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比试(一)

第八百一十七章 比试(一)

姬成韵身为掌教真君的爱女,天资纵横,却又不骄纵,甚得万仙山诸真君喜爱,然而众人站在白云台,却不知道平素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姬成韵,怎么在这个茬口上突然跑到万华虚境来。

不过陈海能察觉得出,姬成韵御剑进入万华虚境之时,秦谦眉头不自觉的扬了一下,一副恋奸情热的样子,暗想,莫非姬成韵跟秦谦有一腿?

姬成韵踏上白云台,先向秦虎山、姜寅和余苍款款一礼之后,转而和秦谦打了个招呼:“秦师兄,今日有闲暇来到万仙山,怎么没有先去玉衡峰找我?”

秦谦一脸温和的笑意道:“家祖听闻姜真君新近收了一个真传弟子,特来庆贺,大家谈得投机,想要比试一番,师妹来得正是时候,正好给我跟陈师弟比试做个见证。”

当日姜涵一番言语,已经为陈海在姬成韵心中留下了先入为主的坏印象,是以过来之后她和其他人都笑靥相对,唯独对陈海视而不见。

那日从仙府司离开之后,她并没有就此放过陈海,一直派人暗中盯着道禅峰的动静。

虽然姜赫辩称陈海为寇是迫不得已,但沙天河、杨隐二人则是魔獐岭、扶桑海杀人如麻、纵横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马贼、海盗,如今这两人竟然都投靠了陈海,姬成韵更不相信陈海是清白的。

只是沙天河、杨隐以及朱明巍、魏汉等人,皆因这次立功,而得既往不咎的赦书,姬成韵也没有拿沙天河、杨隐以前犯下的血案,揪住陈海不放。

姬成韵赶到万华虚境,是赶过来见秦谦,听得秦谦与陈海有一场比试,则丝毫不掩饰心里的不屑,瞥了陈海一眼,似乎陈海这一刻已经被秦谦打得满地找牙,朝秦谦说道:“那师妹就等着看秦师兄大展神威。”

姜寅和余苍相视一笑,也没有说些什么,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张长案,请姬成韵坐下来观战。

秦谦单手一翻,一杆青sè战枪就操在手中,那战枪和逆雷戟长短仿佛,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不知用何物制成,那就尺许长的枪刃,随着枪杆在秦谦手中翻转时,透漏盈盈绿意,最后凝聚成一头青龙虚影盘缠在枪杆上。

“这是秦谦赖以成名的木神枪,是准道品器级的存在,比你的逆雷戟还要略胜一筹。而秦谦自幼修炼元阳宗的青龙辰木诀与逆龙枪诀、木神枪配合使用,即便强如雷震师兄当年也败在他的枪下,你要小心啦!”姜赫虽然才道丹境中期修为,但对西北域年轻一代的强者了如指掌,这时候也不忘提醒陈海。

秦谦踏空而起,身形悬停在百丈高空之上,朝陈海扬手道:“陈师兄请。”

“秦师弟莫客气!”陈海哈哈一笑,说道。

有姬成韵在侧,秦谦也不跟陈海争口舌之利,双手一抖,手中木神枪便朝陈海面门刺来,四周风气涌动,这一瞬被姜谦手中的木神枪所牵动,化作一头狰狞咆哮的风龙,朝陈海狂卷过来。

陈海悬立空中,道袍被卷得猎猎作响,看着噬人的风龙即便吞噬而来,逆雷戟在他手里便已经化作重重叠叠的戟影,仿佛一座孤悬傲然遗世,横挡在风龙面前,令牵动四方云气而成的风龙也无法将其摧垮掉。

姬成韵微微动容,没想到陈海竟然还是能化解掉秦谦青龙枪诀的风龙劲!

姜赫则紧张的盯着半空的战场,秦谦自出身以来,修炼的就是元阳宗最顶级的玄功真法,甚至在娘胎前里就用私药淬体,据说因为淬体的秘药太强,其亲生娘亲在秦谦出生之时,就暴病而亡。

姜赫相应陈海假以时日,实力绝对不会比秦谦稍弱,但陈海刚刚拜入师尊门下几个月,万仙山最顶级的武道绝学都还没有机会修炼,此时看似跟秦谦都是道胎境初期,但底蕴道基实要差秦谦一大截。

姜寅、秦虎山、余苍三位真君则都颇为云淡风轻。

即便是秦虎山也是不急不躁,知道姜寅既然让陈海应战,必然也是对陈海有所期待的,哪里是轻易就能挫败的?

然而秦虎山却相信,胜利最后必然是属于谦儿的:陈海天赋再强,姜寅也堪称一代宗师,但陈海拜入姜寅门下才几个月,又能得了姜寅多少真传?

以往统兵作战,陈海要掌控全局,已经无法再往最初时浑然忘我冲锋陷阵,以致他在修成第一次道丹之后,就罕有机会将全部的战斗潜力都激发出来。

陈海知道秦谦不弱,但正因为秦谦,旁边又有姜寅、秦虎山撩阵,他也不怕失手,即便今天败给秦谦,他也没有无所谓。

他此生执念,是为御魔,是为守护燕州苍生,一战胜负,对御魔、对守护燕州苍生的影响是有,但还不至于让他牵肠挂肚、痛不欲生。

陈海也就便毫无保留的将这些年所参悟的武道,都朝秦谦渲泄过去,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他以往所参悟的裂天战戟诀或逆潮十二斩戟诀。

毕竟裂天战戟诀是陈海明窍境中后期所创的武道绝学,逆潮十二斩还要更早一些,运用于道胎境的武道搏杀中,已经有些不够看了。

而真正道胎境能用的武道绝学,陈海只会一式半,一式是截天魔戟、半式是玄金傀儡在焰湖神塔中所施展那惊艳一刺。

陈海当然将这一式半施展出来,相信没有一丝胜秦谦的可能,那他就只能打持久战、消耗战,他就不怕秦谦的灵元法力,能比他三次修成金丹的灵元法力更雄厚、磅礴!

第一势接触之后,陈海的攻势多少可以说是凌乱无章的,甚至还将一些最基础的戟术掺杂入攻势之中。

然而在此等水准的近战搏杀中,基础戟式根本没有任何威力可言,在秦谦有着毁天灭地气势的攻势面前,陈海仿佛一座随时会被摧毁的孤崖,仅仅勉强矗立在狂怒之中暂时撑住了。

然而陈海将战斗本能彻底激发出来,随机应变的速度太快了,秦谦刚抓住一丝破绽,但还没有等他将攻势彻底铺展开来,陈海常常有出乎想象的手段,转危为安,遏制住秦谦的攻势,将战局拖延下去。

“你这徒儿能撑到现在,也当真是了得,可惜他刚刚拜入万仙山,还没有机会修炼万仙山的最强戟术惊神戟诀,则注定不会是谦儿的敌手!”开战之后一直沉默的秦虎山开口说道。

余苍知道秦虎山的意思,修为境界是一回事,灵元法力之磅礴、雄浑是一回事,甚至掌握的道之真意再强悍,但最终无论是剑道、武道,还是术法,都需要相应的神通绝学施展出来,才能转化为真正的战斗力。

所参悟的道之真意不提,秦谦自幼修青龙辰木诀、逆龙枪诀,都是进入崇国绝学玄机榜天榜之中的真法绝学,只要能够驾驭,甚至仅仅是将逆龙枪修炼到六七重的境界,就差不多能将道胎境初期所应该有的战斗潜力全部激发出来。

余苍看陈海的出招,明显就没有修炼过与道胎境相匹配的武道绝学,怎么去胜秦谦?

这一战看上去虽然只是一个镇守将军府下长史之位的争夺,但往大了说,也是对姜寅权威的又一次挑战。

若是一个镇守将军府的小小长史之位,姜寅都筹谋不成,凭什么让其他人继续支持姜寅在西北域柱国将军府掌权?

余苍一脸的忧虑之sè。

姜寅脸上却仍然平静如水,似乎完全不关这场比斗的胜负,笑着跟余苍以及身后的姜赫说道:

“陈海此时所有的朝招,都是道丹境,甚至明窍境弟子都能修炼、掌握的武道绝学,但你们看他变化之时,更接近纯粹的武道。特别是你们看他有时候前后两势,反差极大,照寻常武道而言,这是极大的破绽,然而你们看陈海常常能用一两式极其简单的变势,就令秦谦抓不住破绽,这变势则是更接近纯粹武道的部分……”

姜寅知道以秦虎山之能,即便这时候看不出,事后也能参悟出其中的玄妙,所以也是直接出声点评陈海与秦谦的比斗,希望让姜赫能从中参悟到更多。

当年在血炼场的地底焰湖溶洞里,姜赫他们没有灵元法力可耗,被迫跟陈海修行武道,还在焰湖神塔第一层苦修两三年,以致最终脱困。

不过等他们脱困返回宗门之后,都全力冲击道丹,之后又修炼宗门内与道丹境相匹配的玄法真诀,也就将陈海传授、看似辟灵境以下低级弟子才会修炼的简单武道抛之脑后了。

姜赫没想到陈海所传授给他们的基础武道秘形,就是师尊姜寅此时点评的更接近纯粹武道的那一部分!

秦虎山起初对姜寅的话不以为意,还以为姜寅这么说只是为了扰乱谦儿的心神而已,但一番比斗持续了三个时辰,秦谦竟然都没能将陈海打落下来,秦虎山的眼珠子就盯在半空,再也没有转开过半瞬……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七章 比试(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