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零七章 万华虚境

第八百零七章 万华虚境

第八百零七章

从魔獐岭乘坐浮空飞舟,数日便到回到万仙山。

这次和姜赫、陈海一起回万仙山的,还有姜赫在北陵塞看重的一些个扈从。这些人在几年之间为姜赫立下了汗马功劳,颇得姜赫青睐。

姜赫成就真传弟子之后,除了从家族内部获取资源外,也开始有意识的招揽一些能征勇战的将卒或散修作为扈从或门客,培养自己的嫡系力量。

趁这个机会将他们带回到万仙山来,让他们长长见识,也或在人杰地灵的宗门之内潜修一段时间,巩固修为。

这次有姜赫陪同,这次来万仙山就没有如同姜雨薇那次凄惨。

得了姜赫到来的消息,姜氏的执事早就已经候在那里。

下来浮空巨舟,姜赫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年修士,眼睛一亮,紧了两步过去施礼道:“怎么劳动王伯您出来了,师尊他老人家可在万华虚境!”

王伯看了看姜赫,满意地点点头,笑着道:“你在外面历练了几年,果然慢慢培养出了一些为将的威严来。你师父在白云台呢,另外余苍真君以及大老祖今天也跑到白云台作客,你们直接去白云台吧!你的这些扈从,我就帮你带到孤云峰调教调教。”

陈立知道姜氏目前有三个天位境老祖,姜涵的父亲姜晋虽然正值修为的巅峰期,却是姜氏一族三位老祖中年岁最大的,姜氏族人都习惯称之为大老祖,或大祖宗。

姜晋此时也是万仙山玉皇峰一脉的宗主。

也就是说,陈海即便侥幸能拜入姜寅门下,也是列入万仙山玉皇峰的门墙之内,要拜姜晋为宗主。

姜晋此时竟然与余苍真君都在姜寅的住处,是为其他事,还是推算着他与姜赫今天回万仙山,专门堵他们的?

姜赫却没有多想,回头身后带回来的扈从,朝老者揖礼道:“要麻烦王伯了。”

白须王伯盯着陈海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就是那苍牙子?”

眼前的这个王伯,虽然有道胎境巅峰的实力,但早已经过了巅峰期,寿元都快到尽头了。

不过,此人让平时都难免带有些傲气的姜赫如此温顺知礼,陈海猜测他的身份不简单,可能是姜寅最信任的扈卫之一,当即施礼道:“陈海见过王真人!”

见陈海的模样,王伯捋着长髯,也没有过分亲热地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化,一定要好好珍惜。”

吩咐完之后,王伯也不拖沓,就将身后的两头焰羽鹤交给姜赫、陈海,带着其他人转身离去。

这两头焰羽鹤赤身白喙,站在山崖前顾影自盼,羽翼展开有如烈焰燃烧,不过才一丈多高的禽躯,应该是生长不足百年的幼鹤,但焰羽鹤是仅比蛟龙稍弱一级的灵禽,天生就驾驭火煞罡元的神通,即便是幼鹤,寻常的明窍期好手也不是它们的敌手,这时候左右顾盼之间,自有一番威严。

陈海翻身上了焰羽鹤,感受到那点淡淡的炎意波动,体内凝聚而成的七十二个火鸦精魄都活跃了起来。

那焰羽鹤也能感受到陈海身上一丝丝的炙阳真意,也是一阵亲近。

它蜷着脖子理了理自己的羽毛,仰天轻鸣了一声,振翅直入蓝天。

顶着猎猎罡风,陈海无暇顾及脚下的壮丽河山,好奇地问姜赫道:“那王伯是什么来历?应当不是你姜氏族人,却叫你如此诚惶诚恐?”

姜赫笑了笑,回道:“王伯本名王伯当,乃是师尊刚成就天位境、到军中任职时的部属。王伯虽然是寒门出身,但他的资质、根骨极其不凡,令师尊都要自叹不服,仅仅是身出寒门,当时还无法获得万仙山的真传绝学。一次诛魔血战中,师尊身受重伤,又陷魔兵重围之中,最终还是王伯拼命将老祖给救了回来。只是这一仗王伯道受伤更惨重,道基也受损,终究是无法踏出那最后一步。虽说王伯这些年都没有怎么随师尊出征了,但师尊身边的扈从精锐,都是王伯一手训导出来的……”

陈海点点头,没想到这个青衣老者,竟然是姜寅扈卫营的总教习,想来除了深得姜寅信任之外,还深谙兵术。

姜寅虽然这段时间为了避嫌,退回到万仙山休养,但他好歹是帝京正而八经册封的西北柱国大将军,身边扈卫营常例编两万武卒,可是要比吴氏派去攻打黑风寨的两万私兵强悍多了。

这些年姜寅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也有他这些年所组建这支扈卫营的功劳。

一路上,姜赫给陈海说了一些万华虚境的奇特之处,说话间,焰羽鹤鸟飞到了一处奇特的空间,那空间上下左右前后望去,尽皆是青山隐隐、猿啼阵阵。

姜赫控制着焰羽鹤停下,打出道道灵光道诀,前路才霍然开朗了起来。

陈海在机缘巧合之下离开地球后,自认为对于这些奇山异景已经有了免疫力,然而此时看到万华虚境,还是不禁赞叹不已。

在万华虚境之中,陈海的神识根本就延伸不了几里,但能看到数座大小不一的山峰飞悬半空中,分外的惹眼,暗想必是比庚阳金雷阵更强悍的天地大阵,借万仙山主灵脉的天地伟力,才有可能造成眼前的奇景,心想这里或许是整个万仙山的中枢阵眼之一。

这万华虚境之中的天地灵气,要高出外面两个层次,都不用如何施为,陈海就能感受到那精纯的天地灵气仿佛往身体中涌聚一般,分外的舒爽。

焰羽鹤在万华虚境之中飞快地穿行着,那山峰看起来只有几十里远,焰羽鹤却足足飞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抵达诸多飞天巨峰中间的那一座。

下了焰羽鹤,陈海守着仪节跟在姜赫身后,顺着一条蜿蜒石梯,拾阶而上,来到半山腰间的一座白sè石台前。

陈海心想这里应该就王伯所说的白云台吧?

石台数百米方圆,洁白如玉、正面光滑如镜,这时候已经数人等候在那里,除姜寅、余苍真君外,就见姜涵赫然陪着一名华服中年人,气势轩昂的眺望山野,不用姜赫说,陈海也知道此人就是姜晋。

姜赫轻咳了一声,下意识整了整衣冠,这才带着陈海走了过去。

“姜赫(陈海)参见几位真君。”

这是陈海第二次见到姜寅,只见这位在西北赫赫有名的金剑仙气息越发的内敛,无论陈海怎么打量,都感觉这人仿佛就如同普通人一般,显然在这几年,姜赫的修为有上了一个层次。

对于陈海的打量,姜寅丝毫不以为意,他和身旁的三人停了话语,把眼睛向陈海一扫,陈海顿时就觉得,仿佛一盆冷水直接浇灌到自己头上一般,直感觉浑身上下都好像被姜赫看了个精光一样。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面对秦川的时候有过一次,可是秦川乃是天位五重,而姜寅才是什么修为?

陈海身上有诸多秘密在身,这一刻也是心底发凉,怕内心所有的秘密都叫姜寅这一眼都看过去。

陈海强自按捺住自己想要转身而逃的冲动,硬生生俯身在那里。

好在那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姜寅也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就直接跟姜赫说道:“赫儿,你这次做得很好。虽说都叫吴氏嫡支都逃回蒙城山,我们并不能揖拿真正的凶手,但以后军中少受吴氏的制肘,你跟明传他们,就能有更有所作为。这些,是你和这位小友一手促成,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姜赫虽然此时心花怒放,但是表面上还是镇定地道:“师父一直教导姜赫行人做事要顶天立地,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可不敢跟师尊讨要赏赐,师尊一定要赏,就赏给陈真人吧!”

余苍真君微微一笑,他都觉得姜赫这小子太圆满了。

姜寅眯着眼睛道:“你这小子,也忒圆滑,你冲击道丹的真识道意乃是燎原真意,只不过是中三品而已。我这里有一枚万年火髓珠,乃是我游历之时斩杀一头修炼上万年却还祸害地方的火蜥妖兽所得。这火髓珠,实是这妖兽所修炼的妖丹,其中蕴含极为精纯的火之道意。你若是能将之炼化,将你的道之真意提升到上三品也说不定。其余的赏赐和宗门功绩,还少不了你的。”

说完一弹指,将一团拳头大小、温润无比的赤红珠子送到了姜赫面前。

姜赫此时掌握中三品道意,只能说是有少许成就天位真君的希望;而领悟了上三品的道之真意之后,只要不是意外陨落,无一例外都能成就天位真君。如此一来,姜赫怎能不大喜过望?

他飞快地将抢也似的将师尊姜寅手里的万年火髓珠收入储物戒之中,连连叩谢不已。

姜寅也是了解姜赫的子性,便由着他去,这时候才将头转向陈海,随意地问道:“这位小友,赫儿在此前的信函里也提及你希望入我万仙山修行,虽然诸脉真传弟子都有严格标准,但也并不是没有破例的可能……”

“这个怕是不妥当吧?”不等姜寅把话说完,姜晋就不紧不慢的跟了一句……

看网友对 第八百零七章 万华虚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