩架在城墙上,重锋箭密如蝗群封锁过来,才这么点时间,前锋梯队所备下的防御道符就消耗掉七七八八,损丧两千人手,再打下去,难道真要用普通将卒血肉之躯,能挡得住玄阳重锋箭的攒射?”

岳博没想到他会完全错估黑风寨的实力,见吴族诸将都萌生退意,他也犹豫起来。他虽然想完成师尊的嘱托,将灵胎圣药给夺回来,但他在吴族毕竟只是客人,即便是身为吴澄思的内侄,也不可能跟吴氏嫡支子弟的地位更高,要是吴族诸将决意撤兵,就不可能会听他的劝阻。

岳博只能劝众人,莫不轻易就动退兵的念头,或者可以在山口稳住阵脚,从广元城紧急调攻城战械以及一批重盾过来,或者情形就没有刚才那么糟糕了。

这时候姜赫脸带面甲,也走上城头。

他过来路上,看到身受重伤后没有来得及撤走而被抓进寨子里的百余吴氏子弟里,其中有两名明窍境好手,这时候正被黑风军用锁元针封住灵脉,然后五花大绑的捆结了一个结实重点关押起来,心知坐实吴族的罪名,就落在这两人身上了。

吴族在越阳、召泉等郡的偏远山村,不知道屠杀了多少孕妇,才能收集到上千人胎邪药,甚至还误导西北柱国将军府及诸郡以为是魔族小股精锐渗透入侵,这绝非一两个人所能够做的。

姜赫也认同陈海的判断,眼前这两万兵马,很可能就是吴族派出去做出此等伤天害理的直接凶手,他们现在抓住上百战俘应该能审讯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只是作为证据,却未必能将吴氏致以死地,更不可能将吴澄思牵扯进来。

毕竟吴澄思不可能直接跟明窍境的子弟吩咐此事。

姜赫这时候也将十数里外的岳博等人脸上神sè看得一清二楚,对陈海说道:“看来吴氏的人有些被打怕了啊,要是给他们守住山口,另调援兵过来,你这几千人怕是不够折腾的!要不,我来帮他们下一下决心?”

“好!”陈海猜到姜赫想干什么,当即点头同意道。

姜赫直接将脸上的面甲揭掉,昂然而出,凝立在半空中,冲着十数里的岳博扬声喊道:“岳博兄,你什么时候到我崇国做客的,怎么也不跟小弟我说上一声,也好让小弟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啊?”

姜赫虽然是姜氏嫡支,但是他到姜寅门下修行、成为真传弟子后,不久就来到了魔獐岭之中,是以声名并不如何显赫,最起码岳博并不认识他。

然而吴氏的那几位将领却都认得姜赫是金剑修姜寅新收入门下修行的真传弟子,这一刻又惊又疑。

他们起初以为是一伙突然出现的海盗,从肖武山手里将货劫走,没有想这伙海盗是如此的难啃,这时候再看到姜赫露面,他们心头瞬时被yīn云笼罩住。

岳博还没来得及细问从黑风寨跳出来的这人是谁,他身后一名身穿黑面战甲的武将走上前,冲着姜赫怒吼道:“好你个姜赫,竟然敢勾结海盗,为非作歹。我说这一群海盗怎么会有这么多军中利器玄阳重膛弩,原来都是你在背后资敌!今日我等就将你擒下,看看姜寅还要怎么庇护你!”

陈海听这声音耳熟得很,应该在什么地方听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姜赫哈哈一笑,冷声说道:“没想到吴逸群你也参与这天诛恶事中来,竟然还要倒打一耙,想污蔑我跟海盗勾结?你怕是打错主意了吧!想想也不奇怪,之前屡屡传讯说是魔族渗透进来、屠村灭寨,而且以召泉郡的血案最为惨烈、最为密集,现在想想,这背后要没有你父亲的配合,西北柱国将军府、召泉郡牧府派出那么多的人手,怎么可能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现在千余人胎物证在此,召泉、越阳等郡上百万平民的尸骸未寒,而你吴氏子弟又被我俘虏百余人,我倒要看看你们吴族,这次怎么撇清自己……”

陈海这才想起,眼前这面甲遮脸的吴族武将,就是当初资助姜雨薇买下自己的吴逸群,而吴逸群又是万仙山太上长老、西北柱国将军府长史、吴族宗主吴澄思的真传弟子。吴逸群眼瞳又惊又疑的看向岳博以及其他吴族将领,谁能想到他们谋划这么周密的事情,竟然泄漏出风声,谁能想到眼前的一切,竟然是姜赫跟这群海盗联手给他们设下的陷阱?

吴逸群看向岳博的眼神也是极为复杂,心想要不是岳博及其姑母岳灵珑唆使,师尊吴沐思也不至于会为一件道器,将吴氏拖入这桩麻烦之中。

只是道器太难炼制了、诱惑太大了,吴氏崛起来数千年,除了宗门所赐的道器,这些年想要炼制一件真正属于吴族的道宝,却屡屡不得成功。

为了获得一件道宝,不要说收集千余灵胎了,甚至屠城灭国、发动战争都是在乎不惜的事情。

只是真正能替代去炼制天枢地元丹的灵胎,需要百里挑一。

为了聚集足够多的灵胎,师尊吴澄思除了安排在军中及各个郡府任职的嫡支子弟全力配合外,还从族中挑选五百绝对可信的精锐,冒充魔族,专挑偏僻的山村野寨下手——事后为掩藏痕迹,死在他们手里差不多有上百万的平民。

吴逸群知道这事泄漏出去,会对吴族造成怎样的打击。

当初挑选出来的五百精锐,实际就是现在进攻黑风寨两万私兵的武官。

先如今被黑风寨俘虏上百人里,就有七八人直接参与了此事,一旦真要让姜赫将人押送到西北柱国将军府或万仙山,随便用什么搜魂的手段,事情都将败露出来。

吴逸群难以想却到时候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他带着人手,秘密运送灵胎跟岳博交接,而不应该假借肖武山的手了!他们自以为借假肖武山之手转移灵胎,能将最后一丝蛛丝马迹掩藏,谁能想着肖武山会被姜赫跟眼前这伙海盗盯上了?

吴逸群原本不想打,但现在不打不行,咬牙对身周的几个将领说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不是他们死,就是吴族亡!曲岩谷之中,也就几千贼兵,只要我们能攻破贼寨,毁掉灵胎,或者将灵胎送出境,即便叫姜赫逃走,我们也能咬死是他勾结海盗、栽赃我吴氏!”

在场的高级将领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当下也没有什么话说,也不需要岳博劝说,三路兵马再度发动起来,而且是一次性往黑风寨压过去,想要一举将黑风寨碾得粉碎,令姜赫都没有逃跑的机会。

岳博、吴逸群他们要是知道陈海在黑风寨储存了一千两百万枚玄阳重锋箭,之前才消耗掉四分之一,或许就会做另一种选择,或许会先逃回去找吴澄思商议弥补之计,但所剩一万八千兵马不计一切的、像狂潮一样朝黑风寨扑过来之后,一切都迟了。

玄阳重膛弩咆哮起来,金属风暴席卷一切。

超级重膛弩每一波射出三十支暴炎重锋箭,不管吴氏子弟出不出手拦截,只是或近或远的化作一片片烈焰,往下方覆盖过来。

纵横交错的灵剑法宝,无数道符所化的剑气刀芒、冰锥烈焰、一根根比战矛还要锋利的岩刺以及冰盾、水盾、灵盾、火盾,在战场上激烈的碰撞着,天地元气彻底搅乱起来。

而陈立一切的底线,就是要守住重膛弩的阵地不被攻破,然后吸引吴族私兵不计伤亡的攻上来,利用重膛弩将吴族私兵密集而有效的射杀在城下。

岳博始终没有亲自杀到前阵去,但他在后阵施展术法神通也没有歇力,只是战局已经不是一两名道胎境强者躲在阵后施法就能逆转的了。

看着黑风寨前的战场有如修罗地狱,岳博将手中最后一枚地阶道符祭出,一点爆裂的炎意掠过十数里虚空再释放出来,随时化作一团十余丈方圆的烈焰火海瞬间将黑风寨一小段城墙笼罩进去。

灵蛟伏波大阵的灵罩虽然已经碎裂了多次,阵法师受反噬伤势太重,已经不能凝聚成巨蛟御敌。此时控制中枢阵器的朱自民还是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将灵蛟伏波大阵最后一点天地灵气摧动起来,化作一面巨盾,将那团烈焰封挡在城墙之外,接着他身子一歪,也就不醒人事了。

岳博的心也跌入到了谷底,此时他的灵海秘宫之中,早已经涓滴不剩一点灵元,就连道胎也由于过度榨取,萎靡不堪。

看前方尸骸堆积成山,岳博也是欲哭无泪,他自以为此战必胜、必定大胜、必定胜得轻而易举,谁能想到竟是这样的惨淡下场!

但他不甘心又能如何,此时只能与吴逸群等人,在最后二三百人的簇拥下,往山外逃去。

“要不要去追这些家伙!”赤军跃跃欲试的问道。

“哼,他们逃回去就能够活命了?”陈海冷冷一哼,不让赤军带人去追杀往山谷逃去岳博、吴逸群等人,让人将吴氏那些重伤、无力逃跑的将卒都当成活口证据关押起来。

经历如此残酷的血战,黑风寨城墙也是被打得一塌糊涂,整段整段的垮塌下来,死亡也差不多要有两千人,重膛弩也被摧毁掉三分之二,所储备的上千万支玄阳重锋箭,也都消耗差不多了。

岳博、吴逸郡逃出去,跟停留在外海的三艘战船人马汇合,黑风军没有足够的重锋箭、暴炎箭,想要将这三艘战船的人马留下来,可能还需要付出两三千人的伤亡,那就得不偿失了。

浑身浴肉的姜赫走了过来,说道:“吴氏做下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即便叫吴逸群、岳博等人暂时逃脱,待我等将人证、物证送回宗门,又岂有他们的命在?”

陈海点了点头,战事已了,此时精疲力尽的黑风军也都恢复了不少体力,开始收拾战场,陈海则引着姜赫、沙天河、杨隐回议事殿说话。

这一战整个黑风寨上下都精疲力竭,陈海也没有招呼其他人来侍奉,就亲自动手煮了壶灵茶。

火苗舔舐|着紫砂小煮壶的地步,很快就有一丝丝热气从壶口处冒了出来。

沙天河说道:“岳氏、吴氏虽然逃跑的人不多,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要我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赶在吴氏再派援兵过来之前,将所有的人证、物证送到魔獐岭,就不怕吴族还能翻案了……”

“……”陈海摇了摇头,说道,“吴逸群、岳博涉及此案,说明吴澄思就是幕后指使人——要是吴澄思此时已经闻讯赶到,我们在大漠深处被他带着人拦截住,将难以控制伤亡。”

在黑风寨,陈海他们能凭借封禁级法阵,阻挡天位一二境绝世强者的强袭,但离开封禁级法阵的保护,一旦被吴澄思率领一群强者盯上,那就太被动了。

“我亲自去魔障岭传讯,让三叔率兵马过来取人证物证,吴澄思再胆大妄为,也不敢袭击边军的精锐兵马的!”姜赫说道。

陈海心想唯有如此最妥当,当即让沙天河、赤军护送姜赫潜往魔獐岭立即去见姜明传。

**********************

三天后,姜明传就亲率两万精骑随姜赫赶来曲岩谷会合。

姜明传一到,看到山谷所堆满的尸骸,也顾不得心惊,就先去审问过三十多名知悉此事的俘虏。

虽然这些人都咬紧牙不肯说,但这些俘虏里那几个辟灵境修为的吴氏弟子,在姜明传道胎境后期的强者神魂压迫下,根本支撑不住多久就精神崩溃,什么都吐露出来。

再进入封藏人胎邪药的洞穴看到上百桶浸泡在药液里的物证,姜明传都忍不住要仰天大笑起来,对姜赫和陈海道:“好,好,好,你们这次为我姜氏立下大功了!我说前些时日吴煦那老鬼怎么整日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我看这盗取人胎之事,他多半也有莫大的牵连。要不是他通风报信,我魔獐岭为抓住多起屠寨血案的幕后真凶多次设伏,怎么可能一无所获?不过此事兹体事大,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姜寅老祖必有示下——我先将人证、物证取走,直接送回宗门,交诸宗议决此事,你们就在苍莽山再委屈一段时间,到时候必有大功赏赐下来!”

说完之后,他把目光转向朱明巍、魏汉等人,罕见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道:“不错,不错!”说完转身上了一头金毛狻猊,就带着人马押送人证、物证先回魔獐岭而去了。

朱明巍、魏汉等人连同陈海,此前都被姜明传、姜涵列为逃卒追杀,但现在他们为姜氏打击吴氏立下这样的大功,之前的小事自然也就轻轻揭过了。

直到目送姜明传所部的身影都被远处的沙丘遮住,陈海才与姜赫退回到寨子里,总算是可以放心的歇一阵子了。

“我三叔在魔獐岭被吴煦掣肘的厉害,这次总算是能扬眉吐气了,”姜赫感慨的说道,“而你立此大功,也要做好一些准备啊!”

陈海微微一笑,他不能暴露玉虚神殿的秘密,那他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劳,赏赐或许少不了,但万仙山的真君大佬谁会将一个来历不明的散修收入门下传授不二法门?

陈海倒也没有指望太多,就想着姜氏要是能借这次事情,将吴氏在魔獐岭军中的势力驱逐出去,只要姜明传、姜赫等人想有一番作为,一旦能重创占据天罗谷的魔族,他找机会回燕州,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董宁、苏绫和宁婵儿的倩影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也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零四章 罪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