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逼迫(二十四)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逼迫(二十四)

云中之地男儿,从来没有对手人多势众时候就服软的道理。

徐乐入云中城以来,一直潜藏爪牙,想看看刘武周到底是在打着什么盘算。怎样打破眼前这个被人步步紧逼之局,怎样使用自己。从来不去招惹是非,近乎于深居简出,只是照看着自己这一班弟兄眷属。

但是现在刘武周倒下,这些追随刘武周出征高丽的亲信来这么一手。徐乐也没有让着他们的道理,要打便打。不管是步战用拳头,还是马战斗兵刃,全都奉陪到底!

也许是徐乐的外表太有欺骗性,仔细想来,出道至今,徐乐还从来未曾退让过任何一次!

到了这种地步,这些追随刘武周出征高丽的军将也再没有收手的道理。转眼间就给这小白脸打趴下四个,这面子丢得不比当年苑君玮小。

一众军将拉开架势,两翼伸出,就要将徐乐包抄起来,然后扑上去就是一顿乱拳。看到徐乐身形这么敏捷,这些打老了仗的军将也知道留给徐乐活动空间,大家很有可能继续要灰头土脸。

徐乐不吭声的准备又撤步闪出包围圈,将动未动之际。一条铁塔也似的身影骤然抢前一步,挡住包抄来的一翼。

众人抬眼望去,正是尉迟恭。

尉迟恭身形如墙一般挡住这些军将去路,沉声道:“丢人不丢人?要将自家兄弟都交出去?”

一名追随刘武周经历了好些场死战,却没混上团坊主位置的军将,胸中早有怨气。梗着脖子就冲着尉迟恭吼道:“黑尉迟,你给阿公让开!不要以为俺们让着你,你就当自家是恒安第一斗将!”

尉迟恭狞笑一声:“你是谁家阿公?”

狞笑声中,尉迟恭已经捏起了拳头。他一旦动作,吓得那军将忍不住就退了半步,身后袍泽立即顶上,那军将自觉丢人,更大嗓门吼了回去:“咱们追随鹰击在高丽出生入死之际,你们还在恒安享福!你黑尉迟还是犯了军法,论死之人!恒安府现下局面,都是俺们撑起来的,没你说话的地方!”

尉迟恭身后,不知不觉又多了十几条身影,也尽是军将。却俱都是云中本地出身之人。或者在恒安鹰扬府入值已久,或者就是马邑轻侠来投,都是在去岁和突厥大战中出了死力,建立功勋,才提拔到这个位置的。

现下这些家伙摆着随刘鹰击出征高丽的老资格,连尉迟恭都不当回事,说什么也要撑持尉迟恭一把。

十几只手伸出来,指着对面:“说话就好好说话,黑尉迟是你叫的?这是恒安甲骑团坊主!老老实实叫声将主!再敢上前一步试试?”

那边虽然不上前了,但立刻就骂了回来:“咱们追随刘鹰击来此,辛辛苦苦把恒安鹰扬府壮大起来,才有你们落脚的地方,现在刘鹰击倒下,一个个就都成白眼狼了!”

“这徐乐也是马邑人,你们就护着他了。却拿恒安鹰扬府基业不当回事!”

“没了你们云中之人,俺们也能撑起这恒安鹰扬府!”

“入娘的临阵之际,咱们云中人少死了一个?”

“没有咱们云中之人,还成什么恒安鹰扬府!”

“突厥人来就吓破你们胆子了,咱们和突厥人打了几十年交道,也没成你们这个怂样!”

双方捏着拳头虽然未曾动手,但是唾沫星子互相喷溅,一个个瞪大眼睛青筋乱跳,院子里面,顿时就乱成一团!

徐乐站在当场,挠了挠头,不是这帮人要和自己斗一场么?

恒安鹰扬府中,其实也分为追随刘武周远征高丽的一派还有云中土著一派。马邑鹰扬府中外来之人和土著军将都能闹出那么一场大戏,恒安鹰扬府中如何又会没有矛盾?只不过刘武周处事公平,苑君章执行军法严苛,牢牢压住了局面罢了。

现下外部压力空前巨大,徐乐前来又引起了不少人仇视嫉恨,突厥骤然南下,刘武周又突然晕倒。这矛盾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这些时日,外面的步步逼迫,实在给恒安鹰扬府上下太过巨大的压力,此时此刻,每个人似乎都想将这巨大的压力发泄出来!

追随刘武周征高丽的多不是本地土著,自然以自己小团体利益为先。这个时候就想将徐乐抛出去换小团体的安全。而云中马邑土著,尤其是云中出身,恨突厥人入骨,突厥南下,就要将徐乐交出去,这云中男儿还用不用做人?这些家伙嘴里又不干净,扫到了整个云中马邑出身之人,双方顿时就对上了。

眼见得两方嗓门越来越高,唾沫互相都喷到了脸上。拳头也越捏越紧,似乎下一刻就要真打起来。

而苑君玮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到底去帮哪一方才是。

徐乐叹口气就想上前,告诉对面这些家伙,自己才是他们的目标,要打架,自己一个人奉陪就好。

还没等徐乐举步上前,就听见一个略显微弱的声音喝到:“某还没有死,现在就要分家当了不成?”

院中争吵之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就见苑君章扶着刘武周,正站在廊前。

刘武周脸sè苍白,披着一件皮袄,一副虚弱的模样。只有眼神仍然锐利如电,扫过诸人。

这些军将两两对望,包括徐乐在内,躬身行礼:“末将等知罪!”

刘武周哼了一声,甩开苑君章的扶持,走到阶前。狠狠再看了这些刚才吵成一团的军将们一眼,再不多说什么,抬头看着北面天际,那些山峰之上烽燧燃动着的烽火。

由北向南,烽火连成一片。

刘武周身形僵在那里,所有人都害怕刘武周又晕倒过去。苑君章抢步而来,就要扶着刘武周回转屋内躺下。

刘武周却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低声下令:“尉迟,带上一营恒安甲骑,随我北上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情形!”

尉迟恭抱拳拱手:“末将领命!”

刘武周目光又落在徐乐脸上。

火光映照之下,徐乐剑眉如漆,神sè平静的只是和刘武周对望。

“徐乐,你的团坊,能抽出多少轻骑?”

徐乐也抱拳拱手:“玄甲营与梁亥特营,末将随时能抽调三四百骑,坐骑兵刃甲胄俱全。再多的话,末将部下战马损失得多,北上出征,没马的就派不上用场了。”

刘武周点头:“三百骑足矣。”

苑君章走过来,皱眉道:“鹰击,你的身体…………”

刘武周慨然摆手:“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某这身体,恒安鹰扬府数万军民存亡要紧!”

他对着尉迟恭和徐乐道:“回去准备,天明就随某出发!”

然后刘武周狠狠扫视诸将:“再有如今日一般的情形,休怪某不顾情面!恒安鹰扬府从来一体,谁要生乱,刘某人不是不会杀人!”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逼迫(二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