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59 山雨欲来风满楼

959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众……宣布这桩丑闻?!

还要把“偷拍”这件事情推在大寨主的身上?!

我实在无法理解大寨主的思维,一般的父亲碰到这种事情,不是想方设法地帮女儿遮掩吗,为什么大寨主还要大张旗鼓地宣扬呢,搞得好像他要亲手毁掉女儿一样?

苗冰骆同时和几个男人谈恋爱,又怎么会引起两位寨主兄弟相残?

我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但,大寨主的命令已经下了,我和黑刀南宫只能执行任务。

我和黑刀南宫走出门去,各自划分了下任务,他让我去通知一、三、五、七、九、十一寨的队长,他去通知二、四、六、八、十、十二寨的队长。为什么这样安排,我也没想太多,以为他有强迫症,非得分个奇数偶数,反正让我去我就去呗。

我正准备离开,黑刀南宫却又叫住了我:“对了,你再通知一下二寨主吧。”

“为什么是我?”我有点莫名其妙,我只是个普通的卫兵,身份实在差得太远,而黑刀南宫是主宅的卫队队长,由他去通知二寨主是最合适的。

黑刀南宫看了一眼对面的西厢房,轻声叹着气道:“那位二寨主啊……不是太喜欢我。”

是这样么?

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平时没觉得二寨主对黑刀南宫有意见啊,难道是我的反应太迟钝了?

不管怎样,既然黑刀南宫这么说了,我也照办就是。

黑刀南宫朝着门外走去,我则朝着对面的西厢房走去。

敲过门后,二寨主很快就开了门。

二寨主的脸sè还是不大好看,问我有什么事?

我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二寨主冷哼一声,说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说完以后。二寨主就把门关上了。

我则往外走去,先找一寨队长明月。

没想到出师不利,溜了一圈也没找到明月,问了几个人也都说不知道。

我很快反应过来,知道明月是去找苗雪雁了。

我便出了寨门,跨过重重的罂粟花田以后,朝着苗奴集中的那块花田走了过去。果不其然,远远地就看到明月,他正蹲在地上,和其中一个苗奴说着什么。

虽然还没看到那个苗奴的脸,但我知道那一定是苗雪雁。

自从我调到主宅。做了黑刀南宫的手下,开始护卫主宅安全以后,就没什么时间去看苗雪雁了,但我有让万毒公子帮忙盯着。万毒公子告诉我说,明月基本每天都会过去,因此没什么人敢欺负苗雪雁。

不得不说,明月对苗雪雁确实一片痴心,无论苗雪雁现在有多落魄、多肮脏,明月从未放弃过她。

渐渐走近,才发现明月身边还站着几个大爷大妈。

这些大爷大妈都是负责采摘罂粟果实的底层,但是他们现在谁也没有干活,站在明月身边说话。

“明月队长,你快救救二小姐吧,她在这里可吃了不少的苦!”

“是啊明月队长,二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真是当她像亲闺女一样,看她这么受苦我可真心疼啊!”

“明月队长,你这么大的权力,难道救不出二小姐吗?”

花田里有几十个受苦受难的苗奴,而且个个都比苗雪雁惨多了,可并没人帮他们求情。由此可见,苗雪雁的人缘确实不错,平时就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当然话说回来,两位小姐在苗家寨里的人缘都很不错。

周围的几个大爷大妈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他们是真的很心疼受苦受难的二小姐。

明月则认真地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二小姐的!”

明月对待底层人员的态度也很不错,完全没有沙漠狐、黑刀南宫等人高高在上的感觉。

说完以后,明月又转过头去,轻抚着苗雪雁的脸说:“二小姐,你受苦啦,再坚持几天,我们都会想办法的。”

类似的话。明月每天都会说上几遍,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办法,包括二寨主在内都一筹莫展。只是,明月一定要这么说,否则苗雪雁就没动力了。事实证明还是有作用的,苗雪雁虽然衣衫褴褛、肮脏不堪,但是一双眼睛始终明亮,冲着明月重重点头:“我相信你!”

似乎觉得自己有愧苗雪雁的信任,明月的眼睛微微发红,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握着苗雪雁的手,又轻轻摸着她的头。

真是一对可怜又可叹的小情侣啊!

看着这幕,我的心里也有一些惭愧,苗雪雁是因为我才成苗奴的,但我一样毫无办法。不过,黑刀南宫之前告诉过我,说等大小姐的事完成以后,可以帮我救出二小姐,我也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想到这里,我便走了过去,站在明月身后轻声说道:“明月队长,大寨主让你到议事厅一趟。”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低着头的,不敢去看旁边的苗雪雁,我怕我看不下去。我虽铁石心肠,但也看不了这种场景。明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有些讶异地说:“是你?”

明月认识我?

我一抬头,正好和明月那双好看的眼睛对视。苗家寨十三个卫队队长里面,明月确实是模样最帅的了,剑眉星目、高大俊朗,确实称得上“明月”这两个字,仿佛随时随地都在散发光芒,怪不得大小姐对他恋恋不忘。

这时我才想起,明月确实是认识我的,之前黑刀南宫“折磨”苗雪雁的时候,是我去通知他赶紧过来帮忙。

我点点头,又低下头去。

明月则对苗雪雁说:“二小姐,这就是那天去通知我的人,还好有他,不然不知道你要遭多少罪。”

苗雪雁也朝我看了过来,虽然她正身处危难之境,但也丝毫不失体面,冲我说了一声:“谢谢!”

苗雪雁的声音沙哑,一听就是疲累过度,又长期吃不好、睡不好才这样的。

我的心里愈发惭愧,更加不敢看苗雪雁的眼睛,只是低着头说:“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确实是我应该做的。

明月又问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寨的?”

我说我叫王巍,以前是五寨的,后来调到主宅去了,现在是黑刀南宫的手下。

“哦?”

明月非常诧异,我是黑刀南宫的人,之前却告了黑刀南宫的状,让他心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我也没解释这其中的原因,始终都低着头,明月沉默一阵过后,又轻叹着说:“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守护着二小姐啊!能有你帮衬着,真是谢谢你了!”

看来,明月和黑刀南宫的想法一样,都以为我是暗恋二小姐才这么做的。不过,明月显然并没把我当做情敌,毕竟我只是个普通的卫兵,也没资格做他的情敌,二小姐怎么可能喜欢上我?

所以明月反而会谢谢我,并且肯定了我对二小姐的付出。

我没答话,也没必要解释。

明月继续问道:“大寨主叫我去议事厅有什么事?”

我不是个喜欢多嘴多舌的人。只说不太清楚。

明月说好,他马上就到。

通知完了明月以后,我又去其他卫队队长。

三寨队长花斑虎。

花斑虎既然能叫这个名字,当然是个很有“力量”的人,他人高马大、肌肉发达,身上的腱子肉几乎能撑破衣服,后背更是纹着一只非常霸气的青sè下山虎。

有句民间俗语叫做纹身不纹下山虎、猛虎下山反噬主,花斑虎显然不怕这样的命格,该纹还纹。

我找到花斑虎的时候,他正在自家的院子里举石锁,几百斤重的两块石锁。轻轻松松就举起来,“呼哈呼哈”地锻炼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也仍旧可以看到他衣服里面跃动的肌肉。

苗冰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摸他身上的肌肉,说花斑虎是天下第一猛男子。

在华夏排行榜上排名第四十二的花斑虎,就算不是天下第一猛男,但也绝对算是佼佼者了。我要是个女人,大概也很喜欢他的肌肉。

我走进院中,同样通知了花斑虎。

花斑虎并不知道待会儿要商议的事和他有关,很随意地点了点头,说马上就到了。

接着,我又去找五寨队长千虫君子,但是溜了一圈并没找到,大概猜到他在哪里,但是距离有些绕远,便先去找七寨队长绝情狼。

绝情狼同样人如其名,是个很“绝情”的人,从来不和别人打交道,和黑刀南宫一样为人冷漠。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三的绝情狼,当然是有资格冷漠的,能够被他看上的人,确实属于少数。

我把情况和绝情狼说了一下,绝情狼点了点头,表示马上会到。

于是我又出去,找了九寨队长,顺利通知以后,又去找了十一寨队长沙漠狐。

沙漠狐正在家里包扎伤口。

因为他受的伤重,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所以只能自己操作,速度当然慢得多了。他对着镜子,一点一点处理伤口,看到我来之后,一双眼睛顿时怒火中烧:“你来干什么。还想和我再打一架么?!”

沙漠狐是个可怜人,直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自己输给了一名普通卫兵,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他,骄傲被摧毁了一大半。

我把大寨主的吩咐和他说了一下。

沙漠狐似乎料到什么,瞪着眼睛说道:“大寨主要干什么,和大小姐的事有关系吗?”

我低声说不知道,我只负责传达大寨主的命令。

说完以后,我转身就走。

“去你妈的,你一个下贱的卫兵,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身后响起沙漠狐骂骂咧咧的声音。

败于我手的沙漠狐,只能用身份来压我了。

通知完了这些队长以后。我才去找千虫君子。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在万毒公子房里。

万毒公子之前为了救我,胸前挨了重重两刀,不过现在处理好了,正躺在床上养伤,千虫君子则坐在床边和他说话。

在五寨中,千虫君子确实挺器重万毒公子,两人不像上下级的关系,处得更像朋友。

我进去后,先向千虫君子问了好,接着又问万毒公子怎么样了。

看着万毒公子身上的伤,我的心中蛮愧疚的。

万毒公子摇了摇头,又问我那边怎么样?

我将我那边的事简单讲了一下,同时也趁机向千虫君子表示了感谢,之前是他及时通知黑刀南宫,才让我脱离沙漠狐的魔爪。千虫君子虽然很不满意我“多管闲事”的作风,并且经常对我冷嘲热讽,但也对我不算太过绝情。

说完这些事后,我又正式通知千虫君子和万毒公子,一会儿到主宅的议事厅去开会。

万毒公子是五寨的精英分子,开会同样有他一份。

千虫君子皱起眉头:“出了什么事情?”

其他队长问我这个问题,我一概选择含糊其辞,但是千虫君子问我,我就不能不答。而且,千虫君子已经掌握不少情况,瞒他也没意义。我想了想,便把之前在大寨主房里的事讲了一遍。

大寨主虽然不让我泄露黑刀南宫让我偷拍视频的事,但是千虫君子早知道了,没有必要瞒他。

千虫君子听完以后,一双眼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同时叹着气说:“该来的,还是来了!”

看得出来,千虫君子显然知道内情。明白大寨主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试探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如果不弄清楚简直抓心挠肺。

千虫君子却沉默了。

唉,这个人,他问我的时候,我无所不答;我问他的时候,他又沉默不语,简直太过分了。

还好万毒公子为我解惑:“王巍,你还不明白吗,二寨主极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和大寨主彻底翻脸、绝交,甚至相残!”

“为什么?”我更加疑惑。

苗冰骆找了几个男朋友,关二寨主什么事情,他翻什么脸啊?

万毒公子掰着指头,说:“你想一想,大小姐找的那几个男人,三寨队长花斑虎、七寨队长绝情狼、十一寨队长沙漠狐,他们有什么共同特点?”

“都是三十岁上下?”

再老点的,苗冰骆也不爱了啊!

“我去……”万毒公子无奈地说:“王巍,你平时挺聪明啊,怎么今天犯糊涂了?”

万毒公子这么一说,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惊愕地说:“这几个队长……都是二寨主的人!”

“你终于聪明回来了……”万毒公子嘿嘿直笑。

没错,就是这样!

在万毒公子的提醒下,我迅速理清楚了一切。

苗家寨中,两位寨主不是太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虽然两人没有大的矛盾,但在私下也有暗斗。苗家寨十二个小寨,十三个卫队队长,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其他全都各有站队。

大寨主这边,以主宅卫队队长黑刀南宫为首,以及二、六、八、十寨的卫队队长。

二寨主那边。则以一寨队长明月为首,还有三、七、九、十一寨的卫队队长。

没有站队的,只有五寨队长千虫君子,以及四寨队长和十二寨队长。

苗冰骆谈的这几个男朋友,是三、七、十一寨的队长,甚至时不时地聊骚明月,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二寨主的人!

这让二寨主怎能不生疑苗冰骆这么做,是不是大寨主的意思,想把人都拉到他的那边?

这让二寨主怎能不愤怒大寨主想干什么,要架空自己、独占苗家寨吗?

这份猜疑,足以毁掉两兄弟之间的信任,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厮杀!

一拳打烂门柱又算什么,再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二寨主的拳头都有可能打到大寨主的脸上去了。

怪不得大寨主这么愤怒,狠狠扇了苗冰骆几个耳光,甚至不顾女儿的名声,也要把这事情公之于众,甚至主动担下偷拍的责任,就是要消掉二寨主心中的疑虑,避免一场发生在苗家寨中的血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想通这些以后,所有问题迎刃而解,感觉一切都清楚了。

在我看来,这事的确好玩,如果我能趁着这个机会,想个办法从中作梗一下,加深两位寨主之间的猜疑,最终导致一场恶战的话,对我们龙组来说不是一件极好的事吗?

我刚想到这里,万毒公子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竟然猜出了我在想什么,不动声sè地冲我摇了摇头,目光之中更有一丝忧虑。

我明白他的意思,以我们两人在寨中的身份,想要操纵两位寨主之间的感情,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不如静观其变,看看两位寨主会怎么发展。

猜疑的种子如果埋下,即便解释的再清楚,也会生根发芽。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静观事情发展即可。

就在这时,千虫君子突然对我说道:“王巍,你已经是南宫队长的人。按理来说我不该说什么的但你既是杜城的朋友,又是我帮助你在苗家寨中站稳脚跟,有些话还是想要和你说一下的最好还是不要参与其中,你只是个小小的卫兵,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头一个被开刀的就是你!”

听过千虫君子的话后,我的心中顿时颤了一下。

我明白千虫君子的意思。

我只是个普通的卫兵,说难听点就是个马前卒,随时随刻都有可能成为炮灰。两位寨主的暗战日渐激烈,要想明哲保身,最好还是谁都不站,就像千虫君子一样,这样才能活到最后。

这就是千虫君子的生存法则。

他对我这么说,当然是为了我好。

但说实话,我是黑刀南宫的人,他命令我做什么事情,难道我还能反抗的吗?

明明已经身不由己了啊。

但,千虫君子既然是为了我好,我也不会驳他面子,便点了点头,说谢谢,我知道了!

千虫君子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走吧,到主宅去!”

我和千虫君子、万毒公子一起,朝着主宅的方向走去。

到主宅后,已经有不少人都到了,院子里面挺热闹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有些人听到了一丁点的风声,正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整个院中,众人站位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泾渭分明。一部分在东厢房边,一部分在西厢房边。

黑刀南宫也回来了,我到他那边去报道。

“通知完了?”

“通知完了!”

黑刀南宫低声说道:“这刀,用的还顺手吗?”

我低头看了一下挎在我腰间的刀,这是我从其他卫兵手里拿过来的,还算可以。

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一会儿机灵点,这场会开完以后,二寨主很有可能会反,或许会有一场血战,到时候全力保护大寨主!”

听了黑刀南宫的话,我的心中顿时猛颤起来!

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我转头看向站在西厢房门口的二寨主,他的脸sè果然十分铁青,虽然隔着老远,但也感觉到了他身上重重的杀气。

我甚至看到他将自己的狼牙大棍都准备好了,就霸气无双地立在之前被他砸了个坑的门柱子上。

整个院中,果然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我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挎在腰间的刀柄。

这事明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显然已经将我卷了进来。

人来得越来越多,逐渐站满院子。

东厢房的某扇门,“吱呀”一声开了,人高马大的大寨主走了出来,整个院中立刻安静下来。

“二寨主、各寨头领、卫队队长,跟我到议事厅来。其他人都在院中等着!”

说完这句话后,大寨主便迈着大步朝正屋方向走去,苗冰骆则低头跟在他的身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众人也“呼啦”一声,跟着大寨主走了过去。

二寨主也拿起他那根狼牙大棍,迈着大步走了过去。

我是一名普通卫兵,所以只能站在院中。

不过,我是黑刀南宫身边的红人,更被黑刀南宫寄予厚望、委以重任,所以得以站在议事厅的门口,时刻监视着里面的一切。随时准备冲杀进去……

看网友对 959 山雨欲来风满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