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章 逼迫(二十九)

第二百三十章 逼迫(二十九)

在执必落落的笑声之中,苑君章脸sè铁青。等执必落落笑声终于停歇下来,苑君章才冷笑一声:“冬日进兵,天寒地冻,野无所掠。就算执必部有什么仗恃,也是兵行险着,若是恒安鹰扬府全力应对,此次执必部南下军马,当会九死一生!所以阿贤设也不必这么得意,真要把恒安鹰扬府逼急了,那就鱼死网破也罢!”

执必落落啃了一眼苑君章,哼了一声,反问道:“恒安鹰扬府,自然精兵强将无数。刘鹰击得军心民心,能致人效死力。苑长史你辅佐理军治政,把恒安鹰扬府打理得井井有条。黑尉迟能打!这些咱们突厥人也是佩服的…………”

苑君章又冷笑着加了一句:“那独闯千余越部大营,擒下张万岁,最终让阿贤设留在这里的徐乐,也带梁亥特部和数百马邑健儿投入了刘鹰击麾下,这个只怕阿贤设还不知道吧?”

执必落落话音戛然而止,眼神骤然锐利了起来。

执必落落刻意不提徐乐之名,对于这位见过太多大战场面,见过太多勇猛之士的执必部阿贤设而言。那夜的景象,仍然让他久久难忘。

汉人少年英雄,单人独骑,飞驰而来。马上擒敌斩将如入无人之境。千余越部营地大火熊熊,这少年英雄要来便来,要走便走。前面的堵不住,后面的追不上。箭雨铺天盖地的背景下,被火光照亮的那矫捷英挺身影,不时还让执必落落在噩梦中惊醒!

晋末之世以来四百年,草原民族在中原大地上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政权,驱使汉家男儿如牛马。已经建立起了武力自信。哪怕只是继承了前代各族一些遗泽的突厥,同样相信,当数十万狼骑不顾一切汹涌南下之际,汉家江山将在突厥人铁蹄之下颤抖。

只是突厥内部还要整合,而现任可汗,也不想在汉家尚未衰弱到极致之前贸然南下,导致本族元气过度凋零,就算建立政权,也如前代草原民族政权一般转眼消散。

执必落落从来都以为阿史那家的判断是正确的。

可是徐乐的出现,却让执必落落有些惶恐。汉家少年英雄若此,如有百人千人万人,哪里是突厥人能够撼动的?

不过幸好徐乐只是出身边地的一个寒士,而汉人上位之人,从来不会重用这些寒士。总要想方设法的压着他们,甚至在他们威胁到自己地位之前,先将他彻底消灭!

几个呼吸之间,执必落落的眼神又平稳了下来,淡淡一笑:“那小子也是不错,恭喜恒安鹰扬府又得猛将…………某只想多问一句,云中城还有多少粮?这个冬天过得去么?这还只是在城里呆着,要是几千大军出征,去打我们执必部,这粮草又能支撑多久?”

这次换了苑君章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恒安鹰扬府最大的弱点就是缺粮,王仁恭就抓住这点步步紧逼,直至将恒安鹰扬府迫至绝境。执必落落身为执必部阿贤设,如何能不明白恒安鹰扬府这个致命弱点?

两人你来我往一番,最终算是打成平手。

在旁边一直若无其事的听着的刘武周,这个时候笑着打圆场:“嗐,这个时候说这些作甚?执必部深冬进兵,恒安鹰扬府大家伙吃不饱肚子,半斤八两都不好过。大家还是筹谋一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法子,省得两家伤了和气。”

执必落落仍然冷笑:“两家和气?去年黑尉迟领恒安甲骑,直冲某之大旗,一路斩落执必部儿郎无数,那就有和气了?倒是王郡公,遣张万岁来与执必部和谈,准备以云中之地许给我们执必部,这才是真正的和气!就算此刻与你恒安鹰扬府有什么协议,谁知道冬天过去,恒安鹰扬府还在是不在!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可谈?”

虽然身为阶下囚,性命悬于刘武周手中。但执必落落仍然桀骜不驯,分毫不让,不魁伟突厥八王帐部落之一的阿贤设身份!

室内一下安静下来,只有苑君章遏制不住的粗重呼吸之声。这位心高气傲的恒安府长史,已然是怒极!

刘武周的声音响起,轻轻的。

“…………如果没什么好谈的,某却还有着拖着执必部同归于尽的本事。数千恒安精锐,会随着某拼死一搏。将执必部南下军马,全数覆没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匹马不得南返,某还是能做到的。无非就是拼着一死而已…………某是从高丽的尸山血海中挣扎出来的。数十上百万人埋骨边荒的场面都见过了,这条命活到现在,都是赚来的,阿贤设,刘某人说出的话,从来都能做到。阿贤设要不要亲眼看看?”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武周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也没什么疾言厉sè,还是那一副憨厚如老农之态。但是向来杀伐果断的执必落落,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似乎都是示弱。执必落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刘武周又是一笑:“恒安鹰扬府基业垮了,诚然可惜。但是想要刘某人死,也没那么容易。天下即将多事,群雄并起,刘某人离开马邑,投奔哪家不成?除了和王仁恭已经不死不休之外,天下群雄,哪家听闻刘某人到来,不会倒履相迎?说不定还别有一番际遇。那时候执必部却已经元气大伤,阿史那家还会不会再以执必家为八王帐之一,也未可知。阿贤设再好好想想,这样子的结果,对执必家合算不合算?”

执必落落默然无声,刘武周和苑君章对望一眼,也再不开口,只是耐心的等着执必落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室内空气似乎都要凝结起来之际。执必落落终于缓缓发声:“王仁恭许执必部以云中之地,而刘鹰击,又能给执必部什么?”

刘武周脸上再度浮现出笑意:“着啊,执必部既然入局做生意,哪有不货比三家的道理?”

~~~~~~~~~~~~~~~~~~~~~~~~~~~~~~~~~~~~~~~~~~~~~~~~~~~~~~~

脚步声响动,刘武周和苑君章,走出了执必落落的居所。

两人走到院中,对望一眼,互相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而在另一处屋宇内,响起了一个声音:“刘武周!某知道你来了!快放某出去!某看见烽火了,执必部南下了!这是王郡守邀来的!恒安鹰扬府撑不住了!快放某出去,某还能帮你在王郡守面前说两句好话!”

呼喊之人,正是被囚在另一间屋子里的张万岁。吼声中气十足,看来刘武周给他的待遇也不算坏。

刘武周摇头一笑,轻声自语:“等些时日再看吧…………不出这个冬日,一切都见分晓!”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章 逼迫(二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