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逼迫(二十七)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逼迫(二十七)

徐乐站在厅堂中央,在韩约的帮助下,一件件的将甲胄卸下来。每一副甲胄组成部分取下来,韩约就细心的放入甲盒之中。

厅堂甚大,但火塘熄着,屋角处也有漏风的所在。原来这就是前一个团坊用作库房的地方。徐乐将其作为自己的团坊主衙署。高大纤敞是足够了,但是舒适那就怎么样也说不上。

火塘中不要说军将一层平日里有供应的木炭了,就是烧起来烟气极大的石炭都没有。全都分给麾下两营军士,还有那些眷属老弱们所用。平日里这衙署里面就如冰窖一般。

过了厅堂徐乐的居所,也就是简陋的木榻,胡乱铺了几层皮子,就跟穷苦牧民破旧帐篷里面的摆设差不多。

为千人之主,能让千人基本上都能归心效命。不仅仅是徐乐敢打敢拼,本事过人。而且这和麾下弟兄们同甘共苦,甚至条件还要更菲薄一些,也是其中重要因素。

这个时代,上位之人和下位之人的鸿沟实在太过分明。上位之人甚至只要稍稍有一些示好的举动,就能被称为推赤心入人腹中,能换得寒士将命都豁出去!

这样的年代,从汉末以来,已经持续了四百年。

古典军国主义的秦汉已然远去,那时候虽然有贵族和平民的分野,但是论功行赏,一丝不苟,上下升迁的管道虽然狭窄,但仍存在。汉末之世,曹魏论定九品中正之制以后,这上下升迁变动的管道,就轰然关闭。

为了维持高门千秋万载的统治,不惜压制一切人才,哪怕自己变得腐朽败坏不堪一击,也在所不惜。而下位之人为了能够出头,也只有掀起腥风血雨,朝代鼎革,才有一丝可能。

上位者自己腐朽了,崩塌了,外族蜂拥而来。而下位之人,为了出头,也将这个世道变得更加血腥,也只为了自己能成为将来的世家之主。

这样的世道,徐乐并不想要。

甲胄卸下,徐乐只着单薄衣衫,冰冷彻骨的天气里,徐乐也没有半点畏缩之态。只是缓缓将腰带用力再紧了一把,将腰杀得细细的,越发显得英挺不凡。

的确是冰寒彻骨,的确是内忧外患,的确是前路茫茫。

可徐乐心志坚韧,似乎是天生的一般。并没觉得眼前这些危难,有什么了不得的。

有的时候,徐乐也觉得,自己似乎是秦汉鼎盛之时的人。每当爷爷说起那个时代,总让徐乐心驰神往。

凭功绩上位,凭本事换取出身。纵然出身贵戚,不能斩将夺旗,不能舌辩纵横,不能用刻刀竹简兴盛一个国家,也只能换来路人的白眼而已。

那是一个慷慨的时代,那是一个进取的时代,那是一个有着无限可能的时代。那是一个不会让自己爷爷横死在停兵山上的时代!

汉家男儿,就在这个时代,从黄河流域扩张到现在的整个天下,将西域也收入囊中。封狼居胥,立马海东,南天标铜。

而不是如现在这般,五胡乱华之世才过。大隋帝国威风不了几十年,突厥人一部深入,就让马邑双雄噤若寒蝉,让那些夸称勇猛的恒安军将,恨不得将自己交出去!

既然如此,爷爷教传了自己一身本事,自己有马有甲有槊,就将这个世道打碎也罢!不管面前是什么样的敌人!

韩约不则声的递过大氅,徐乐接过抖手就披在身上,侧头问了韩约一句:“一个时辰到了?”

韩约默然点点头,徐乐举步就朝外走去,韩约紧紧的跟在身后。

才走到廊前,旁边一个身影闪过。接着徐乐的大氅就被抓住。徐乐转头,无奈的叹气:“步离,这次你就陪着罗敦阿爷留守此间不好么?”

抓着徐乐大氅的,正是小狼女步离。她一头栗sè秀发,上面都沾了雪花,听到徐乐的话只是摇摇头,扎着的马尾在脑后轻轻晃荡。

徐乐决定好言相劝:“韩大娘也在此间留着,总要有人保护他们不是?精兵强将我都带走了,你要是不在,我也不放心啊。”

步离皱眉想想,微微点点头。

徐乐得意一笑,觉得自己哄人本事大进。举步就要向外而去。结果大氅仍然被步离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半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徐乐苦笑:“我是团坊之主,你听不听我的号令了?”

步离点头。

徐乐看看步离的手,步离仍然不松开。

第一次徐乐有了骂粗口的冲动,这小狼女明明会说话,还说得甚为流畅。但是一到不合她心意的对话,她绝对选择听不懂!这技能只怕也是天生的,罗敦这老头子绝对教传不出来!

徐乐回头向韩约求援,背着两面盾牌和徐乐甲盒,如同负重老牛一般的韩约举首向天,绝不掺和徐乐和步离之间的对话。

徐乐皱眉盘算一下,自己随刘武周而去,除自己兵马外,只有尉迟恭一营恒安甲骑。这是刘武周摆出绝对信任之态,也绝没有实力在外就火并了自己这一营军马。

刘武周也应该明白,拉到野外,要对自己下黑手的话,就算他埋伏下千军万马,有尉迟恭护卫,自己也能带着玄甲骑凿穿他的中军,将他一槊挑下马来!

虽然不知道刘武周还这般笼络自己到底是什么盘算,但是危险似乎是没有了,留在云中城内,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多一个步离少一个步离,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虽然说行军是至阳之举,不能有女人参杂其中。可自己北上跋涉,拖家带口的可不少!也没见自家部下被妨了什么。

这些都是借口而已…………最重要的是自己拿步离没办法!

徐乐苦笑摇头,对步离道:“放开手,跟上我!”

步离精致的小脸上,微微展露出一点笑意,转瞬间又收了起来,终于松开小手。

徐乐和韩约大步而出,步离小小身影,也在后紧紧跟上。

廊前三串脚印在雪地上醒目,直指向廊外院子。

才走出廊外门口,就见院中,三百玄甲骑和梁亥特营战士,已经肃立等候。人人俱都披着一身大隋军中制式大氅,额勒束带。在雪地中已经等候一段时间了,人人肩上头上,都落了一层雪花。

不管这个拼凑起来的团体,每个人有什么样的心思。但是当徐乐一声号令,在如此艰危的局势下,他们还是闻令即行!

玄甲营上下,不是徐家闾中人,就是被徐乐救出的神武一带的人。梁亥特部,他们族长也是徐乐救出来的。徐乐算是对他们都有恩情,但是这些边地男儿的回报,也毫不含糊!

一众军将站在队首,目光迎向徐乐。

徐乐微微点点头,只是一声令下:“出阵!”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逼迫(二十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