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逼迫(二十八)

第二百二十九章 逼迫(二十八)

鹰击郎将衙署之中,刘武周在卧房内端然独坐,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才乱成一团的所有军将,都被打发了出去,或者做出征的准备,或者去加强云中城内的巡视戒备,乱哄哄的郎将衙署,一时间完全安静了下来。

室内灯台上火光幽幽,将刘武周脸sè映照得明暗不定。

脚步声响动,苑君章走了进来。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这个时候苑君章的脚步声都刻意放轻了,在这一片寂静中显得有些莫名的诡异。

苑君章走到刘武周身边站定,刘武周身形丝毫未动,也没去看苑君章一眼。苑君章也并未曾催刘武周什么,只是默默站在一旁。

两名主持恒安鹰扬府之人,此时此刻,脸sè在油灯灯火映照下,都显得有些奇怪。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武周身形动弹了一下,轻声问道:“警戒都布置了吗?”

苑君章回答的声音也是轻轻的:“此刻郎将衙署内外,负责值守的,都是从高丽带回来,贴心换命的弟兄。”

刘武周点点头:“其他人呢?”

苑君章回答:“或者发往城外军寨,或者上了城头,或者去巡视弹压城外营区,或者在城内巡视,尉迟恭和徐乐都在各自团坊,点兵准备出阵。”

刘武周猛的站起身来:“走罢!”

苑君章点头,当先引路,两人一前一后,步出卧房,直穿出内院之外。转到衙署西面院落之内。

刘武周衙署内本来就不用婢仆奔走,现在又清了一道场。雪中衙署显得空荡冷清,只是每个转角门口,都有披甲之士守卫,看到刘武周和苑君章经过,也纹丝不动。整个郎将衙署,安静得有如坟墓一般。

只有高耸在郎将衙署一角的望楼之上,几盏灯笼高挑,不时还晃动一下,表示收到各处回报的消息。才让这个郎将衙署,显得有一丝活气。

郎将衙署望楼,除了让刘武周平时登高瞻看全城局势之外。也是城防之战打到最后时候的指挥中枢,白天用锣鼓号角,晚上用灯火接收传递信号。遍布在城头的各处望哨和各个团坊的望楼,就随这里的号令而动。哪怕被敌军重重包围,城墙被突破,依托这样的指挥体系,各个团坊连同这里的郎将衙署,都还能抵抗一气。

可刘武周绝不想沦落到这步田地。

王仁恭步步压迫,刘武周面上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可在内心,刘武周从来都想的是独霸马邑,直至逐鹿中原!

但这个世道,世家和寒门出身的天然分野,让他必须争夺更多的民心军心,有的时候还不得不行险一搏,必须苦心营造出一击必胜的机会!

世家子弟,有太多机会可以浪掷,输了也有很大可能重来翻盘。而寒门从底层爬起之人,却一败再不可能翻身!

西面院落,警戒更是森严。这里和郎将衙署中间,还隔了两道高高的风火墙出来,只有一门可通,门上始终落锁,就少有见到打开的时候,两道风火墙之间巷道,已经积满了厚厚的雪。风火墙头,设了垛口和望哨,时时刻刻有军士值守,强弓硬弩随时预备。只要有人无令靠近,撞开门入了这巷道之中,随时就会被射成刺猬。

看到刘武周和苑君章走来,木雕泥塑一般守在门口的几名军士,取出钥匙,打开铁锁。铁锁机簧不知道多久没有上油了,只是发出难听的金属摩擦之声,在安静的郎将衙署当中传出老远。

内外两扇门轰然打开,刘武周和苑君章缓缓步入。

西面院落并不甚大,一共七八间屋子围着一个院落。四面都是风火墙。墙头宽可容一人,这些风火墙都是青砖内夹夯土,就是一座具体而微的城墙。墙头上军士捧着弩机来回走动,四角的火把燃动,哪怕夜间,也将院内映照得通明。

这七八间屋子大概只有三四间内住得有人,每间屋子的廊下,都有军士持矛按剑值守,人人披甲,戴着铁面,武装到了牙齿。看到刘武周和苑君章进来,所有人都微微躬身行礼。

刘武周一摆手就算是还礼了,认准居中一间屋舍,和苑君章一前一后,直至廊前,推门而入。

门并没有闩着,一推即开。

这屋子原来本来就是外进下人居所,并不甚大。原来只是夯土地面,现在加了一层地板隔绝潮气,看起来也尽力加了一些陈设,但是还是寒酸简陋。

在屋子尽头,有一张坐榻。外间灯火从糊了窗纸的窗户投射进来,映出了坐榻上一个盘腿坐着的人影。

坐榻之前还有一张几案,几案上有酒有肉,已经半残。那人影还端着酒碗,在刘武周两人进来之际,不为所动的慢慢将酒碗凑到嘴边,有滋有味的喝着。

这人影编发垂下,一身皮袍,面sèyīn冷。正是此前被擒的执必部阿贤设,执必落落。

对执必落落的不为所动,刘武周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脸上突然就有了笑意,如老友一般随意拱拱手:“条件简陋,却是委屈阿贤设了。这些时日住得可好?没有什么慢待的地方罢?”

执必落落喝了一口酒,缓缓放下酒碗,抽抽嘴角就算是笑了。

“执必部起于金山,原来就是一个挣扎求生的小部。这么些年,什么苦日子没有过过。就算是现在为八王帐之一,无一日也不是如履薄冰。就算是王帐之内,也就和此间差不多。倒谈不上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某既然落败为阶下囚,还能有什么讲究的?”

刘武周哈哈一笑,寻觅个地方盘腿坐下:“阿贤设坚韧耐苦,果然只有这样人物,才能将执必部带到如此地步!”

执必落落冷冷道:“这都是某兄长的功劳,某不过是出力卖命的,不敢居功。”

刘武周和执必落落周旋往来,一旁苑君章终于忍不住了。他向来是高傲的性子,从来不耐烦和人虚周旋,执掌恒安鹰扬府大小庶务,也从来都是雷厉风行。麾下军将虽然都看不惯苑君章鼻孔朝天的模样,但是对苑君章行事风格,都佩服得很。

此刻苑君章也就单刀直入:“阿贤设,也看见北面传来的烽火了罢?执必部在冬日南下了!冰天雪地里,想是执必贺族长亲自带着族中儿郎来送死。阿贤设难道就不为他们忧心么?”

执必落落安静少顷,突然哈哈大笑:“某如何要忧心?巴巴赶来见某的,可是两位!”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逼迫(二十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