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47 一清道人,闯山

947 一清道人,闯山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苗奴!

那就是苗奴!

虽然万毒公子并没给我介绍,但我还是立刻就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和万毒公子之前对苗奴的描述一模一样!身负百来斤重的枷锁,像狗一样在地上匍匐爬行,旁边还有持鞭驱赶的卫兵,除了苗奴还能有谁?

说他们像狗一样匍匐还是口下留情了,在我看来他们和蛆没有什么两样,一点一点蠕动,可怜极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万毒公子显然也没想到我们不知不觉会走到这,想阻止我看已经来不及了。我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他不想让我看到苗雪雁的惨状,但我既然已经站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不看苗雪雁?

我的目光迅速搜寻,很快就落到其中一人身上,她的衣衫褴褛,浑身沾满泥土,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可我还是一眼认出那是苗雪雁。

苗家寨的二小姐苗雪雁,曾经是多么美丽、风光,如今却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变得几乎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来这里之前,虽然我做过无数次的想象,我能猜到苗雪雁一定过得极惨,但也没有亲眼所见所造成的冲击力大,谁敢相信不远处那个像狗一样爬行的女人,会是苗家寨曾经高高在上的二小姐?

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敢信,她木然地在地上爬着,眼睛里面写满呆滞,仿佛早已失去灵魂,让她忘了自己是谁。

她每爬过一处,地上那些荆棘就撕扯着她的衣服和皮肤,鲜血一点一点从她身上渗出,再流淌到土地里。但她似乎完全不觉得疼,仍旧无比麻木地往前爬着,仿佛早已习惯这样的折磨。

可是即便如此,穿梭在周围的卫兵依旧不放过她,仍旧时不时地往她身上抽着鞭子,每抽一下就有一道清晰的血痕划开,而在她的身上已经有了数不清的血痕。

已经麻木的苗雪雁,在突然被鞭子抽打时,还是会忍不住“啊”的叫出声来。每到这时,那些凶神恶煞的卫兵就会嘶吼:“叫什么叫,不想挨打就快点干活,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风光满面的二小姐吗?!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只是条狗!”

这个,既然知道苗雪雁是曾经的二小姐还下这么重的手!

“快走,快走!”

卫兵又往苗雪雁的身上抽了两下。

看着这幕,我的脑子顿时“嗡嗡”响了起来,我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想冲上去将那个卫兵大卸八块了。苗雪雁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我,还有她那个恶毒的姐姐!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可我看着她饱受折磨的样子是自责极了,我一向还算是个冷静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我怎么都冷静不了,我满脑子就一个信念,将那个拿鞭子的家伙杀掉!

但就在这关键时刻,万毒公子一把拖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道:“王巍,你一定要冷静,你什么忙都帮不了,就算你把下面的卫兵统统杀光,也还是救不了苗雪雁!到时候不光她继续受苦,就连你我都要彻底完蛋!”

我知道万毒公子说的没错,虽然我已经摘下面具,成了通缉犯王巍,可我仍是外来人口,被抓到了还是个死,并且还会连累万毒公子。而苗雪雁,依旧会在这里受苦,承受极重的枷锁和满地的荆棘,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挥下的长鞭!

可我真能眼睁睁看着一切而无动于衷吗,我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个站在苗雪雁身边、不断挥下长鞭的卫兵,双眼因为极端愤怒而变得通红,要不是万毒公子死死拖拽着我,我早就如风一般冲下去了。

“王巍,冷静,你马上就要离开这了,犯不着再把性命丢在这里,苗雪雁一定会没事的,苗家桐一定会救她的!”万毒公子苦口婆心地安慰着我。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方向突然传来声音:“小伙子,别太过分,那可是二小姐!有朝一日等她翻身,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是另外一块正常的罂粟田里,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大娘发出的声音,她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会这么说话。而在她发声以后,四面八方也跟着响起许多声音,那些老弱妇孺,基本都在为苗雪雁说话。

“是啊,那毕竟是二小姐,你这么打她良心上过得去吗?”

“得饶人处且饶人,将来二小姐恢复身份,也不会忘了你今天的恩,你说是不?”

“以前,二小姐也对咱不薄,就算现在她落魄了,你也不必落井下石的吧?”

四周为苗雪雁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多,看得出来苗雪雁在苗家寨的人缘是真的不错。这些采摘罂粟的老弱,在苗家寨是底层的存在,能够鼓起勇气谴责卫兵、为苗雪雁说话,已经很不容易。

看着这个场景,我也极为感动,希望那些心狠手辣的卫兵能在民怨沸腾的份上,能对苗雪雁网开一面。

但,我还是低估了这些卫兵的凶恶程度。

“闭上你们的臭嘴!”手持长鞭的卫兵大喊:“这有你们说话的份吗,都给我老老实实干活!什么二小姐,她早就不是二小姐了,现在她是苗奴!大寨主已经下令,让她永世不得翻身!既然她是苗奴,我就不能区别对待,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你们要是不服,可以到大寨主那里告我的状!”

卫兵一边说,一边又扬起鞭子,狠狠在苗雪雁身上抽了几下。

四周的民怨愈发沸腾,谴责这个卫兵的人更加多了,但是卫兵充耳不闻,骂他的人越多,他就下手越狠,一边打还一边说:“你们骂吧,看看咱们谁受不了!”

啪啪啪,啪啪啪!

一鞭又一鞭抽下去,苗雪雁疼得开始打滚,惨叫声也一阵接着一阵。

我终于看不下去,也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也不管自己会有什么后果了,当时就想豁出一切杀掉那个卫兵。我挣脱开了万毒公子,撒腿就往山坡下跑,就在这么一个时候,山坡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这声住手极其响亮,而且蕴含着极度的威严,瞬间就响彻整个山坡,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安静下来,齐齐望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我也回过头去,看到万毒公子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青年,约莫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是个标准的阳光型帅哥。只是此时此刻,他的面sèyīn沉,显然十分不快。

看到这个青年,万毒公子最先低下头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明月队长!”

明月队长?

苗家寨十三个队长里,只有一个叫明月的,就是一寨卫队队长。

原来这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二的明月,竟然这么年轻,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苗家寨可真是人才辈出!

作为和万毒公子一样的卫兵,我也立刻低下头去,轻轻叫了一声;“明月队长。”

不过,明月并未搭理我和万毒公子,毕竟我俩是小人物。他目不斜视、面sèyīn沉地往山坡下面走去,四周也跟着响起许多杂七杂八的声音。

“是一寨队长明月来了!”

“明月队长,你快救救二小姐吧,她被折磨的不像样了!”

“明月队长来了就好,他的心地那么善良,一定会救二小姐的!”

说话之间,明月已经快步走到山坡下面,来到苗奴所在的那块罂粟田边。

罂粟田里,所有持鞭的卫兵都站好了,恭敬地叫了一声:“明月队长!”

明月同样谁都没有理会,径直走到苗雪雁的身边,抬手就打了持鞭的卫兵一记耳光。

啪!

声音清澈、响亮!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二的明月,可想而知他的手劲能有多大,一巴掌就将那个卫兵给扇飞了,斜躺在罂粟地里捂着脸颊嗷嗷直叫,还“噗噗”吐出两颗沾血的牙齿。

“再看到你打二小姐,我要你的命!”明月那张帅气的脸颊变得狰狞,声音也充斥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威势。

“是,是……”被打趴在地的卫兵哆哆嗦嗦,其他卫兵一样冷汗涔涔,暗中庆幸自己没动苗雪雁。

教训完了卫兵,明月立刻俯下身去,握住苗雪雁的手,满脸心疼地说:“雪雁,你怎么样?”

苗雪雁艰难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温声细语的青年。刚才还一脸麻木、像是失了魂的苗雪雁,现在流下了淙淙的泪,泪水滑过她的脸颊,冲开了不少污渍,变得像个花猫。

“对不起,我来迟了,是我的错!”明月也难过的眼眶通红,伸手去擦苗雪雁脸上的泪,“你放心,我们几个联合二寨主,这几天正向大寨主申请,一定会救你离开这的!”

苗雪雁用力点了点头,眼里的泪更加汹涌。

明月也更加心疼,努力想抱苗雪雁在自己怀里,但苗雪雁的脖颈上套着枷锁,根本就做不到,只能握住她的手。

“相信我们,你要坚持下去!”明月一字一句地说着,目光诚挚、语气诚恳。

苗雪雁再次用力点了点头,虽然自始至终她都没说一句话,但是看得出来她很信任眼前这个明月。

明月出现的非常及时,不仅让苗雪雁不再挨鞭子抽,更像是一道光,照亮了苗雪雁的世界,给予了她希望和坚持下去的动力。此时此刻的明月,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神,是苗雪雁能够活下去的勇气。战面累消终累但吃。

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一般,就算不是情侣,起码两情相悦。

明月看向苗雪雁的时候,眼中充斥着满满的疼爱,完全没有因为苗雪雁的肮脏而有丝毫变化,这是真正的爱、赤诚的爱。

身边响起了脚步声,是万毒公子走到了我身边。

“现在可以放心走了吧?”万毒公子轻轻说道:“你看,有明月在,苗雪雁不会吃太大的亏。”

我点点头,也松了口气。

“他们是情侣?”我问。

“不是。”万毒公子回答:“但是苗家寨中人人知道,明月队长最宠爱的人就是苗雪雁,二寨主也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他。不过,苗雪雁似乎还小,没往那方面想过,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但也并不排斥明月。总之,包括明月在内,很多人都在想办法救苗雪雁,你可以放心大胆地走。”

看到明月心疼苗雪雁的样子,我也彻底松了口气,像是吃了颗定心丸,知道自己确实可以走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苗雪雁,趴在明月身前的她,眼睛里面有了活力、有了希望。

我呼了口气,和万毒公子转身走了。

我们又绕了一大圈,最终来到一片没人的荒芜地带。苗家寨的寨门已经离我们很远,凭借肉眼肯定是看不到我们的。

万毒公子这才对我说道:“巍子,赶紧走吧!路上一定小心,虽然凤凰山的防守松懈不少,但还是有人在的,一定注意安全!”

我说好!

万毒公子还是不放心,又往前送了我一段。

我说行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在这也注意安全,别被人家给抓到了。

万毒公子说:“那不会,我有苗家寨的血脉,正儿八经的苗家寨人,抓谁也不会抓我。”

我笑笑,又点头,说那我走了!

万毒公子冲我摆手,我也和他说了再见,正准备一头扎进林中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大片的脚步声,而且还有不少冲天的喊杀声。

我和万毒公子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只见寨门方向烟尘滚滚,竟有上百的人喊打喊杀的冲了过来。

看着这个场景,我和万毒公子均想完了完了,这肯定是发现我了,来追我了。

这可怎么办,是撒丫子跑,还是先躲起来?

万毒公子当机立断,拉着我就冲进旁边的草丛里。

他的做法是正确的,我往前跑能跑到哪去,整座凤凰山都是苗家寨的地盘,苗家寨里又有那么多的高手,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再怎么跑,也是死路一条!

躲起来,则还有一线生机。

我和万毒公子藏在草丛里面,透过枝叶的缝隙往外面看,就见那一群人已经风风火火地奔了过来。

领头的人,赫然就是大寨主苗家仁、二寨主苗家桐,他们身后竟然还有各个小寨的队长,黑刀南宫和之前的明月都在其中!

嚯,好大的阵仗,这是来抓我的?

倒不是贬低我自己,是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以我现在的实力,随便一个小寨的卫队队长就能干掉我吧,用得着这么多人?

万毒公子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转头和我面面相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一群人像风似的,呼啦一下闯了过去,根本没人注意到草丛中的我和万毒公子。就在人群快要全部通过的时候,倒是有一个人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竟是五寨队长千虫君子。

千虫君子沿途就在观察,料到我和万毒公子肯定没有走远,果然在草丛中的缝隙里面发现我们。

千虫君子借撒尿之名,奔到我们所在的草丛前面,一边解开裤子一边说道:“杜城,事情有变,你那朋友出不去了,先回去吧,以后再说!”

事情有变?

出了什么事情?

不论出了什么事情,这事肯定不会和我有关,否则千虫君子不会继续护着我的。

千虫君子行迹匆忙,显然没有时间和万毒公子过多解释。万毒公子也挺信任他的,他让我们回去,必然有让我们回去的道理,于是立刻说道:“好的队长,我们这就……我靠,你别真的尿啊!”

“哦、哦……”千虫君子换了一个方向,一边撒尿一边说道:“你们快点回去。”

尿完以后,千虫君子系了裤子,又朝人群追了上去。

我和万毒公子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但今天肯定是不适合行动了,只好返了回去。

走到寨门下面的时候,万毒公子仰头问道:“兄弟,发生什么事了,寨主他们到哪去了?”

万毒公子在这混的还行,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卫兵,但他认识的人不少。寨门上面的卫兵回道:“老杜,你还不知道吗,山里闯进一个老道,长剑耍得那叫一个威风,好几个队长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两位寨主带着剩下的队长去了!像咱这种的,都没资格上场!”

老道?长剑?

我脑海中一下闪出个人来,一清道人,绝对是他!

我一个月没回去,一清道人显然急了,所以才贸然闯进山来。但他怎么闯得进来,一来他根本不知路线,只能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二来各处要道都有人在把守,哪怕他瞎猫碰着死耗子摸对路线,也会被人拦住。

剩下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肯定是一清道人太厉害了,一般人根本拦不住他,所以出去几个队长。

结果队长也拦不住他,两位寨主这才率人冲了出去。

作为师父,一清道人确实挺负责的,明知苗家寨里强人辈出,他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但也硬生生地要闯!

得知这场变故的主角是一清道人,我的心里着实有点复杂,如果他今天没来,我肯定逃出去了。

可他又不知道,恰好就赶上了,能有什么办法?

按理来说,一清道人和苗家寨相斗是狗咬狗,可我不知为何,隐隐为一清道人担心起来,怕他受到什么伤害。我知道这种思想很危险,可一清道人毕竟是为了救我,我也是个有感情的人,怎能真的无动于衷?

与此同时,寨门上的卫兵还在说话。

“不过也没什么,两位寨主既然亲自出去,那就没有他们对付不了的人!”

“那是,华夏风云榜上,一个排第六,一个排第七,谁是他们对手?”

寨门上的卫兵七嘴八舌地说着,显然对两位寨主很有信心。他们说得没错,毕竟一清道人自己也承认过,单独对上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惧,如果是两人一起,就难了点。

唉,一清道人明知不是对手,怎么还硬闯呢?

我和万毒公子回到寨中,又回到住处。

整个苗家寨都知道外面来了强敌,甚至两位寨主亲自出山去打架了,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回到房中,我也坐立不安,不知一清道人怎么样了。

实话实说,一清道人就算死了,我应该也不会太难过,顶多觉得有点……愧疚?

我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

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

天快擦黑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接着又有人喊:“寨主回来啦,寨主回来啦!”

我和万毒公子立刻冲出门去,就见苗家寨里已经走出很多的人,站在最中央的大道两边,迎接准备到来的两位寨主和各寨队长。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王峰,身上还穿着甲胄,所以没人会注意我,正大光明站着也没有事。

敲锣打鼓的声音越来越烈,显然是凯旋归来的节奏,整个苗家寨里喜气洋洋,虽然还没见到两位寨主的身影,但是消息已经传了过来,人人都在传颂说是打了胜仗。

渐渐的,终于有一群人出现在道路中央,领头的果然就是苗家仁和苗家桐这两位寨主。他们各自手里拿着兵器,一柄开山大刀,一柄狼牙大棍,身上则沾满了血,显然刚刚经历一场恶战。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脸上也挂着得意的笑,显然此战确实获得胜利。

在他们身后,则是各个小寨的卫队队长,有明月、黑刀南宫、千虫君子等等,有的受了伤,有的没受伤,看得出来这一战确实打得不太容易,有人一边走还一边说:“的老道,也太强了一点,老子差点死在他手上!”

“可不是嘛,咱们这么多人才制住他,算是苗家寨有史以来最强的对手了吧……”

众人一边七嘴八舌,一边往前面走。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些卫兵,都是寨中比较得力的精英分子,约莫有三四十人。记得出去时是百来人,现在只剩不到一半,看来全都死在一清道人手上了。

其实万毒公子也算五寨卫队的精英分子,按理来说也该出战,不过当时他没在场,所以就没跟着去。

而在这些人的中央,还用木棍挑着两个浑身是血、五花大绑的人。一个老者、一个青年,老者白头发白胡子,身上穿着沾满血迹的道袍,青年的身材则比较瘦弱,一样血迹斑斑,正是一清道人和刘鑫……

看网友对 947 一清道人,闯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