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十九章 裂骨大君!

第一千一十九章 裂骨大君!

踏步而来的骸骨族族人,骨身晶莹如玉,碧绿sè的眼瞳,像是剔透的绿翡翠。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令天yīn星域的第九域,都仿佛要崩裂开来。
“轰隆隆!”
周边领地,不断有震天轰鸣响起。
很多裂开的大地深处,埋着的人族尸骸,纷纷显露。
尸骸中,缭绕着的死亡之力,宛如找到宣泄口,从尸体内漂浮出来。
那位体型庞大的骸骨族族人,张口一吸,灰白sè的死亡力量,就被其吞入口中。
“还不错。”
那名骸骨族族人,以字正腔圆的人族语言,狞笑着说道:“yīn灵教做事靠谱,以千万族人尸骸,请动我出手,代价够了。”
“裂骨大君,看到那个小子了吗?”帕格森指向聂天,“我在碎灭战场所见的那人,就是他了。当时,我还不太肯定他的身份,没料到居然是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这家伙和我族,还有那么一点渊源,他手中持有一具,以我族一名八阶族人尸骸,炼制而成的傀儡。”
“星辰之子么?”被称呼为裂骨大君的骸骨族强者,绿幽幽的眼瞳,泛着诡异光芒,“可惜,境界实在太弱了一点,轰杀他,只会令碎星古殿心痛一阵子。要是其他几位星辰之子,分量可能更重一点。”
两位骸骨族族人,讲话间,已踏入战场。
yīn灵教的教徒,还有那我死咒宗的任元吉,见他到来,神sè明显一喜。
凌悠和赵衡两人,看到他时,则是轰然变sè。
“骸骨族,裂骨大君!”
“死亡血脉,为九阶的高阶!”
“他,竟然也被yīn灵教、死咒宗请动,于天yīn星域现身?”
所有知晓“裂骨大君”名号者,心情都沉重至极,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骸骨族的“裂骨大君”既然能来,邪冥族和骸骨族其余大君,是否也已踏足天yīn星域?
其余域界中,那些神女和星辰之子,会不会也将遭遇异族强者?
yīn灵教在天yīn星域,究竟聚集了多少力量?
就连凌悠,都开始担心,担心他们被困第九域,即使姬元泉能察觉,是不是真的就能腾出手来,化解第九域的凶险?
娄红烟,方塬,司空错这类天之骄子,在别的域界,遇到的麻烦,怕是不会比他们小。
姬元泉、莫珩和陆界峰三位神域,当真就能在天yīn星域,斩杀yīn灵教的教主?
“裴小姐!”
一念至此,凌悠扬声高呼,以眼神示意。
他在催促裴琦琦脱离第九域!
“裂骨大君”的到来,令凌悠生出不妙,觉得任由裴琦琦继续逗留第九域,后面想要脱身,会更加艰难。
趁着还没有更多外敌显露,裴琦琦最好趁早离开,别再冒险下去。
“骸骨族九阶大君!”聂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忽然意识到yīn灵教的教徒,击杀肖希壑等人后,还敢留在天yīn星域,等候三大古老宗门后续的力量涌入,恐怕不是不知死活,而是另有图谋!
“聂天!”裴琦琦低呼。
飘荡在三位虚域内的逸电舟,倏然爆碎开来,刻画在逸电舟内部的,一座座空间法阵,威力尽显。
无数明耀的空间波纹,随着逸电舟的爆碎,无声无息地荡漾开来。
虚幻之域瞬间变得扭曲暴乱。
裴琦琦的身影,从那虚幻之域内,一闪而出。
仅一霎,她就在聂天的星舟冒头,微凉的左手,主动伸出来,抓住聂天的臂膀,脸sè出奇凝重地说道:“我们该走了。”
“他呢?”聂天指着脚下,昏厥过去,被一滴滴水珠裹着的皇津南。
“我说了,我只能带你离开。”裴琦琦眼神没有一点波动,“他只是凡胎肉身。”
“裴小姐!求你带上我宗神子!”赵衡大声疾呼。
“无能为力。”裴琦琦漠然不动。
“任元吉,你缔结的冰天秘咒,可是有什么缺陷?”裂骨大君绿莹莹的眸子,瞄了一下和凌悠于虚空激战的死咒宗现任宗主,“为何会有人觉得,在你的冰天秘咒下,还能从容离去?”
任元吉也很奇怪。
他以圣域中期修为,硬抗凌悠,域内散落着无数骨片、皮肉、干瘪脏腑,那些物件都以死咒宗的秘咒之术,刻画着歹毒咒文。
咒文和冰天秘咒还存在着玄妙联系。
就是因冰天秘咒存在,他也能动用死去的肖希壑的余力,暂时能挡住同样精通寒冰之力的凌悠。
那众多咒文,闪烁着,像是在骨片、皮肉、干瘪脏腑中,开出一只只眼睛。
任元吉暗自感应,眉头皱起,喃喃道:“冰天秘咒,并没有丝毫裂开的痕迹啊。完整的冰天秘咒,就连姬元泉那老怪,都休想轻易洞穿虚空,以空间通道降临于此。眼前的丫头,虽然奇特,莫不成比姬元泉都厉害不成?”
他困惑不已。
裴琦琦瞪着聂天,缓缓吐出一口气,体内血脉轰然爆发,不由分说道:“我带你走!”
不等聂天反应过来,那块不规则棱晶,便从其掌心飞出。
棱晶显现霎那,裂骨大君碧绿sè的眼瞳,终显惊sè,“是那件曾经出现于碎灭战场的空间至宝!”
任元吉也尖叫:“此物,怎会在她手中?”
“走了!”裴琦琦不给聂天讲话的机会,玄奥莫测的血脉,顿时掀起空间异变,她掌心那块不规则棱晶,其中一个棱面,如在顷刻间,打通和虚空乱流地的连系。
裴琦琦半边身子,已悄然融入那棱晶的棱面。
没有借助空间裂缝,那棱晶,一面面的镜面,仿佛就是一个个现成的空间通道,能和虚空乱流地无数空间秘点互通!
“皇津南带上吧?我以气血庇护他一程,真活不下去,算他命薄!”聂天大喝,“他若留下,只有死路一条!”
裴琦琦眼神挣扎,犹豫不决。
聂天并不知道,多带一个皇津南,对她会造成多大负担。
“皇津南和我并肩作战多次,我不想看着他白白死去。”聂天请求。
裴琦琦一咬牙,点头道:“好吧,不过他能不能活下去,我不敢保证。”
“我明白!”
……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十九章 裂骨大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