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一十章 拜师(三)

第八百一十章 拜师(三)

万仙山雄峻无比,除了七峰主脉外,两万余里的绵延山岭里深还分布着数以百计、能滋生天地灵气的灵脉、灵穴。

虽说整座万仙山灵气都极为充裕,但真正修行者所向往的宝地,还是这些能直接滋生天地灵气的灵脉、灵穴。

倘若在这些灵脉上修造府宅,又部署聚灵法阵尽量减少灵气的溢出,灵气都不知道要比山野里强出多少。

而此时除了修行精进速度更快好,就算是豢养的灵兽、灵禽、种植的灵药灵草也要比万仙山的其他地方强出太多。

万仙山灵脉数以百计,看上去很多,但事实上除了真君级大佬之外,也只有真传弟子与少数的功勋级执事长老,才有资格在万仙山选择一处灵脉,修建自己的洞府。

就跟功法、法宝一样,灵脉也分强弱,姜赫怕陈海吃亏,决意亲自领着陈海到玉衡峰,将这事给办妥了。

玉衡峰位于七大主峰的正中位置,距离玉皇峰大概四千余里。

陈海与姜赫乘御焰羽鹤,飞抵玉衡峰时,天sè已经入暮。

相比起玉皇峰,暮sè中的玉衡峰依旧是生机勃勃,成群结队的异兽在人的驱策之下,沐浴着夕阳缓缓归巢,玉衡峰下的道院,成百上千的弟子还有修行一天功课。

姜赫带着陈海从半空中降下,停到了一个古拙的院子前。那院子门首处有一个匾额,上书“玉皇别院”四字古篆。

七峰平日里各行其是,但玉衡峰乃七峰之首,许多事务都必需要玉衡峰来才能署理——玉皇别院乃是玉皇峰一脉在玉衡峰的驻地,很多弟子过来办事,来不及回各自的住宅,通常都会到玉皇别院暂歇。

还没有下焰羽鹤,姜赫远远看到姜涵跟几个人站在别院的院子里,皱了皱眉,传念跟陈海道:“姜涵怎么也在这里?当真讨厌。”

姜赫向来就看不惯姜涵的行事,而现如今跟陈海成了同门师兄弟,更是看到姜涵不顺眼。

陈海耸了耸肩膀,传念说道:“万仙山这么大,我们还能阻人来去不成?”

姜赫几年不曾回来,在这玉皇别院之中也有几个旧识,本来还想着进去寒暄一二,眼下见姜涵在里面,就暂时没了兴趣,他们直接在玉皇别院外面停下来,招来两名道童帮忙照料两头焰羽鹤,就要直接往玉衡峰登去。

没等二人转身,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从别院之中传来:“小耗儿,你拜到二老祖门下,威风日益见长啊。见了为叔,也不打声招呼,就这么匆匆忙忙要走?”

见姜赫的脸刷地黑了下来,陈海转身见一名身穿灰袍道服的道胎境执事长老,与姜涵从里面走出来,听这人的口气应该是姜族中人,在姜氏的辈份比姜赫还要高,但不知道他跟姜赫有什么恩怨,都没有见到面就要先挤兑两句,而姜赫似乎也拿此人没有辙。

姜涵眼睛却盯在陈海的身上。

虽说二祖姜寅已将陈海收入门下,但想到这几年所受的屈辱可能此生都没有办法洗刷掉,这叫他看到陈海心里如何能爽?

今天他正好有事到主峰来,虽然父亲叮嘱他不得跟陈海、姜赫他们发生冲突,但姜巡这时找姜赫的麻烦,他也乐得看一场好戏。

灰袍执事长老名叫姜巡,论血脉传承,实是姜寅的十二世孙,只是姜寅此人甚为公正,唯材而定,即便是对自己的血脉子孙也不偏私。

姜巡二百六十岁时勉强修成了道胎,却又贪生怕死不敢去御魔一线赚取功绩,姜寅也不会待见他,还是姜晋许了他这玉皇别院执事的职事,日子过得很是舒爽,姜巡在心理上也就更亲近姜晋这一脉。

姜巡知道姜涵跟姜赫这几年闹了些矛盾,此时看到姜赫从玉皇别院门前经过,怎么能不挤兑姜赫几句?

“赫师兄,我们走吧。”陈海此时就想着早日将洞府给定下来,很多事情才能缓缓展开,哪里有心思跟姜涵这种角sè在这里浪费时间,就催促姜赫快走。

“你是何人,看到本执事与姜涵公子,竟然如此踞傲无礼?”姜巡三角眼扫了陈海一下,看着脸生得很,见陈海道胎境修为,竟然称唤道丹境的姜赫为师兄。

在万仙山弟子分外门、内门以及真传三个层次,同层次之间以修为境界定长幼;而在不同层次的弟子之间,则以层次高低定长幼。

理论上说来,姜赫自然要唤陈海为师兄,但姜赫就是跟陈海死皮赖脸的要当“师兄”,陈海也只能依他。

姜巡不知道这些,还以为身材魁梧的陈海是寒门出身的军中武将,立了军功,修为又有突破,才得以特许进入内门修行的呢。

陈海转头淡淡看了灰袍执事姜巡一眼,懒得跟他说话,便要与姜赫往外走去。

“放肆,姜长老询问你话,你如此态度,是什么意思?”姜巡、姜涵都还没有吭声,姜巡两名道丹境中期别院执事看到陈海态度狂傲的要直接走人,便祭出灵剑,朝陈海的面门刺来,想要将陈海逼回去,给姜巡、姜涵叩头谢罪。

“放肆!”陈海心想就算姜涵没有跟这些人说及他的身份,但他今天也是跟姜赫过来,这些人敢对他如此无礼,还不是从没有将姜赫放在眼底,伸出双手,直接朝刺向自己面门的两柄灵剑抓去。

照道理说,念转剑飞,灵剑进退要远比手脚快捷,何况两名道丹境中期的剑修,修为也就比陈海低两个小境界?他们两人联手自然不指望真能拿陈海怎么行,但也自信能将陈海挡上一挡。

谁曾想陈海出手的速度是那么快,仿佛一道灰sè的影迹从胸前掠过。

即便同时道胎境中期修为的姜巡,都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就看到他两名手下的灵剑,就像灵蛇一般在陈海手里挣扎不休,他两名手里即便脸憋得通红,也没能将灵剑从陈海手里收回去。

陈海抓两柄地阶灵剑别在背后,在玉皇别院之前从乾坤宝袋里取出银丝灵鱼服换上,慢条理丝的看向姜涵、灰袍长老姜巡,问道:“我倒要问姜涵师兄一句,在宗门主峰之前,两名执事以下犯上,公然行刺宗门真传弟子,该当何罪啊?”

见陈海换上金册真传弟子才能穿的银丝灵鱼服,姜巡顿时就傻了眼,他都不知道宗门之内,何时又多出一名脸生的真传弟子来了?

此人跟姜赫走在一起,难道是二祖姜寅新收入门下的?

姜巡倒是不怕什么,但那两名道丹境执事脸sè顿时惨白一片。

他们身为执事,在万仙山地位不能算低,但还是远不能跟真传弟子相比。

何况眼前这人跟姜赫站在一起,很可能是万仙山第一剑修金剑仙姜寅所收的门徒,地位更在其他真君的嫡传门人之上。

对他们来说,以下犯上就轻则受鞭刑、重则逐出山门的大罪,真要坐实行刺真传弟子的罪名,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

两人眼巴巴的朝姜涵看过去,知道这时候只有姜涵能救他们。

“行刺?”姜涵看着陈海冷冷一笑,说道,“陈师弟你言重了吧?我只看到这两位师兄不过是想找陈师弟比比剑道,陈师弟你要不愿,那就算了,动不动就说行刺,传出去不知道让人误以为我们万仙山乱成什么样子呢!”

“既然姜涵师兄替这两个不开眼的求情,那我就放过他们一马,想找我比试剑道,哪还是等他们有了姜涵师兄的修为再说吧……”陈海转头看了那两名道丹境执事一眼,直接将手里擒住两柄地阶上品灵剑折断,当成烧火棍扔到一旁。

“小耗儿!果然是你!你现在怎么才修到道丹境中期修为啊,差我也越来越多了,”这时候就见一道虹芒从远处掠来,在玉皇别院前顿住身形,却是一名脸sè清媚的红衣少女跟姜赫打招呼,红衣少女好奇的打量了陈海两眼,不满的问道,“玉皇峰什么时候又有新的真传弟子了?这两位师兄找你比试剑道,你要是不愿就算了,毁人家的灵剑作甚?”

陈海大感头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天真少女,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却教训起他的不是来?

“……”姜赫颇为忌惮红衣少女,怕陈海不明情况与此女冲突,急忙说道,“陈师弟乃我师父新收入门下的弟子,还不认得姬师姐是掌教真人的千金呢。”

陈海没想到眼前此女,竟然是万仙山掌教真人,同时也是万仙山唯一踏入中三品、西北域三大绝世强者之一的姬江野的嫡女,难怪年纪轻轻就有道胎境的修为,只是未免太不谙世事了些!

不过,陈海也犯不着跟掌教之女的不痛快,当下揖礼说道:“姬师姐教训得是,陈海受教于心!”

见陈海的态度颇好,红衣少女颇为满意的点点头,而这时候姜涵在一旁挑拔离间的说道:“姬师妹,你莫叫陈海师弟的假相唬住,你知不知道陈海师弟在入宗门之前,可以劫财掠货、杀人如麻的马贼黑风寇首领?”

果然,一听姜涵这话,红衣少女再看陈海时,脸上就一层寒霜。

陈海也不知道红衣少女跟马贼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想多惹麻烦,就拉着姜赫先往玉衡峰登去……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章 拜师(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