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条件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条件

陈海他们到北陵塞的当天,姜震也从东都城赶过来跟他们汇合。

此次随姜震过来的,还有东都姜氏另三名道丹境巅峰的族老。

陈海要在北陵塞练两万精锐战兵,同时还要让魔族难以在天罗谷站稳脚,那他们还要不断的抓住一切机会,进击天罗谷,消耗魔族在天罗谷的兵力,但这一切都意味着巨量的军资消耗。

在姜氏一族的内部,姜明传还是更倾向于姜晋一系,而燕台关负责军政事务的长史又是秦谦担任,都意味着北陵塞很难从燕台关获得充足的补给——即便姜寅出面干涉,让燕台关对北陵塞的物资供应有所倾叙,但也会相当有限。

这一切都依赖于东都山北麓能早日形成生产体系。

对此,陈海心中已经有一个计划雏形,但对于随姜震过来的东都姜氏三位族老,心里则是完全没有底的,也完全不知道东都姜氏此时全力支持北陵塞的建设,后续能获得怎样的回报。

不过,不仅姜雨薇、姜璇、姜泽都是东都姜氏的核心子弟,需要东都姜氏不遗余力的支持外,陈海、姜赫等人更代表着姜寅、余苍的意志,他们要想获得万仙山宗门的支持,将整座东都山都纳入东都姜氏的势力范围,怎么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即便如此,有所心理准备的三位族老与姜震看到陈海开出来的物资单,还是吓了一跳。

目前北陵塞的兵额还差九千人,陈海希望主要从东都城附近招募寒门子弟,这个倒不是什么问题;东都城本来就地狭人多,让陈海征走上万精壮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过,不要说两万精锐将卒的消耗了,北陵塞此时所拥有三千匹青狡马、一千匹黑狡马以及四五百头层次更高、像黑鳞狡、赤狻兽这样的灵骑、灵禽,每年就需要额外补充上亿万斤粮草、三四千万斤兽肉的供应,则是一个更惊人的数字。

这些灵骑、灵禽,大部分都是黑风军在曲岩谷歼灭吴氏族兵所得的缴获,要是贩售给宗门或者军府、郡县,则是一笔天量的财富,然而陈海都留下来编训精锐战骑,那所产生的消耗,就是压在北陵塞肩上的巨大负担。

灵骑、战兽的消耗太大了,燕台关也仅编有四五万精骑,其他都是步战武卒。

现在北陵塞根本就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属民,而燕台关那边能供给两万将卒的粮草就顶天了,那这数千匹灵骑所额外产生的消耗,就差不多要将东都城榨得干干净净。

这更不要说其他像精元丹、固元丹、易髓丹等大量丹药的供应。

而一旦与盘踞天罗谷的魔兵开战,即便有缴获,但缴获通常都及不上兵甲战械的损耗以及将卒的伤亡抚恤。

比如说陈海预计以后北陵塞每年将消耗上千万斤的玄阳精铁,就远远超过东都城的供给能力。

西北域柱国将军府,维持三十六镇精锐战卒,是依赖于西北域数十郡、大小数以百计的城池的供应,眼下东都城都有正常的贡赋要上缴外,还要额外再承担两万精锐战力的守战开销,也无怪姜震与东都姜氏的三位族老,乍看到陈海开出的物资单,都吓得要咬舌头。

陈海坐在议事厅的长案后,姜赫、恒温、沙天河、姜雨薇、姜璇与姜震及东都姜氏三位族老分坐两侧。

陈海将姜震及东都姜氏三位族老脸上的震惊神情都看在眼底,淡然说道:

“要是这一切都依赖于东都姜氏的供应,而没有足够回报,对东都姜氏也太不公平,对此我们也请示过师尊与余师叔,他们同意对东都姜氏做一些补偿。一是东都姜氏每年推荐进入万仙山外门修行的子弟,可以增加到四十人;二是雨薇师妹此前偶尔所得的天机残卷,残缺得厉害,师尊要求我修行之余,尽可能推演天机残卷,帮雨薇师妹将其补全,到时候可以授给东都姜氏作为传世绝学传承下去。此外,我此前西渡坠星海,侥幸对周氏老祖、漱玉宫宫主周晚晴有救命之恩,黑风军对周氏对抗叛军出过一些力气,九郡国主周斌以及老祖周晚晴也都答应过,可以将九郡国与东海岸的贸易交给我在望海城之外开辟一条新的航道进行。目前我们虽然在苍莽山西麓建立简易码头,可以将九郡国一些独特的物产运过来,但这些物产怎么在崇国境内换成九郡国紧缺的物资,还要请姜族长来帮忙……”

陈立说的三个条件,第一条件是增加东都姜氏每年能进万仙山修行的子弟人数,这是姜雨薇、姜璇成为真传弟子之后,应该享受的待遇,算不上什么回报。

而说到姜雨薇手里的天机残卷,理论上是东都姜氏的独有之物,他们也不清楚陈海有何自信能将天机残卷推演补全,但姜寅在他们心目中,有如神明一样的存在,姜寅既然将补全天机残卷的希望寄托陈海的身上,他们也不敢随便质疑什么。

更何况黑风军所造的超级重膛弩以及暴炎重锋箭,都是天机残卷没有录入的的天机战械。既然陈海有能力造,就说明陈海在这方面确实有着他们所不及的天赋。

不要说天机卷成为东都姜氏专属的传世绝学了,哪怕是东都姜氏仅仅是垄断某一种天机造械的铸造,背后的利益就高得惊人。

而第三个条件,陈海实际是让东都姜氏垄断崇国与九郡国的海上贸易,而其中风险最大的海上运输,又是由黑风军的舰队负责,这一块的利益,同样是高得惊人。

姜震一时间也无法衡量付出跟回报到底对不对等,但想着他这边只要极尽全力去做,让陈海、姜雨薇以及他们背后的二祖姜寅及余苍真君看到他们的努力,即便有所欠缺,相信都无碍二祖姜寅、余苍真君对东都姜氏的扶持。

见姜震应允下来,陈海便请姜震暂时留在北陵塞,等过几天与他一起渡海去九郡国参见周氏族主商议海贸之事。

坠星海风浪恶劣,雷霆密集,杨隐率四艘战船编队,每年也只能走一两个来回,所能运输的物资实在有限,可能也就四五百万斤左右,自然要挑双方最紧缺的物资进行贸易,才能让每一次的海贸,都能利益最大化。

对这一块,陈海远不如姜震熟悉,他将这一块的事务直接交给姜震负责,也能少牵扯他的精力。

*************************北陵塞扩建后,北城墙直接抵住山崖,也将进入地底石室的入口,直接圈入北陵塞。

因为石室入口是灵气最充郁之地,姜赫、桓温主持北陵塞期间,将议事厅及后宅,就建在入口上。他们两人也会轮替着进入灵穴石室潜修,却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灵穴石室的地底,还另藏着惊世之秘。

作为换取北陵塞能更自由行动的条件,姜赫、桓温要调回燕台关任职,陈海以军司马的身份巡视北陵塞,则是北陵塞实质上的主将,自然就住进议事厅北侧的后宅内。

与姜震商议好事情后,又将姜赫、恒温二人及扈从送上返回燕台关的归途,陈海才稍振忙碌一天的疲惫,回到后宅,走入地底石室之中。

而此时左耳已经在石室等候。

“一别又是数月,左师一切都好。”陈海问道。

“你在姜寅跟前可有露出破绽?”左耳问道。

“我在星衡域乃是无根无底的人,要入万仙山修行,破绽多得能让人浑身插满刀剑,怎么可能瞒过姜师?”

陈海苦笑一下,将他这次回万仙山前后所发生的种种事,都说给左耳知道,

“姜师已知我出身燕州,但没有详问燕州的一切,自然是知道我们都是跟流阳宫有牵扯的残孽,而姜师一心只为御魔,只要我们在北陵塞、在天罗谷、在苍莽山所作所为,一切都是尽心为御魔,为卫护燕州的苍生,为卫护魔獐岭以南人族的苍生,姜师都会全力支持我们。不过,我猜测雍京此前之所以坚决勒令姜师从天罗谷撤兵,极可能还是幕后人物不希望当年流阳宫叛变的真相公布于世,同时也不希望由左师你们带入血云荒地的重宝,有可能落入万仙山之手。因此,我们对天罗谷展开小规模的战事没有什么问题,一旦我们有朝一日有能力将魔兵从天罗谷彻底驱逐出去,甚至有可能占据天罗谷对血云荒地出兵时,玄元上殿就必须会跳出来干涉,甚至在这个之前,玄元上殿以及其他参与当年流阳宫之变的势力,都有可能直接介入燕台关乃至北陵塞一线的防务——左师与玉虚神殿,就不宜再留在这里……”

左耳知道陈海所说的意思。

陈海现在有同时都参悟天地山河剑意、有着共同守护天下苍生宏愿的姜寅打掩护,不虞他与燕州的关系会暴露出来,但即便如此,玄元上殿以及其他参与当年流阳宫之变的势力,哪怕是为了夺取当年被他们带入血云荒地的龙鼎、玉虚神殿等遗宝,也极可能直接介入过来——般度等魔头,知道玉虚神殿被左耳带入星衡域,但对玄元上殿的人来说,他们说不定还会误以为玉虚神殿等重宝,在太子商缺、左耳等人死后都已经落入血云魔国的手里。

到时候极可能有堪比姬江野这一层次的人物进入北陵塞,此时他们不虞姜赫、恒温他们察觉到玉虚神殿的存在,但左耳与玉虚神殿继续留在北陵塞,到时候又怎么能瞒过姬江野这一层次人物的感应?

左耳与玉虚神殿最好的去处,实际就是渚碧真君最后数千年潜修的碧胜海境,那里除了灵气比这边充裕百倍外,也是一处玄元上殿上万年都没有发觉的秘境!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条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