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章 逼迫(十九)

第二百二十章 逼迫(十九)

烽燧之内,已经匆匆整理了一番。战死于烽燧之中的恒安兵,都被拖出去丢在了雪中,但是厮杀后留下的血腥气,仍然充斥在这烽燧内。

执必思力将自己的住处安在烽燧第二层内,虽然用毛皮遮挡了各处箭孔,但寒风仍然呜呜的从缝隙中直贯而入。本来执必思力年轻,仗着火力壮也无所谓。但执必贺突然到来,赶紧匆匆升了几个火盆拿进来。

烽燧内部本来就空间窄小,光线幽暗。火盆幽幽的红光浮动,将人影映在土墙上,恍若鬼魅一般。

执必部走入烽燧之中,一名亲卫忙不迭的在地上铺上了隔绝潮气的狼皮。执必贺缓缓盘腿坐下,寒风从箭孔缝隙中吹入,正吹在执必贺脸上,让老人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寒噤。

执必思力看见,忙不迭的招呼:“快!再在箭孔处加一些皮子!”

亲卫们闻声就要动作,执必贺却笑道:“不必,我还没老成这个样子。这些年享受太过,倒是这样让人精神爽利一些。放心,我倒不下来!”

执必思力在自己父亲身边盘腿坐下,用身体帮他遮住了箭孔处吹来的寒风。想问什么,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执必落落被擒,九姓鞑靼会盟失败。执必思力仓皇逃回执必部。

这次打击,对于从小就是被人看好的少族长,心高气傲的执必思力而言,如何承受得了?自然就是要谋划复仇,将自己叔叔抢回来,将云中城踏平,让那个单骑闯营的徐乐,跪在他的马前!

但执必思力少读汉人史书,从来都以自己思虑周密,不鲁莽冲动而自豪。甚或有点瞧不起身边那些以勇力自居,行事简单冲动的草原汉子。

虽然执必思力自觉受了绝大屈辱,哪怕豁出性命也要将这份屈辱报复回来。但执必思力也知道,冬日出兵,是自寻死路!

执必思力回返草原,对父亲的建言,还是冷静而周密。

先趁着九姓鞑靼无主,先将九姓鞑靼彻底吞并!然后等待冬日过后,再出兵深入马邑郡中,长久围困云中城,无论如何要将自己叔叔抢回来。这次深入,不以平灭云中城为目的,而是展现执必部的兵威和决心,刘武周如果是个识时务的人,很大可能,会将执必落落毫发无损的送回来,以换取执必部的退兵。

至于平灭云中城,再见识了恒安甲骑的战斗力之后,执必思力很理智的觉得这会是个长期的战斗,用不断的入侵在消耗了恒安鹰扬府的力量之后,再通过最后决战解决这个挡在执必部南下之路的阻碍。

这个过程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执必思力自以为都等得起。但凡要成大事,没有耐心怎么行?

汉人可以十年生聚,草原男儿又如何不能?

执必思力以为自己这个谋算已经算是周到了,一向稳重的父亲一定会采纳自己的建言。

可事态发展,却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

父亲沉思了三天之后,并没有挥兵去彻底吞并九姓鞑靼。而是下令王帐直属青狼骑动员!将执必家的家底都翻了出来。并遣人向草原深入的阿史那金狼王帐求援。

一月之后,阿史那金狼王帐,送来了大批牧奴,牲畜,马匹,甲胄,兵刃。阿史那家反应如此之快,这些物资人力虽然明言是借但提供如此之多,这一切都让执必思力感到不可思议。

阿史那家可从来不是这么大方的家族,在阿史那家族麾下虽然执必部也是可以打着王旗的大部,但这是用多少子弟的牺牲血汗才换来的。任何部族,对阿史那家奉献都远远超过所得。但是在阿史那家还坐拥着二十万以上的控弦之士的时候,任何部族都只能接受这个现实,草原上,就是这样一个法则!

但是这次阿史那家对执必部的支援,却是毫不吝惜。

在得到阿史那家的支持之后,执必贺顿时宣布,立即发兵,深入马邑郡,击破刘武周,夺回执必落落!

多少贵人苦劝执必部,但执必贺仍然一意孤行。并表示将以王帐青狼骑为主力,其余贵人各部,愿从则从,不愿从守着各自地盘过冬也罢。

最后从征贵人,不过十余家,二三千名狼骑而已。剩下的贵人,不少人也许在等着执必家大败亏输而归之后,趁势取而代之!

虽然对父亲的决断有着太多不解,但执必思力还是请为先锋,为父亲打开一条通路。

经历万险,终于穿过山道。只是行军,就折损了上千匹马,拿下四个烽燧,都是靠狼骑拼人命,一天之间就丢了五六十条人命,受伤的数十狼骑估计也很难熬过这冬日低温。

虽然旗开得胜,但是整支大军士气低沉,执必思力终于按捺不住了。

无论如何,也要问明白父亲为何做出这样的决断。如果只是向刘武周示威,以夺回执必落落的话。那么保留一支轻兵在马邑北面就是了,自己可以领这支轻兵,冬日在此转战,其余大部,赶紧撤回去也罢!

底下一层,放着的尽是夺取烽燧之时受伤的狼骑,一阵阵的呻吟声传了上来。随军巫医不知道在烧着什么草药,古怪味道弥漫整个烽燧。

看着儿子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执必贺慢慢的笑了起来。

“怎么,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走这一遭?还想不明白阿史那家为什么要大力援助我们执必家?”

一开始就指责自己父亲决断错误,似乎太过不孝。

汉人典籍学得算是略有小成的执必思力转着这个念头,决定先从阿史那家说起。

“父亲,阿史那家为什么这次竟然这么大方?就算是借,但从未有那部,能从阿史那家得到这么大的好处!”

执必贺冷冷一笑:“不还是义成公主么?可汗对这位大隋公主,言听计从。当年雁门郡,差点就要拿下大隋天子,整个大隋中原,我们突厥人各部都可以踏入,偏偏最后还是错过了。现下这么大方,也是因为这位大隋公主!”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章 逼迫(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