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逼迫(三十一)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逼迫(三十一)

壬卯寨是云中之地北面防御体系的一座军寨,孤零零的悬在山间,俯视山下通路。

烽燧之后,继以层层军寨,以消耗草原南下大军的巨大冲力。

这军寨和环绕着云中城的矮山防线的军寨形制差不太多。但是因为将人力调用到此地赶建军寨不易。所以云中城外的军寨是双层巨木夹夯土的寨墙,各种辅助防御体系俱全。而这北面山间的前哨军寨,寨墙是石头堆垒起来,辅助防御设施也有欠缺。

但是对于前哨军寨而言,这样的程度已经足够坚固。一般草原民族大举南下,不会白白在这里消耗人命,绕过这边深入腹地,就要大把村闾可以抢掠,大把生口可以掠夺,而且对于草原民族大军而言,也没有什么粮道可言,何苦硬攻这些军寨拼人命?

所以一般对于这些前哨军寨而言,别看到时候孤悬在外,其实倒颇为安全。起到的作用就是收容各处烽燧退回来的燧兵,监视还有没有后续人马加入入侵大军,并且在草原民族迫于汉兵齐集,退回草原的时候,觑着便宜出来中途截杀一番,要是撞得好了,往往也会砍下十几二十枚首级,夺下百来个生口。

这些孤悬在北面的军寨,不是让草原民族大军进得艰难,而是让他们退得艰难。只要敢于入侵,在退走的时候,总要让他们丢一大块肉下来!

汉家边地,和历代草原民族的征战,除了不多次数的深入不毛,犁庭扫穴之外。更多的就是设置这样的防线,争取让草原民族每次入侵,损失都大于所得。这样耗得一个又一个曾经强悍凶狠的民族,消失在历史的烟云里。边地军民,也为此一代代的戍守,战斗,牺牲。

但是这次,冬日执必部万骑南下,却一反常态,一个个的强攻硬打这些军寨,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将这些孤悬山中的军寨,一个个打开!

必须要打开这些军寨的原因也并不复杂。一则就是获取这些军寨中的存粮,冰天雪地冬日出征,多一点粮食,就是多一点生存的保证。二则就是这个天气,哪怕青狼骑个个都是牲口,也不能野外露宿太久,哪怕有帐篷避寒,能住在室内就尽量要住在室内。

三则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不断的给恒安鹰扬府施加压力。而这施加压力,不是不管不顾的一头扎到云中城下,这和送死没什么区别,最好的方式,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打下这些军寨,让恒安鹰扬府颈项上的套索,越来越紧!

~~~~~~~~~~~~~~~~~~~~~~~~~~~~~~~~~~~~~~~~~~~~~~~~~~~~~~~~~~~~~~~~~

山岭之上,白雪覆盖。

百余名强壮的奴兵,被驱赶上前,借用着破碎的地形,慢慢的迫近到壬卯寨前。空中不时有一支支弩箭飞过,发出撕裂空气的啸声。

但这些青狼骑迫近得极其小心,不过两三百步的接近距离,至少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而在后持弓压阵的青狼骑,也并不如何催迫他们,只是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

而在山脚之下,则是上千名青狼骑散布。或者策马在四周巡视,或者下马等候。奴兵也升起了火堆,轮换着让他们取暖。

执必思力的旗号也在队伍中飘扬,执必思力坐在几副叠起来的马鞍上,一边烤火,一边看着这场缓慢的攻寨之战。

每名奴兵,穿着长大厚重的皮袍,背着木杆长绳,喘息着迫近。

寨墙之上,偶尔冒出个人影,觑准了才发出一矢。虽然发射速度不快,但是每一矢发出,十有七八就有一名奴兵惨叫着倒下。然后被压阵的青狼骑抢下来。但这般天候,一旦负创,活下来的可能性也不甚大了。

等到了几十步的距离,这个距离青狼骑的步弓已经可以威胁寨墙。寨墙之上,顿时就冒出了几十条人影,箭矢驽矢也骤然密集起来。

一直漫不经心在后压阵的青狼骑也认真起来,大声叱呵着这些奴兵,要有人畏缩不前,顿时就是一支折断了箭头,包着布条的羽箭射出。布条上染了颜sè,撞在奴兵背心,就是一个记号。若是不曾立功退下,就按着记号拖下去斩首!

奴兵不比劫掠的生口,可以毫不在意的用来填壕。但这个时候,也顾惜不得了。

奴兵们拼命刨出一个个坑洞,将木杆埋下,两两之间拴上绳子,接着就将皮袍脱下,张挂在绳索上,顿时就勾成一面简陋的悬壁。只剩下单薄衣衫的奴兵们犹自不敢停歇,还在拼命的掘土堆石,让这些木杆立得更牢固一些。

这个过程中,在密集的箭雨下,至少倒下了二三十名奴兵,惨叫声此起彼伏,直传到山下。

终于悬壁粗成,一支支羽箭撞在皮袍上,未曾贯穿,悬壁正面,如草丛一般。幸存下来的奴兵,才喘着粗气回头看着压阵的青狼骑。一名奴兵首领,拼命的挥舞着一面旗号。

压阵青狼骑这才上前,躲在悬壁之后,不时闪到空隙处,发箭和寨墙上对射。而幸存的奴兵就退后几步,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空中一片羽箭往来穿梭的呼啸之声,更多青狼骑射士准备上前,依托悬壁压制寨墙。等压得守军在寨墙上站不住脚之后,再驱赶大队奴兵上前,用各种工具去拆寨墙的石块。

只要是攻坚战役,向来是这样缓慢的节奏。这个时候军队的组织力都是有其限度的,死伤超过一成,就难以坚持下去。拼人命蚁附攻坚,是极其难以见到的场景。就算驱赶掳掠而来的生口填壕,也多半是为了破坏障碍物,真到攻坚,还是回到这样缓慢的节奏上。

悬壁虽然简陋,但起了效果。青狼骑射士箭法甚准,一时间和寨墙上射了个不相上下。

寨墙之上也响起一两声惨叫,这是也有守军被射中了。

等着更多青狼骑射士上前站定,说不定真有可能被他们压住寨墙!

寨墙上面,突然传来咯吱咯吱的上弦之声。却是两台巨大的弩机被推了出来,铁枪也似的弩箭闪着寒光,上弦完毕之后稍稍停顿了一下,一名守军壮汉抡锤敲动巨大的牙发。

巨大的呼啸声中,铁枪疾射而至!

一支铁枪撞在悬壁之上,顿时就将两件叠在一起张挂的皮袍射得粉碎,同时带动木杆咔擦断裂,倒了下来!

悬壁顿时破出一个缺口,第二支铁枪又至,沿着这缺口射入,未曾伤到青狼骑,却落在了挤在后面的奴兵人群中。顿时就是血肉横飞,四五名奴兵给这铁枪冲势,撞得肢体乱飞,空中血雨飞舞!

惨叫声骤然爆发出来,这些奴兵连滚带爬的就退了下来。无人修补悬壁,青狼骑也站不住脚,只能跟着退了下来。寨墙上羽箭弩箭追射,又是四五名青狼骑丢在退下来的路上!

执必思力恨恨起身,虚挥一记马鞭:“将奴兵首领和狼骑百夫长带过来!重重责罚!”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二章 逼迫(三十一) 的精彩评论