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49 大小姐,请你自重

949 大小姐,请你自重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每天巡街的时候,我只关注两个地方。【择天记吧少年王】

一个是两位寨主的宅院,因为刘鑫和一清道人关在那里,我和万毒公子每天都在考虑怎么救出他们。

一个是苗奴的集中地,每天看看苗雪雁怎么样了,也是我顺带去做的事。

看到黑刀南宫和苗冰骆出现在罂粟田边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双腿也加快了脚步,担心他们做出不利苗雪雁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我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不过,显然是我多想了,苗冰骆就算再恨苗雪雁,也不会当众欺辱她的,毕竟还要顾及自己形象。

苗冰骆蹲在田边,拉着苗雪雁的手,泪眼婆娑地说:“雪雁,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想办法救你!”

苗雪雁也流着眼泪,泪水再次冲花了她的脸,她不停地点着头,说嗯、嗯!

直到现在,她仍信任自己的姐姐,以为姐姐是对她最好的人,完全不知她有今天就是这个姐姐害的。

此时此刻的苗冰骆,也尽显一位好姐姐的风度,不断安抚、安慰着妹妹,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起身离开,黑刀南宫则跟随着她。二人走到我面前时,我立刻低下头去,轻轻叫了一声:“大小姐,南宫队长。”

二人并没有注意我,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我也呼了口气,心想苗雪雁没事就行,苗冰骆再怎么着也不会当众对付她的。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就见黑刀南宫又返了回来。

只有黑刀南宫,不见苗冰骆。

我立刻低下头去,叫了一声南宫队长,黑刀南宫还是不搭理我,快步走到了苗奴集中的罂粟田边。

我突然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黑刀南宫指着地上的苗雪雁,冷冷说道:“她动作这么慢,你们为何不管一管?”

一群手持长鞭的卫兵都懵了,就连苗雪雁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黑刀南宫。

“她是苗奴,不是二小姐。”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你们必须一视同仁,知道没有?!”

一群卫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卫兵大着胆子说道:“可是……上次明月队长过来,说是不让我们再打她了。”

黑刀南宫的眉毛顿时挑了起来:“明月大,还是我大?”

卫兵哆哆嗦嗦:“当然是您大。”

虽然明月在华夏风云榜上的排名高过黑刀南宫,但在苗家寨中,黑刀南宫的地位更高,排在十三个卫队队长之首。原因无他,据说黑刀南宫是苗家仁从小带起来的,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大寨主的身边,是大寨主的头号心腹。

可能这也是黑刀南宫和苗冰骆日久生情、两情相悦的缘故。

不,不是两情相悦,我想起苗冰骆拍打自己身体,以及嫌弃地丢掉那包奶糖时的样子,知道一切都不过是黑刀南宫一厢情愿而已。

黑刀南宫,肯定是苗冰骆派过来折磨苗雪雁的!

果不其然,黑刀南宫凶巴巴道:“既然我比他大,你们还敢不听我话?”

“是、是……”

卫兵不敢忤逆,立刻举起鞭子,“啪”的一声甩在苗雪雁的身上,苗雪雁毫不意外地发出一声惨叫。

“再狠一点!”

“是!”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黑sè长鞭犹如一条长蛇,不断抽在苗雪雁的身上,苗雪雁的惨叫声也一声接着一声。

看着这个场面,我的眼睛猛地红了,脑子里也嗡嗡直响,仿佛那一道道长鞭抽在我的身上。四周的老弱也纷纷往那边看去,但是没人敢指责黑刀南宫半句,所以整片山坡一片沉默。

我气得浑身哆嗦,我不明白为什么苗雪雁都这样了,苗冰骆还是不放过她?

看这样子,黑刀南宫一时半会儿不会收手,不知要把苗雪雁折磨成什么样子,可我上去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立刻转过身去朝着苗家寨中飞奔!

现在能救苗雪雁的,只有明月!

我在苗家寨已经呆了两月,各个卫队队长在哪活动我也知道,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寨队长明月。他正领着一支队伍巡街,听到我说了苗雪雁的情况以后,也是当场急红了眼,马上手持长枪奔向寨门,我也立刻紧随其后。

出了寨门,又往山坡上跑,快到苗奴集中地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旁边的罂粟花中闪了出来,挡住了明月的去路,竟是苗冰骆!

原来苗冰骆一直没走,一直守在附近看着黑刀南宫折磨苗雪雁!

此时此刻,苗冰骆笑脸盈盈,冲着明月说道:“明月,你这是到哪里去?”

见状,我也站住脚步低下头去。

明月并不知道苗冰骆的真实面目,看到她后反而又惊又喜,说道:“大小姐,你也在这,实在是太好了!南宫队长不知怎么回事,好端端跑去折磨二小姐了,你快和我一起过去帮帮她吧!”

苗家寨中人人皆知大小姐、二小姐感情很好,明月向大小姐求助也很正常。

苗冰骆听后也是故作吃惊:“不可能吧,南宫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真的!”明月回头指我:“这位小兄弟告诉我的!”

我的脑子顿时“嗡”一声响,心想这回可完蛋了。我知道明月不是故意卖掉我的,但也确实害惨我了。

以苗冰骆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放过我?

苗冰骆果然沉默下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盯向了我。

我只能低着头,希望苗冰骆别记住我的脸,苗家寨中上千名的卫兵,事后她也很难找得到我。

“大小姐,不管是真是假,你快和我一起去看看吧!”明月更加着急。

“好,我们去。”苗冰骆又看了我一眼,和明月一起奔向山坡下面。

我没敢靠近去看,远远地往下面望着,看到苗冰骆和明月到了罂粟田边,和黑刀南宫说着什么,那名卫兵也终于停下了手。交涉一会儿,明月便蹲下身去,再次握住了苗雪雁的手,虽然看不清明月的脸,可我知道他很心疼,他是真的喜欢二小姐啊。

交涉显然起到作用,毕竟大小姐亲自到了,黑刀南宫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一紧张,立刻躲进旁边的罂粟丛中。

黑刀南宫并没注意到我,很顺利地从我前面走了过去。

黑刀南宫虽然走了,但我没有立刻出去,而是继续躲在罂粟丛里。不一会儿,又有脚步声响起,是明月和苗冰骆一起走了上来,就听明月说道:“大小姐,这次真的要谢谢你,否则二小姐不知要吃多少苦头。”

苗冰骆摇着头说:“明月,你言重了,就算没我,你也一样可以救雪雁的。”

明月叹着气说:“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南宫队长的脾气太硬了,要是没有你压着他,二小姐肯定还要遭殃……”

苗冰骆沉默一下,突然问道:“对了,之前向你通风报信那个卫兵是谁?咱们应该谢谢他才对啊。”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立刻怦怦直跳,苗冰骆果然是不打算放过我的。还好明月也不知我是谁,摇着头说:“当时情况紧急,我也忘记问了,应该只是路过的吧?”

苗冰骆面带遗憾地说:“好吧,如果你再见到他,一定要问清他的名字,就说我要好好谢一谢他。”

“好,一定。”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前面走,走到我藏身的正对面时,苗冰骆突然站住脚步,转头看着明月。

明月一怔,也站住脚,询问苗冰骆怎么回事?

苗冰骆看着明月,眉目忧愁地说:“明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雪雁再也不能翻身怎么办呢?”

“我没想过……”明月摇着头,也是一脸苦涩:“本来前段时间快成功了,但是出了那个老道的事以后,大寨主又迁怒到了二小姐身上,说一切都是二小姐惹的祸根,看来短时间内是不行了……”

“是啊……”苗冰骆同样叹着气:“我爸那个脾气,大家也都知道,让他赦免雪雁,怕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都怪王皇帝,都是王皇帝的错,真想把那家伙杀了……”明月咬牙切齿,一双拳头握得很紧,仿佛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听到这里,我的心中自然怦怦直跳,明月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二的高手,要杀死我简直易如反掌。还好他不知道刚才给他通风报信的卫兵,就是他恨之入骨的王皇帝!

“唉,哪有那么容易,王皇帝统领着南方十三座城,背后还有强大的夜明撑腰……论战斗力,苗家寨或许更胜一筹,可别忘了他们和官方的关系非常不错,随时都能借助警方、军方的力量对付咱们!唉,雪雁真是太冲动了,怎么可以放走王皇帝呢?”

听着苗冰骆的话,明月也完全陷入沉默之中,一张脸上写满难过、无奈和苦涩。

“明月……”苗冰骆突然抬起头来,盯着明月说道:“你要好好想想,如果雪雁终生无法翻身,你该怎么办呢?”

“我没想过……我一定会救她的……”明月翻来覆去就这两句话,一张帅气的面庞显得更苦恼了。

“不妨现在就想一想,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拖下去……”

苗冰骆说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她在操心明月的婚配。明月也是一愣,随即苦笑着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一直以为我会娶二小姐,这么多年也一直都在等她……如果她真的无法翻身,或许我会终生不娶!”

明月的语气铿锵、坚定,显然出自他的真心。我心里想,明月是个好男人啊,苗雪雁有这样的人喜欢,也是她的福气,希望苗雪雁有天脱离苦海,让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

我都被明月给感动了,更别提苗冰骆了。

“明月,你真是个好男人,我为雪雁感到开心!”苗冰骆盯着明月的眼睛:“可是,我不建议你终生不娶,就是雪雁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人要往前看啊,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或许我们兜兜转转,发现最适合的人就在身边呢?”

苗冰骆一边说,一边轻轻握住了明月的双手,一双眼睛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藏在罂粟丛中我,看到这一幕完全呆了,苗冰骆这是在干什么,又要勾引明月吗?

明月同样吓了一跳,连忙抽出自己的手,心惊肉跳地说:“大小姐,你这是……”

苗冰骆往前靠了一步,距离明月很近很近,两个人的脸几乎挨到一起。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苗冰骆盯着明月的眼睛,轻轻地说:“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以前有雪雁在,我不敢说。但是现在……明月,我的模样不比雪雁差吧,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我呢?”

面对苗冰骆突如其来的表白,明月显然惊得不轻,立刻往后退了两步,拱着手说:“大小姐,谢谢你的抬爱,实在让我受宠若惊。但是,我知大小姐和南宫队长两情相悦,实在不敢横刀夺爱、掠人之美……”

“别提南宫!”苗冰骆又往前走了两步,双臂甚至勾住了明月的脖子,吐气如兰、语气娇媚地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是你!明月,我长得不好看吗,难道你不喜欢我?”

苗冰骆一边说,一边吻向明月的唇。

“大小姐,请你自重!”

明月突然猛地推了一把苗冰骆,接着又急急往后退了几步,喘着粗气说道:“大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已心有所属,恕难接受美意!”

说完这番话后,明月又抱了抱拳,迅速后退!

苗冰骆站在原地,一张脸由白变青,又由青变白。

“啊……”

苗冰骆突然大叫一声,疯狂地拽着、踩着四周的罂粟丛,同时破口大骂:“苗雪雁,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得到明月的心!你长得没我漂亮,性格也没我好,为什么、为什么!”

苗冰骆疯了一样地大叫着,还好这四周都没有人,否则就被人看到她这副模样了。

她的破坏力实在惊人,大片罂粟被她折腾坏了,我也赶紧往后面退,担心被她发现。同时我也明白她为何那么愤恨苗雪雁,要把苗雪雁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争风吃醋,原来她真正爱的人是明月啊……

可怜的苗雪雁,至今仍不知道害她的人是她姐姐!

等到苗冰骆发完疯走了以后,我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场。

回去之后,我当然把这些事都告诉万毒公子,万毒公子也是无比感慨,说苗冰骆实在太狠,为了一个男人就能把自己妹妹害成这样。我问他有什么办法揭穿苗冰骆吗,万毒公子却让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去管苗冰骆的这些破事,对我没有好处。

更何况,因为我给明月通风报信,苗冰骆还处心积虑地想报复我,躲她都来不及,还是别往枪口上撞了。

万毒公子说的有理,我也只好不再关心这事,每天出去巡街也十分低调,尽量躲着苗冰骆走。当然,我仍然每天要到苗奴那边转转,还好自从那天的事过去以后,没人再找苗雪雁的麻烦了。

这天晚上,我和万毒公子值完班后,一起往住处走。

一边走,一边商量着如何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

想要救出两人,就得接近两位寨主的宅院,混到里面当个卫兵是最快捷的办法。

但是,宅院里的卫兵都是黑刀南宫亲自挑选,我们显然很难入他的眼。

“他奶奶的,直接取代了他,做苗家寨头号卫队队长多好,就能省去这么多麻烦了!”万毒公子一边走,一边低声嚷嚷。

“就是杀了黑刀南宫,你也取代不了他的位子。”我也低声说着。

说话之间,我们拐进小巷,朝着我们的住处走去。

但是我们走着走着,同时停下了脚步。

天sè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巷子里也没有电灯,几乎漆黑一片。但我们还是借助天上的月光,隐约看到巷子里有一个黑影,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柄黑刀,几乎完全和黑夜融为一体。

黑刀南宫!

黑刀南宫站在巷子中央,冷冷地盯着我和万毒公子。

我们两个均是头皮发麻,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难道他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不可能啊,这里也没什么先进的通讯设备,他想监控我们都没办法。

那是怎么回事?

我和万毒公子呆呆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对面一动不动的黑刀南宫。

万毒公子比我在这呆的时间久,所以胆子也比我大些,小心翼翼地说:“南宫队长,您有什么事吗?”

“你走,他留下!”

黑刀南宫只说了这几个字,“你”指的是万毒公子,“他”指的是我。

黑刀南宫是冲着我来的!

他发现了我是王皇帝,还是摸清了我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

万毒公子并没有走,而是陪着笑说:“南宫队长,出了什么事情……”

“唰”的一声,黑刀南宫举起黑刀。

“现在我让你走,希望你能把握机会,否则我不介意多杀一人。”黑刀南宫的语气yīn沉、杀气凛然。

“不介意多杀一人”的意思是,他打算杀了我。

我的心中顿时一紧。

“好,好,我这就走,南宫队长您别生气……”

万毒公子忧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转身就跑,而且跑的极快,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万毒公子当然不是贪生怕死,我俩已经认识这么久了,我还是很了解他的。

万毒公子是去搬救兵了。

毕竟,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黑刀南宫的对手,我必须得在万毒公子搬来救兵之前,尽我最大努力保住自己这条性命!

万毒公子一走,黑刀南宫便持着他那柄黑刀,一步一步朝我走了过来。

这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在我还是王皇帝的时候,他就曾经这样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浑身漆黑的他,好似一块杀气腾腾的乌云,仿佛随时都能把我吞噬。

我故意装得很紧张好吧,是真的很紧张。

我的双腿哆嗦、往后退着,紧张地说:“南宫队长,什……什么事情?”

黑刀南宫并不答话,仍旧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着。

他想杀我,甚至不屑和我说出理由。

我猜,必然是他发现了那天向明月通风报信的人是我,毕竟我已经完全换了张脸,要发现我是王皇帝的几率实在太低。

“南宫队长,明月队长那件事情我能解释……”眼看着黑刀南宫距我越来越近,我只能努力和他多搭几句话,以此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

但,黑刀南宫根本不听我废话,迅速一刀朝我斩了过来!

身为卫队队长之首的黑刀南宫,杀掉一个普通卫兵根本不用什么理由。

黑夜中的黑刀一点光都没有发出,只能听到“嗡”的一声,一道极其凌厉的气势已经到我面前。

我则疯狂地往后退去。

自从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处穴道以后,我的身法相较之前确实快了许多。

一清道人说得没错,第四十处穴道是个极其重要的坎儿,跨过去了就能踏入真正的高手门槛。别看只差一处穴道,可第四十处穴道,和第三十九处穴道完全判若两人,如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虽然现在的我仍旧不是黑刀南宫的对手,但比起之前的我来已经算是脱胎换骨。

我的双脚犹如鸭子的蹼,飞快地在地上摆着,同时身体疾速往后退去,黑sè的风刮过我的耳边,我的速度俨然达到极致。

黑刀南宫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强,毕竟他还以为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卫兵,所以之前那一刀也只是随随便便斩下。当他发现我的实力远远超出他想象时,我已经退出去至少十几米远了。

黑刀南宫“咦”了一声,显然有些吃惊。

不过,也仅仅是“有些”吃惊罢了。

黑刀南宫迅速追了上来,双腿同样如风一般行走在黑暗中,同时他的刀还划在墙上,随着“唰唰唰”的声音响起,溅出无数灿烂的火星,不仅映亮了黑刀南宫的脸,还几乎映亮了半条小巷,将我映得几乎无所遁形。

“死!”

黑刀南宫突然一声力喝,狠狠一刀朝我身上斩了过来……

看网友对 949 大小姐,请你自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