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就在今夜!

第二百六十四章 就在今夜!

危行路呵呵一笑,道:“武道之路,无止无休!又何来圆满之说?若是当真大圆满了,又何来之上的境界!”

云扬挠挠头,一脸灿然的不知该如何回话。

“所谓的十成大圆满境界不过是世俗中人,对于修途认知、自身修为境界一种以讹传讹的说法而已。”

危行路嘿然莞尔道:“不过,现在的九重山,九重天之说法,倒是有其道理的。只有登上了一座山,才能看到这山那边的一片天。但说到底,却仍旧只是看到,想要看尽这一片天地,势必要登上更高的山峰才可以。”

“然而天下人能够攀山越峰登顶之人,可谓少之又少。而那些已经攀登至高处的,也不会有什么闲情逸致,再回来广而告之。”

“所以这武道之路,就这么一直被蒙在云里雾里。正如我们各大门派,虽然知晓个中玄机,但门下弟子却也不会主动出来说什么,虽然有敝帚自珍的成分,却也不乏不屑说不好说的分别……”

“毕竟,有些境界,你到了,就是到了。没到,就是没到。这是丝毫做不得假的。懂与不懂、明白与不明白,泾渭分明!”

云扬静静地聆听着。

“武道之路,在天玄大陆这片天地,被各大宗门确认的,共有三重识别障;第一个便是那武道九重山的说法。在各大宗门,称之为山境。”

“一般人,修炼到九重山层次,便已经是去到了巅峰,而就一般情况而言,去到这个阶段的修者多数都已经垂垂老矣,无能再做突破。”

“然而一旦越过九重山这个境界,臻至更高层次,也就是世俗之人所谓的十成大圆满境界,便是去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其修为级数将得到一个飞跃;亦是在这个时间点,该修者会经历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部分念头通达、心性过人的武者,能够在这个突破契机中,发生返老还童的现象,令已呈老朽的身体,重复壮年的风采。以这一重突破为起点,被我们称之为天境,亦是我刚才提到的九重天境界,一个再度修途启程的开始起点。”

“现在是否有更多的认识?在我们宗门众人的认知中,从突破了所谓的大圆满境界,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踏入天境,进入了一重天!然后持续前行,直至晋升至九重天,又是一个从低到高的过程,但从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九重山是登山,九重天则是上天!”

云扬忍不住叹了口气,道:“那所谓的一山一重天……原来个中真意竟是如此,天境,才是绝大多数修者终其一生都无法涉足的境界,不愧是天境,果然难如上青天!”

危行路淡淡道:“难于上青天?这话对也不对,对于高深修者而言,这天没什么难上的,倒是九重天的每一重天,都是真正难登!其实一山一重天的说法,也不能全然算错,不过一些人一知半解,牵强附会之下闹出来的笑话而已。对于这种说法,我们门派就曾经讨论过,想必是某些达到了天境的人,有感而发说出来的一句话,将山境天境并列,大抵都是九重境界,但也因此而生出歧义,令到人听得似懂非懂,就以为一山一重天便为至理……虽然这说法对于寻常修者而言,确实也属至理,但对于高深修者而言,只为笑谈。”

云扬默然。

因为自己这么多年,也一直在这样的“笑谈”之中度过。

“至于在天境之上,尚有道境。”

危行路忽而苦笑一声,道:“但关于这道境的境界,我也仅限于知道个名字而已,并不知道那境界到底牵扯到什么层次……我之修为距离那个境界相差实在太远,连井蛙窥天都谈不到……嗯,我之前也曾经问过师门长辈,关于此境秘奥,然而长辈却说……提前知道,并非好事。等我境界到了,自然会知道……”

“所以武道之路……当真是长得很,全无尽头可言。”

危行路道:“道境,据我所知,乃是天玄大陆的终点。但,道境之上,却一定还有更高的层次!但更多的玄虚我却完全不知。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哪怕再有一百个层次,也远远不是武道的终点所在。”

危行路一字字说道:“武道修途,无终无结,仅有始尔!”

……

第二日。

危行路带着古古出去,云扬并没有开口问两人是出去做什么,只要自己清净就好。

这场大戏可是足足演了一下午一晚上,就算再如何的演技派,也着实是累。

“不会是去了百丈湖吧?”

云扬皱皱眉,耸耸肩:“还不死心啊。”

虽然云扬动念及此,却不再理会,要知这段时间里,又数度来回百丈湖。早已交代得清清楚楚;至少在短期之内,那麒麟鱼王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一条麒麟鱼出现在百丈湖中了。

而云扬在这段时间里,又将那种奇妙的烟雾吸取了三次,此际已经摸索出经验,那玩意需要十天累积才有可能出现一次,甚至还有可能不出现……

而就在这天早晨。

有一群奇怪的江湖高手,鱼贯进入了天唐城。

所有天唐城的高阶修者们,一个个都本能地生出一种感觉,似乎……整个天唐城的空气,突然沉闷了起来,那是一种yīn森森的感觉……

哪怕是在晴天白日,这种森然感觉也是那么的清晰……

就好像是yīn曹地府突然开了门,所有恶鬼全部涌入了人间一般!

甚至连天唐城的上空,也被突然涌至的大量yīn云笼罩了,蔽日遮天,晴空不复……

云扬对于天象最是铭感,此际观视天空变化,感觉着突然间yīn森森的气氛,心中不禁泛起一份直觉:“难道竟是森罗廷倾巢而出了?不会这么郑重吧?”

下午,云扬接到了一股yīn风送来的一张纸条。

“今夜斩杀何汉青!”

这张纸条上,充满了点点光斑,在云扬看完的这一刻,突然就自动燃烧起来,成为一片灰烬。

“今夜斩杀何汉青?”

云扬皱着眉头,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森罗庭终于要出手了。

但是……真的这么容易么?

若是那把刀不在,斩杀何汉青,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森罗庭的力量也是处在巅峰的战力,对付一个春寒尊主,出动几位王者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只要这几位王者都是一殿秦广王那样的修为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多了那么一把刀&……而且这把刀,比何汉青还要强横。

那么森罗庭想要斩杀何汉青,就有了难度。说不定,会功败垂成。

“但这对我来说,乃是天赐良机。或许,杀死何汉青的机会,只会有这么一个。怎么能够因为森罗庭的判断失误而错过?”

云扬皱着眉头。

“确定一下,危行路和古古,是不是真的在百丈湖。”

老梅答应一声,迅速而去。

“白衣雪。”云扬沉静的说道:“今夜,便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白衣雪面sè如同苦瓜一般。

这个任务,还是没有躲过去啊……罢了罢了,拼了这条命就是!

……

何府。

何汉青何老大人感觉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非常的倒霉。

不,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倒霉!

先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久违的凌霄醉找上了自己,还连个起码的名目都没有,直接蛮不讲理的将自己打成了重伤。

说实话,何汉青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霄醉当时说的话,其实就是一个幌子:这些事儿,你凌霄醉早就知道!想要收拾我,你有无数的时间可以。

可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

一下子将自己打伤,然后就此飘然而去。

这算是个什么说法?

这整件事情下来,全盘的云里雾里,莫名其妙。

何汉青甚至希望凌霄醉直接挑明自己春寒尊主的身份,自己自有辩驳的余地,这个不用凌霄醉相信,只要凌霄醉之外的人相信就足够了,而凌霄醉只要将针对自己四季楼堂主的事实摆上台面,楼里自然有人会出面对付他,自己完全不需要再考虑提防他的事!

但是现在,凌霄醉针对的乃是何汉青,不是春寒尊主,四季楼的高端势力断断不能介入,一旦介入那就是四季楼破坏彼此的约定在先了!

凌霄醉实力太过强悍,何汉青无可奈何,只能暗气暗憋,专心养伤,可就在其疗伤才刚稍稍有点起sè的时候,何府突然着火了,整个宅子全都被大火烧毁。

这场大火非但来得突兀,而且绝非凡火,若是寻常火灾,以何汉青手下偌多高阶修者,随便发几掌,或者散水为雾或者鼓劲成风都可扑灭火势,可是那一场大火,无论掌风拳劲,鼓风洒水尽都无效,只能眼白白的看着火舌将何府彻底吞没,付之一炬。

何汉青初初有怀疑过这是火尊出手,但,事后却又没有了动静,难以定论。

一场变故下来,虽然何汉青存身于隐秘暗室,未受波及,却仍旧为这波骤来之变故干扰,外加提心吊胆,静心无能,致令其内伤又更沉重了几分。

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间,不期然又跳出来一个白衣雪。

这个家伙,更加的莫名其妙!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四章 就在今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