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逼迫(三十)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逼迫(三十)

一营恒安甲骑,已然集结完毕。这一营人马,正是苑君玮所领的那一营。尉迟恭作为恒安甲骑团坊主总领出征。

苑君玮脾气甚大,也不算聪明。但是在带兵上还是极花功夫。操练督促都严。而且作为掌握军中一切庶务的长史苑君章的亲弟弟,各种军资,只要恒安鹰扬府有,苑君玮都能讨得来。而尉迟恭在这上面就粗疏很多,只要有甲有马有精利兵刃,哪怕不整齐尉迟恭也不在乎。

这一营恒安甲骑,军容为恒安鹰扬府中最盛,平日里都是随时准备上阵的。刘武周一声令下,不用一个时辰,就已经全数集结完毕。

此刻校场之中,三百甲骑披着赤sè大氅,领口缀有羊皮取暖,头戴各sè猛兽的皮帽。牵着各人坐骑备马,在寒风中站得笔直的等候。

这三百甲骑不仅服sè整齐,坐骑整齐的都是白sè,备马整齐的都是白sè。站在场中,肃然威武之气,直冲云霄!

这三百骑出阵,配了两队的辎兵。近两百驮马驮骡。这些驮马驮骡也俱都精壮,负重数十上百斤也能走长路,一看也都是精料喂出来的,比之战马待遇。

大隋立国数十年,凭借混一南北的强大国力,在最鼎盛时期的十二卫精锐的军容,也不过如此了。

可以想见,刘武周在自己恒安鹰扬府上花了多少工夫,为什么恒安鹰扬府年年闹得精穷。如此养兵,以云中贫瘠之地,称之为穷兵黩武也不为过。

虽然刘武周一直在步步退让,但只要看到恒安鹰扬府的军容,就知道养出这么一支兵马来的刘武周,绝不可能是甘心束手就缚之辈!

甲骑牵马而立,辅兵们举着火把,照亮整个校场。寒风呼啸,将火把火苗扯得忽长忽短,烈烈有声。

除此之外,连甲骑带战马,近乎鸦雀无声,只是在雪地中默默等候。

苑君玮与尉迟恭立马于队伍之前,苑君玮不时回顾自己这一营军马,难掩得sè。

和徐乐几次交手战,苑君玮称得上是输得一败涂地。但是在比麾下儿郎上面,苑君玮却自信会赢回点面子来!

扫视了自己这一营兵马几遍,苑君玮终于抑制不住满脸得sè,对尉迟恭道:“黑……团主,这却要让那姓徐的瞧瞧,咱们恒安甲骑拉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别以为自己有点弓马本事,就眼睛放到头顶上去了,大军阵中,那点个人武勇,不值一提!”

尉迟恭却是一脸懒洋洋的样子,自从王仁恭断粮以来,别人都是越发的紧张焦躁,尉迟恭却反其道行之,越发的打不起精神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到苑君玮忍不住炫耀,尉迟恭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一副要打哈欠的样子,却还是给苑君玮面子忍住了,揉揉眼睛擦出一点困倦的泪花,勉强点点头,就算是附和了。

苑君玮难掩得sè:“眼看就要一个时辰了,徐乐的队伍还拉不出来,这哪里够得上咱们恒安鹰扬府的标准?某总要向兄长进言,散了他这团坊也罢!”

尉迟恭这下连附和都懒得了。

善阳城下溃王仁恭数千军马,冰天雪地里长途行军数百里,大队不散。不说能赶上恒安甲骑,也绝不是弱旅。一开始就从绝境中走出的军马,这凝聚力和战斗力上限简直难以估量。

而且将为一军之魂,有徐乐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将,什么样的军马也感染摔打出来了。只是这些话又何必对苑君玮说?

这个时候尉迟恭的心思,只是想离开这个他曾经为之血战的恒安鹰扬府。

但这个心思,更不能对任何人说…………

突然之间,校场望楼上守着的军士,突然翻动灯火信号,在空中带出一道道残影。

白昼金鼓旗号,夜间灯火传令。正是通传校场之内,徐乐的军马已经开了过来。

夜中突然传来整齐的马蹄响动之声,踏着积雪,沙沙有声。火光从远处直行过来,就见一支军马逶迤开进。

数百骑士,牵马而行。也是一人双马。骑士俱都披着大氅,有未曾带帽,只是额勒黑带的,这是玄甲营中人。也有带着狐皮帽子的,这是梁亥特营中人。

大氅都不是新制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云中城武库中哪里翻出来的压箱底货。而他们的坐骑虽然竭力收拾干净了,鬃毛也剪得整整齐齐,但都看得出掉膘不少。

总体而言,这是一支军容颇为不整的军马。

可这些骑士策马昂首而行,步履从容,丝毫不以冰天雪地中骤然奉命出击以为意。

哪怕北面夜空中烽火仍然在熊熊燃烧,哪怕这数百骑就是要在冰天雪地中去迎战汹涌南下的突厥大军,哪怕他们才经过了长途跋涉,在云中城内还没有喘几口气!

在场的人,都是识货的人。只是一眼,就看出这是一支能打硬仗,且什么敌人都不惧怕的军马,不折不扣的强军种子!

这一支军马,骨干是当年名将徐敢十余年辛苦教养出来的,一开始就经历了与马邑越骑正面对冲,最终覆军杀将之役。然后雨中奔袭神武,克服全城。紧接着气都未喘一口就以百骑规模迎击王仁恭气势汹汹而来的大军,纵然主要原因是马邑鹰扬府内部不和,但仍迫数千之敌大溃!

最后又是数百里转战跋涉,经受严酷的自然环境考验,还是作为一个团体,来到云中城!

如此成军经历,可称传奇。这军中骨干,有这样的底子,跟团体,将来都是未来大将种子。

徐乐一声号令,三百骑立刻束装出阵,哪怕在声名远播的恒安甲骑面前,这三百骑士,也没有半点畏缩示弱之态!

徐乐在三百骑士中军位置,裹着大氅,腰背笔直如剑,束着头发。如麾下骑士一般牵马步行。

大雪落在他的身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但站在这完全是他爷孙两人一手拉扯出来的强军之中,少年锐气,似乎将头顶雪花都搅动得在疯狂舞动。

苑君玮不是不识货的人,呆呆看着徐乐这一支人马。明明在入云中城之际,衣衫褴褛,队伍散乱,和一群叫花子也似。现在怎生就是这样一副强军模样?

这下子比麾下儿郎似乎也没赢,到底怎样才能压倒这个徐乐?

看着尉迟恭和苑君玮策马等候,徐乐抬起头来,朝他们咧嘴一笑,八颗白牙,在火光中耀眼夺目。

尉迟恭朝着身边苑君玮嗤的一笑,一抖缰绳:“鹰击已经在城外等候,快点起行也罢!”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逼迫(三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