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比试(二)

第八百一十八章 比试(二)

白云台之上的比斗,将虚华虚境之内上百里方圆的云气都搅动起来。

姬成韵坐在姜寅旁边,看得也是瞠目结舌。

以她的实力,自然能看出秦谦的实力,是比陈海要高上一截,却没料到,最终竟然没能短时间就将陈海打落下来,反倒被陈海拖入苦战当中。

近身搏杀,对灵元法力的消耗相对要少,而陈海和秦谦都是道胎境修为,灵元法力又极为磅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能快速吞吸万华虚境内充盈的灵气弥补消耗,因此陈海与秦谦各持枪戟对战近三个时辰,双方犹是龙精虎猛、都没有疲惫之感。

秦虎山此时也极为震惊,没想到陈海将战斗本能激发出来,竟然能用一些简单、更接近武道本质的变势,弥补道胎境武道绝学跟明窍境武道绝学间的巨大差距。

不过秦虎山震惊归震惊,犹是淡然跟姜寅说道:“你这弟子,也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但最终他还是难逃一败。不过,谦儿即便最后能胜,倒也是有些取巧了。这木神枪乃是我入元阳宗时所种下的一株降龙紫心桑生长八千年后取材炼制而成,即便紫心桑已经炼制成枪,却犹能吞吸日月精华转化为草木精气。谦儿得此枪祭炼已经二十年有余,早已是人枪一体,御此枪与强敌近战,气血无时无刻不受木神枪所化的草木精华滋养,即使是战上三天三夜,都不会力歇,就不知道你这弟子,能不能撑住三天三夜了……”

秦虎山明里是跟姜寅争口舌之利,但暗地里除了动摇陈海的信心外,更是看到秦谦战到此时已经有些心浮气躁,他说这话是为点醒秦谦。

秦谦听了这话,也是静心宁神,将过于狂放的攻势收敛起来,打算跟陈海拼耗下去。

姜赫虽然实力差秦谦一截,但毕竟是大家之子、也在姜寅跟前修炼过数载,这些眼力倒也是有的,便暗感秦虎山这人太无耻。

只是秦虎山乃一宗之首,姜赫虽然不耻他的言行,但在姜寅面前也不敢唐突失礼,只是焦急看向半空的战场,心想比斗真要是让秦谦无耻的拖延下去,陈海倘若中途不服食丹药弥补气血灵元的消耗,战到最后,岂非被秦谦耗成人干?

姜寅却是淡然,似乎完全不在意这场比斗的胜负,毕竟有时候旗逢对手、能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对双方的修行都有极大的裨益,即便败了又能如何?

难不成就燕台关一个小小的长史之位能争?

下面人明眼如炬,而高空中的双方却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秦谦修炼逆龙枪诀已经踏入第七重境界,即便遇到天位第一境的绝世强者,也有一争雌雄的信心,却没有想到三个时辰过去,竟然拿陈海无可奈何。

祖父秦虎山的话,秦谦自然是听在耳里,也收敛住过于急于求胜的心思,但他的心里终究是不甘。

毕竟就如祖父秦虎山所言,他就算拖到最后获胜,也是凭借木神枪的神异,胜之不武。

陈海对秦虎山的话,却是充耳不闻。

不要说道胎境的武道绝学了,就算是道丹境中后期的武道绝学,陈海都没有修炼过。

裂天战戟诀、逆潮十二斩,都是陈海脱胎于燕州道丹境以下的武道绝学所说,虽然也可以说是博取众家所长,但陈海并没能创造出真正超越道丹境的武道绝学,这确实是他的最大劣势。

然而恰恰如此,陈海此时更能深刻体会到武道秘形更接近武道本源的微妙精玄,他只是肆意磅礴的,将他以往所学、所悟,通通化入战戟之中。

而天地山河剑意、大破灭真意、风雷真意、怒潮真意、风云真意、燎原焚炎真意,在他胸臆中交叠鼓荡,杀入忘我之境,道之真意与天地元煞相感应,隐隐雷光、像怒潮狂卷的风云、一簇簇仿佛灭世红莲的烈焰,被逆雷战戟频频带动出来,使得他出手一些看似极为简单的戟招,却呈现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威势,至少秦谦这时候凭借逆龙枪已经没有办法在气势上,将陈海压制住。

秦虎山看似平静,心里却是波澜汹涌,余苍真君也是暗暗称奇。

到他们这个境界,参悟多种道之真意实属正常,而像秦谦能成为元阳宗的天之骄子,必然也是掌握多种真意,其中也必然有上三品的无上真意,才能与雷霆、姬成韵等人并列,进入西北域年轻一代的十大后起之列。

虽然余苍真君只能从种种呈现出来的异相里,揣测陈海所掌握的道之真意的大概,并不能直接进入识海看到陈海所掌握的真意本相,但也为陈海所掌握真意的博杂、境界之精深而震惊。

姬成韵俏脸微寒,她倒是能感受到秦谦的不甘。

到这时候,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秦谦要不是凭借木神枪,而又倘若没有其他压箱底的绝学来直接将陈海打落下场,在这场武道比试之中,则必定是他先撑不到最后。

即便秦谦最后能胜,也是胜之不武。

然而即便是胜之不武,姬成韵也希望秦谦能赢,也坚信秦谦能赢。

毕竟在场的人谁都能看得出来,整整四个时辰过去,陈海体内的血气精华消耗太剧,脸颊比出战时都瘦陷下去一层,手臂上的青筋更为狰狞,姬成韵相信再比试一两个时辰,姜寅应该就是会叫停这场比试了,要不然真让陈海支撑到最后,则必然油尽灯枯、回天无力的下场。

而秦谦吸纳木神枪所源源不断滋生出来的草木精气,相当于每时每刻都在炼化精元丹的药力,甚至要比直接服食弥补气血消耗的效率高出百倍,以致此时看上去犹神采熠熠、丰神俊朗。

“停了吧……”余苍真君也于心不忍,再比下去,陈海气血消耗得太厉害,就有伤命元、道基了,这时候忍不住出声劝姜寅叫停比试。

而此时停手,陈海虽败犹荣,至少西北域年轻一代,没有谁再能不把陈海放在眼底。

余苍真君能看得出来,持续四个时辰的恶战,陈海手里的战戟,起转顿变间透漏出越来越强烈的道韵,说明势均力敌的一战,令陈海受益极深;甚至余苍真君也能看得他正不断的将天地山河剑意融入战戟,使得手中的战戟越发有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而要不是差一杆木神枪,陈海支撑到最后绝对能反败为胜。

“多谢师叔,但陈海能战!”陈海身在半空扬声说道。

他难得有打得如此酣畅淋漓的机会,也唯有势均力敌的一战,能让他的战斗潜力彻底发出来,而且距离玄金傀儡那惊艳一刺的灵机一念,就差那么一线没能通悟,怎么甘心就此停手?

要停手,也要抓住玄金傀儡那一刺的灵机一念再停手不迟。

接下来,陈海往战戟中融入更多的刺之战势,并且尝试更多的变化,这也使得陈海此前收敛的攻势,顿时狂暴起来,戟影如狂潮往前一层层翻卷,打得秦谦节节后退。

这一幕看得秦虎山也是微微心惊,没想到支撑到这时候,陈海还能抢占攻势,将秦谦压在下风,但他也只会认为陈海已是强弩之末,只是最后再搏一把,逼秦谦露出破绽而已。

然而比试持续下去,秦虎山也渐渐看出不对劲来。

陈海越来越多的将最简单的攒刺,融入如山崩海啸般的攻势之中,甚至到最后将其他变招都剔除掉,就是单纯的攒刺出击,融入不同的道之真意,使得简简单单的攒刺,在陈海手里有着百千种玄妙致微的变化跟味道。

刺,卷动风云。

刺,如怒潮狂奔。

刺,牵动雷光聚轰。

刺,拆天破地。

刺,红莲焰影。

刺,生机勃勃。

刺,风卷大荒。

刺,如大雨倾盆。

秦虎山面露惊容,姜寅说陈海手里的战戟,更接近纯粹的武道,他起初不在意的,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简简单单的攒刺,在天位境以下的武道新秀手里,能变化出如此之多的味道来。

这真是姜寅刚入门下的弟子吗?

要是陈海天赋过人,一直都在姜寅门下修行,能有如此惊艳的表现,秦虎山不会觉得意外,但他得到消息说姜寅收入门下的弟子,此前仅仅是一介散修,眼前的这一切就未免太惊人了。

难道真正是应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天才之外还有天才这句话?

不管秦虎山怎么想,陈海胸臆间的战意越来越磅礴,也战得越来越痛快,逆雷戟仿佛彻底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令他感受到即便是简简单单的攒刺,也蕴藏着最本质的大道至理,也令他疯狂的要将这大道最本质的一面呈现在世人面前。

他彻底进入忘我之境,心中、眼里除了战斗、攒刺、战斗、攒刺,就再无他物,甚至都完全没有注意到万华虚境之外的天空正悄然发生着变化。

“……”余苍真君看着涌聚的雷云,将万华虚境的防护大阵撕开,震惊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大道雷劫!怎么可能,一场比试竟然引发大道雷劫!”姬成韵站起来张大檀唇,几乎能塞得下一整个鸡蛋,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道。

“痴儿,还不快醒来,你这动静搞大了!”姜寅看到这一幕,弹出一道玄光,往陈海的后脑勺射去,他此时不得不动手中断比试,要不然让陈海将心目的那一刺刺出来,大道雷劫就将彻底成形,而以陈海此时的修为,必然会被大道雷劫轰成灰烬,绝没有一步踏入天位境的可能。

陈海倏然醒来,疯狂劲退去,就见秦谦还悬立在半空中,一副要被打哭的样子,回头问姜寅:“师父,我输了?”

“你输了,下来吧!”姜寅出手中断比试,当然要算他输。

“姜寅,是谁在万华虚境渡劫,怎么又半道而废?”这时候万华虚空的上空,凭空凝聚出一道青衣人影,张口问姜寅。

虽然这道人影是凭空凝聚出来,但眼瞳炯炯有神的望过来,跟真人在此毫无致。

“禀掌教真人,是我收新的徒儿,跟秦真君的嫡孙秦谦比试差点引发雷劫,不想惊扰到掌教真人的清修。”姜寅揖礼回道。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八章 比试(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