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逼迫(二十)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逼迫(二十)

义成公主!

想及这个名字,执必思力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

突厥可汗传承,同样充满了血腥暴力。莫何可汗将位置传给了弟弟处罗侯可汗。但当处罗侯死去之后,阿史那家两可汗并立,分别为莫何可汗的儿子都蓝可汗。还有处罗侯可汗的儿子启民可汗。

都蓝可汗不断攻伐启民可汗,启民可汗无奈降隋。那时候为了分化瓦解势大的突厥,开皇天子就以宗室女称义成公主下嫁启民可汗。

在得到了隋朝的支持之后,启民可汗重振旗鼓,与都蓝可汗继续缠斗下去。突厥人的鲜血,洒满了整个草原。而执必家,就是在这漫长的战事当中渐渐崛起的。

最终启民可汗击败都蓝可汗,成为草原霸主。义成公主始终相伴启民可汗身边,争取大隋援助,为启民可汗安顿后方,据传在最紧急之时,还曾经亲自领兵上阵,击破偷袭汗帐的都蓝可汗军。

不知不觉中,义成公主已经成为突厥汗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拥有属于自己的狼骑。

大业五年,启民可汗病故。现在掌握突厥汗庭的始毕可汗立。按照草原风俗,义成公主又嫁于始毕可汗为妻。地位之重要,更过以往。

这么些年下来,义成公主早就将自己当成一个草原女子。执必思力记得自己年少时觐见汗庭,曾经见过义成公主一面。这汉家中年妇人,已经纯然草原装扮,风韵犹存。但眉眼之锐利,过于男儿。目光扫过,汗庭阶下那些大小部落头人,无不战战兢兢!

草原上下,对义成公主,无不钦服。唯一让大家有些腹诽的是,义成公主对大隋仍然有香火情分在。

虽然当年启民可汗是大隋一手扶植起来的,但突厥人上下都以为,这些年来,突厥为大隋守边,与桀骜不驯的都蓝可汗血战,这情分也都还干净了。就算未曾还干净,又能如何?草原上从来都奉行弱肉强食的道理。当年大隋强盛,突厥内部混战弱势,自然就会老实听话。但突厥强盛,大隋混乱衰弱,那突厥要从大隋身上血淋淋的割下几块肉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当大业十一年,大业天子巡边,始毕可汗动用数十万狼骑,击破雁门郡三十九城,将大业天子包围在雁门城中,眼看就要功成,擒获隋朝天子,打开深入中原大门之际。这义成公主却轻骑而来,苦劝始毕可汗退兵,最后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改变突厥命运的机会!

其时在雁门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隋和始毕可汗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利益交换,义成公主到底又用什么言辞说动了始毕可汗,没有一个人知道。可并不妨碍突厥上下,深恨这位抛弃故国,为阿史那家崛起奉献了几乎一切的女人!

可始毕可汗对义成公主宠信如故,义成公主在突厥汗庭的权势也依然如故。只要有所建言,始毕可汗几乎也都是言听计从。

却没想到,这次阿史那家全力支持执必部冬日出兵,却是这位让突厥人想起来都满心别扭的义成公主所推行的!

执必思力当即就站了起来:“怎生是她?”

执必贺冷笑一声:“如何不能是她?现下大隋风雨飘摇,河东那唐国公李渊要起兵。杨家人最忌惮的可就是他!这个时候老头子决定冬日兴兵,义成公主还盼着老头子能据有整个马邑郡,牵制住这唐国公不能西向长安。这些家当,大多都是义成公主从属于她的帐落中挤出来的。这位公主,真是心心念念她出身的大隋…………”

说到这里,执必贺忍不住都微微摇头慨叹:“当年不过一个普通宗室女而已,出嫁前才封了公主,又没得杨家什么好处,这又是何苦来哉?”

执必思力忍不住声音就大了起来:“冰天雪地里穿行山道,就折损了近百狼骑,拿下四个烽燧,又是近百狼骑的消耗。执必家能有多少狼骑?就算义成公主给了点东西,此次南下,也是败多胜少!父亲你怎么就…………”

最后执必思力还是将指责父亲的话咽了下去。虽然父亲决断,执必思力一力遵循,甚而还请为先锋。但真正开战,面对着一道道恒安鹰扬府的防线,对着奇寒的天气,对着远处那支据于云中,强悍绝伦的恒安鹰扬兵,在拿下四个烽燧,就死伤近百之后,执必思力终于忍不住质疑自己父亲!

此时退兵,犹未晚矣!

执必贺看着将话咽了回去,却仍然望着自己的儿子。

自己这个儿子,一表人才,少爱汉人之书,自己疼爱他,也就由着他去了…………

现在看来,却是有点忘记突厥人的本份了…………

突厥人是什么,草原上的狼啊。狼一旦衰弱,在草原上,就会被同伴毫不留情的吞噬。而狼一旦看到可以下嘴的东西,就会狠狠扑上,一口咬住,绝不放过!

狼只有这样不断的吞食猎物,壮大自己,才能在这世道上生存下去。稍一不慎,一旦衰弱下去,就会变成别的狼口中的食物!

执必部去岁大败,已经地位有些动摇了。不然执必落落岂会冒险潜入云中,去收服九姓鞑靼?

结果执必落落失陷云中。

折了这么一个能征惯战的阿贤设,就算这个冬天平安无事的熬过去了。等到开春,还不知道有多少部族,想取代执必部的地位,也能在阿史那家之下,打起王旗!

幸得是执必落落失陷云中,带得开始试图和执必部接触的王仁恭麾下大将张万岁,也同样失陷了。这一切,终于导致马邑郡双雄矛盾激化。而原来还扭扭捏捏于要不要借重突厥人力量的王仁恭,终于再不顾忌什么了。

出兵前的时日,除了等待阿史那家给予的援助之外。执必贺就一直在等待南面来人!

王仁恭刘武周双雄相争,结局只能是你死我活。在彻底撕破脸之后,必然会有人前来联络,一定会借重执必部的力量!

而最终执必贺,还是等到了。

儿子倔强的看着自己,一副在鼓起勇气,拼死也要建言自己退兵回去的模样。执必贺也没让执必思力纠结太久。轻轻拍了一下手掌。

两名亲卫,将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引入昏暗的烽燧二层。那人影将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汉人面孔,三绺长髯,风度绝佳。

“王郡公门下,参见少王。”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逼迫(二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