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51 下贱的卫兵

951 下贱的卫兵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刀南宫不仅不杀我,还让我做他的手下,负责守卫两位寨主的宅院?!

我以为我听错了,或者是出现了幻觉,当时就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黑刀南宫。黑刀南宫微微皱眉:“怎么,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i”

还不等我说话,万毒公子立刻捅了一下我的胳膊,并且笑嘻嘻地替我回答:“南宫队长想必是发现了我这位朋友的身手不错,所以才想收下他吧?真是慧眼识英才啊!能跟南宫队长,绝对是他的福气,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呢?”

黑刀南宫突然要收下我,绝对不是为了杀我,他是卫队队长之首,想要杀我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那么答案就出来了,肯定是昨晚短暂的交手,让他有点欣赏我了,所以才想收下我的。

我和万毒公子每天都在发愁怎么接近两位寨主的宅院,现在这么大的一个馅饼落在我的头上,就像万毒公子说的,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于是我也立刻点头,说是,我愿意。

万毒公子“啪”的拍了一下我肩膀,笑嘻嘻说:“王巍,你可以啊,鲤鱼跃龙门了嘿,跟着南宫队长好好干啊,将来飞黄腾达别忘了我!”

万毒公子这一拍,牵动了我背上的伤口,让我“嘶”的一声子牙咧嘴起来。

万毒公子“哎呦”一声,说咋地,你还不愿意啊?

我说不是,疼!

万毒公子“哦哦”了两声,又拱手对黑刀南宫说道:“南宫队长,我这朋友就交给你了!,’

自始至终,黑刀南宫都没搭理万毒公子一下,都是万毒公子自嗨而已。黑刀南宫瞥了我一眼,便转身走了,我也立刻跟上。

一路上,沉默不语。

黑刀南宫在前,我在后。

看得出来,黑刀南宫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于是我也保持沉默。回到寨中,黑刀南宫便把我领进两位寨主的宅院,内外都有卫兵巡逻,看到我跟着黑刀南宫,小声地窃窃私语着。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两位寨主的宅院,第一次以阳城王皇帝的身份,闹了个天翻地覆,最后以惨败收场,要不是苗雪雁,我这条命都没了;第二次就是现在,以一个普通卫兵的身份进入,心境也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黑刀南宫将我领进某个小房间里,问我姓名、年龄以及住处。

我便一一答来,之前千虫君子已经帮我造好身份,所以现在对答如流。整个苗家寨有上万人,黑刀南宫也不可能去细究我,更何况也没那个必要,他哪里想到我是王皇帝呢?

黑刀南宫又问我的实力,以及什么武器?

我说我不用武器,就是用拳头的。

其实我刀棍全能,但我担心自己漏出马脚,被黑刀南宫看出什么端倪,毕竟我们曾交过手,索性说我是用拳的。

黑刀南宫让我当着他的面打了套拳。

我有伤在身,打的不是很利索,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我耍的这两下子,让黑刀南宫频频点头、赞赏。

一一在普通卫兵中,已经算是很了不起。

“其实我昨天晚上可以杀了你的。”在我打完拳后,黑刀南宫突然说道:“但你确实是颗好苗子,苗家寨正缺人才,我不忍

心。”

我沉默下来。

我知道黑刀南宫说得没错,昨天晚上

只要他想,要杀死我还是很容易的。

得亏我有几分本事,才让黑刀南宫产生爱才之心。

“好了。”黑刀南宫继续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去给明月通风报信?”

黑刀南宫杀我,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

虽然我想不通他是怎么查到我身上的,但他既然身为卫队队长之首,总归有办法吧。

为什么去给明月报信?

我也说不上来,只能嗯嗯啊啊、支支吾吾。

除了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的以外,还有什么理甶?

“你是不是喜欢二小姐?”黑刀南宫突然问道。

啊?

我惊讶地看向黑刀南宫,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你也不用紧张。”黑刀南宫继续说道:“苗家寨中,暗恋两位小姐的人很多,会为她们动心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但你要搞清楚,二小姐是绝不可能看上你的,所以你没必要做这种无用功,到头来不过是害了自己。”

黑刀南宫说的两位小姐,当然就是大小姐和二小姐。他说的没错,以两位小姐的靓丽容颜,以及高高在上的气质,很少会有男人不动心的,苗家寨中暗恋她们的肯定大把。

虽然其中不包括我,但这无疑是个绝佳的理由,让我的“报信”能够站得住脚。

嘿,没想到最后是黑刀南宫帮我下了台阶!

不过,黑刀南宫还真好意思教育我,他以为苗冰骆就看得上他吗

当然,我肯定不会纠结这个问题,于是立刻点头:“是,我知道了。”

黑刀南宫呼了口气,像是挽回了我这个陷入迷途的青年,继续说道:“以后你是我的手下,一切都要为我,不要让我失望,知道了吗?”

我再次点头,说知道了。

接着,他便将我带到院中,领到一支七八人的巡逻队前,对他们说:“这是王巍,来自五寨,从今天起,他是你们的小队长。”

我去看那几人,只见他们都戴着黑袖章,于是反应过来,他们之前的小队长在和一清道人那场恶战中牺牲了,所以黑刀南宫才来让我补这个空缺。这些卫兵的年龄普遍都比我大,最大的至少都有四十多了,看得出来对我有些排斥,一个个脸上露出不悦。

这也正常,之前的领导刚死,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就来了新的领导,还是个年轻人,谁不排斥?

黑刀南宫在的时候,他们不好发作;黑刀南宫一走,立刻对我甩起脸子,理都不理我了。

虽然我也不在乎这个小队长,但毕竟我初来乍到,如果手下的人驾驭不好,黑刀南宫肯定质疑我的能力,在这就呆不久了。于是我冲他们拱了拱手,说各位,知道你们挺排斥我,觉得我没资格做这个小队长,我也不知怎么证明自己这样,

你们一起上吧,但凡打得过我,我自己

滚。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要想在这地方站稳脚跟,必须拿出让人信服的实力,强者才能为尊。

拥护、跟随强者,也是人的本能。

如果一清道人不强,那个鬼才肯当他徒弟?

但是苗家寨太平无事,最近哪有什么仗可打,要想显露自己的实力,无疑这是最快的途径了。

可想而知,在我下达战书以后,这些人有多吃惊,不敢相信我能有这么狂,竟要一次性挑战他们所有人。经过我反复确认以后,他们晈牙切齿、怒火中烧,前任领导死了以后,他们正愁没有地方发泄,现在我送上门,他们当然不会客气,于是一窝蜂地朝我扑了上来。

院中其他卫兵看到,纷纷鼓掌叫好,为我们呐喊助威。

我迅速和这七八个人交手。

虽然我身上有伤,而且还伤得不轻,但要对付这几个人,仍是易如反掌。

哪怕赤手空拳。【择天记吧少年王】

十几秒后,这些汉子纷纷倒地,“哎呦哎蚴”地叫了起来。

我则拱手,说各位,承让。传状能传攻隐下。

七八个汉子互相搀扶着站起,同样对我拱了拱手,说服了。

我权力最大的时候,手下掌控十三个城,管理这几个人不是问题。

我笑眯眯的,说没事,咱们以后就是兄弟。

四周的叫好声更烈,毕竟苗家寨有不少小队长,能有我这个身手的实在不多。

本来安静的宅院,突然有了这样的哄乱,当然要引起人的注意。东厢房有间屋门推开,一个青春靓丽的人影走了出来,正是大小姐苗冰骆。众人猛地安静下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有人偷偷看着苗大小姐,目光里满是旺盛的火。

在这美女匮乏的地方,能长成苗冰骆这样的,确实算是绝世美人了。

“嚷嚷什么呢?”苗冰骆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几人迅速低下头去,苗冰骆走着走着,突然就不走了,目光也落在我的身上。

显然,认出了我。

我用余光看到,她的面sèyīn沉,写满愤怒和不可思议。

苗冰骆当然不会和我一个卫兵计较,转身就要去找黑刀南宫。但是刚一转身,黑刀南宫已经站在她的身后,微微躬身说道:“大小姐,怎么出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出来?”一向温婉的苗冰骆,此时显得有些上火,一边说还一边看我。

黑刀南宫明白过来,冲我说道:“王巍,带你的队伍去那边看看。”

“是”

我低声答应,带着我的队伍走了。

两位寨主的宅院极大,甚至分为前院、后院,还要巡查外墙,足够我们溜达。不过我故意磨磨蹭蹭,始终在附近转悠,同时用余光去看黑刀南宫和苗冰骆。

两人站在一棵树下说话,声音当然很低,不过我懂唇语,当然能看明白。

苗冰骆质问黑刀南宫为什么没有把我杀了,还把我调到这里来当小队长?黑刀南宫则回答她,说我是个好苗子,杀了有点可惜,不如利用起来,给苗家寨增添力量。

接着,黑刀南宫又给她讲了我为什么要给明月报信,以及向她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因为我已经完全是他的人了。

苗冰骆相信黑刀南宫,也就认可了我留在这里,同时还嗤笑着说:“他竟然喜欢雪雁,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怎么什么人都有了,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尊荣!”

黑刀南宫则低声说:“我已经教育过他,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对于苗冰骆的轻蔑,我并没有当回事,毕竟我有自知之明,我只是个普通卫兵,被她看不起也正常。只是话说回来,对于苗冰骆这样两面三刀、表里不一的人,她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她昵。

希望有朝一日,这娘们的真面目能够被人识破,让她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玩火自焚。

苗冰骆和黑刀南宫说完话后,便说要去外面转转。

“我陪着你。”黑刀南宫立刻跟上。

“不用啦,我自己转转。”

苗冰骆婉言谢绝,一个人朝外面走去,黑刀南宫望着她的背影,一脸怅然若失。

作为有着丰富感情经历的我非常明白,黑刀南宫现在肯定十分迷茫,不理解苗冰骆为何忽冷忽热、若即若离。黑刀南宫教育起我来像个老司机,轮到他自己了却又当局者迷,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这样。

不过,我对他们的感情问题不感兴趣,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还有自己的事做。

总之从今天起,我就成了一名掌管八名队员的小队长,负责守护两位寨主的宅院,成功接近了这个苗家寨的核心枢纽,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也就指日可待了。

感觉自从见了万毒公子,我这一路都挺顺利,先靠着千虫君子搞定自己的身份,接着又借助黑刀南宫进入两位寨主的宅院。万毒公子在这混了好几个月都没我这么顺利,瞬间觉得昨晚那两刀算是没有白挨。

一天下来,情况就被我摸得差不多了,这栋宅院的正屋是议事厅,也就是开会的地方;东厢房是大寨主住的地方,老婆、女儿都在这里,西厢房则是二寨主的住处,同样一家人都在这里。

还有些边边角角的屋子,是黑刀南宫和一些心腹住的。

至于后院,则完全是禁地,除了两位寨主和黑刀南宫,还没见其他人进去过。

那里,想必藏着长生果,以及关着刘鑫和一清道人。

长生果是一清道人最渴望的东西,如今就在他的咫尺之遥,不知他是什么感受。

虽然已经成功接近核心宅院,但要立刻救出刘鑫显然不太可能,而且救出他来又怎样呢,既没地方安置他,也没法将他送出去,反而打草惊蛇。

不过,终究是有了希望。

晚上下班以后回到住处,将今天的情况和万毒公子说了一下,万毒公子同样兴奋不已,说这回可顺利了。他让我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只要我长久地呆下去,总有机会救出刘鑫。

至于一清道人,我们二人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本来这人救不救其实都无所谓,最主要的还是我们的朋友刘鑫。万毒公子没说,主要尊重我的意见,毕竟一清道人是因为我才落难的,而我暂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也不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总之,我在两位寨主的宅院顺利呆了下来,当然也就慢慢能够看到很多东西。

比如,大寨主和二寨主其实也不太和,虽然大多时候以苗家仁为主,但是看得出来苗家桐偶有不服。

这也正常,苗家桐的女儿都被贬为苗奴了,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能愉快么?

还有,大寨主和二寨主其实分派系的,大寨主这边的心腹是黑刀南宫,二寨主的心腹是明月队长,还有其他卫队队长,也都各有战队。不站队的是极少数,比如千虫君子。

帮苗雪雁说好话,希望苗雪雁恢复身份的,就是以明月为首的几个卫队队长,不过苗家仁始终都不同意。

没有火星是不可能的,不过问题不大,总体来说,两位寨主仍旧是一条心。苗雪雁的问题,确实是苗雪雁的错,苗家桐也无话可说。

至于苗冰骆,每天都到外面去转,也不知道去干什么,有时候让黑刀南宫陪,有时候不让黑刀南宫陪。每次不让黑刀南宫陪的时候,黑刀南宫就格外失望和难过,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这些情况,万毒公子全部记载下来,有机会了再传达给他的队长左飞。苗家寨这事,是龙组三队负责一一没有办法,犯罪团伙实在太多,龙组的人手又不太够,只能分散行动。

就像之前我舅舅的龙组七队硬干夜明一样,没有必胜的把握是不会贸然进攻的。

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左飞的实力很强,但要让他一人对付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第七的苗家兄弟也很困难,所以必须要提供给他更多的信息才行。

最好的结局,是我们里应外合,一起干掉苗家寨。

自从调到两位寨主的宅院以后,我就不用每天走街窜巷,也不能再到寨门外面去了。

所以,我让万毒公子帮我看着点苗雪雁,确保她能没事。

其实不用我看,暗中保护苗雪雁的人应该不少,不过只是这样我才能够安心。

这天上午,太阳刚刚升起,我又领着队伍在宅院内外巡逻起来。

其实凤凰山都封了,根本没人能进得来,苗家寨里能有什么事呢,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让大家都有些无精打采。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东厢房这边的某扇屋门开了,苗冰骆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青春靓丽、肌肤胜雪的苗冰骆,无论什么时候出现都是焦点。

而她自己,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待遇,懒洋洋地走到一棵树下,坐在一扇摇椅上面,吃着葡萄、哼着歌谣,简直比神仙还快活。

黑刀南宫也走了出来,不动声sè地站在她的身后,充当一名合格的护花使者。

在别人眼里,这位大小姐俨然是位高不可攀的女神,能够看她一眼就已非常知足。但是在我看来,能够感受到的只有恶心,我见过不少狠毒的女人,有些算不上是好人,但也能够让人竖大拇指,但像苗冰骆这么恶心的真是头一回。

所以,在众人都频频望向苗冰骆的时候,唯有我目不斜视,做我自己的事,绕了一圈又一圈。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苗冰骆的声音响了起来:“喂,你,过来!”

不知苗冰骆是在叫谁,我奇怪地抬起

头来,赫然发现她在指我。叫我过去?!

我顿时有些茫然,但苗冰骆又指着我说:“叫你过来,你聋了吗?”

我只好走了过去。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树荫下面,苗冰骆仍旧躺在摇椅上面,脸上还戴着副太阳眼镜,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冲我说道:“我肩膀有些酸,你来帮我按按。”

让我帮忙按摩?!

我很吃惊,不明白苗冰骆为什么给我安排这样的活儿。但是在这一瞬间里,很多艳羡的目光朝我看来,显然在他们眼里这是天大的恩赐。我看了黑刀南宫一眼,黑刀南宫一脸漠然,似乎没有反应。

我只好绕到苗冰骆身后,把双手放在她的肩上,小心翼翼地按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距离苗冰骆这么近,她是真的很白,就连脖颈都白得像雪,在这常年气候炎热的苗家寨里实在是不容易。听说,她从外面搞了很多防晒霜在抹,看来效果确实不错。

同时,她的身上也很香,令人陶醉的香味直扑我的鼻间;她的肩膀也很软,窥斑见豹、一叶知秋,可以想象这是一具能让男人着迷的身体。

不过,无论她有多香、多软,在我看来只有恶心,甚至让我想吐。

我忍着呕吐的欲望,耐着性子帮她按摩。

过了一会儿,苗冰骆又翘起了腿,轻轻说道:“我也腿也有点酸,帮我按一按

吧。”

按腿?

我回头看了一眼黑刀南宫,见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便绕到了摇椅前面,蹲下身去帮苗冰骆按起了腿。虽然现在已是秋天,但凤凰山里依旧很热,所以苗冰骆穿着一条短裤,小腿和大腿都光溜溜的,又白又滑,像是牛奶。

但我仍旧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地帮她按摩小腿。

“往上点,再往上点。”苗冰骆轻声指挥。

我的双手也在她的示意下,慢慢来到她的大腿上面。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四周艳羡的目光显然更加多了,甚至有人咽着口水。我用余光看了一眼黑刀南宫,发现他的脸颊正在微微颤抖,显然终于忍不住了。

“够了。”黑刀南宫突然伸出手来,按住了苗冰骆的肩膀,声音都略带颤抖。

“够什么够?!”苗冰骆突然站起身来,狠狠一巴掌扇在黑刀南宫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宅院,同时冲他吼道:“看到了吧,我宁肯让一个下贱的卫兵摸我大腿,也不愿意让你碰我一下!”

看网友对 951 下贱的卫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