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晓风残月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晓风残月

但这何汉青的尸体也太惨了些。

头没了,胳膊没了一条,小腹洞穿,两条腿全断,胸口洞穿一剑,身上其他伤势血肉翻卷,不下一百道……

十殿阎罗人人都是一阵懵。

森罗庭已经出动了全部的力量,也没有杀死的狠角sè;如今怎地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这里,甚至连脑袋也被人割了去?!

连谁下的手都不知道。

刀尊者无影无踪,不知道哪里去了。

十殿阎罗都懵了一下。

兄弟九人都是喘着粗气,大眼瞪小眼。纷纷看向老大宋帝王。

“是何汉青就好,有尸身在此,足堪交复任务,立即回去!”

宋帝王沉着脸,道:“这件事到此告一段落,但森罗庭与四季楼的仇,也有此结下了……众人回去做好应对准备吧!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将由猎人转为被捕猎的对象,尽皆小心行事,万事谨慎!”

另外兄弟九人和牛头马面两个金牌杀手,都是一阵沉默,看着地面上何汉青的尸体,每个人的眼中,都似乎看到了即将掀起的惊涛骇浪。

而森罗庭,这一次必将处在风口浪尖位置!

“江湖上已经许多年没有大的动荡了……这一次,恐怕……”楚江王皱着眉头,苦笑一身:“大家就当今天是此次江湖风波的热身前奏吧,更热闹的时候,从明天就开始了,兄弟们。”

但不管怎么说,兄弟们都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那种腻味,就甭提了。

但事到如今,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认又能怎么办?难道让何汉青活过来,让兄弟们再杀一次?那是用屁股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冥雾呼呼散去,天地之间恢复清明。

……

刀尊者御风而驰,心中全是说不出的憋屈,与难言的愤怒。

区区森罗庭,区区春秋山门,居然就敢对四季楼下手,而且还杀了四大尊主之一的春寒尊主。

自从这天地间有了四季楼的存在,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此仇不报,四季楼还说什么震慑江湖?

回去禀报老大,这件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身上的伤火辣辣的痛。重伤到了几乎去掉了大半条命的伤,却还不如刀尊者心里的痛。

多少年了,自己没有这样狼狈的逃命过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此仇,一定要报!

刀尊者的身子,如同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不提刀尊者对这次骤临之围杀耿耿于怀,誓言复仇,急疾回转四季楼报信,乃至筹谋报复之举。

毕竟是一次性对上两大超强势力森罗庭还有春秋山门,若是仅止于对付任何其一,四季楼绝对可以自信游刃有余、胜券在握,但同时对上两家,即便强如四季楼,也会感到棘手。

虽然有与云扬正面对上,更被云扬的惊艳刀招所震慑,刀尊者仍旧没有将云扬当成第三方势力,一方面是因为方墨非,方墨非虽然实力低微,但其杀手手段、拼命韧劲,一切的一切都在在显示其森罗庭金牌杀手的身份。

他本能的认为,最后出现的那个用刀的,也是森罗庭的人。

另一方面还在于白衣雪,之前白衣雪的官方身份可是寒山河的护卫,还曾正面来袭,刺杀过何汉青,此番卷土重来,不算多意料之外的事情,至少在刀尊者看来,白衣雪就算不隶属于东玄帝国,起码也得和春秋山门有关联,端的歪打正着!

……。

云扬等三人一直等到回到云府,兀自感觉到今日种种,恍如做梦一般的梦幻莫测。

春寒尊主。

这位名动江湖的超级大人物,四季楼的中坚力量,当日面对凌霄醉尤能保命全生的狠角sè,就这么死在自己的设计之下!

斩杀何汉青,是云扬这么久的时间里,梦寐以求的大事。

从一开始知道了何汉青的身份,云扬就一直在筹谋;从设计寒山河,提上日程。

先是白衣雪,无意中被云扬盯上;然后森罗庭一殿秦广王钻进来,接受委托,然后云扬费尽了心机,将危行路套进来。

当时并没有想要太多,只是想先把自己的危机解决掉。

但一步步机缘巧合,森罗庭就在这个时候动手。

云扬立即察觉,而且当即通知了危行路,鼓风将声音送过去。

各方面看似巧合,但,若是没有云扬步步为营的安排,这种巧合绝对不会出现。

当天意之刀一刀切下何汉青的人头的那一瞬,云扬分明有感觉到,几位兄弟正在含笑看着自己。

“老九,好样的!”

无论那一刻的感觉是真实,还是臆想,云扬都将那感觉当成是真的,只是云扬此刻心中,并无太多欣慰,反而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涩难受。

兄弟们,我终于除掉了一个大仇人!

咱们共同的大仇人!

但,今天这个就只是一个起始,一个序幕,接下来我还会将所有当日有份对付咱们的人全部找出来,仔细清算他们欠我们的债!

人命债必须用人命来填!

云扬等三人虽然于此役中成功击杀何汉青,但方墨非与白衣雪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是并不很严重;回到云府,各自闭关调养,稍假时日便可回复。

云扬则将何汉青的人头与从他身上搜出来的所有东西往密室之中一扔,跟着就急疾出来了。

月sè清辉,斜斜的挂在天边。

东方已经隐隐的开始出现了一丝丝光亮,整个天地,都变得有些迷蒙起来。

此际已经是黎明时分。

云扬坐在花树下,静静地煮着一壶水。

水雾袅袅升腾。

手边的,却是一杯昨晚上喝剩下的残茶。

云扬一袭紫衣,一尘不染,俊秀的眉宇之间,似乎笼罩着一缕情愁,静静地端坐,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沸水将茶壶盖冲得啵啵作响,他似乎并没有听见。

总之就是一副心事重重、忧虑更甚的模样。

如此做派,自然是做给某些人看的,不得不说,云扬若是穿越到现实里,绝逼国际影帝一级的大角!

片刻之后,风声忽转飒然。

天空中,一道庞大的黑影向着云府这边扑落下来。

云扬并没有起身,只是循声转头看去。

黑鹰周身萦绕着一股破空劲风,轰然降落在院子里,扑的地面尘土飞扬。

危行路与古古从黑鹰背上一掠而下。

云扬见是他们,却并无更多动作,再度转回去对着啵啵作响的茶壶发呆,似乎没有察觉他们的到来。只是目光却似乎是更僵硬了几分……

危行路神识一扫之下,登时发现了云扬这一夜根本就没有睡,貌似一直在花树之下坐着。

难道是坐了整整一夜?!

再远远看去,却见那花树下的少年,眉眼间尽是忧愁,难掩心事重重,恍如遗世孤立一般的孤独让人心中情不自禁的泛起一种想要呵护的微妙感觉……

即便是向来跟云扬不对盘的古古远远看到,也忍不住心中微微一震。

他居然这个时候还没有睡,还在这里等候着。

他在等什么?

别人都在家,只有自己两人不在,难道,他在等自己?

危行路自然也是这么想,眼见这等深情,就在自己面前,不由得轻轻一声叹息。

身子缓缓飘动,走了进去。

云扬仍旧全无反应,他的眼睛依然凝定地注视着茶壶,似乎那啵啵作响的沸水,已然吸引了他全部的心神。

“云兄弟。”危行路带着叹息的声音:“看你的样子竟是彻夜未眠吗?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让你熬了一个通宵!?”

云扬身子悚然抖了一下,似乎受到了惊吓,大是意外的样子,霍然转头之下,脸上却即时露出蔚然笑容:“大师兄,你们回来了。”

那是一种松了一口气的特异感觉。

这种感觉,格外的清晰。

云扬的脸上,全都是夜露风霜之sè。

甚至鬓角也早已被露水打湿了,咋看上去,尽是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憔悴感。

“什么要务使得你一夜不睡!?”危行路皱着眉头,这一刻的大师兄满满的心疼不已。

云扬虽然聪明机敏、个性坚韧、为人精明,但说到底仍旧只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孩子,在人情世故方面总有意无意的流露出几分稚气,但正是这几分稚气,却让危行路倍感欣慰,赤子之心未失的修者,难能可贵,难得之极!

云扬微笑:“大师兄玩笑了,我可是有好好的睡饱了一觉,精神分外的好,嗯,我就是刚刚起来,闲来无事便打算煮一壶茶喝……”

古古乘人之危,难得有此时机怎么不踩云扬两脚,嘿然道:“才刚起来?你这么大的一壶水都已经烧没了,难道是你梦游烧的水?煮的茶?!”

“呃……”云扬楞了一下,一端茶壶,有些不好意思道:“可能是刚才我自斟自饮得太急,不知不觉的喝了大半壶,我喜欢喝热茶……呵呵……”

危行路笑了笑,他看得比古古还要仔细,如何没有看出云扬杯子里的茶叶,分明是已经冲得没有了半点颜sè,处于这个状态的茶,起码是冲了十次之上,否则何能泡到如今这般没有半点颜sè和香味,而且那壶水,分明就是被烧干的……

按照这样的时间推论,这位云公子,绝对就是从昨晚上一直坐在这里?

一边喝茶,一边等候。

喝到茶无sè,等到天微明。

夜露风霜,晓风残月。

一人独坐,身心皆寂。

这种情景只是想一想,心头就不禁泛起一阵阵的凄凉。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晓风残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