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巡视

第八百二十一章 巡视

天sè已然入暮,五六千里纵横的魔獐岭都逐渐陷入黑暗之中。

魔獐岭在纵横近百万里的崇国境内,虽然算不上雄山大岳,但从魔獐岭往东,则是绵延十数二十万里的黑毛大漠,风暴狂肆人魔难越;而从往魔獐岭往西,除了万余里黑毛大漠的延伸区域外,越过苍莽山,就是波狂浪凶、雷霆密集的坠星海,将人魔世居的族地分隔开来。

这样的地形,使得天呈山、玄yīn谷聚集的亿万魔族,十数万年来的大规模南侵,十次有七次都从魔獐岭借道。

而在流阳帝国崩裂为崇、越、天南三国之后,万仙山到魔獐岭之间的辽阔地域,一旦全部沦陷魔族之中,亿千人族惨遭吞噬,还是在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三派陆续崛起后,人族才陆续收复万仙山以北的区域,但收复魔獐岭也是在姜寅出任西北柱国将军之后。

而姜寅率部北征,除了收复魔獐岭,还将罗刹魔族一直驱逐到天罗谷北部上万里以来。

姜寅意欲一举收复天呈山,重现当前流阳帝国的盛影,然而雍京都担心姜寅率部过于深入魔域,接连派帝使督促姜寅撤兵,最终还是在姜寅的坚持下,兵马撤回到魔獐岭修筑防线,而不是放弃魔獐岭,撤回到魔獐岭南面八千里外的屏马山。

那样的话,相当放开一道口子,让不计其数的魔物、魔兵魔将涌进来,不仅屏马山到魔獐岭八千里纵深的土地皆沦为魔物出没的荒原,而延黑毛大漠的南部边缘往东、往西延伸,召泉等郡都会受到魔族的威胁。

知道流阳宫当年内乱的一些情形之后,陈海大体能猜到雍京为何有人会坚决勒令姜寅放弃天罗谷以北的区域,率部南撤了。

天罗谷与血云荒地相接的天域通道,受天地伟力的作用,九千年便会自动开启一次,此时距离天域通道开启的时间越来越近。

无论是阻止当前流阳宫叛变的真相公布于世,又或许阻止太子商缺、左耳、龙帝苍禹等人当年所携带的龙鼎、玉虚神殿等重宝万一落入万仙山手里,幕后知道并参与当年流阳宫叛变的人,怎么可能希望天罗谷会落入万仙山的控制之下?

陈海推测,在天域通道彻底形成之前,对天罗谷进行小规模的用兵,不会有什么问题,一旦西北域柱国将军府有意再次将防线从魔獐岭北扩到天罗谷,并出兵清剿占据血云荒地的魔族,玄元上殿以及隐藏在幕后的其他人,可能就又要登场了。

魔獐岭以北的荒原之上,除了时不时鬼叫狼嚎之声,就只有一个个人族的城寨哨卡散落着。

成群的杂魔在荒原上游荡着,它们一边窥伺着人族的哨卡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一边要警惕着同类的血腥袭杀。

对于它们而言,无论落在任何一方的手中,下场都是极为凄惨。

此时的燕台关内的镇守将军府后宅内却热闹非凡。

撇开陈海军司马的身份,姬成韵、姜涵、姜雨薇、姜赫等人尽皆是万仙山的真传弟子,更不要提姬成韵还是掌教真君的爱女,姜明传自然要大摆宴席一番,将燕台关的主要将领、属官召集过来,介绍给陈海、姬成韵、姜雨薇他们认识。

虽然说姜雨薇、陈海此前也是隶属于燕台关镇的武将,但此前除姜明传、吴煦等人外,他们对燕台关的其他将校皆不怎么熟悉,更不要说与位于魔獐岭中麓以及东麓的嘉桐关、雁荡关两镇的将领了。

虽然陈海等人都不太喜欢应酬,姜明传此人私心又重,此前对北陵塞的扶持,也可以说有他极重的私心,但陈海接下来想要在北陵塞有一番作为,却还是需要姜明传的支持,所以姜明传的宴请,陈立、姜雨薇捏着鼻子也是要欣然赴宴的。

此时的宴席上,列席的将校主要都是万仙山的弟子,但派中分派、系中分系,不同的将校,对待陈立、姜赫,对待姜涵以及对待姬成韵的态度则是有着微妙的不同,好在姜明传长袖善舞,使得三方都没有觉得受到冷落,气氛倒也是融洽。

唯是秦谦所属的元阳宗虽然也有弟子在燕台关任职,但大多数人都只是低级武官,还没有资格赴宴,秦谦身后只是大猫小猫三两只,就显得有些凄凉。

宴至中巡,姜明传的倾向性就明显了起来,他和姬成韵等人频频举杯,更是对秦谦视而不见。

虽说秦谦那日在万华虚境被陈海夺了锐气,早不复之前的年少气盛,但也有些气郁。

若非姬成韵和秦谦有旧,以前交往甚深,在席间频频招应秦谦,而秦谦对姬成韵也有爱慕之情,要不然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临近宴终,姜明传举杯而起道:“我万仙山和元阳宗虽然份属两门,然都是西柱国将军府辖下,这次秦谦真人来到燕台关履新,还望各位通力合作,以保燕台关雄踞北域,斩妖除魔。”

众人尽皆举杯畅饮,而后散去。

此次来到燕台关,陈海是有职司在身,自然不会如第一次只是被随意安排在一个兵营之中休息。

回到姜明传给他专门安排的府邸里,姜赫、姜雨薇、沙天河就被陈海邀到自己房中。

昏黄灯光下,姜赫凝眉而坐,叹息说道:“今日在席中,我与三叔几次提出,想要对天罗谷筹谋一次攻势,但三叔顾左右而言其他,唉……”

“根据调查,天罗谷之中有精锐罗刹魔兵十万、杂魔三四十万,这对于坐拥二十万精锐大军的燕台关而言,或许还算不得什么。不过,云湖真君吴澄远,身为吴氏老祖之一,卷入盗胎案之中,生怕师尊与余苍真君对他不利,缩回蒙城山不敢出来,他的燕台关镇守将军一职,自然就要彻底的换人,而不会一直都明传将军暂代。在这个关窍上,贸然出击胜了还好,若是损伤太多,那明传将军就将彻底跟燕台关镇守将军一职无缘——所以在这个关键的茬口上,他小心些也是应该的。”陈海并不想说太多对姜明传的不满,即便是在姜赫等人面前,也都是维护他代镇守将军的威严。

而事实上,姜明传就算真想悍然出兵拿下天罗谷,背后钳制姜寅的力量就会再次浮出水面,令姜明传难有作为。

所以陈海根本就没有指望驻守魔障岭的六十万大军,短时间内能有什么作为,他这次过来要做的,就是要将北陵塞这小小的一步棋运用到极致。

只是这也未必能获得姜明传的支持。

姜明传之前支持姜雨薇筑北陵塞,这时候不会支持他们依赖北陵塞搞出大动作,前后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

之前姜明传之所以看上去锐气十足,无非是被他派去筑北陵塞的,是姜雨薇、姜泽、周桐等无关紧要的人物,损失就损失了,对姜明传他的仕途无碍,要是有所斩获,就是他姜明传的功劳。

而此时不仅他跟姜雨薇、就连姜璇都成为真传弟子,加恒温、姜赫,五名真传弟子都推动从北陵塞对天罗谷出兵,一旦有什么闪失,姜明传能扛得住这个责任?

真正要想姜明传对北陵塞的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睁,姜赫、恒温两位七族嫡支出身的真传弟子,就不能留在北陵塞任职。

“我与恒温为何要调到燕台关来?”姜赫不解的问道。

“……”陈海手指掐诀,结成手印释出一道玄光将书房与外界隔绝起来,说道,“你与恒温到燕台关任职,我到北陵塞主动请战,师尊肯定是支持的,掌宗真人那边多半也不会反对,明传将军那边自然也就不会反对了……”

见姜赫想到一会儿才明白陈海的话意,沙天河、杨隐坐在一旁只是嘿然而笑:这段时间那些宗阀出身的真君大佬们,大概都有些嫌弃寒庶弟子崛起太快,只要姜赫、桓温能调回北陵塞任职,他们多半正巴不得北陵塞出些波折吧。

姜赫自然不愿失去与魔兵接战的机会,陈海劝他道:“你回到燕台关,可以请求担任哨将,到时候统领斥侯、侦察魔兵动静,少不了有跟北陵塞策应联手诛魔的机会,还能使我们能动用的精锐兵力有所增加!”

听陈海这么一说,姜赫算是答应下来。

陈海这时候揉了揉额头,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继续说道:“魔族为患已有数十万年之久,以师尊之能,都没有想过要毕功于一役。我身为军司马,有权要求巡视防塞,也有权要求留在北陵塞监督防塞建设,我们此时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将北陵塞的驻兵扩编到两万人规模,而只要姜赫、恒温不在北陵塞,我仅仅是用北陵塞的兵马,跟魔兵进行一些小规模的接触战,相信明传将军不会有什么意见……”

接下来,陈海和姜赫等人将说服姜明传、秦谦他们同意扩编北陵塞驻兵的一些细节地方商议了一下,直到夜深,这才各自散去休息。

临走的时候,姜雨薇落后了沙天河、姜赫半个身位,在沙天河、姜赫出门之后,她还微微迟疑了一刹那,回身通过神念对陈海说道:“这些日子,璇儿一直问我到底把你派哪儿去了,如果让她知道你就在她眼前,却不知道会惊成什么样子。”

陈海微微一笑,看着姜雨薇他们离开,他吹熄灯,就这么独自坐在黑暗之中,直到窗棂泛起青光。

**************

陈海次日去见姜明传,提出熟悉兵事就要先从巡视防塞、监督北陵等塞建设诸事做,以及姜雨薇提出要将北陵塞驻兵扩编到两万人、姜赫、桓温有意调回到燕台关任职,姜明传都没有反对。

当然,燕台关所辖十二大营,皆有主将,北陵塞驻兵扩编到两万人,相当于新设一座大营,姜明传没有反对,但也没有办法支持。

毕竟他不能从其他大营抽调兵员补充给北陵塞,也不能给北陵塞提供更多的粮饷,却要北陵塞所有的驻军听从他的指挥,不得擅自对天罗谷的魔兵擅自出兵。

其实姜明传心里也清楚,之前数月,黑风军陆陆续续有好几千人进入北陵塞,而既然陈海拜入二祖姜寅门下,他自然将此视为二祖姜寅的意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他在得到二祖姜寅明确的意思之前,却不会同意陈海他们从北陵塞贸险出兵,至少军令不能是出自他之手。

对姜明传的条件,陈海、姜赫、姜雨薇他们自然是一一答应下来,然后就带着扈从,再乘风焰飞艇,先往北陵塞赶去。

北陵塞经过数年的建设,城池已经扩张到四里方圆。

除了在苍莽山编一部三千人规模的水师,交给杨隐统领,负责经营曲岩谷黑风塞基地、除了朱自民率两千匠师以及千余老残撤往东都山北麓立足外,陈海将黑军风的主力都调到北陵塞。

此时北陵塞除了驻兵人手增加到一万两千(后续缺额招募寒门子弟补足并非难事)外,玄阳重膛弩增加到三百具。

北陵塞旁的矿脉,每天有近两万斤的玄阳精铁可供开采、冶炼出来,虽然这些年也总共铸造近千万支玄阳重锋箭,但由于北陵塞频临御魔的第一线,消耗也是极大,在没有其他补充的情况下,即便加上黑风军从曲岩谷运来的,此时也仅有不到两百万支玄阳重锋箭的储备。

由于玄阳重膛弩长时间使用后,磨损也很厉害,数量增加都有限。

这显然是不够打一场中等规模御魔战役的。

此外,超级重膛弩增加到二百具,只是暴炎重锋箭的储备极少,不到两百支。

当然,陈海通过缴获吴族私兵,此时在北陵塞拥八组共二百六十四乘诛魔战车,并不比燕台关同等规模的精锐战营稍弱。

只是要将二百六十四乘诛魔战车,都改造成战力更强的、装备重膛弩甚至超级重膛弩的轻重型天机战车,这需要等苍莽山、东都山北麓以及北陵塞三角支撑格局真正形成之后,才有足够的资源去做这件事。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要到九郡国走一趟!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一章 巡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