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十六章 邪门歪道

第一千一十六章 邪门歪道

“yīn桥拘魂!”
yīn灵教那位圣域后期者,低声轻啸。
啸声,和yīn灵的尖啸共鸣!
八座yīn灵筑造出来的桥,突被玄yīn之力,水一般渗透。
虚态的yīn桥,顷刻间,凝为实质!
从“庚金劫光阵”中交织而成的金sè光网,似再也不能湮灭任何一支yīn灵,八座yīn桥穿透金光,笔直延伸下来。
阵法中,每一个炼气士,眼中都悄然生出异状。
众人眼瞳深处,全部浮现出那八座yīn桥,无一例外。
仿佛,就在这一刻,八座yīn桥同时渗透向众人灵魂。
皇津南陡然失声尖叫。
他忽然感应出,真魂不受掌控,多年凝聚在真魂的灵魂意识,沿着一座座yīn桥,居然飘离而出。
他那清晰的真魂,突然有了模糊感。
此地,境界最弱者,聂天排名第一,他第二,然后为灵境中期的裴琦琦。
他骇然看向聂天。
聂天冷哼一声,掌心多出一枚青耀透亮的珠子,并将珠子对向眉心。
聂天那种扭曲痛苦的面容,因珠子出现,照耀着眉心,似乎一下子就解决了灵魂的麻烦。
裴琦琦一动不动,只是给他的感觉,却像是在不同空间来回穿梭。
裴琦琦也不被所谓的“yīn桥拘魂”影响。
唯有他,灵魂意识不断飘向八座yīn桥,苦不堪言。
“出来!”
那朵金sè莲花,被其释放而出,一朵朵金灿灿的花瓣,将他牢牢护住。
金sè的花瓣,烙印着一缕缕零散意识,形成奇异的光膜,开始对yīn桥发生作用。
一座座yīn桥,从他的灵魂识海,渐渐淡化,直至消失不见。
他暗松一口气,又打量其他人,然后就见到他的几位虚域麾下,精神恍惚,眼瞳深陷,似乎也被yīn桥给渗透了魂魄,灵魂意识一点点流逝。
“赵叔!”皇津南高喝。
圣域后期的赵衡,从阵法飞离,悬浮于天。
“哗啦啦!”
湍急水流声响起,一条接着一条,溪河瀑布从其圣域激射而出。
每一条溪河瀑布,都烙印着赵衡感悟多年的力量法决,有的溪河飘忽不定,有的沉重万钧,还有的锋锐无匹。
yīn灵教那位同级别的圣域强者,低低一笑,他那青灰sè的圣域,如被充气的大气球,急剧膨胀。
“请yīn神!”
一道颀长身影,就在他的圣域中,突然凝炼出来。
那道身影一显现,第九域的幽寒气息,仿佛受到牵引,从八方聚涌而来。
幽寒气息的飞涌,使得赵衡疾射向他的一条条溪河瀑布,半途结冻,化为一条条绵长的冰莹晶柱。
“肖长老!”
虚灵教的凌悠,骇然失sè,脸上写满震惊,“你们,竟然将肖长老的魂魄,炼制为yīn神!”
聂天也变了脸sè,出现于那位yīn灵教教徒圣域的,赫然就是碎星古殿死去的长老肖希壑。
只是,眼前的肖希壑俨然没了灵智,分明为炼化后的傀儡。
yīn灵教炼制的yīn灵,强悍者,都能调用生前的力量,这所谓的yīn神,显然更胜一筹。
肖希壑陨寂于第九域,他爆灭的圣域,散落于此域每一方天地,和此域已有了消融迹象。
就是因为他爆灭圣域余力的存在,yīn灵教的人,才能因地适宜地构成“冰天秘咒”。
此刻,他死去的魂魄,也在以融入此域的残留幽寒气息,在那人的指使下,向赵衡下手,以寒力冰冻赵衡的力量。
“请yīn神!”
另外七座yīn桥上,yīn灵教的教徒,也齐声高呼。
从他们的圣域和虚域中,同样渐渐浮现出一道道魂影,每一道魂影都清晰可见,仿佛为强者飞逸出血肉的魂魄。
只不过每一道魂魄,魂体都充盈着玄yīn之力,给人一种yīn森可怖感。
皇津南和他的麾下,看着yīn神显现,脸sè都变得异常难看。
那些yīn神,有很多都是他们以前熟悉的人物,出自碎星古殿、五行宗和虚灵教,都是战死在天yīn星域的三宗强者。
一道道yīn神,动用爆碎之后的域力,主导着yīn桥,瞬间和皇津南的麾下展开厮杀。
凌悠脸sè冰寒,“我虚灵教,也有三位被炼制为yīn神。yīn灵教炼制的yīn神,不记得生前的事迹,但能动用以前掌握的法决秘术。那些人,都陨寂于此,他们爆灭之后的域,余力没有尽数消散,还能稍稍动用自身域的力量。”
“呼呼呼!”
五大凶魂,从聂天手中的冥魂珠呼啸而出。
那枚冥魂珠,也高悬于聂天头顶,绽放出青蒙蒙的诡异光芒。
凶魂咆哮着,张牙舞爪,去撕扯离他最近的一座yīn桥。
那座yīn桥上,端坐着yīn灵教一位虚域中期的教徒,他望着五大凶魂飞来,脸上突显惊容,“凶魂,带着浓烈负面怨气的凶魂。如此手段……”
他突然注意到聂天头顶的冥魂珠,大惊失sè,“冥魂珠!”
“哧啦!哧啦!”
五大凶魂到了最近的yīn桥,利爪如钩,撕扯yīn桥。
凝入yīn桥的玄yīn之力,化为点点青灰sè光烁溅射,那座yīn桥中的yīn灵,发出恐惧的啸声,在yīn桥内瑟瑟发抖。
凌悠愣了下,扭头看向聂天,“你怎会执掌邪冥族的至宝?”
“偶然所得。”聂天道。
“我是说,你为何能动用?”凌悠再问。
“炼化了,就能动用了啊。”聂天奇怪地看着他,“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世间一切器物,不是炼化以后,都能为我所用吗?”
凌悠脸皮子抽搐了一下,欲言又止。
“凌长老,不必感到惊奇,聂天和其余人不同。”裴琦琦语气平静地说。
凌悠苦涩一笑,点了点头,“好吧。”
在五大凶魂的撕咬下,那座yīn桥,居然有即将断裂的迹象。
yīn桥上的那位yīn灵教的教徒,心急如焚,手忙脚乱地御动着yīn神,并释放更多的yīn灵,要修复那座yīn桥。
八座yīn桥,组成了一种yīn灵教的秘阵,任何一座yīn桥出了问题,阵法就破掉了。
yīn灵教修行的灵诀秘法,很多都是借鉴了邪冥族,对灵魂的感悟。
冥魂珠,恰恰为邪冥族至宝。
聂天敢来天yīn星域,就是因为听说yīn灵教的修行之术和邪冥族息息相关,冥魂珠便是他最大的依仗!
果不其然,冥魂珠一动用,五大凶魂就在蚕食一座yīn桥。
“八座yīn桥,其中任何一座被毁去,阵法就会破掉。”凌悠略显振奋,话语突然变多了,道:“你们应该也注意到,八座yīn桥延伸下来后,皇津南那位神子的麾下,魂力都在悄然流逝。”
“他们在战斗时,动用魂力的法决,威力也大幅度消减。这是因为,融入法决的魂力,也受到八座yīn桥的影响,一脱离自身,都会被yīn桥吸纳部分。”
“八座yīn桥,牵引汇聚魂力,事后魂力足够多,便能在yīn灵教教徒秘术下,缔结为魂晶。”
裴琦琦轻轻点头,“的确如此。”
yīn灵教的教徒,只出动八人,境界修为和皇津南的麾下相比,根本不占优势。
他们能撑得住局面,一方面是炼制的yīn神在发力,另外一方面,就是八座yīn桥的存在,令皇津南麾下的魂力迅速流失,连魂力构成的灵诀秘术,都威力消弱。
“本以为,你来天yīn星域,只是……”凌悠轻咳,“累赘”两个字,没有说出来,“未曾想到,你依仗邪冥族的至宝,还能对局势,造成巨大影响。第九域的危机,若能解除,我会禀告那三位,记你一功。”
“聂天,从来不会是累赘。”裴琦琦冷冷道。
凌悠哑然。
“呼呼呼!”
被五大凶魂啃噬yīn桥的那人,手忙脚乱地,从袖口征用更多yīn灵出来。
组成yīn桥的yīn灵,每每被凶魂捉住,大口吞咽,yīn桥出现裂口,他就要被迫填入更多yīn灵入内,以免yīn桥断裂。
他苦不堪言。
众多yīn灵教独有的秘法,他也连番施展,可在轰击向五大凶魂时,全然发挥不了作用。
控制yīn灵的本领,他娴熟于心,世间很多残魂凶鬼,在他yīn灵教的手段下,都能被制作,为其所用。
可五大凶魂,显然不在此列。
不多久,他多年囤积的yīn灵,便渐渐不够用。
五大凶魂不断蚕食yīn桥,气势更甚一筹,撕扯yīn灵吞食的速度,也在加快。
他慌神了,不由高呼求救:“栾长老!”
御使肖希壑yīn神的那位yīn灵教的强者,注意力都放在yīn神和赵衡身上,听到他的高呼,终分出一道魂念,观察他那边的异状。
“咦!”
他禁不住惊呼,似在顷刻间,就看出形势不妙。
“死咒宗!”
他发出一声厉啸,啸声瞬间传递到千里之外,如在招呼着什么人。
“死咒宗!果然有他们的人来!”凌悠冷哼,“冰天秘咒这类禁咒,yīn灵教是不擅长的。看到冰天秘咒,我就猜出来了,必有死咒宗配合yīn灵教行事!”
“死咒宗?”聂天疑惑。
“和yīn灵教一样,也是邪门歪道,数千年前,被四大古老宗门扫荡至灭门。残存的死咒宗门人,孤魂野鬼般鬼祟地生活着,从不敢光明正大地露面。”凌悠一脸不屑,“当年,轰杀死咒宗时,我也是参与者之一,我是亲眼看着死咒宗的宗主被彻底抹杀的。”
“我父亲的确死了,可我,却活了下来。”一个含着无穷无尽怨毒情绪的声音,初始极远,却在瞬间临近。
一名身上缠满纱布,脸上蠕动着众多咒文的诡异炼气士,突然在八座yīn桥后方露面。
那人到来时,谁都没有看,只是望着凌悠,“原来,你也是参与者之一!”
“死咒宗少宗,任元吉?”凌悠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早知道你还活着,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已晋入圣域中期。以修行速度来看,你的天赋,比你父亲还要胜出一截。”
“你们死咒宗修行之术,我心知肚明,你能这么快踏入到圣域中期,这些年造的孽,怕是不少吧?”
被称为任元吉的人,露齿一笑,笑容说不出的狰狞,“那又如何?你们四大宗门到处探索新域界,因你们而过度开采,沦为死域的还少了吗?我们死咒宗,还有yīn灵教的修行之术,和你们本质上有何区别?”
“我们至少不会屠宰同族。”凌悠冷硬道。
“我们死咒宗,不是人族?”任元吉讥讽。
“你们死咒宗,连人都称不上。比起yīn灵教,你们死咒宗更该死绝。”凌悠满脸厌恶。
……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十六章 邪门歪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