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一十六章 麻烦

第八百一十六章 麻烦

/p>除了入门之时,陈海在姜寅身边聆听七天七夜的教诲,接下来这几个月,姜寅都在万华虚境潜修,这时候突然传音召见,陈海都觉得甚是奇怪。

余苍真君起初也有些讶异,但神识往万华虚境延伸出去,片晌后笑道:“我道是为何,原来是姜真君的老对头来了,这下可有热闹可看了。”

说罢拉起陈海,一同往万华虚境赶去。

陈海不明所以,一路随余苍风驰电掣,赶到万华虚境,一眼就看到一头的青鸾灵鸟傲然悬立万丈虚空之中,那凛冽、能吹灭玄修神魂的九天罡风,并不能令青鸾有丝毫的畏惧。

虽说掌教真人姬江野座前的灵兽一头蜕变凡胎、修成真龙之体的银鳞螭龙,以及万仙山之内,还有六七头护山神兽存在,但陈海还是第一次看到比蛟龙更高层次、直接有着堪比天位真君战力的灵兽存在。

龙帝苍禹身为夔龙之族,层次自然要比青鸾、螭龙更高,但陈海所见的龙帝苍禹只是虚弱到极致的元胎神魂,并无缘见到龙帝苍禹的真身,而苍遗身上的夔龙血脉已经不纯,突然突破道胎境的桎梏才能修成真龙之体。

见陈海还是有些不明所以,对星衡域的宗门渊源有些孤陋寡闻,余苍才简短地和陈海解释一番。

在西北域之中,万仙山虽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并不代表没有势力能与之抗衡。除了万仙山之外,还有元阳宗、玄皇殿两大宗门,与万仙山一起,通过西北柱国将军府,间接共同掌管西北域三四十万里方圆的疆域。

三宗以万仙山最为兴盛,元阳宗次之,而玄皇殿乃是虚黄天在崇国境界的一脉分支,论实力敬奉最末,目前只是守着自己的地盘,很是老实。

相比起来,元阳宗就有些不那么安分了。

元阳宗乃是流阳宫之变后几家中小宗门为抵御当时的魔劫、合流到一起的新兴势力,发展了万余年迄今也有十一名天位真君坐镇,现任掌教真君唤作秦虎山,人称巽木真人,天位三重的修为。

秦虎山一直都觊觎西北柱国将军之位,但帝都雍京最终选任姜寅出任此职,秦虎山一直耿耿于怀,只要有机会,就喜欢来找一下姜寅的麻烦。

姜寅虽然烦不胜烦,但是秦虎山毕竟乃是一宗之长,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被其骚扰。

尽管秦虎山乃是一宗尊长,姜寅也没有给他丝毫的优待,待客的地方依然是那空空如也的白云台。

陈海与余苍真君飞上白云台,看到姜赫已经先得讯赶了过来站在一旁,而姜寅与一位出尘的青袍修士对案而坐,长案上摆着一些不像样子的灵果,已经是算是待客之道了。

余苍真君上前先给青袍玄修行礼,秦虎山摆了摆手,让余苍坐下来的闲聊,眼睛却在陈海身上打量,冷哼一声道:“这就是你新招收的真传弟子?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最起码比我那孙儿要逊sè不少。”

姜寅云淡风轻地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轻笑一声道:“秦谦乃元阳宗的天之骄子,雍京青鸾榜名列前一百的后起之秀,要强过我新收的徒儿,才是正常。想当年我在青鸾榜排名也就八十名左右,虎山兄早年似乎都没有资格进青鸾榜吧?”

他二人斗过无数次嘴,姜寅一番话风清云淡,倒也是不吃亏。

秦虎山虽然有些想要发怒,但最终还是忍下了,他修长的手指绽放如花,在桌案上敲着:“徒争口舌之利,我的提议如何,你是否考虑好了?”

姜赫这时候将来龙去脉说给陈海知道。

吴煦被姜明传当成叛乱剿灭之后,燕台关长史之职位就一直空缺在那里,姜寅有意推荐陈海去接任此职。

虽说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姜寅即便被架空,推荐一名弟子到镇守将军府下担任长史一职,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丝毫的阻碍才是,但偏偏秦虎山就是要横插一脚,硬要推荐他的嫡孙秦谦去争这个位置,今天还特意跑上门来,让秦谦找陈海比试一番,以决定谁胜谁去燕台关担任这个长史。

听姜赫说过之后,陈海也是哭笑不得。

柱国将军之下投都护将军,都护将军之下设镇守将军。

燕台关仅仅是西北柱国将军府所直辖的边军三十六镇之一,而燕台关镇守将军之下,除了长史、主簿、录事参司、司马等职外,还有诸多直接统领大营兵马的副将,秦虎山堂堂的元阳宗掌教,要是跟秦寅争吴澄思去职后留下来的西北柱国将军府长史之席的推荐权,还情有可缘,这时候却为燕台关长史这一个职位大动干戈,让他能说什么?

这老头纯粹吃饱撑着找姜寅的不痛快啊,难怪余苍真君知道他找上门,一定有热闹可看。

然而秦虎山既然找上门来,秦寅这边也不能不应,见姜赫将原委说给陈海听了,征询的朝陈海看过来,问道:“怎么样,你可有信心?”

一个燕台关长史之位,看似尔尔,但姜寅推荐他去担任此职,实际也是看到这一职务对他在北陵塞、东都山以及苍莽山布局御魔的重要作用,也由不得他不应战。

陈海朝秦虎山身后看去,见秦虎山身后数人,一位紫袍少年双手垂立,在自己观察他的同时,他同样也在观察着自己,想必此人就是秦谦。

陈海眼光何其毒辣,能够看出这少年虽然一脸的温良恭谦让,但其眼神之中却蕴含着一种轻蔑、一种张狂。

虽然都是道胎境初期修为,但说及实力是千差万别,真正能进入崇国道胎境前一百名的强者,必然是雷震、姬成韵这样的角sè,又岂是易与的?

陈海转身向姜寅道:“敢问师尊,如何比试?”

姜寅赞许地点了点头,转向秦虎山道:“秦老虎,划出道来。”

秦虎山哈哈一笑道:“到了魔獐岭自然是要领兵打仗、冲锋陷阵的,自然是先比近战武道——谦儿,上前去见过陈师兄。”

秦谦面无表情,上前一步向陈海拱手道:“请师兄多多指教。”

正待陈海想要上前应对的时候,余苍忽而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差点儿忘了一件事!”

他这么一打岔,秦虎山和秦谦二人眼睛都微微一眯,看着余苍下一步的动作。余苍哈哈笑着站起身来道:“师侄啊,当日师兄说收你为徒之时,我曾刚说在你正式行拜师礼的时候,要送你一件贺礼。可偏偏师兄太过低调,你都名列金典几个月了,一直没有举办什么仪式,捡时不如撞日,今日师叔我就将贺礼送给你吧。”

说他他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柄战戟。

那战戟长约一丈,刃如弯月,锋若星寒,戟杆之上雕满了符文道篆,看上去犹如一条盘龙一般,紫光缭绕的战戟挥动之间隐隐有风雷之声,显然是一件不错的天阶上品玄兵。

不管秦虎山、秦谦二人怎么想,陈海心里却是清楚,这一定是姜寅之作。

余苍在镇灵峰之时,对礼物还只字不提,现如今才突然拿出来,又正好符合自己的道之真意,除了对自己底细了解清楚的姜寅,余苍哪里会知道他正好缺一件顶级的近战玄兵?

陈海接过战戟,随意舞了一下,当真了得,仿佛体内的风雷真意,在此时也活跃了许多。看着陈海舞的虎虎生风,余苍笑着道:“此戟名为逆雷,正好让师侄拿着御敌。”

秦谦和秦虎山眼神一个交汇,秦虎山能看出秦谦眼瞳微微一敛,他传音过去:“天阶玄兵没有经过祭炼,也没有办法发挥全部的威力,但姜寅这老贼算计极深,你莫要轻敌就是。”

秦谦点了点头,二人正待飞身往天上的时候,忽而姜寅和秦虎山都皱了皱眉,向万华虚境的入口处望去,却见一道灵动至极的红光,正飞速而来……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六章 麻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