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十章 惊世之战

第一千二十章 惊世之战

裴琦琦用力一拽。
聂天的半边身子,水溶大海般,融入棱晶其中一面。
“咻咻咻!”
一道道猩红血气,如赤红麻绳,捆缚着皇津南。
圣域后期的赵衡,主动散去力量,裹着皇津南的巨大水滴,蓬地溅为水雾。
聂天含有生命玄妙的气血,长驱直入,顺势化为鲜红血膜,取代水滴,包裹着皇津南。
“呼!”
棱晶内,裴琦琦拉扯力加重。
聂天抱着皇津南,一起消失进棱晶,如在不同时空内来回穿梭。
极为动荡凌厉的空间利刃,千万刻刀般划落,聂天如置身于一个流光溢彩飞逝的诡异通道,飞逝的流光,能碾碎一切般。
“哧啦!哧啦!”
聂天很难知晓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到被他抱着的皇津南,还有他自身,不断被流光刺击。
那裹住皇津南的血膜,不断崩裂,又被他气血灌注下,飞快重聚。
深入骨髓的刺痛,从聂天每一块皮肉传来,他浓郁的生命血气,从筋骨、脏腑、鲜血狂涌而出,去堵截渗透的空间异力。
裴琦琦的身影,在这流光溢彩的怪异通道,模糊不清,如飘渺的仙,无体的鬼物。
这次的空间穿梭,和他以往乘坐域界之门,借用空间传送阵截然不同。
飞逝的流光,始终在伤害着他,也在针对着皇津南。
唯有裴琦琦,在其中似乎完全不受影响。
穿梭,持续了许久许久,聂天痛不欲生,不知去向何处。
“嗤!”
忽然间,他像是从那诡异通道,活着走了出来。
下一刻,他就发现他站在一块巨大的外域陨石。
裴琦琦皱着眉头,站在他前方,有众多细小的空间光线,游弋在裴琦琦晶莹肌肤表面,仿佛是她的血脉天赋烙印的神妙。
他手中,奄奄一息的皇津南,痛苦呻吟着,似要渐渐醒来。
庇护皇津南的血膜,已然消失,其雄健躯体,布满纵横交错的血痕,血痕极为纤细,但并没有深入骨髓。
聂天再看自身,发现交织在他身上的血痕,比皇津南身上还要多,密密麻麻宛如蜘蛛网。
他的伤势,和皇津南相比,显然更重。
只是,因其强悍的躯体,那些伤痕在生命血脉的作用下,没有一滴鲜血流淌。
绽裂的伤口,还在迅速愈合。
“一身血肉精气,耗去八成,皇津南还是被重创了。”聂天脸sè严峻,看向背对着他,沉默不语的裴琦琦,“裴师姐,你……”
“算你们命硬。”裴琦琦转身。
聂天猛然变sè。
裴琦琦脸sè苍白,眼瞳神采不见,旺盛的血脉气息,也变得微不可查。
她不时晃悠着手臂,指尖,有碎小光烁,炸裂开来。
“我,短时间没了再战之力。”她缓缓坐下,一枚枚含有空间之力的灵石,从其袖口虚空漂浮着。
灵石中,一缕缕动荡的空间之力,汇聚向她。
她之前的体形,都显得瘦弱一截,颧骨深陷,像是被人抽离了旺盛精血,萎靡不振。
此刻,随着空间之力的灌注,她干瘦的身子,似在一点点变得饱满。
“对不起,让你劳神了。”聂天致歉。
裴琦琦低头,看着不时痛呼,却尚未苏醒的皇津南,淡然道:“没事,只要死不了就成。”
“我们现在何处?”聂天道。
“离第九域最近的一块陨石,陨石出自一个碎裂的死星。”裴琦琦伸手,指向环绕着寒雾的半球形天地,“那便是第九域,还是被冰天秘咒冰封着。”
聂天凝神细看,只见在他们和第九域之间,充斥着无数绚烂光芒。
“那些!”聂天骇然。
这块陨石,和第九域中间的星空,不知何时起,多出了一艘艘星河古舰。
那些星河古舰,有的属于三大古老宗门,更多的,似乎为yīn灵教、死咒宗,还有骸骨族和邪冥族的星河古舰,也在其列。
一艘艘星河古舰,喷吐着毁天灭地的能量波动,如鲨鱼在深海撕咬。
“蓬!”
一艘造型奇特,巨大飞鸟形态的星河古舰,被巨型的光刃斩中,于星空爆灭。
一辆辆鸟雀形的战车,从爆裂古舰分裂出来,每一辆战车上,都站着几个到十几个不等,死咒宗的门人。
星河内,星河古舰的残骸,遍地都是。
人族,邪冥族,骸骨族的尸身,四处漂浮着,同样随处可见。
“第九域之外,怎突然爆发如此恐怖的星河之战?”聂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皇津南终悠悠醒来,他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变天了。”
第九域周边星空一处,有一团涌动的黑sè漩涡,如妖魔张开的森森大口。
从那黑sè漩涡深处,忽然飞出一艘纯粹由骨头堆砌而成的庞大战舰,战舰上,骸骨族族人,斗志昂扬,纷纷动用死亡之力。
第九域上方,有一个巨大人影,突然壮大开来。
那人影,仿佛由域凝成,隐隐可见为碎星古殿的大长老莫珩。
只是,莫珩本该仅有人族体型,在星河之中,当渺小如米粒。
可那莫珩人影,如今相隔极远,竟然给人一种,和第九域一般大小的观感。
“神之法相!”
莫珩显现后,在第九域上方,巨手握拳,捣向第九域。
“轰隆隆!”
震天动地狂暴轰鸣,从第九域外域的界壁传来,有大片大片的岩冰,混杂着域界气团,从第九域脱落开来。
许许多多的咒文,飞蛾般从界壁飞出,但都被拳力震散。
莫珩的庞大法相,继续挥动拳头,如铁锤砸落下来。
“喀喀喀!”
第九域内部天地,山崩地裂,整个域界摇摇晃晃,已不堪重负。
“那是?”聂天惊呼。
“莫珩前辈的法相!”皇津南虽然依旧虚弱,一身伤创,眼中却迸射出金光,“神域级别的强者,神域变幻莫千,能化为神之法相。神之法相和本人躯体一致,举手抬足间,都能令星辰转动,域界崩裂。”
“神之法相!”聂天震撼到无以复加。
“没有料到,区区天yīn星域,居然引发如此惊世之战。”裴琦琦眺望远方,“yīn灵教,死咒宗,应当还有人族别的邪门歪道齐聚于此。那些邪门歪道,和异族分明紧密联系在一起,设了这个局。”
“天yīn星域,成为了内战,和种族战争的战场。”皇津南yīn沉着脸,“第九域如此,别的域界,恐怕也是如此。”
“怕是,会有异族大尊露面。”裴琦琦轻声呢喃。
他话语一落,聂天便轰然巨震,喝道:“星域极远处,有滚滚气血翻搅。翻搅的气血,如汪洋大海便绵延千万里,我血脉感知之处,皆被恐怖气血笼罩封禁着。”
皇津南紧张万分,“裴小姐猜对了,天yīn星域的这方星空,或许被异族大尊的黏稠气血,给笼罩遮掩。我们和外界的连续,怕是中断了。即便如姬元泉这类人物,此刻都未必能够,从天yīn星域轻易脱身了。”
裴琦琦低叹:“死星海,还有别的人族星域,和异族厮杀的战场,定然也生出巨变了。”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大战。”皇津南点头,“天yīn星域,恐怕只是其中一个战场。主战场,可能在死星海,也可能在别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四大古老宗门,都牵涉其中,应当分身无术。”
“呼!”
遥远星空深处,一束灰白sè电光飞逝而来。
亿万里的星河界限,被其瞬息穿过,直达第九域。
灰白电光顿住,有滚滚死亡能量,星云般涌动着,浓稠的死亡能量深处,显出一个比裂骨大君还要巨大的恐怖骨身。
那是一个骸骨族族人。
在那骸骨族族人脚下,无数白骨堆积着,构建成一座白骨祭坛。
“枯骨大尊!骸骨族的三位大尊之一!十阶血脉!”
皇津南远远看着那座白骨祭坛,发出梦呓般的呻吟,眼神呆滞,像是看到死亡之神,身子不住地颤抖。
……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十章 惊世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