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53 你,也要插手

953 你,也要插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了让我更好的工作、取证,黑刀南宫甚至给了我一台老式的dv机,让我把苗冰骆和其他卫队队长约会的场景给录下来。

一开始我还琢磨着这地方连电都没有,这dv机要怎么充电?后来才发现是用电池的。黑刀南宫也到外面的世界去过,搞到大把电池并不算难。有了dv机后,我工作的热情就更高了,因为我也挺想看苗冰骆翻船的。

我跟在苗冰骆的身后,记录她的一举一动。很快,我就掌握了大把证据,苗冰骆怎么跟人约会,又是怎么欺骗这些卫队队长,被我统统记录在了这台老式dv机里。

通过这些跟拍、记录,我还发现苗冰骆比较厉害的一点,就是和她相好的男人虽多,但她始终保有底线,最多就是搂搂抱抱,没有更过分的举动,称得上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简直女版的情场浪子。

这天下午,我又跟随苗冰骆来到十一寨的一个演武场,她和沙漠狐约好了在这幽会。

沙漠狐挺年轻的,也就二十五六岁,眼睛又细又长,长得有点像那个叫“rn”的韩国明星,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外号。沙漠狐的实力也强,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双刀耍得那叫一个神鬼莫测,完全称得上是年轻有为了,很受苗冰骆的宠爱。

两人一见面就腻乎到了一起,他做了个花环戴在她的头上,她又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哼歌,如果没有见过苗冰骆和其他队长在一起的样子,没准我真会羡慕他们这份纯真和浪漫的感情。

现在嘛。我只觉得可笑。

我距离他们不远,藏在一堵墙后,用dv机对准二人。

“大小姐,有机会我去向大寨主提亲!”沙漠狐轻轻挽着苗冰骆的腰,声音有些激动地说着。

“不要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一直想让我嫁给黑刀南宫?”

“那有什么,只要咱们两个相爱,大寨主一定不会阻拦!”沙漠狐的语气坚定,显然已经把苗冰骆当做世上最好的女孩,并且非她不娶。

“不要那么急嘛。我还不想那么早就嫁人!”苗冰骆又搬出了这一句话,可谓百试不爽。这一句话,她和另外几个队长全都说过,简直烂熟于心、张口就来。

“到底什么时候?”沙漠狐稍微年轻一些,也就没有其他几个队长沉稳。

“你急什么嘛,我迟早是你的人……”苗冰骆撒起娇来,双手搂着沙漠狐的脖子,目光也愈发含情脉脉起来。

苗冰骆撒娇的功力绝世无双,再强硬的男人在她面前都得柔软下来,沙漠狐的身子一阵颤栗,低声说道:“好,我不着急……”

听到这里,躲在墙后的我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苗冰骆啊,你就这么玩吧,迟早你得翻车。

我收了dv,正要悄声离开,但是好死不死,一块松动的砖墙突然被我碰到,“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砖,我感觉自己要倒霉了。

但我还是一动不动,寄希望于那对野鸳鸯忙着调情,没有听到这边的声音。

“谁?!”沙漠狐一声力喝,接着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心说完了完了,自己实在太倒霉了,立刻把dv机往怀里一塞,拔腿就往另一个方向跑。虽然从背影看,我只是个普通卫兵,但苗冰骆心里有鬼,着急地说:“快追住他!”

沙漠狐起身就追,而且速度极快,还好这里弯弯绕绕挺多,我不停地七拐八拐。借助地势疯狂逃窜。跑了好大一会儿,身后的脚步声终于渐渐没了,我也呼了好大一口气,摸出怀里的dv机看了一下,确认完好无损之后,就准备回去交差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出任务,所有的证据都备好了,交给黑刀南宫就行,剩下的事由他来办。【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刚起身要往前走,就见前面巷口突然闪出一个人来,正是沙漠狐,紧紧地盯着我。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立刻调头要跑,结果身后的巷口也走出一个人,正是大小姐苗冰骆。这回前后夹击,我已经无路可逃,心中不禁叫苦连天。苗冰骆看到我的瞬间,同样吃了一惊:“怎么是你?”

沙漠狐问:“这是谁啊?”

苗冰骆回答:“这是黑刀南宫手下的一名卫兵……”

话没说完,苗冰骆突然反应过来,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叫了起来:“是黑刀南宫派他来监视我的!”

苗家寨中人人皆知,黑刀南宫是喜欢苗冰骆的,沙漠狐也紧张起来:“那怎么办?”

“把他杀了!”苗冰骆当机立断地说:“黑刀南宫要是知道咱们的事,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沙漠狐显然很怕遭到黑刀南宫报复,立刻拔出背后的双刀朝我冲了过来,我哪里敢和他交手,立刻朝着苗冰骆扑了过去。我打不过沙漠狐,总打得过苗冰骆,苗冰骆还想张开双臂拦我,但是被我狠狠一推,她就撞在墙上,而我立刻夺路而逃。

苗冰骆也顾不上叫疼,大声叫着:“快抓住他!”

我没命地往前跑,沙漠狐也在后面紧追不舍,我们一前一后,又跑出去几百米远。自从突破第四十处穴道,我的实力已经大有长进,但是仍旧不是沙漠狐的对手,沙漠狐很快就追上了我,双刀狠狠朝我背后斩下。

无奈之下,我只能应战,我又没有武器,赤手空拳本就吃亏,只能闪躲、防御。躲了还没几下,沙漠狐便抓住机会,狠狠一刀朝我胸口劈来,我是怎么都躲不开了,心说完了完了,这次真是栽了,都怪我刚才那块不合时宜的砖,竟然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然而就在这时,沙漠狐突然“嗷”的叫了一声,不仅立刻收刀,身子也疾速往后退去。

我正纳闷怎么回事,往地上一看,这才发现端倪,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一片毒虫悄无声息地爬了过来,围绕在我脚的两边往前进发,那叫一个雄赳赳气昂昂。

与此同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不绝于耳,再看墙的两边,也有无数毒虫出现,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得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难道又是千虫君子来救我了?

我立刻转头去望,只见身后空空如也。除了毒虫什么都没。

沙漠狐也叫了起来:“千虫君子,是你么?”

无人应答。

但,那些毒虫仍旧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前爬着,显然受到谁的控制。

“千虫君子,你为什么要帮他?”沙漠狐再次大声叫道。

但是依旧无人应答。

这些毒虫经过我的身边,但是并没有伤害我,而是绕过我去往前面爬,逼得沙漠狐不断往后面退。

我也抓住机会,立刻转身就跑,沙漠狐果然没敢再追上来。

等我跑到前面的巷口一拐,才发现万毒公子站在这里。

原来不是千虫君子。而是万毒公子。万毒公子操纵毒虫的技能真是越来越强了,颇有几分千虫君子的风采。不过他不现身是对的,沙漠狐对千虫君子还有忌惮,如果知道是万毒公子,肯定就追上来了。

“兄弟,谢谢!”我喘着粗气,知道他又救了我一回。

万毒公子叹着气说:“你看看你,没有我能行吗?我都救你多少回了?”

我恼火地说:“还不是你乌鸦嘴,本来一直都没有事,昨天你一说就出了事!”

“靠,你这个没良心的,救了你还这么废话……”

在我们低声说话的同时,另外一条小巷依旧传来沙漠狐的叫喊:“千虫君子,到底是不是你,你快出来和我说一句话!”

万毒公子冲我摆了摆手,意思是让我快走。

我也不再废话,正准备离开这里,就听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不是千虫君子,是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卫兵!”

我和万毒公子同时抬头,就见巷子对面站着苗冰骆,不知什么时候她从对面方向来了,正好看到我和万毒公子在这叽叽咕咕。

我和万毒公子同时暗叫糟糕,这个娘们实在太坏事了。与此同时,另外一条小巷响起“唰唰唰”的声音,接着又有无数毒虫的惨叫声响起,显然是沙漠狐正往这边冲着。

只要确定不是千虫君子,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苗家寨土生土长的沙漠狐,根本不会畏惧这些司空见惯的毒虫,他的双刀足以杀开一条血路!

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沙漠狐就要杀过来了,万毒公子猛地推了我一把,说道:“快走,我拖住他!”

接着。万毒公子摸出玉笛,悠扬的笛声顿时响了起来,又有无数毒虫从他身上各处钻出,朝着沙漠狐即将奔来的方向爬去。这么多的毒虫,拖住沙漠狐一会儿应该不是问题,于是我也不再犹豫,立刻继续向前奔出。

在我身前,仍旧站着苗冰骆,她知道她拦不住我,恶狠狠道:“你确定你要给黑刀南宫卖命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下去是死路一条?!”

苗冰骆这话说得其实没错。既然被她发现是我搞鬼,就算她事后遭到黑刀南宫报复,我也一样好过不了。以她在苗家寨的身份,碾压我这么一个卫兵实在轻而易举。

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选择,就算我求饶又能怎么样呢,苗冰骆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咬紧牙,继续往前面冲,苗冰骆仍然在威胁着我:“上一次你就因为多嘴差点死掉,这次还不吸取教训?你尽管走,你看黑刀南宫能否保得住你!”

我知道苗冰骆的话句句在理,可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一门心思地想离开这里。

于是我再次猛地推了一把苗冰骆,她也再次“哎呦”一声撞在墙上,苗冰骆坐在地上气得大叫:“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能跑到哪去?你这个下贱的卫兵,觊觎我妹妹也就算了,现在还敢推我,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收拾你!”

我完全不搭理她,继续往前面跑,但是跑了两步,终究放心不下,又回过头来去看。

没看苗冰骆,而是看万毒公子。

万毒公子悠扬的笛声仍旧飘荡在小巷子里,无数毒虫源源不断地朝着沙漠狐扑去,毫不夸张地说一句,几乎铺天盖地、遮云蔽日,四面八方都是毒虫的嘶嘶声。

能够明显看出,自从来到苗家寨后,万毒公子的毒虫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比原先高出好几个等级。

但,沙漠狐也不是白给,手中双刀舞得密不透风。根本没有毒虫能接近他,基本挨着就死、碰着就亡,巷子里面鲜血飞溅,地上也有一片毒虫尸体。

沙漠狐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听着好像不高,但实际上强到离谱,万毒公子根本奈何不了他。

万毒公子本想操纵毒虫攻他,然后自己趁机跑掉。这个计划是好的,但实际操作起来有些难度。万毒公子还没来得及逃,沙漠狐已经冲出一条血路,举起双刀朝着万毒公子劈了过去。

万毒公子只能举起玉笛抵挡,万毒公子的实力也挺不错,达得住龙组十星的标准了,但也完全不是沙漠狐的对手,也就两三个回合而已,就被沙漠狐一刀劈在胸口。

对沙漠狐来说,万毒公子只是个普通的卫兵,将他杀掉毫无压力,更何况还是万毒公子主动攻击他的。

沙漠狐没有丝毫留情,继续持着双刀往上劈,万毒公子在地上滚了两圈,眼看着就要躲不过去了。我哪里能真的离开,万毒公子可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了,要是这么走了,简直丧尽天良。

我一咬牙,又返了回去。

看我又返回来,还坐在地上的苗冰骆乐了:“怎么样,还是害怕了吧?来来来,给姑奶奶磕个头,或许我大发慈悲饶你一命……”

但我根本没搭理她,直接越过她的身边,上前去和沙漠狐交手。

我仍旧没用武器,赤手空拳和沙漠狐打。不是我有自信,我只是想拖住沙漠狐,好让万毒公子赶紧离开。万毒公子死里逃生,但他和我一样,同样不会抛下我不管,他立刻退到一边,再次吹响玉笛,无数毒虫扑了过来,协助我一起斗沙漠狐。

我和万毒公子双战沙漠狐,沙漠狐一样从容不迫,一柄刀挡着无处不在的毒虫,一柄刀往我身上猛劈,丝毫不落下风,确实无愧华夏风云榜上第四十六的排名。

沙漠狐猛劈几刀,我都差点中招,再这么下去,我和万毒公子都得栽在这里。

苗冰骆则抱着双臂冷冷站在一边,不停指挥着沙漠狐,让他杀掉我们两个。

我也是恶从胆边生,想起自己曾经使过的一招,当时就用右手抓住了沙漠狐的刀。我可不会缠龙手,抓住这刀以后,刀锋迅速划开我的手掌,鲜血也顺着指缝溢出。

沙漠狐哪里见过这种疯狂的打法,当场乐出声来:“你脑子进水了吧……”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啊”的一声惨叫,钢刀已经从他手上脱出,“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苗冰骆也吃了一惊,问他怎么回事?

沙漠狐没有回答,一边用另一柄刀挡着毒虫,一边迅速往后退了几步,同时举起自己的右手查看。只见他的右手上面紫红肿胀,而且满是水泡,显然被烫伤了。

这一招,我和王晓雨在帝城武道会上决战的时候用过,当时我冒着废掉双手的风险,抓住了他那两柄掌中刀,一寒一热两股能量击出,瞬间搞废了王晓雨的双手。

所谓玉石俱焚!

到了沙漠狐这个层次,肯定也会暗劲外泄,但他在刚才的一瞬间里,肯定来不及释放护体真气,所以就给了我趁虚而入的机会。

烫伤沙漠狐的右手以后,我再接再厉、趁胜追击。继续朝着沙漠狐扑去。

万毒公子见状,也立刻加紧了玉笛的吹奏声,数之不尽的毒虫再次扑向沙漠狐。

沙漠狐只剩一只手、一柄刀,他要用这柄刀来对付我,就没法抵挡四周的毒虫,他要用这柄刀来对付毒虫,自然也就没法抵挡我的进攻。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信心满满地朝着沙漠狐攻了上去。

但是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沙漠狐虽然失去了一只手,但他还有两条腿。他用刀抵挡着四周的毒虫,同时狠狠一脚踹向我的肚子,沙漠狐虽然是练刀的,但是拳脚功夫一样不差,一脚就将我踹了个跟头出去。

“砰砰砰”几声,我的身体连续打了好几个滚,苗冰骆在后面大声喊了句好,接着又说:“先把那个驱虫的干掉,老在旁边干扰,烦死了!”

沙漠狐非常听话,立刻手持单刀朝着万毒公子扑了过去。

万毒公子连忙就往后退,但也完全来不及了。这一刀又劈在万毒公子胸口,万毒公子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

而这并不算完,沙漠狐牢牢践行着苗冰骆的命令,跟着又扑上去,一柄钢刀从上而下,朝着万毒公子心口扎了过去。

这一刀,足以要万毒公子的命!

“不要!”我大叫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万毒公子扑去。

“杀、杀!”苗冰骆的声音愈发兴奋。

但无论我奔得多快,都没有沙漠狐的刀快,眼看着那一刀就要扎进万毒公子心口。我的脑子里面嗡嗡直响,浑身上下也颤抖不已,当时真的只有一个念头,哪怕让我挨这一刀,也别让万毒公子出事啊!

万毒公子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孤身进入苗家寨里执行任务,虽然进度缓慢,但也一次差错都没出过!

是我的到来,才让万毒公子遭遇这样的伤害!

“不!”

我大叫着,疯了一样地扑过去,哪怕让我跪在地上磕头都行,就是别杀万毒公子!

似乎是我的喊叫起了作用,沙漠狐竟然真的停止了动作,手中钢刀停在万毒公子心口上方,一动不动。

苗冰骆奇怪地问:“怎么回事,你干什么?”

我也莫名其妙,不知沙漠狐在搞什么鬼,当时就站住了脚步。

沙漠狐的脸sè苍白,额头上滴下一些冷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万毒公子胸口,我和苗冰骆也一起看了过去。

万毒公子的胸口已经挨了两刀,鲜血弥漫他的整个胸前。看上去血呼啦擦的一片。他已经不能动了,额头上同样大汗淋漓,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得到,在他胸口上方竟然趴着一只浑身通红的蟾蜍。

那只蟾蜍个头不大,也就小孩拳头一样大小,因为它身上红通通的,从头部到躯干再到四肢,浑身上下一片鲜红,几乎和血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难看得到它。

此时此刻,沙漠狐就盯着这只红sè的蟾蜍。不光身子一动不动,目光还露出一丝惧意。

看得出来,他很害怕这只蟾蜍,以至于他的身子都开始微颤。

那只蟾蜍,却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趴在万毒公子的胸口闭目养神,半晌才张开嘴巴发出“呱”的一声。这一声普普通通,和夏日晚间那些田里发出的蛤蟆叫声没有任何区别,可是就这普普通通的一声呱,四周那些刚才还在乱爬乱叫的毒虫,竟然同时变得噤声下来,而且颤抖着往后退去。

这是一出奇景,就好像山中的虎啸过后,所有动物吓得匍匐在地一样,这些毒虫也是一样的状态,在那“呱”的一声之后,全部退避三尺!

趴在万毒公子胸口上的红sè蟾蜍,仍旧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懒洋洋的闭上了眼。

似乎对它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状态。

就连在我衣服里面的七尾蜈蚣,都悄悄从我领口探出头来打量那只红sè蟾蜍。七尾蜈蚣不像其他毒虫一样那么害怕,两只眼睛倒是滴溜溜的,显然对那只蟾蜍十分好奇,要不是场景不太合适,估计都要爬下去看了。

万毒公子之前并没收回七尾蜈蚣,他说苗家寨里毒虫众多,让我带在身上防身。

“鹤顶红蛙?!”苗冰骆突然低声轻喊,同时眼睛四处打量,叫道:“千虫君子,你也要插手了吗?”

看网友对 953 你,也要插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