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逼迫(二十六)

第二百二十七章 逼迫(二十六)

玄甲营和梁亥特营,全都在等待着徐乐的归来。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要是徐乐再晚回来一些,韩约就要带着他们直冲鹰击郎将的衙署,再大闹云中城去了!

不过徐乐好歹回返,这些军将士卒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等着发出号令,大家解散回去休息之际。

一连串号令又接着传了下来。

玄甲营左旅,中旅,梁亥特营中旅。总计六队骑士,人配双马,带七日行粮,兵刃甲胄全都携带,立即准备出发!辎兵也出阵一队,带驮马驮骡八十,除了行粮之外,更带箭矢一万。战马需要的草料,也尽数由辎兵携带,限一个时辰内,准备完毕出发!

号令一旦发出,整个玄甲营和梁亥特营都动了起来。

对于战兵而言,倒没有什么,本来就是枕戈待旦的准备,这个时候将各人战马备马准备好,集结完毕就可以。虽然号令来得突然,但是既然编入了战兵营中,吃的就是这碗刀头舔血的饭,任何时候,都要做好上阵的准备。

尤其是玄甲营,这些时日的经历,抵得过别的军马几年的历练,什么样的苦头都吃过了。还怕什么突然应调出阵?梁亥特营有罗敦压着,也自没什么问题。

辎兵的事情可就多了,八十驮马驮骡要赶紧集结起来,蹄铁不全的要赶紧补上。驮子要赶紧整理打包,然后装在牲口背上。这些牲口都要负重走长路,出行之前还要好好喂一顿精料。那么多物资要调集齐备,虽然只是一队辎兵出阵,但是所有两队辎兵全都手忙脚乱的在准备所有一切,一副不可开交的模样。

陈凤坡担惊受怕了大半夜,这个时候又摊着出征前最重的差使。到处奔走,指挥一切,哪儿都能听见他气急败坏的呼喊之声。

“入娘的,干草和精料能放在一个驮子里么?豆子要有水养着,干草给传了潮气,马吃下去还不生病?当兵的不爱马,算个什么玩意儿?”

“这次北上是打突厥狗,突厥狗披甲重,破甲锥至少要三成!查点清楚了!”

“锅灶帐篷别忘了!帐篷要大隋军中的双层牛皮帐篷!别选那些破损的!不然有人挨冻,倒霉的是咱们!”

到处呼喊指挥了大半个时辰之后,陈凤坡在一个草料袋上坐了下来。摘下帽子,头顶热腾腾的尽是白气升腾,只觉得嗓子干得似乎要冒出火来也似。但是身边每个辎兵都忙个不停,也就忍住没让人拿水过来。

旁边突然递过一个水葫芦,陈凤坡抬头一看,正是仲铁臂。他接过来打开葫芦盖,咕嘟咕嘟灌了一气,擦擦嘴巴,想说什么却没开口,只是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仲铁臂已经一身行装打扮,甲胄脱下来打成了包放在备马上。披着大氅,额扎束带,已经很有点大隋军将的模样了。他对陈凤坡笑道:“陈大,你的辎兵动作倒是不慢,看来要不了一个时辰,就能出发。”

陈凤坡叹息一声:“全部家当就这么多,库里东西朝着马背上搬就是了,能要多少工夫?三百骑出阵,剩下来一点家当就抖腾得精光,也不知道刘鹰击补还是不补。”

仲铁臂失笑一声:“刘鹰击现下也是精穷!咱们心里还没数吗。云中库里还有多少粮了?就是不出阵,这个冬天也撑不过去!”

陈凤坡摇摇头:“怎么这么难?以为能在云中喘口气,结果还是步步惊心!现在突厥狗又南下了!”

他左右看看,凑近仲铁臂压低了声音:“老仲,你说云中城——还有我们的乐郎君,到底能在这个局面撑下去不能?咱们性命,可都交托出去了!”

仲铁臂看着陈凤坡:“陈大,要不是乐郎君,咱们就该死在神武城了,现下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但为男儿,知恩不报,还算个人么?乐郎君怎生安排,某就怎么做就是了。了不得这条性命还给乐郎君就是,其他的还多说个什么?”

陈凤坡看着仲铁臂,仲铁臂容sè严肃,显然说的都是心里话。

边地男儿,有恩报恩,有怨报怨。风刀霜剑下,磨砺出的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徐乐如此,徐乐麾下这些男儿,也大多如此!

陈凤坡在马邑土生土长,这样的死心眼的边地男儿,见得太多了。

陈凤坡沉默少顷,苦笑一声:“也罢,欠命还命就是,跟着这乐郎君一头撞下去也罢!老仲,我岁数大了,厮杀是不成的。战阵之中遇到什么,记得援护某一把。”

仲铁臂点点头,低声问道:“不去看看娘子?”

陈凤坡摇头:“去看什么?无非就是哭一场,你老仲都上了,某还能不跟着?反正有韩大娘照应,某走了也不担心什么。”

仲铁臂拍拍陈凤坡肩膀,想安慰几句什么,但是最后只能说一句:“就信乐郎君罢。当初绝境当中,都能带着咱们撞出一条路来,打崩了马邑鹰扬府,现下还有恒安鹰扬府为靠,还能难过此前不成?”

陈凤坡咧嘴笑笑,丢下水葫芦,跳起身来又开始大声下令:“入娘的都快点!一个时辰,这是军令!不能出阵,不用乐郎君了,某便行了军法!”

在陈凤坡这里忙碌准备一切之际,宋宝几人,也在低低的议论些什么。

宋宝现在是梁亥特营中旅旅将。麾下两队百骑梁亥特部战士,已经集结完毕。他几名弟兄,现下也都是队正火长的地位。

麾下一旅人马集结完毕,几人就凑到了宋宝身边,低低进言。

“大郎,现下看来不妙。王仁恭本来就压得云中城喘不过气来了,现下突厥人又南下!”

“大郎,拿出个章程来才是。咱们可不能白白就这么丢了性命!”

“实在不行,咱们就走自己了,天下之大,哪里不能闯荡去?”

“咱们几个弟兄辛辛苦苦帮乐郎君搜拢梁亥特部,现在大郎连个营将都不是。玄甲营里也不许咱们插足,咱们对得起乐郎君,乐郎君未必对得起咱们!

“大郎,你说句话罢!”

几个弟兄你一句我一句的低声逼问,宋宝只是沉着一张脸,突然低吼一声:“都在胡说些什么?某宋大郎是这种人么?”

他一声吼,几个人都被震住,讷讷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宋宝喘口气,压低了声音:“再看看不迟!反正不管什么时候,我们弟兄都要互相照应!”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逼迫(二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