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零五章 回归

第八百零五章 回归

随着一蓬大火的燃起,苍莽山一战的最后痕迹尽皆被消除个干净。

两千人的伤亡对此时的黑风军来说,依旧算是惨亡惨重,但重创吴氏两万精锐私兵的骄人战绩,令诸多将卒的士气旺盛。

虽然在激烈的血战中,吴族私兵所携带的玄兵战甲、灵剑法宝以及作为制式配置的十二组诛魔战车,损毁颇为严重,但依旧是极为可观的收获。

毕竟被歼于曲岩谷的两万人,是吴族最精锐的私兵,即将是普通武卒所配备的,都是黄级以上的玄兵战甲。

要不是黑风军这两年储备了上千万支玄阳重锋箭,根本不可能赢下这一仗。

最终核算下来,稍加修复就能使用的黄级以上的玄兵灵剑法宝,计有三千余件,战甲近三千套,诛魔战车六组,青狡马以上的灵骑四千余匹。

其余的损毁兵甲战车,修复价值不大,都作为原材料收入库房。

这些私兵将卒所携带的丹药,很多都是增益修为、改养根骨,不能直接增益气血、回复法力,自然也就都成为黑风军的战利品,让黑风军之前捉襟见肘的丹药储备一下子就阔绰起来。

接下来,陈立最紧要的一件事,就将匠师营的力量都动员起来,将六组近二十辆诛魔战阵,统统加装风焰动力匣,改造成重型的天机诛魔战车。

即便不将四柱诛魔阵考虑在内,这些军中的制式诛魔战车主体也都是用玄阳精锐铸造,防御强度不比黑风军铸造的重型天机战车的车体稍弱。

姜赫只以为黑风军铸造天机战械的技术,都来自姜雨薇手里的那本天机残卷,只是没有想到陈海在黑风军推行天机战械的决心跟力度,比北陵塞都要强。

姜明传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的时间不见踪影,不过不时会派人到曲岩谷联络姜赫,通报最新的情况。

姜明传没有直接返回魔獐岭,而将人证、物证集中押存在北陵塞,然而放出风声促使燕台关长史吴煦阵脚大乱。

吴煦欲率部逃离魔獐岭,但全部落入姜明传设下的陷阱之中,是役,姜明传以诛逃剿叛的名义,或擒或杀,歼灭吴氏之前在燕台关驻军任耶路撒冷嫡支、旁系子弟共三千一百余人,吴煦此战道胎破碎、神魂破灭,仅剩一具空壳残存世间。

说起来还是姜明传诛杀吴煦的心过于急切了一些,以致在姜寅、姜晋两位姜氏老祖联同余苍真君正式发难,在万仙山以及西北域其他两大宗门的百万寒庶子弟胸中的怒火真正燃烧起来之前,吴氏就果断将所有滞留在召泉等外郡的嫡支子弟,全部召回吴族的发源地蒙城山。

吴澄思也直接从西北域柱国将军府挂印而去;吴氏另一位真君级人物、同时也是万仙山太上长老之一的吴澄远,差不多同时离开万仙山,回到蒙城山。

之后,吴澄思、吴澄远,将所谓“自溢身亡”的苏灵珑以及灵智被灭、形同白痴的吴逸群、苏博等人,派人交到万仙山处置。

且不管整件事对万仙山、对西北域诸郡的势力格局到底会产生多深远的影响,但整件事最终还是没有将盖子向世人揭露出来。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陈海、姜赫二人,在苍莽山等了两个月,拿到万仙山高层对整件事的最终处理决定,姜赫不满的发牢骚说道:

“也不知道师尊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到这时候都不将盗胎案的盖子都揭开盖子,令吴氏竟得喘气的机会?”

陈海长叹一口气,说道:“盗胎炼药,天理难容,这与罗刹血魔又有什么区别?不要说吴族做好叛乱的准备,而此事传出去,也会直接动摇万仙山在西北域与其他二宗三足鼎立的根基,虽然可惜,但姜寅真君为此妥协,大要也是迫不得已吧!”

这是万仙山十数真君级大佬共同的决定,已非陈海、姜赫两人所能更改,二人在这里随意聊着,忽而一道数尺长的金光划破长空,往黑风寨这边飞来。

姜赫脸sè一喜,打出一道玄光,将那金光召回到手里,却是一枚三寸金sè小剑。

姜赫把神念往金剑中探去,笑了笑道:“朱明巍、魏汉他们的赫免诏书已经下来,但他们之后何去何从,师尊嘱咐我带陈真人你到万华虚境走一趟再作商议,看来我以后要跟陈真人师兄弟相称了。”

陈海笑着应了一下,心想现如今吴氏必然要蛰伏一阵子,不会轻举妄动,他暂时离开苍莽山,短时间内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陈海将黑风寨交由沙天河、杨隐处理,又嘱咐赤源好好看管好赤军那个二货,他也不带什么扈从,跟随姜赫一起前往北陵塞,准备从那里绕道燕台关,乘坐浮空巨舟去万仙山。

他们几人轻便,很快就穿越了黑毛大漠,踏入了魔獐岭的范围之内。

在路上,陈海时不时能看到有哨卡的残桓断壁掩映在山崖之上。

姜赫皱着眉头道:“魔族对于北陵塞的侵袭,一直都没有停顿下来过,这些哨卡就是他们的杰作。这次除掉吴煦老贼之后,没有了掣肘,总算是能有一番作为了。”

陈海听得出来,姜赫对于吴煦也颇有微词,这也算是吴煦的取死之道。

几年不见,北陵塞又扩大了一倍不止,从外貌上看去,和城塞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感受着北陵塞的气息,陈海心绪也是一阵起伏,也不知道左耳把龙鼎拿去后,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

只是这一次实在太过仓促,他回北陵塞只是客人,否则一定要想办法进入地底灵穴见一见左耳。

进了北陵塞城门,桓温高兴的迎了上来,他虽然视陈海跟他没有什么交情,但从此之后大家就同为一脉,自然也是热情。

天sè已晚,补给燕台关的浮空巨舟要等到数日之后才会到魔獐岭,是以他们也不需要太过着急,当晚陈海就和姜赫在北陵塞住下。

姜赫还要梳理近几个月来北陵塞的防备,陈海则住到之前他在北陵塞的院子潜修、凝练灵元。

然而就在他设下外人禁入的禁制之时,左耳的声音忽而钻入了他脑海之中:“小子,这才几年没见,居然就成就道胎了已经,进境不慢啊。”

话音未落,左耳就直接穿墙走了进来。

陈海仔细打量着,只见左耳的模样虽然未变,但是相比起之前那黯淡的模样,身形却凝实了许多,龙鼎的功效果然神乎其神,居然能延续左耳即将走到尽头的寿元,甚至还让他的修为恢复许多。

见着左耳,陈海笑了一下,盘膝坐在地上,一副惫懒的模样道:“左师这些年收获也不小,从你身上的气息来看,怕是恢复天位境的实力了,只是在这北陵塞之中你大模大样的飘来飘去,也不怕被别人发现而来端倪。”

左耳笑了笑道:“这北陵塞之中就那几个小崽子,还能发现我的行踪?你这次一消失几年,看起来收获不小啊。”

陈海想起碧海胜境中的那枚定时|炸弹,将这几年远渡扶桑海所发生的种种事,一一说给左耳知晓,问道:“被困碧海胜境的秦川,左师可有印象?”

“秦川……”左耳波澜不惊的脸上顿时生动了起来,也为这个消息感到震惊不已,过了片晌,才冷哼一声说道,“我还以为这老杂毛早被群仙门炼成人渣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左耳似乎沉溺于对往事的回忆中,定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真是时也命也,想不到当初不可一世的幻云真君秦川不但没死,居然还被群仙门的渚碧老儿困在那大阵之中一万余年。不过,也幸亏如此,否则的话,当时要让将心魔大法修炼到第八重境界、又掌幻魂塔的秦川还在,当年我们怕是要输得更惨,连逃入血云荒地的机会怕是都不会有。”

看着左耳感慨的样子,陈海心中微微一惊。

这些年在星衡域,他道听途说,也能想象流阳宫当年的辉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如此强悍的流阳宫一夜之间就四分五裂了?

不过到这一步,陈立心想左耳也该将这万年秘辛向他揭开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零五章 回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