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逼迫(二十二)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逼迫(二十二)

开阳城中,酒宴正盛。

三千河东兵被迎入开阳城中,分驻各处,而马邑郡守王仁恭之世子王仲通旋即到来。随即带来的,还有大批劳军之物。

在云中之地军民忍饥耐寒之际,王仲通带来开阳的就足有数千石粮草,数百斗好酒,活羊五百,征发了上千民夫转运这批物资到开阳。

两三日内,三千河东兵上下,都是大宴的气氛,酒肉不限量供应,另外每人还有财货赏赐。这三千河东兵都乐得合不拢嘴。本来以为北上一路,是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却没想到还有这等好处!

虽说跟着二公子前途什么的是谈不上了,但是这些犒劳,却是实实在在落在肚里和腰里!

军将士卒如此,作为李家公子和王家世子,自然也有欢宴。

这几日宴会都设在开阳城原来县令衙署之中。世家饮宴,往往可以通宵达旦,并且连续进行好几日。这风气都是大隋平定陈朝之后,从南方传来的,北地世家也迅速被这南风沾染。当年长安洛阳城中,世家高门,甚而有欢宴长达月余之久!

王家世子,手笔自然是大的。原来略微有些破败的县令衙署,破损处都张挂起了锦障。天气虽寒,但是饮宴花厅却是四门窗户都打开。不仅地板底下通了地龙,在窗外还设了一个又一个的火盆,虽然没有蜀地送来的竹炭,但是本地烧出的木炭却毫不吝惜的烧了一盆又一盆,只为这些贵人们能在门窗俱敞之时,还能衣衫单薄,尽显倜傥之sè。

几案之上,陈设的俱都是累累山珍,还有河鱼做的鱼脍。各sè果子也摆了一盘又是一盘。一桌酒肴残了一些,马上就是另外一桌新的换上。

马邑边地,云中军将士卒食不果腹,地窝子里的百姓冻得半死,道路上流民满途,纵然能逃到河东等地,还不知道能剩下多少来。可是这花厅之中,却是春意流动,酒满脂肥。

这已经是王仲通到来,第三日的饮宴了。李世民虽然一身宽松的饮宴袍服,坐在几案之后,还努力的在脸上堆出笑意来,但不时就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他的面容本来就显得过于刚硬一些,一旦皱起眉头,顿时就和这酒宴气氛格格不入。

而坐在旁边的长孙无忌,就在这个时候不着痕迹的拽拽李世民的袖子,李世民顿时就放松眉头,又挤出一脸笑意来。

王仲通坐在主位,连续三日欢宴,仍然是精神百倍的样子,现在也有些酒了,越发的显得有点放浪形骸,随手扯过身边一名侍女,正在搓揉。

一边与这侍女调笑,一边就对李世民开口。

“二郎,本来依着某的意思,这一趟实在是不必走的。刘武周跳梁小丑,又能有何能为?而且他还没粮食,你也是带兵的,没粮食,有兵又有什么用?但是父亲一心求稳,还是请三千河东兵来援,父亲有令,做儿子的只能遵从。不过你我兄弟,倒是能好好亲近一下。这马邑郡实在是没什么好的,酒不行,女人也不行!更不必说诸般耍乐了,随父亲在这里两年,某感觉自己都变成了胡人!这一趟来,你是吃了辛苦了,着实没什么好招待的……”

说到这里,王仲通斜着醉眼看着李世民,笑了一声:“不过也总不能让毗沙门来不是?毕竟毗沙门是世子,可是要向长安而去的!”

毗沙门正是李建成的字,王仲通口口声声,倒是叫得亲热。

长孙无忌心里一紧,这王仲通居然就这么赤裸裸的挑拨李家兄弟关系。现下却是王家求着李家,也不知道是王仲通太过草包,还是王家别有什么用意!

长孙无忌望向李世民,生怕有的时候性子有些急躁的二郎就此掀了几案。

李世民却是神sè不动,淡淡一笑:“刘武周缺粮不假,但是麾下却是精兵猛将如云啊。据传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徐乐,不是拿下了神武么?据说还让郡公麾下军马,小小的挫败了一场。这只是刘武周麾下一支偏师吧?”

王仲通一下就涨红了脸。

世家子弟,待人接物的风仪,他自然是不缺的。但是王仲通自视甚高,太原王家,可是传承四百年未断。李家这等暴发户,平辈之中,若是李建成来还勉强算得是和他平起平坐,一个不得宠的李世民来,还要他来亲自迎接,还带来了这么多犒赏,让王仲通心下如何平衡得了?

自己是王家世子身份,又这般折节招待李世民,就算嘴上占点便宜,又能如何,这李世民居然还敢反嘲回来!

好歹王仲通还能念及此刻算是王家求着李家。没有当即冲冲大怒,只是冷笑一声:“徐乐此子,不过仗着胆大占了点便宜而已,小挫的也是父亲招募的胡人军马而已,这些胡族军马,本来就是用来消耗罢了。刘武周以徐乐冒险深入,纵然得了点小便宜,对父亲马邑根基,一无所损!父亲也立刻振旅而前,收复神武,徐乐部下数千,折损近半,仓皇遁逃云中,现在刘武周也不敢出云中一步!”

王仲通说得嘴响,长孙无忌生怕李世民再做反驳,忙不迭的打圆场:“世子所言,自是正理。现在王家李家携手,马邑郡更是安若泰山!此刻饮宴,但饮酒就是!”

李世民在旁边却是一笑:“三千河东兵已入马邑,下一步是要我们做什么呢?就是帮着郡公守住善阳,熬过这一个冬天么?”

王仲通脸sè,又沉了下来。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非要请河东兵入内!现下看来,无论如何这个冬天也是能熬得过去的。过了冬天,刘武周就不剩几颗粮食了,拖也拖死了云中的恒安鹰扬府。还要请河东兵入马邑做什么?平添一番变数么?

河东兵也绝不可能为王仁恭火中取栗,北上去进攻刘武周。

想来想去,也只是王仁恭用这种姿态,放松李渊的警惕。有三千兵看住开阳,李渊就可以放心举兵西进长安。马邑可以免过李渊这个庞然大物趁火打劫之忧。

那么这个冬日,都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三千河东兵,还不用他们出任何力。想想都是让人郁闷不已。

但是父亲既然让自己来迎,就是想让自己安抚好这河东兵。就算是再瞧不起这李世民,也只能忍着了。

王仲通打叠起精神,准备只谈风月,把这话题囫囵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王仲通麾下家将,踉踉跄跄而入,急急道:“世子,北面烽火!”

王仲通拍案而起:“什么烽火?”

家将颤声道:“突厥南下的烽火!”

李世民一下起身,大步就走出花厅之外。

此刻已经是夜间,北面天空中,可以看见山顶上的烽燧,燃动了烽火。这一套示警体系,是大隋时候建立的,就是为了防范草原民族。虽然现在马邑郡内已经分裂成两雄相争局面。但是这大隋帝国留下的防御体系,还在运作,似乎就是这个大帝国最后一点余晖!

执必部南下消息,从云中北面,一直传到了马邑最南面的开阳而来!

长孙无忌匆匆而出,站在李世民身边,接着才是被家将搀扶出来的王仲通。李世民看了一眼王仲通脸sè,王仲通满脸疑惑,看着这北面烽火。

李世民压低声音,对身边长孙无忌道:“我要去善阳!”

长孙无忌心领神会:“这突厥人…………”

李世民点点头:“王仁恭还是想尽快解决刘武周,这突厥人,说不定就是他引来的!要是王仁恭和突厥人合流,我却要为父亲早些预备!”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逼迫(二十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