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57 你,不是我的对手

957 你,不是我的对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院中一片安静,所有卫兵倚墙而立、面sè严肃,本该守在门口的我却不见踪影,这让黑刀南宫觉得十分奇怪不怪黑刀南宫找不到我,我确实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就在十分钟前,我还在院子里威风地耍刀,耍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上下翻飞,周围的叫好声也一阵赛过一阵。就在这时,一个卫兵突然站在门口怯生生地叫我:“王巍在这里吗?”

这个卫兵,并不是我们院子里的卫兵。苗家寨有上千卫兵,确实没法每个都能认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我身上,我则收刀,朝着门外走去,说我就是王巍,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卫兵看看左右,低声说道:“杜城让你过去一趟!”

杜城?

万毒公子?

万毒公子找我有什么事?就在不久之前,他为了拖住沙漠狐,导致自己胸前挨了两刀但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而且被千虫君子给救走了。不过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养伤,好好找我做什么。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找我商量?虽然黑刀南宫不让我走,让我就在门口等他,随时听他召唤但是对我来说,万毒公子肯定更加重要,他让我去,我不可能不

去于是我对眼前的卫兵说道:“好,走!”卫兵点了点头,转身即走,于是我也跟在他的身后我们的住所不远,转个弯就到了,但是卫兵却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奇怪地问:“这是去哪?

卫兵又看了看左右,一副非常谨慎的样子,低声说道:“杜城在其他地方等你!”

这就让我更奇怪了,万毒公子不在家里等我,跑到其他地方做什么呢?但我心想万毒公子是有什么事情,所以也没怀疑什么,继续跟着卫兵前行。连拐了几道弯后,来到一条空荡荡的小巷,卫兵对我说道:“杜城就在前面等你!”我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同时口中叫了两声杜城的名字,但直没有回应。我觉得莫名其妙。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卫兵已经不见踪影,我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刚才那个卫兵没有见过,好像不是五寨的人啊,万毒公子怎么会让他来?

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转身就想返回主宅,但也就在这时,前后突然响起哗啦啦的脚步声,十多个身穿甲胄、持刀持棍的卫兵出

现,各自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将我前后的路都堵住了。看就不怀好意。你们是谁?”我一脸的疑惑但是对方并没回答,只是其中一人低声喝道:“你的死期到了!”就这一句,再无其他废话!这十多个卫兵形成包抄之势,齐刷刷朝我围攻过来,显然想要置我于死地!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我肯定不会乖乖坐以待毙,此时我的手中还拎着之前那柄钢刀,所以同样毫不犹豫地朝着他们砍了上去。有刀在手,我的气势更加威猛,犹如一头下山的猛虎,唰唰唰挥刀砍向他们,叮叮当当的声音瞬间响起,两边已经交战在了起看得出来,这些卫兵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

交手,我就吃了一惊,心想这是谁的人啊,派出这么强大的阵营,到底有多恨我?我在苗家寨没结什么仇啊,谁要这么处心积虑地杀我?

还好,这些人虽然挺强,但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使用王家刀法,将一柄钢刀舞得密不透风、上下翻飞,这些人在我眼里瞬间成了案板上的鱼肉。【择天记吧少年王】不用多久,这十多个卫兵全部

被我砍倒在地,当然我并没有杀掉他们,毕竟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干掉他们以后,我便迅速收刀,当时也没兴趣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只想赶紧回到主宅,别让黑刀南宫找不到我。我刚要往前走突然又有一个yin测测的声音响起:“不错嘛,看不出来实力还挺强沙漠狐的声音我吃了一惊,迅速站住身体,只见前方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果然就是十一寨卫队队长沙漠狐。沙漠狐双刀在手,右手和我一样包了纱布,之前被我给烫伤了,看来做了一下简单处理。我和沙漠狐无冤无仇,想不通他为什么还追杀我,只是我身为一名普通卫兵,见到队长级别的人肯定要施礼的,所以我微微躬身,说狐狸队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十一寨的队长外号是沙漠狐,底下的人都叫他狐狸队长。沙漠狐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心里点数么?”

我微微皱起眉头,还是因为之前的事?有人,不想你活在这个世上!”沙漠狐沉沉地说:“因为你看到

了不该看的东西!我瞬间就明白过来,还是苗冰骆不肯放过我,她担心我去给黑刀南宫作证,所以才让沙漠狐来杀人灭口好狠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苗冰骆给沙漠狐灌了什么迷魂药,沙漠狐明明之前还“觉醒”了的,怎么现在又唯苗冰骆是从了呢?我咬紧牙,恼火地说:“你不想知道苗冰骆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吗?”沙漠狐冷笑着说:“我不需要知道!大小姐已经告诉我了,无论以前发生什么,她以后都好好跟我过日子!你这个下贱的卫兵,不

用再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卑微的你没有这个资格,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得,看来是对牛弹琴,苗冰骆显然是把他搞定了,才跑去大寨主那边恶人先告状的。

沙漠狐说完这番话后,果然没再废话,挥舞着双刀朝我奔来,然要将我当场置于死地。而我本能地转身就跑,一来我面对沙漠狐的时候有种天然的恐惧,二来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到主宅,总觉得黑刀南宫已经在找我了

这里的巷子四通八达,只要我多绕几个弯,就能回到主宅。我发狂地往前猛奔,冷风在我耳边呼呼刮过,我的双腿就像上了马达,唰唰唰地向前疾行。但,沙漠狐穷追不舍,他既然有“沙漠狐”这个外号,说明他的速度确实惊人,不出一会儿就追上了我,双刀往我脊背猛地劈来

“小子,我要你死!”身后响起呼呼的风声,沙漠狐的双刀已经攻来,我的双脚猛地蹬墙,身子在空中一个翻转,躲开这要命的双刀后,我又继续往前奔去。

我让你跑,让你跑!”沙漠狐恼羞成怒,双刀不断唰唰唰朝我劈来。我躲开一下又一下,身子像只灵活的狡兔,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下我没躲开,沙漠狐狠狠一刀劈在我的脊背,我的身子猛地往前栽出,往前打了两个滚后才停下来鲜血,顺着我的脊背慢慢淌下。

还好,脊背上面皮糙肉厚,对我来说除了有点痛感以外,其他并无影响。我知道躲不过去了,这一仗非打不可。【择天记吧少年王】否则绝对无法脱身。我持着刀,慢慢站了起来,双眼如同鹰隼一般盯着沙漠狐。说句实话,我在面对这位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沙漠狐时,心里确实有股本能上的畏惧,但是黑刀南宫之前的教导,又让我增强了不

少自信,让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他。之前我想早点回到主宅,现在既然暂时回不去了,那就只能跟他硬碰硬了。沙漠狐完全不知我的想法,仍在yin沉沉地笑着:“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嘿嘿,算你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再怎么跑也不过是条丧家之犬,不如老老实实过来受死,我还可以给你一条全尸!”

沙漠狐在面对我的时候,是极其有底气和自信的,这份自信不仅来自他超强的实力,更来自他高高在上的队长身份,毕竟我只是名小小的卫兵。更何况就在不久之前,沙漠狐刚和我交过手。完全是碾压我的而我,脑海里则浮现出黑刀南宫之前对我的教导。现在,钢刀已在我手,体力也在巅峰(受的两处伤根本不算什么),唯一缺的就是气势。黑刀

南宫说的没错,我们这种级别的高手交战,气势和战意是非常必要的,甚至会是一场战斗的决定性因素我得把我对这位十一寨队长本能的恐惧完全摒弃才行。我的实力比他要强,他不是我的对手!想到这里,我的身体逐渐热了起来,热血沸腾、战意澎湃,目光却慢慢冷了下来,盯着沙漠狐说:“既然是你逼我,那就别怪我手

下不留情了听了我的话后,沙漠狐很明显地吃了一惊,眼睛像看着一个傻子似的看着我,半晌才极其不可思议地说:“你是不是犯了精神病啊,你竟然说你不会手下留情?!我的老天,我承认你的实力在卫兵中已经算佼佼者了,但你是不是对自己也太自信了一点,我在华夏风云榜上可是排名第四十六啊,你算什么东西,你还不手下留沙漠狐对我的鄙夷已经突破天际,显然认为我在异想天开、白日做梦。但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让他这么夜郎自大、井底之蛙下去,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代价!

排名第四十六?”我冷笑着说:“那又怎样,可以当饭吃吗?面对我的轻蔑,沙漠狐当然怒火中烧,面sè狰狞、几欲疯狂地说:“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十六的威力声狂吼过后,沙漠狐立刻手持双刀朝我冲来,速度几乎快到极致,整个人影仿佛化作一条黑线。直冲我的身前。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沙漠狐就到了我的身前,凌厉的双刀朝着我的脑袋劈下嗡嗡的破空之声,瞬间贯穿我的耳朵。

千算子”抚琴的人,即便未能囊括整个华夏的高手,但能上他那份华夏风云榜的,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绝无一个浪得虚名之徒!我当然也不敢怠慢,立刻举刀便挡。

“铛”的一声,一刀抵双刀。之前我赤手空拳,不能和他交战。只能躲避。用黑刀南宫的话说,战斗力至少锐减一半。现在,我有钢刀在手,信心顿时增强许多,这一刀也彻底使出全力。沙漠狐的双刀,成功被我阻拦在了上空,僵在我的头顶上方一动不动。

沙漠狐使劲压了一下,双刀依旧纹丝不动。沙漠狐之所以叫沙漠狐,是因为他就像条沙漠上的狐狸,身形灵便、动作轻巧,在沙漠上奔跑都不会留下痕迹。但。速度快的

人,力量便差上一些,反正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速度和力量都达到极致的人,最多就是中庸、平衡,比如像我这样,沙漠狐当然也不例外。

沙漠狐的速度快了,力量也就有所不足。但,沙漠狐显然没有想到我能抵住他的双刀沙漠狐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诧异,似乎终于意识到我并没有他

想象中的那么弱鸡之前我之所以会败给他,就是黑刀南宫说的那三点原因

“啊!”

沙漠狐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怒吼,双刀再次如同密雨一般朝我劈斩过来

唰唰唰、唰唰唰!

沙漠狐的双刀快到极致,在我眼里几乎成了两道白光,就像螺旋桨那样风雨不透。我几乎要跟不上他的速度,即便我已经达到暗

劲外泄的境界,但也不能完全看清他的动作。

实力固然重要,但是两人相差不大的时候,实力不一定是决定性的因素。

好在之前,黑刀南宫就已经详细给我讲过沙漠狐的刀法,甚至给我讲过应对之策,怎么拆、怎么解、怎么攻、怎么防,讲得十分详细。

而我的记忆力又一向不错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即便我看不太清他的动作,也能大概知道他每一刀的走势,总能第一时间应对、拆解。

转眼之间,我们已经交战了几十刀,沙漠狐始终未能将我拿下,几颗冷汗慢慢出现在了他的额头。

沙漠狐未必是怕了我,只是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强,人在面对超出意料的事,总会有些惊讶和慌张。沙漠狐越是慌张,手中的刀就越快,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我拿下!

唰唰唰、唰唰唰

沙漠狐的双刀愈发快了起来。快到只剩两道白sè的残影而我,始终沉着应对,不断抵挡着他击来的刀。就在不久之前,我刚刚重温了下王家刀法,所以现在使用起来

得心应手、轻车熟路。而且因为黑刀南宫对我的教导,让我在脑海里也和沙漠狐对战过很多次了,现在则是将演练化为实战,更加成竹在胸、信心满满越打,我越自信,嘴角甚至勾起一抹胜券在握的笑;而沙漠狐,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眼神中的慌乱也愈发多了起来。其实现在还未分出胜负,但是沙漠狐一个十一寨的卫队队长华夏风云榜上排行四十六的存在,久久不能将我这样一个普通卫兵拿下,让他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心慌!

高手交战,气势极为重要方士气强,一方士气弱,那么胜负也就在不远了。终于,我抓到了一个机会,沙漠狐露出了让我期待已久的破绽。这个破绽,黑刀南宫之前就和我说过了,之前他用石子在地上划拉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只要我能抓住这个破绽,就能一举将沙漠狐击溃了如果说之前我还半信半疑,那么现在我相信了!“唰”的一声,我的钢刀穿透沙漠狐看似密不透风的双刀,狠狠刀劈在沙漠狐的胸口这一刀,直接在沙漠狐的胸前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浸染了他胸前的衣襟,算是给万毒公子报仇雪恨了。沙漠狐爆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也往后倒飞出去。犹如被风吹落的一片树叶,无助而又绝望地摔在地上我把沙漠狐击飞了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沙漠狐,被我给击飞了!

虽然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但我心中还是闪过一丝兴奋清道人诚不欺我,黑刀南宫也诚不欺我,沙漠狐真的不是我的对手我无比激动,也无比亢奋,相信不久之后,在“千算子”抚琴的人所编撰的华夏风云榜上,我就能够取代沙漠狐了吧?但。仅仅这一刀的话,显然还不能完全击败沙漠狐!

沙漠狐猛地跳了起来,再次发狂、发狠地朝我猛扑过来,他的双眼变得通红,面sè变得狰狞,口中也爆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他的动作更加迅猛,刀势也更加凌厉,发疯一样地攻向了我。到了我们这种级别的高手,多多少少都会私藏一点底牌,沙漠狐当然也是一样。现在的沙漠狐,显然已经使出他的底牌,整个人的状态也和之前不一样了,无论速度还是身法都提升了一个档次。之前我就看不太清他的动作,现在就更看不清了,只能凭着本能努力应付、拆解!还好,虽然沙漠狐就像变了个人,但是整个刀法走向并未发生变化,黑刀南宫教我的那些仍旧可以派上用场。而且,胸口受伤和脊背受伤可不一样,我可以像没事人一样继续作战,沙漠狐的状态却是越来越差,“疯狂”的状态并没持续多久,整个人就像慢慢泄气的皮球,让他引以为傲的身法和速度渐渐变慢下来于是我又抓住机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着他,一刀又一刀地砍到他的身上,沙漠狐身上的刀口逐渐增多,血也越流越多但,要说沙漠狐完全是被我虐,这种话讲出来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实际情况是,我们两个斗到后来,已经完全进入白热化的状

态,各自使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拼了命地想把对方杀死,他也样砍了我好几刀。但是总体来说,我砍他三刀,他只能还我一刀。渐渐,沙漠狐的身上满是鲜血,我的衣服也一样被染红了。只是,因为我修炼龙脉图的原因,常常要处在极度疼痛的状态,所以对痛感的忍耐度比一般人都高,以至于沙漠狐已经虚弱到受不了的时候,我的精力和体力依旧保持在极其旺盛的状态不知打了多久,也不知我们们各自挨了多少刀,我突然猛地收刀,接着往后退去。疲于应战的沙漠狐愣了一下,接着身子摇摇晃晃、目光疑惑地

朝我看来:“怎么不打了?继续打啊!即便已经打成现在这样,沙漠狐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却依旧不肯认输,确实是个铁血硬汉。

而我冷冷地说:“还有必要再打下去吗,你不是我的对手!”

“放你妈的屁!

沙漠狐怒火中烧、异常恼怒地说:“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在白日做梦,还是异想天开?我可是十一寨的卫队队长,还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存在,你这个下贱的卫兵竟然敢说我不是你的对手沙漠狐不断地骂着、喷着。什么难听话都说出来了,但我始终不为所动,定定地站在原地,看向沙漠狐的目光之中甚至带着一丝

怜悯也是个可怜人啊!

我轻轻地叹着气。沙漠狐当然看得出来我在可怜他。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来可怜我?!来、再来,老子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沙漠狐咆哮着、怒吼着,再次朝我扑了过来不,不能说扑,他已经不能做出“扑”这个动作了,只能说走步履蹒跚地走,摇摇晃晃地走。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来啊,来啊!”沙漠狐大叫着,但是他的身体却不怎么听使唤,还没走上两步,突然“轰”的一声摔倒在地。他想站起,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挣扎了好几下都无济于事。

看着可怜巴巴、狼狈不堪的沙漠狐,我轻轻叹着气说:“我早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过身去,朝着主宅的方向走去

看网友对 957 你,不是我的对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