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逼迫(二十五)

第二百二十六章 逼迫(二十五)

玄甲骑和梁亥特部所在的坊内,一片紧张的气氛。

实际编入这两个营中的战兵,不足五百。其中三百五十配双马,剩下百余配单马。另外还可以拉出一百余作为辎兵的人马。

除此之外,就是四百余老弱眷属,加起来千人规模,就是徐乐麾下的全部班底了。

身在云中城内,从徐乐以降,都知道他们这一坊的地位并不稳固,甚而算得上如履薄冰。

如果是承平之时,按照刘武周的行事风格,大家大概还能获得良好的待遇,慢慢整个融入恒安鹰扬府这个团体。不管刘武周真正城府如何,但是在招揽人心,厚待下属上面,大家这还是信得过的。

可大家投效而来之际,正是恒安鹰扬府内忧外患之际。不知道什么时候,恒安鹰扬府这个团体也许就承受不住压力,轰然崩塌!

而在一个团体崩塌之际,作为这个团体中最没有根基的一支力量,也许就要成为被针对的对象,后果不堪设想。

当徐乐被刘武周召集而去与会之际,大家还没什么,无非就是等待徐乐回返就是了。

可当烽火燃动,整个云中城内外都紧张起来之后。这个团坊里面,顿时也就绷紧了精神!

恒安鹰扬府这个团体,已经处于最大的危机之中,谁也不知道这个团体内部,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罗敦做主,韩约辅助,顿时召集起所有军将,两营兵马齐集,眷属们也做好随时应变的准备。增加了团坊栅口处的戒备,大家枕戈待旦,只等徐乐回来。

此刻在徐乐居停之所,院子里面的一队亲卫已经披甲持刀,院墙四下,望楼上面,俱都有射士守候。在院子之外,两营人马按队布置,一层层的戒备出去。马厩那里有专人守候,所有战马都上了鞍鞯,随时都能拉得出来。而眷属老弱那里也派了人保护,家当行李全都包裹完毕,上了驮子,如果有什么不对,随时可以应变。

这般布置全都是在黑暗中进行,两营人马都不敢举火,惊动云中城内。亏得这千余人在此前已经饱经磨难,此刻骤然也夜间动作起来,也没有多少慌乱,大家在黑暗中做好了一切准备,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未来不可知的命运。

而在屋内,一众军将静静等候,每个人都是满脸的紧张神sè。

罗敦坐在上首,默然不语,满头白发醒目。

徐乐已经去得实在太久了。

脚步声轻轻响起,却是韩小六走了进来。这个还带着稚气的韩家二子,已经是徐乐麾下军官团的一员了。因为耳目零星,行动轻捷,在玄甲营中领一队正之职,专负斥候之责。今夜也是他一直在奔走,打探消息。

韩小六进来,看都没看黑暗中那些默默等候的军将,就对着上首罗敦急切的道:“恒安甲骑出动了,正在城内巡视!中垒营也都上了城墙,现在城中如临大敌!”

军将团队一阵骚动,负责辎兵的陈凤坡和玄甲营中队正仲铁臂对望一眼。心下都是叹息。两人算是倒了什么霉,安居神武,结果神武被血洗,投入徐乐麾下,风雪中转战数百里,好容易在云中城安顿下来,结果又碰到这种事情。马邑郡内简直是没有人待的地方了!

不等罗敦发话,室内就响起兵刃颤动的金属颤音。

正是坐在角落处的步离,亮出了匕首。起身就要走出去。

小狼女从来都是人狠话不多,这就是要杀出去将徐乐救出来的架势!

连一向沉稳的韩约都站起身来,他也担心徐乐安危。不仅没有阻止步离的意思,似乎就想召集人马,和步离一起行动。

韩小六狠狠一击掌,转身就要走出去。宋宝伸出手来想阻止这几位动作,却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还好罗敦喝了一句:“慢着!”

韩小六不满的回头:“阿爷,还等什么?现下王仁恭断粮,突厥人南下。说不定刘武周就要把乐郎君交出去!这个时候我们救出乐郎君就走!”

一众军将,出身徐家闾和梁亥特部的,都纷纷起身,表示附和。仲铁臂一拍大腿,也要站起身来。

罗敦提高了声音:“都给老头子站住!刘武周交出乐郎君图什么?威望丧尽,接着等死么?步离,你别想偷偷朝外溜!老头子眼睛没瞎!”已经蹑手蹑脚摸到门口的步离,撇了撇嘴站定脚步,闷闷的坐了下来。

韩约望着罗敦,沉声道:“老族长,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但乐郎君一时不归,我就一时放不下心来!我再等半个时辰,乐郎君再没有消息,我就领玄甲营杀出去!不然到了天明,更难动作,老族长以梁亥特营掩护眷属老弱,突出云中城外!”

韩约从来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但是此刻却是掷地有声,果决刚烈。不愧是徐敢老爷子也花了不少心血教导出来的!

宋宝终于站起身来:“这不是将这么多眷属老弱陷入险地么?”

韩小六当即就顶了回去:“这个世道,哪里不是险地?不是乐郎君带着我们拼杀,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宋宝怒道:“我和你哥哥说话,你插什么口?毛都没长齐的孩子!”

韩小六哼了一声,就要找宋宝继续理论。罗敦捂着额头,叹口气准备劝解。这个时候一名亲卫匆匆而入,开口禀报:“乐郎君回返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室内空气顿时就松动了起来。陈凤坡双手合十,默祷一声。他们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团体,要是没了徐乐,那就真的散了架子了。大家会遭遇什么命运,真的是难以想象。

韩约一挥手:“去迎乐郎君!”

一众军将鱼贯而出,罗敦韩约几人走在前面。

就见外间火把引路,映照出徐乐和几名亲卫的身影。徐乐面孔绷得紧紧的,策马而入院内。

看着院中集结的那么多甲胄兵刃俱全的亲卫,徐乐只是微微点点头,就翻身下马。

罗敦迎上,还没等他发话,徐乐就已然下令:“点三百骑,两营混编,一骑双马,带七日行粮。随刘武周北上!”

罗敦讶然问道:“刘武周想做什么?”

徐乐摇摇头:“现下还看不出来,当还在筹谋之中…………”

说到这里,徐乐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过我能看出,刘武周这筹谋中,我恐怕是要派很大用场,他给我的好处,这次只怕是要十倍回报出去!”

(本章完)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六章 逼迫(二十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